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其他小说 > 含生草 > 第190章 复仇之战(下)
当杨玫嗅到危险的信号后,一刻也不敢耽搁。
而是开始让财务对接商业银行,准备以自己的股权作为质押物,向银行借贷。
但在这样负面消息满天飞的情况下,银行都不敢接盘。
这让杨玫更加恐慌,感觉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着自己,她不知道是什么。
但直觉让她不得不加快质押贷款的行动,却又屡屡碰壁。
陈圆圆问杨玫为什么不找赵天昊贷款,毕竟赵天昊有很多贷款公司,更何况他还是崬森的股东,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杨玫摇摇头,说找赵天昊借钱,那就是羊入虎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不仅吃高利息,还会把本金也吞掉。而且,赵天昊就是想等待时机侵吞崬森股权呢,万万不能找他借!
后来,还是赵云龙给杨玫建议,不如请靳博士帮忙想办法,毕竟他神通广大,人脉通达。
最终,杨玫只得放下身段,亲自给靳博士电话求援。
靳博士瞒着赵天昊,将他的第三方金融资源引荐给了杨玫,最终只有一家机构愿意贷款给她。
但鉴于崬森目前的负面新闻缠身,所以该金融机构提出的条件也非常苛刻,不仅利息高出市场10个点,还款日期也限20天内。
现在,火烧眉毛,只能顾眼前,杨玫不假思索果断地签了合同。
不管怎么样,杨玫拿到贷款后,心里就有了底。
此时,触底的崬森股票已经被周瑁远的人马吸收得差不多了,股价已经开始回暖,杨玫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在周瑁远严阵以待,准备继续放大招炒了杨玫这个所谓的“大股东”时,靳博士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大大的坏消息。
靳博士说,赵天昊已经联手万能保险和鲸尚资本也准备对崬森抄底——因为此次杨玫篡权强夺了周瑁远股权后,她个人持股从零飙涨至58%。
但为了讨好赵天昊,没等赵天昊开口,就主动献给了他20%的股权,同时还归还了其原来由周氏爷孙代持的6%的股权,这就让一直在幕后的赵天昊站到了前台,成为崬森第二大股东。
杨玫实际的股权为32%,加上杨军原有的8%的股权,使得杨家以40%的持股比例平步青云成为崬森的绝对控制人。
这里要说一点,杨玫以为周瑁远继承了老爷子所有的崬森股权,但她不知道的是这里面其实还有老爷子赠予林子苏、周琞扬、凤姨各5%、2%、2%的股权。
只因为老爷子离世太突然,股权的变化和公告还没来得及通知,以至于外界无人知晓此事,也因此,林子苏三人的持股也被杨玫一并吞并。
但这并不是赵天昊的野心所在,杨玫主动送股,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很可能得到高人或者其背后“王爷”的指示,他是准备通过股市做两件事,一是通过做空赚一波利空的钱,二就是通过资本市场低价抄底崬森的股票,他要成为崬森实际的控制人。
之所以不在杨玫篡权时直接谋夺,也很可能是“王爷”的意旨,强夺太招摇,惹恼了周家,后果不一定能兜得住。
既然周、杨两家有龃龉,那不如让杨玫去搞周家,等崬森上市后,兵不血刃,不费一兵一卒,便坐庄崬森,到时周家也就怪不到赵天昊头上了。
所以,赵天昊的想法很可能和周瑁远是殊途同归,但周瑁远没有想到这是“王爷”的主意,以为是那个混不吝霸王赵天昊的野心。
林子苏也说赵霸王的司马昭之心已经不言而喻,这是剑指崬森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周瑁远这才恍然大悟,越想越惊得一身冷汗,幸好有靳博士及时传递消息,否则自己被抄了后路都不知道——那会是周家的灭顶之灾。
但他直觉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事不宜迟,周瑁远立即让陈玄、王起用调集一切力量,按照崬森——至少十倍的市值加注准备金。
周瑁远预测,他们可能要面临一场史无前例的股市风暴大战。好在发现得比较早,现在敌人在明我在暗,战略战术调整都还来得及。
与此同时,周瑁远来了个迷魂阵,让靳博士告诉赵天昊,市场也有实力雄厚的资方在暗中吸筹,引起他的关注,如果他要查,就装装样子,并把真实的百大基金、红山资本等金融机构告诉他。
靳博士起初也很诧异,搞不懂这周公子是什么意思,此刻大家都恨不得隐身搞事情,他倒好,怎么还主动给敌人透露真情报呢?
