加州阳光 > 其他小说 > 白依依宁少庭 > 第288章:邀请函
两天后,宁家收到来自沈家的邀请函。

沈易有一失散多年的女儿,这在南潮算不上新闻,早就闹的沸沸扬扬,找到闺女,要举办一场宴会,这也不是大事儿,众人感兴趣的是这女儿是谁。

沈易是什么人,在南潮市跺一跺脚,南潮市就得振一振的主儿,他的女儿,哪个不想一睹芳容,外人知道她年纪不大,幸运的话,要是被看上,那是多大的好处在等着他,沈易整个身价,能叫人不为之心动?

邀请函送到罗琴的手里,她拿到立刻就去找宁世志。

宁世志正在院子里锻炼身体,别看他年纪不看却早早的就已经在锻炼身体了,这身上就跟年轻人似的,多一丝的赘肉都没有。

还没见到人,他就听见罗琴的跑步声,还有她的说话声。

只听她扯着嗓子叫喊:“老宁,来了,来了!”

宁世志皱眉,没听明白她说的什么,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直到罗琴快步来到他跟前,举着手里的邀请函,眼睛发亮,无比高兴道:“老宁,你看,来了!”

宁世志云里雾里的,打着太极拳道:“说清楚,谁的邀请函?”

罗琴忍不住解释:“是沈家,沈易找到女儿,这是要让女儿认祖归宗啊!”

说到沈家,罗琴又这样高兴,宁世志想到前几日两人聊起的事儿,停下动作,接过罗琴递过来的邀请函,翻看了一下。

“这么大的事儿,这么快,一点风声都没有。”

罗琴心里雀跃,现在她有七八分把握能确定她听到的事儿是真的,像是立了头顶大功似的邀功,“不快,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老宁,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白依依就是沈易的女儿,那天我亲耳听到的。”#@$&

宁世志双手往腰后一别,往前走了几步,思忖道:“嗯,十有八九,不过还是要派人调查,不是还有几天才到日子。调查清楚才好行事,免得做无用功。”

罗琴知道宁世志说的是将杨南音从宁少庭身边赶走之事,提起杨南音她就有些不高兴,“是,你考虑的是周全,不过就算白依依她不是沈易的女儿,南音也不能留在少庭身边,一个被人糟蹋了的女人,我宁家是不要脸面了。”

这话,宁世志是赞同的,“只是早晚问题,不急!”

罗琴炸了,“还不急?你就会说这话,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了,偏偏我还什么都不能说受这窝囊气。”

宁世志眉头微蹙,“怎么回事儿?南音找你了?”%&(&

别以为宁世志有多疼老婆,左右他不过是要宁家的脸面,就算他在,不待见罗琴那也只能是他自己,容不得外人。

罗琴不悦的撇撇嘴,“可不是,早前和少庭宣布的婚期不是近了,她来找过我两次,要和我商量婚事要怎么弄,我不想见吧,她便拿少庭忘记之事来威胁我,我是不见都不行,见了又打仗,烦透了!”

宁世志脸上多了两分戾气,虽有些年纪,双眼的厉害却是不容忽视,好歹年轻时候也是个厉害角色,“那便不再等了,这事儿我来处理,你再忍两日,到了沈家宴会,事情就该结束了,”

“能这么快是最好了,千万不要再横生枝节,我可不想儿子再有几年不理我们。”

“嗯。”

俩人说着话,宁少庭晨跑回来,一伸白色运动装,脚上是一双黑色运动鞋,汗水将他浇湿,白色运动装前后湿到透明,乌黑的头发在滴水。

看见父母都在,他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到罗琴他们面前时已经在慢走,

罗琴从椅背上抽了一条毛巾,走过去递给宁少庭,眼里满是慈爱,要是可以,她都巴不得亲自为宁少庭擦汗了,就是怕人家嫌弃,这和别人面前的那个罗琴,简直是两个人。

“儿子,累不累?”

这种不痛不痒的问题,宁少庭懒得回答,拿着毛巾,动作优雅的擦了把汗,罗琴脸上的高兴劲儿,他想忽略都不成,“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罗琴像献宝似的,拿了邀请函递给宁少庭,“沈家的邀请函。儿子,你老实告诉妈,沈易的亲生女儿是不是白依依?”

宁少庭蹙眉,他下意识的不想父母提起白依依,之前也是,心里没来由的排斥,以前他不懂缘由,调查后就知道了。

边翻开邀请函边问:“妈,你从哪儿听说的?”

