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网游小说 > 我在沙盒游戏当救世主 > 第二十四章 小白鼠
  废弃矿道的最底层。

  通道尽头的一块区域被人为的截断封闭,形成了一个小房间。

  “……唔唔!”

  被锁链牢牢绑着躺在角落的方块人突然惊醒,侧脸蹭过地面,被堵住的嘴中发出一串没有意义的声音。

  “别吵。”旁边,靠墙垂头坐着的另一个人皱起眉。“别把那家伙吸引过来了。”

  “我还不想这么快被拖出去试药。”他的四肢也被用锁链锁着,但没有像倒在地上的那位一样,连嘴都被堵上。

  “咳咳……”

  垂着头的人话音刚落,又一道声音伴着咳嗽声和铁链碰撞的声音响起。

  “小三你别闹腾了,上次只是被堵上嘴已经算你运气好了。”

  这是不远处的一个老者,应和靠墙的人,对又开始在地上挣扎的人说。

  还有其他人,但他们只是两眼无神地看着肮脏的地面,或是仰头望着天花板上摇晃的蛛丝。

  并不大的房间里关着十几个方块人,几乎都是满脸的失神和麻木,看过去已经不像是个完整的人了。

  房间中央,那个人上次来挑选“小白鼠”时留下的火把已经快要熄灭。

  这意味着……

  他,很快又要来了。

  那个把他们困在这的人。

  自从被“红眼恶魔”抓住,关到这个不知道有多深的地底起,地下、黑暗、饥饿、恐惧……渐渐摧毁了人们对时间流逝的感知。

  阿隆索只能依靠那人到来的次数,来勉强估算过去的时间,或许有两个月了?

  也不知道,他一直活到现在到底算幸运……还是不幸?

  最近,那个恶魔带人去试药的频率越发的小了。

  这个被恶魔圈定的牢笼,里面被饲养的“小白鼠”,已经从他刚来时的满员,缩减到如今只剩十来个。

  或许、或许就是下一次,他也该被带离这里了吧?

  垂头坐着的方块人合上眼,微弱的火光巧合地同一时间熄灭。

  黑暗一瞬间吞噬了整个房间,以及其中麻木的“小白鼠”们。

  “也许,你们想和我出去看看?”

  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墙壁后传来,伴着墙壁移动的巨响:

  “轰隆隆——”

  对着通道的石壁突然震动起来,抖落墙面上积攒的灰土,从中间分开一个两人宽、四格高的入口。

  一双红色的眼睛从黑暗中浮现,目光投向房间内剩下的人们。

  “……我可爱的‘材料’们。”他缓缓吐出后半句话,嘴角勾起不带感情的弧度。

  这些被他抓来的人们,可不止是作为试药的小白鼠。他们还是要炼出传说中的药水,所必须的材料。

  老人一抬手,房间中央熄灭的火把又被点燃,火光映入“材料”们无神的眸子。

  “你们说......”他顿了顿,像是在挑选一般,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一份“材料”。末了,才继续道:“今天谁将幸运的被我选中呢?”

  他的问题自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包括先前一直在挣扎的那个人,在老人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也停下了动作。

  甚至,所有人连呼吸都近乎要停止,生怕引起老人的注意。

  但即使是得不到回应,老人还是继续说着:“看来这次也没有主动的人,那只好我来亲自挑选了。”毕竟与外界隔离久了,人总是会染上自言自语的习惯。

  他上前几步,走到“材料”们的面前,以方便自己看的更清楚。

  一边挑选,一边接着说:“是这位看着就强壮的——”

  一个皮肤较为黝黑,体型比其他人要健壮些的方块人。

  “还是这个独特的女士——”

  被点到,她条件反射地一颤,手指动了动想扣住地面。

  这是房内仅存的女性了。

  “哦?年轻的血液也是不错的材料呢。”