但很快靳博士就明白了,他这是一方面保护自己,让赵天昊对自己更加器重和信任;另一方面,假装让竞争对手暴露,才能让赵天昊放松戒备和警惕,只有这样才能出其不意,在最后反攻时减少阻力。
靳博士遵照周瑁远的嘱咐去做了,赵天昊起初还很紧张,让靳博士好好去查,一定要查出来是不是和周瑁远有关。
靳博士便像模像样地调查了几天后,告诉他毫无关系,还下了结论,说应该就是正常的空头玩家操作,意在做空崬森从中渔利。

对于只懂吃喝玩乐声色犬马的赵天昊,他并不懂什么金融门道,知道和周瑁远无关,就放心了,只问了靳博士一个问题,“你有多少胜算?”
靳博士只摇头,道:“不容乐观,现在我们还没办法知道对方的底牌有多大,不知道他们的底牌,那我们就没办法知道需要多少准备金,因为最后拼的就是谁钱多,谁钱多,谁才能笑到最后!”
赵天昊一听是钱的问题,便乐了,道:“老子有的是钱,你要多少,说吧!”
靳博士伸出了五个手指,赵天昊一阵狂笑,不屑道:“我还以为多少呢,5000万吗?好说,我现在就让人打你账户上!”说着,便要打电话。
“赵总,不是5000万,是50亿!”靳博士一本正经道。
“啥玩意儿?老靳,我没听错吧,50亿,就东森那点破股票,值50亿?”赵天昊差点惊掉下巴。
“你不能用现在的市值作价,而是要按照大盘的最高价,不是说每次都能在底部吸筹,也不是每次抄底的市值都是像现在这么低价,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大空头,其中一个还有国际游资的后台支撑,他们在这方面的经验丰富,从无败绩,这次肯定也是有备而来,
没有充足的准备金,最后都会以惨重代价被踢出局。50亿,这还只是您这边要准备的资金,万能和鲸尚那边也得准备同等的准备金,
也就是说我们的准备金得有100亿,这还只是我的保守预估,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后续很可能还需要更大的资金补充,那会更麻烦。”靳博士一脸的忧虑。
赵天昊惊愕得半天合不拢嘴,听他这样说完,就有点着恼,禁不住骂道:“他妈的,怎么这么麻烦?之前怎么不说,这会来放马后炮?”
“赵总,这不是最麻烦的,这是股市的基本功,是常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继续吸筹夺股权,还是套现落袋?
现在想两头都保很难,只能保一个,如果是保前者,那么就得不惜一切代价和对方对抗到底,但是最后的胜负没法预料,
一旦输了可就是什么都没了,就算投一千亿进去也是打水漂,也是给对方送钱。如果保后者,那么我可以尽量在合适的高点卖出,还能帮赵总赚回几十个亿的收益。”
靳博士非常理性冷静,并没有因为赵天昊的蛮横威吓所影响。
赵天昊被他这一提醒,瞬间就清醒了,也不骂骂咧咧了,随即起身去打了个电话。
十几分钟后,才开门折回来,告诉靳博士:“老子费这么大劲,就是为了拿到崬森的第一大股东位置,老子要的就是崬森这个壳儿,要做大事,没有崬森,我干个屁啊,会坏了王爷的大事。
他妈的我准备了一年多,可不是给人做好事。你只管去操盘,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拿下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一会儿我就让人先打20亿进账,明天再打剩下的30亿。”
靳博士很是诧异,但很快就答应了,猜测他很可能是打给了“王爷”,得到了“王爷”的授权后才敢这样说话。
靳博士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这事已经成了一半,接下来就要看周公子的了。
临走,赵天昊突然叫住靳博士,他的脸色阴鸷狠戾:“靳博士,我和王爷都非常信任你,也相信你的专业能力,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只要办成这件事,你的好处只会多不会少。
但是,我跟王爷不一样,我喜欢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凡是背叛出卖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活过当天!如果真是败在股市上,我赵霸王也认了,
但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搞老子,那我可以告诉你,天涯海角我都会追杀你,还要杀你全家,老子赌上的可是全部身家!”
