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初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渐渐恢复了意识。

霎时间,强烈的酸痛感觉从四肢百骸涌出,叶初下意识地皱紧眉头,心道:

难道是被天雷劈伤了根本吗,否则我怎会如此虚弱?

叶初试图调动体内的灵力来缓解不适,然而却发现丹田之内空空如也,叶初心头一惊,赶忙用精神力查看自己的身体。

经络瘀滞,筋骨羸弱,这完全是一副凡人的身体呀!

怎么会这样呢?

叶初猝然睁开双目,心头又是一惊。

这,这,竟不是紫气飘渺,风景如幻的修真界。

而好像,好像,是她穿越仙门之前的家。

难道,她经历了数百年沧海桑田之后,竟又,竟又回来了?

叶初环顾四周,确定,这的确是她的家无疑了。

低矮的泥巴房子,硬梆梆的土炕,糊着发黄发脆报纸的窗户,透进几缕昏沉沉的光。

跟她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家,渐渐吻合。

……

想她叶初,十五岁穿越仙门,随着日复一日地修炼,精神力愈发强大,儿时的记忆便愈发清晰。

这些痛苦的记忆如果时时忆起,长此以往,终究会成为叶初的心魔,影响修炼。

想又不能想,忘又忘不掉,为了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生存下去,叶初惟有把儿时的记忆封印在意识海中,潜心修炼。

终于,数百年之后,她以天才之名闻名修真界。

如今,一点点把儿时的记忆从意识海中唤回,叶初发现,往事竟然历历在目。

……

叶初自幼丧母,父亲叶旭常年在部队服役,叶初儿时是在老叶家这个大家庭里长大的。

然而,叶家重男轻女,叶家二老又偏爱大房,也就是叶旭的大哥一家,叶初儿时的日子过得可想而知。

怎一个“惨”字了得!

要不是叶家贪图叶旭每个月寄回来的津贴钱,或许早就把叶初这个白吃饭的丫头片子扔进山里喂狼了。

于是,叶初在勉强不被饿死的情况下,磕磕绊绊长到了四岁,一副皮包骨模样,但叶家却已经开始逼着她干活儿了。

为了不饿肚子,也为了不挨打,四岁开始,叶初便学会了所有家务,八岁开始,便能下地干活儿。

叶初被饿怕了,也被打怕了,养成了一副逆来顺受的懦弱性子,被叶家的人连恐带吓,根本不敢把自己的真实境况告诉叶旭。

因为叶家的人说了,一年有365天,你父亲每年回村探亲的时间不过才10天,如果你不听话,那么每年你就只有这10天能过上吃饱穿暖、不用干活、也不用挨打的日子,剩下的355天,天天有你受的,如果你听话,那么每年你父亲回村探亲的头一个月便让你过上吃饱穿暖、不用干活、也不用挨打的日子,剩下的十一个月,只要你好好干活儿,也给你饭吃,还不打你。

彼时,叶初年幼无知,被叶家的人拿捏得死死的。

于是,叶旭每年正月十五回村探亲,都能看见女儿似乎过得还不错。

她跟叶家大房二房的三个女儿住在一间屋里,睡得还是炕头儿;她虽然穿着去年的旧衣服,好在干净厚实,补丁也不多;叶家的伙食不好不坏,但她每顿都能吃饱;叶家的脏活累活也不用她干,她只需要洗自己的碗筷和衣服。

叶旭不是不知道叶家重男轻女的本性,但他觉得叶家看在钱的面子上,或多或少能对他的女儿多一点儿照顾,然而,他却万万想不到,叶家竟然一边花着他寄回来的津贴钱,一边虐待他的女儿。

也怨叶旭是个五大三粗的当兵汉子,否则他怎能看不出来,女儿瘦弱的身子、惨白的小脸和枯黄的头发,都是常年饥饿劳累造成的。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年代生产力低下的缘故吧,村里大多数人都整天吃不饱还要干活儿,像叶初这般瘦弱的人不一而足,只不过,叶初会显得更加单薄一些罢了。

……

叶初记得,她就是过着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直到12岁那一年,父亲因伤不能参加高强度训练,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便临时起意,决定回村探亲。

那一日,父亲刚进家门,便看见大伯娘拿着扫帚疙瘩往她的身上一顿猛抽,一边抽还一边破口叫骂,而她呢,应该是蹲在地上,抱紧自己,缩成一团,不敢哭也不敢躲,习惯性地默默忍受。