罗琴脸上一囧,总不能告诉儿子自己是偷听的吧,支吾道:“妈有自己的朋友圈,有我自己的途径,你就别管了,你就老实告诉我,白依依她是不是?”

沈家连宴会都准备了,这事自然没打算隐瞒,而且也是迟早的事儿,只是没想这么快。

宁少庭轻“嗯”了一声,然后便一脸警觉的盯着罗琴。

罗琴被自己儿子盯着,眼神晦暗不明,心里一阵发虚,“儿子,别这样看着你妈,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左右白依依的身份都会公开,宁少庭也就懒得追究,几乎是将邀请函扔在罗琴怀里,“以前人家无父无母,往后有父亲撑腰,妈你想做什么,最好考虑考虑后果,最好别去招惹!”

之前很多事他不知道,就是他还记着白依依也不知道发生了那些事,他的妈妈都做了些什么,他只是想警告她不许乱来。

罗琴挎着脸不服气,“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妈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之前赶走白依依找南音回来,现在让南音走依依回来,哪一次不是为了你着想?”

宁少庭像是听见极其恶心的话,难以相信说话的是他的母亲,脸色冰冷的如同冰窖,眼神冰的像刀子。

罗琴看着愣是被吓到,明明是自己生养儿子,怎么就哪儿都不像她呢。

宁少庭忍了,说到底是自己母亲,他还能说什么,收回视线,毛巾扔椅背上,不是请求而是警告,“妈,以后我的事儿,你少管!这个时候,别去刺激南音!”

说完,宁少庭就要走,罗琴还是不乐意,伸手抓住宁少庭的衣角,“少庭,你清醒点,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依依身份明朗,之前是妈糊涂,她是公主,配得上你,南音不行,从小在我们家养大,她的荣誉都是我们宁家给的,现在她成了残花败柳,凭什么还赖着你,对她,我们宁家仁至义尽了。我不管,你必须跟她分开!”

宁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妈,你还要将三年前的事重演一遍?”

罗琴哑口无言,三年前的事儿导致他们母子几年冷战,她是断然不能让它再发生。

罗琴语言,宁世志有话要说,“你妈说的也不无道理!”

宁少庭扭头瞪他,要知道,他这个父亲的脸面就是如此,又何来的惊讶呢?

只是他不同于他妈,只是吓唬就能解决,一旦他说出口,势必已经做了打算。

宁世志一副深谋远虑的神态,“别这样看着窝,我们当父母的眼睁睁看着你娶一个……放任不管才是对你不负责任。再说,身为宁家子孙,假如你们真的结婚,日后会有孩子,就算你不替我们按当父母的想,也要想想孩子,像我们这样的身份,难免招人闲话,你让孩子情何以堪?到那时你才会懂得什么叫不负责任。”

宁少庭总算见识能把歪理说的那么理所当然的,面无表情的竖起大拇指,“您有理,你是理他爹,理都是你家的,”

“少贫!说说,到底怎么打算的?”

宁少庭并不想说出自己的打算,不过眼前为了打消老爷子的心思,也为了少生事端,他挑明了,“南音,我自然会和她解除婚约,但不是这个时候,也不是因为你们所想的那些原因。我不会逼她离开,我们是亲人。”

宁少庭从小说一不二的,宁世志点了点头,“行,给你时间,但你听清楚了,过时不侯,过了时间你还没处理,我会亲自动手。”

宁少庭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说您铁石心肠算是夸您了!”

父子不欢而散!

同一天,蒋家也收到沈家的邀请函,对于给蒋家发邀请函这事儿,沈易,白依依,明峥,三人是出奇的默契。

沈易和明峥已经听说了白依依见蒋瑶之事,这才决定速战速决,邀请蒋家,完全是为了给他们添堵,可怜蒋裕华没见到蒋瑶,还不知白依依的真实身份,为难着要不要去。

蒋瑶进去后,蒋夫人天天抹泪,见蒋裕华面前摆着邀请函,忍不住埋怨,“你还有心思往外跑,女儿都进去了,有时间想想怎么把瑶瑶弄出来,她在里面怎么受得了!”

蒋裕华也很是烦躁,“妇道人家,懂什么,知道这是谁发来的邀请函吗?是沈家。”

蒋太太什么都不在意,“那又如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蒋裕华说:“沈家认女儿,这是喜事。上次在法庭,也不知沈易因何出现,我在想南潮市能压得住宁少庭的,怕是只有沈易,我想和他打好关系,没准能将瑶瑶弄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