“赵总放心!我只站专业,不站队!”靳博士是儒雅的,却并不怯懦,对赵天昊的威胁毫无惧意。相反,言语和神情都透着强悍的坚毅和底气,给人以十足的信任和安全。
“那就好!”赵天昊死死地盯着靳博士,直到靳博士离开。
就此,一场由周瑁远的复仇之战、赵天昊的围猎之战和杨氏父女的守城之战,三战同场交锋,却是殊途同归,都是剑指崬森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表现在股市上,就成了一道非常奇异的画风,周、赵都是大举做空从中渔利的同时,也都在准备趁虚而入坐庄崬森,这两股势力的争锋尤为激烈。
而在上百亿的两个大空头面前,杨家父女抗衡的力量显得势单力薄风雨飘摇,但仍然是拉升股价的一股力量,不容忽视。
三路人马同时展开对崬森大股东宝座的争夺战,一时间引起舆论哗然,成为财经界、商界、地产界等领域的每日头条新闻,成为圈内茶余饭后的必谈之资。
民众都在分析,谁会是最后的赢家。甚至已经有人猜测很可能周家就是局中人,这是周家掌门人的复仇之战,但这都是传闻,谁也没有证据能证明周家也入局了。

消息传到杨玫耳中,她惊出了一身冷汗,一旦周瑁远重掌大权,那便是自己的末日,所以她只能背水一战,而且只能赢不能败。
谁也没想到崬森股价在底部短暂徘徊后,很快就迎来新一波狂飙式的涨幅,几天时间就一飞冲天。
于是散户们跟风买进,进一步助涨股价,两周时间崬森股价就暴涨了800%。
此刻只要杨军他们放量,就可以千万身价落袋为安,但是他们没有动静。
杨玫是担心失去大股东地位,杨军则又是因为贪婪不肯放手。
然而,正在崬森股票如日中天时,周瑁远的人马突然开始放筹,而且是全部放筹。
这下把赵天昊的人也都看愣了,但赵天昊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应收尽收。
正当他们志得意满,觉得胜利在望时,大批媒体突然开始曝出崬森更猛的黑料。
那就是崬森被一群毫无企业管理经验,且只懂打打杀杀的黑社会骨干把持着,同时媒体还公布了崬森管理层花名册,而且还有多名崬森不知名人士的录音曝光,一一印证,事实确凿。
黑料一经曝出,崬森股价应声下跌,散户和个别投资机构开始抛售。
但当绝大多数持筹者还在观望和等待第二次触底反弹时,第二波更猛的负面新闻曝出。
那就是关于崬森现任董事长杨玫涉黑涉罪的材料,这一材料一经爆出,瞬间就点爆网络,舆论一片哗然。
更多的媒体加入进来,开始追根溯源刨根查底,还真的有不少媒体挖出了杨玫的很多黑料,甚至连她的玫基金涉嫌拐卖妇女、组织卖淫、贩卖人体器官等谣言都开始甚嚣尘上。
杨玫惊魂未甫,立即动用自己所有的媒体资源,试图压热搜降温。
可这就像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自己的热搜还没压下去,杨军的大把涉黑、罪名以及背负的人命官司等更劲爆的黑料陆续被爆了出来。
这一次可谓拔出萝卜带出泥,过往那些忍气吞声的受害者,也借着这波舆论攻势,纷纷站出来又一次实名举报杨军。
杨军慌了,彻底慌了,有了上次炒股赔光底裤的惨痛教训,让他再也顾不上杨玫的嘱咐,擅自做主抛了股票,能落多少利算多少,总比一分落不着的好。
杨玫知道后,气得在办公室大摔东西,骂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这远远还没结束,要知道,互联网都是有记忆的,数以万计的网友纷纷将去年杨军侵害肖薇薇、杨玫借舆论网暴肖薇薇致其自杀身亡的事件又被扒出来,再次点爆民众的怒火。
这下沸腾的舆论,从财经圈转向普罗大众,在滔天的声讨和谩骂中,崬森的股价完全错乱了。
这一刻,没有任何一个人还敢再观望,全部抛售,持筹机构也快刀斩乱麻,忍痛斩仓抛盘,也不管亏损多少了。