父亲冲过来一脚踹翻了大伯娘,搂着她一顿安慰,接着便背着她进了城。

在城里,父亲带她去百货商店给她买了身新衣服,又带她去招待所让她洗了个热水澡。

父亲给她上药,让她穿新衣服,又带她去国营饭店吃饭。

她记得,那是她第一次穿那么好看的衣服,也是第一次吃那么美味的食物。

她记得,当天晚上,在城里的招待所,她扑在父亲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记得,后来,父亲带着她跟叶家分了家,重新划了新地,起了新房。

盖房子,打家具,置办家什,父亲忙忙碌碌地陪伴了她一个多月,才不得不返回部队。

临行前,父亲看着她百般不舍,告诉她,他现在服役于特殊部队,家属暂时无法随军,但只要再给他两年时间,等他立了功,升了职,便可以把她接到身边照顾了。

接着,父亲事无巨细为她安排好了一切。

首先,父亲带着她跟叶家摊牌,为了让叶家日后不再欺负她,父亲承诺日后每个月他都会给叶家二老十块钱养老,虽然这个钱跟他以往寄回来的津贴钱相比,少了不止一星半点儿,但叶家如果不答应,可能连这个钱都摸不着了,要知道,这个年代的十块钱可是一个农村汉子老老实实干一年的农活儿都不一定能攒不下来的,叶家迫于钱的威胁,只得妥协。

其次,父亲一次性给她囤了近两个月的口粮,锁在厨房,又在家里几个隐秘的角落藏了应急的钱和票,告诉她,应急的钱和票不到关键时刻先不要动,因为日后每个月他都会按时寄钱和票回来,让她每个月进城去取,就地在城里便换成吃的用的带回来,吃的用的比钱和票目标大,不用担心被偷,叶家跟他达成了协议,总不至于明抢。

最后,父亲还给她报名了村里的小学,告诉她,她还小,不用急着挣工分,他养得起她,她这个年纪应该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将来做个国家的栋梁之材。

……

由于叶旭考虑得周全,叶初实实在在地过上了两年相对安逸的日子。

虽然叶家的人时常对她冷嘲热讽,还时常打着亲戚的旗号上门打秋风,但叶初却毫不在意,因为她一直在等着两年之后,父亲接她到部队一起生活。

叶初怀着希望等了两年,盼望着,盼望着,然而……

1966年3月18日,刚满15岁不足一月之久的叶初却得到了父亲为国捐躯的消息,因此,也失去了她灰暗人生中的唯一一道阳光。

父亲的战友带着父亲的遗物来到三合镇石桥村,叶初和父亲的战友一起,用父亲的军装给父亲建起了衣冠冢。

父亲的战友走后,叶初看着父亲的遗物,睹物思人,没过两天便病得愈发沉重了。

此时,屋漏偏逢连夜雨。

……

叶初清楚地记得,就在她连续烧了好几日,下地都非常困难的时候,叶家竟然趁着全村老少都赶去十公里外的广场看露天电影之际,砸开了她家的门,强盗一般地冲进屋里,乱翻乱找。

叶初知道,他们是在找父亲的抚恤金,然而,哪里有什么抚恤金呀!

父亲为了防叶家,根本就没有把抚恤金交给她。

父亲在提前写好的遗书中说,如果他光荣牺牲了,则他的抚恤金和他多年积攒下来的存款都会由他的战友按月寄给她。

叶家如果欺负她,便让她写信给他的战友,他的战友自会赶到石桥村帮她讨回公道。

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跟叶家硬碰硬,然而却想不到,叶家所到之处,竟如蝗虫过境。

大伯娘眼尖手快,抢走了父亲藏在家里应急的钱和票,叶初挣扎着起身阻拦,却被大伯娘一把推倒在地;

二大爷一斧头劈开了厨房的锁,带着两个儿子,每人一个扁担两个箩筐,不需一趟便搬空了厨房,当叶初踉踉跄跄地冲进厨房,厨房甚至找不出一粒粮食;

就连叶家已经出嫁的两个女儿,也就是叶初的两个姑姑,都忙不迭地跑过来做强盗,不管是锅碗瓢盆还是家什物件,谁抢到了就是谁的,一波波地往家里搬。

一场露天电影的功夫,竟连叶初柜子里的旧衣服和床上的被褥都没有放过。

叶初尚在病中,没了粮食,没了被褥,她发着烧,又饿又冻,渐渐便失去了意识,再一睁眼,她已经成为仙门一名普通弟子。

……

结束回忆,叶初握了握拳头,冷冷一笑,她心中颇为不屑地想着:

呵!叶家!

还当她是那个无父无母,任人欺凌的孤女吗!

如今她回来了,好戏也该开锣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