崬森股价断崖式暴跌,甚至跌破了第一次的支撑线,直逼发行价。而崬森股价的震荡,也导致整个地产圈的股价全线飘绿,股市里哀嚎遍野。
股民们不满的情绪,全部撒向了杨氏父女,骂声一片,有的甚至集结到崬森总部抗议,要求崬森赔偿损失。
各大机构投资者及地产圈也纷纷发声,严厉谴责崬森,称其“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甚至联名向证监会请愿要求崬森退市。
崬森股价的恶化还没有停止,赵天昊及其背后的“王爷”看到这情况,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担心这样被媒体查下去,恐怕还会引起更大的麻烦,从而连累他们。
赵天昊不得不也立刻马上斩仓,就在赵天昊放筹没多久,股价直接一泻千里,几乎到了跌停线。
周瑁远在证监会发布崬森停牌两天通告前,抢先来了一场大抄底行动,这一次几乎是白菜价尽揽崬森近60%的股权。
但这和周瑁远的目标还相差甚远,因为杨玫的股还没有完全放出来,必须逼她抛盘,要让她的一切都归零,这才是周瑁远的目的。
停牌的两天,赵天昊在“王爷”的授意下,“罢免”了杨玫,让她退居后台,任命戴荣兴暂代执行总裁。
同时对高层进行调整,召回部分已经调岗或降职的高管恢复原职,新的人事方案及整改方案提交证监会后,崬森发布了通告。
广而告之杨氏父女退出了高层架构,其中杨军已无股权和崬森再无任何关系,杨玫目前还是暂代董事长,三朝老将戴荣兴被任命为崬森执行总裁,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崬森因而重新获得开市。
这一利好的消息,让崬森重新上市的第一天,股价就开始回暖,买量也开始逐步增多,最初的涨幅比较慢。
前期被套牢的投资者终于见到来之不易的反弹机会,再也不敢犹豫,也不等是否还会有大涨,纷纷着急忙慌地抛出股票。
这种犹如过山车般的经历,很多人都是头一次,这样的大悲大喜没有一个强大的心脏,真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随着市场的放量和股价的回升,周瑁远也让手下的人马也开始适量放筹,以引诱杨玫、赵天昊的鹬蚌相争。

股市纾困,杨玫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再也没有了怀疑——此前她还怀疑这可能和周瑁远有关,所以一直很谨慎,始终捂盘不敢放。
现在看到市场大量放筹——尤其是吸筹最多的百大基金也在放盘,她才终于可以肯定这场股战周瑁远没有参加。
她越加肯定这是空头的做派,两拨做空下来,他们已经赚得盆满钵满,现在总该心满意足,收手离场了吧。
杨玫终于吃下了周瑁远“送给”她的定心丸,这次下定决心,向第一大股东宝座挺进,开始大肆吸筹。
可赵天昊也在同样扫荡市场上的筹码,赵天昊得知杨玫也在吃进股票,就大发雷霆,要求她立即停止行动,而且还要她必须把吃的吐出来。
杨玫表面上答应了,可却在暗中指挥其他机构帮她吸筹,因为杨玫要借这波行情,准备将计就计,在低处收购,高处抛出,赚一波利差,还完借款,自己还得稳坐第一大股东。
至于赵天昊,等自己坐稳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再给他们送股,反正无论如何,杨玫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么多年,她得出一个教训,谁也靠不住,只有靠自己。所以她指挥金融机构帮忙扫荡,为此,她将自己的所有筹码和身家全部押了上去。
听了靳博士汇报后,周瑁远笑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因为,杨玫这只老狐狸,终于入瓮了!
于是,当股价来到高峰时,周瑁远指挥手下开始大量抛盘。
杨玫见状欣喜若狂,让人拼命吸筹,而赵天昊的人马也在同样扫货,二人最终获得了96%的崬森股票。
就在二人大喜过望之时,一个国家级的权威财经媒体披露了一则重磅消息。那就是崬森财务报表作假。这篇文章披露得十分详细,大意是说:
崬森近三年的财务报表,前两年的营收和利润都是呈上升趋势,尤其是2014年第三季度到-2015年第一季度的财报。
该阶段崬森的主营业务营收与同期相比,实现了512%的增长,之所以有这样的营收暴增,就是因为周瑁远启动了销售系统的改革,而这期间正是其太太林子苏掌管市场营销中心。
而到了2015年第二季度的营收环比增长却是负65%。这和杨玫提交证监会的上市财报,大相径庭。
文章将崬森上市财报和真实的财报数据做了比对分析,不难看出上市财报的虚假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因为杨玫将2014年第三季度和2015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分别拿出了二分之一,分摊到了2015年第二季度的营收财报上,这让三个季度的营收呈现平稳的递增状态,外人也很难看出作假。
而且,前两个季度即便被分出了二分之一,其营收财报相较从前或同期的营收数据,它们仍然是一骑绝尘,令现在的崬森营收望尘莫及。
这就是杨玫的机关算尽,若不是这篇文章的详解披露,没人能觉察出这里面的猫腻。
文章针对造成崬森营收倒退的原因,也做了分析,相较前面严谨严肃的数据,这里就具有一定的故事色彩。
文章分析说,正是因为2015年第一季度还是林子苏执掌市场营销中心,后来杨氏父女夺权后,先是指使手下陷害林子苏入狱,造成市场营销中心群龙无首。
随后,杨玫趁机占为己有,并指派声名狼藉且毫无经验的陈圆圆坐镇市场营销中心,二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将过去几年来周瑁远夫妇的销售改革成果破坏殆尽。
还对崬森的销售功勋团队罗汉军团大加排挤打压,而森源商学院的副校长、罗汉团队重要成员董强遭到报复被打到住院。
这使得市场营销中心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无心工作,最终导致二季度业绩的断崖式暴跌。而悲剧的是,崬森营收断崖式的暴跌只是刚刚拉开序幕。
因为杨氏父女谋权后,所有高层的眼睛都望向股市,希望借股市发家致富,根本无心经营企业。和周亦卿、周瑁远掌管崬森时的境况,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以后只会更差,不会变好。
文章还对周瑁远夫妇对崬森的贡献和作用做了详尽的描述,直到此时,公众以及投资者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如今的崬森只剩了一张壳,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曾经证券界毫不吝啬对崬森股价的夸赞,称其为十年难得一遇的绩优股,各种吹水造势的文章应接不暇,误导了投资者们进场下注,谁能想到,这竟然是一支“黑心股”“空心股”。
这还没有结束,文章最后,还做了主题升华,对如今资本市场的乱象一通痛批,一些企业家、资本家、高管为了在股市套利,可谓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毫无道德底线,毫无社会责任和使命,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崬森就是其一。
这样的企业应该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回归经营本质,正本清源,为市场营造一个良好的公序良俗环境,让那些真正做事、造福社会的企业得到更多的投资机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劣币驱逐良币。

文章发布后,众多重量级的媒体纷纷转发,很快就传遍财经界和商界。
这是核弹级的猛药,对杨玫就是致命一击,她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甚至为了永绝后患,还亲自监督,让财务中心销毁了崬森过去三年的所有财务数据。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绝密的事情,媒体是如何得知的?到底是谁透露出去的消息?
杨玫当然不会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周瑁远的运筹帷幄。
周瑁远一直都有一个习惯,原来财务管理中心的秦总,是他的心腹大将。
他一直秘密要求秦总所有财务数据必须拷贝两份,一份放在崬森的数据库里,另一份要拷贝在硬盘里。
之前做这个动作,是为了防止数据丢失,而那个硬盘一直就放在周瑁远办公室的秘密保险柜里。
这个保险柜就隐藏在那个办公桌的后面,一般人很难发现,就算发现了,没有周瑁远的指纹和密码根本打不开。
而且,这个保险柜如果强行被打开,就会自动开启销毁程序。
周瑁远的办公室,所有需要开关的位置,都是人脸和指纹密码锁,且这些只能识别周瑁远的。
杨玫入主总裁办后,原本是要对总裁办大加改造的,但因为一直忙于崬森上市的事,还无暇做此事,也就一切照旧。
她不知道有保险柜,只知道有智控开关,也知道还有后花园和暗门,但因为需要周瑁远的指纹和人脸识别而暂时没动。
本想等上市后,一切平稳了,再付之改造行动。可就是她这个拖延决定,让周瑁远有了可乘之机。
在崬森上市前夕,周瑁远在王琪等保镖的护卫下,来到崬森总部,首先让王琪黑掉了崬森的所有监控系统。
然后他就从地下车库直接乘坐总裁专梯,从后花园和暗门潜入总裁办,将保险柜搬离总部,并带回了世贸领帝的家。
随后,就将已经被开除的秦总叫到了世贸领帝,来帮忙梳理财报,要他整理出一份详细又通俗易懂的分析文章,来披露杨玫财报作假之事。这才有了后来的那篇文章。
所以,不用说,文章像病毒一样,被快速传播,崬森的股价一点也没有辜负这篇豪华文章的作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跌的速度让所有人来不及反应,就跌停了。
期盼的第二天回暖,也全部落空,一开盘,崬森股价就是直线落体,一骑绝尘,根本不给股民任何喘息和思考的机会。
地产圈股市再次被崬森所累,全线飘绿,甚至还殃及地产行业上下游的上市企业。
那一天,被人们称作“黑色星期四”,数以万计的股民赔得连底裤都没了,汹涌的愤怒和骂声铺天盖地地飞向崬森。
而杨玫、赵天昊此刻也顾不上调查“叛徒”,因为他们也已经濒临倾家荡产的边缘,不敢再硬挺了。
顶着巨大的舆论骂声,还是将手中所有的筹码全部抛出,什么第一大股东,保住家底才是当务之急。
可是,这时候的大盘卖压巨大,根本没有能接得住二人如此巨量的筹码。
他们的抛盘,引起更大的跌幅,最后到了白送股票都没人要的程度。
杨玫已经傻眼了,一夜之间回到了解放前,而赵天昊还发来了通牒,要她赔偿他的所有损失,都是她搞砸了!
随后,证监会顶不住压力,要求崬森限期整改,限期内无法提交整改计划,将被强制退市。
杨玫焦头烂额,走投无路,只得哭着跪着请求戴荣兴帮帮她。
戴荣兴就说请靳博士出山吧,这局面也只有他能帮忙协调资源了,现下只要有愿意接盘的资本,不管什么条件,都得当机立断,否则一旦启动退市,崬森就彻底完了,到时候赵天昊不会饶了你。
杨玫只得厚着脸皮给靳博士电话,恳求他帮忙。
靳博士故作为难地表示考虑一下,毕竟现在这个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让他协调这个资源,会很困难。
杨玫闻言更慌了,再三恳求他,只要有人愿意接盘,什么条件她都答应。
靳博士这才勉强同意,说他试一下,有消息再给她回电。杨玫满心期待又忐忑不安地挂了电话。
靳博士转头就将消息传递给了周瑁远,周瑁远嘴角一扬,鱼——终于上钩了,于是嘱咐靳博士,一切按照既定的方案行动。
一周后,已经濒临绝望和崩溃的杨玫终于收到了靳博士的电话。
靳博士表示自己接洽了几家,最后只有百大基金愿意谈,但对方只说可以坐下来谈,并没有说要收购。
杨玫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说那就谈,只要谈就行,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于是,靳博士就约定了商谈的时间。
随后,百大基金的副总裁王起用带了两个风控师出面谈判。
但第一次接触,王起用遵循周瑁远的意思,并不表露收购的心迹,而是尽可能探杨玫的底牌。
不出周瑁远的预料,杨玫果然在看到希望后,就存了侥幸心理,抬高了股价——就是按照发行价回购。表示这样,自己才好向股东交代。

但王起用却说,你要如何向股东交代,是你的事。我是代表公司来的,百大基金不是做慈善的!现在崬森是什么股价,不用我说,别说发行价,就是白送,都不一定有人愿意接盘。如果董事长你抱着这种心态,那我想我们就不需要谈了,你们还是找愿意接盘的下家吧!
杨玫的心沉到了谷底,只得问王起用的心理预期。
王起用却说,谈不上预期,这次来,也是靳博士的再三恳请,正好我们来屏源考察项目,盛情难却,就顺道来一趟崬森。我觉得董事长你还没有想好,或者也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董事长再考虑一下吧!
杨玫的话已经出口,也不好意思立马改口,又担心错失机会。
于是,她表示,邀请王起用一行多留几天,这几天的费用,崬森一力承担,不管最后能否不能谈成,都会把王总招待好,这也是屏源人的待客之道。正好这几天,她也开个会,和股东们商量一下,拿出一个方案出来,还是希望王总能等一下。
王起用故作难色,说自己定了后天去新加坡的行程。
杨玫更加恐慌了,不停地给靳博士递眼神。
靳博士这才帮腔挽留王起用,表示一天也行,明天我也带王总见几个大咖,说不定误打误撞,东成西就了呢?!靳博士一句玩笑,总算调解了紧张的气氛。
就这样,王起用一行留下了,靳博士也是言出必行,第二天果真作陪,介绍大佬给王起用——当然这是做给杨玫看的,同时他也成了两边的传声筒。
来回拉扯了几次后,杨玫终于还是沉不住气,给出了底牌,愿意以目前股价的三折给到百大。王起用这才让靳博士给了肯定的回应。
几天后,高瓴欧从上京飞来常青,双方签订了股权回购协议。
随后,双方召开新闻发布会,让媒体发布通稿,表示崬森已经完成了高层的调整,杨氏父女及相关属下将退出崬森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新的大股东百大基金即将入主。
杨玫最终只余2%的股权——杨玫比较鸡贼,在第二次百大基金抛售时,就嗅到了危险的信号,就同步将自己30%的股分别卖给了华安方达和蓝晶中国。
虽然不及高峰时期的股价,而是折价七成卖出,但她也是唯一一个获利落袋的股东。
周琞扬、戴荣兴原有的4%一直持有并未卖出,高董剩余1%,其余股东的股权则全部卖出。
百大基金在这场利空大战中斩获崬森80%的股权,成为崬森的绝对第一大股东。
而收购价仅用了一千万,如果按照一年前收购杨军股权的价格,一千万只能回购5%的东森股权。
而百大基金此次收购崬森股权的资金,全部来自周家的家族信托和森泓资本。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周瑁远成为崬森的绝对控股人,杨氏一党彻底退出崬森的经营,再也无人可与他抗衡。
但同时百大基金和森泓资本旗下的红山资本,在几次的做空中获得了超1600%的收益,一举两得,可谓皆大欢喜。
与此同时,周瑁远也撤了对杨军父女的指控和起诉,这让杨玫感到很是惊讶,又百思不得其解。
但,杨玫很快就得解了……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