  老人在一个小方块人面前蹲下。

  见对方不自觉地发抖,眼底闪过不明显的波动。

  他又站起来,看向下一份“材料”。

  这位的红发在房间中,也极为突出。

  “嗯,不错。”老人满意的点点头,“就选你了。”话音刚落,这份“材料”被老人一手提到了空中。

  “材料”还没来得及抬起头,发出最后的声音,老人的另一只手便插入了他的胸脯。

  大概是里面的手做了什么动作,在外的手臂晃了晃,接着整只手缓缓抽出。

  一个一拳大小、红色的、隐隐闪着光的方块状物体被老人握在掌心取出,牵出一串血液洒落在地。

  “材料”采集好了,剩下的废料暂时没了价值。

  抓住对方衣领的手忽地放开,失去生命的方块人无力的软倒在地,方才因为剧痛瞪大的眼睛此时已经再闭不上了。

  “品质差了点。”老人沉吟一声,目光停留在一旁的另一个方块人身上——

  “这样应该就够了。”

  两个红色的小方块被老人捧在右手,方块的红光和老人眼底的红光混在一起,似乎更亮了些。

  老人的背后,阿隆索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两个人,内心却没有什么波动。

  也许前几次“同伴”的离开他还会感到难过,但现在……

  分明逝去的生命就在眼前,可他只是在想,自己又能多活几天了。

  自身都难保了,正常人怎么还会在乎别人呢?

  至多就是同理感到害怕,因为自己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对方。

  见老人像是要转身,他连忙垂下头。半合上眼,只看着眼前的地面,用耳朵听到的声响来猜测老人的动作。

  “要不要再挑几个人上前试药呢?”疑问的语气,硬是被老人说出了陈述的味道。

  阿隆索听着老人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心中一紧。

  只见一个影子出现在了他视线内的地面上——老人过来了。

  他选中了自己。

  阿隆索很快得出上面这一结论。

  他闭上眼,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嘣!”

  顶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可能是什么东西爆炸发出的响声。

  老人顿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阿隆索小心地睁开眼。

  老人的影子又离开了他的视线。

  “那孩子又做了什么?”

  他听到老人这么喃喃着。

  “算了,下次再找人试药吧。”

  老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又呢喃道:“也该补充一下库存了。”

  抓的人又要用完了。

  下次有时间再出去看看。

  可惜昨天看上准备带回来的那几个……

  不过到是让他碰见了一个有趣的孩子。

  那孩子的同伴也许可以抓来用?不知道为什么没跟着过来。

  嗯……如果有别的或许还是先抓别的来比较好。

  看着石墙缓缓合上,挡住了老人离去的身影,阿隆索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孩子”是谁,又做了些什么?

  总之,自己又活了下来。

  他应该谢谢那个孩子,如果有机会的话。

  ……

  夏旿站在炼药室外,面前是他刚才发现不对劲,迅速后撤到这外面,然后摆出的石块。

  没错。

  他又成功把炼药室炸了。

  为什么说又?

  当然是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老人教他炼制了治疗药水,他每次尝试都会发生一场爆炸。

  不过先前的几次都比较小,不知道为什么这次……

  嗯……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爆炸有那么一点点大了……就一、亿点点。

  直接把整个炼药室都炸了。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炼个治疗药水,又不是什么攻击类的药水,为什么治疗药水炼制失败了会产生爆炸?效果还这么大?

  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炼制的是爆破药水,而不是治疗药水了。

  你见过会爆炸的治疗药水吗?

  把人炸没了,就不用治疗了。

  它是这个意思吗?

  切出石镐敲掉了自己摆出的石块,夏旿尴尬地走进炼药室,打算收拾一下自己造成的混乱。

  这炸的……

  夏旿从包裹里摸出一块新的月光石——之前的那颗被爆炸炸没了,来照亮炼药室。

  也许是老人的炼药台是华夏制造,在房间地板都被炸没了一片的情况下,炼药台居然没有被炸坏。

  旁边放着的材料也都完好无损。

  倒是有些神奇。

  打量了几眼,夏旿收回目光,摆出工作台合成石砖来修补地面。

  也还好材料什么的都在,那些要是没了他可就没办法了。

  弯腰摆上最后一块石砖,夏旿后退两步,观察还有没有没修好的地方。

  环顾完一周,确定所有角落都被修补好,他才收起手上的石砖,回到炼药台前准备接着炼药。

  “你刚才把炼药室炸了?”他刚拿起炼药瓶,背后就传来老人的声音。

  回过头,就看到老人站在炼药室门口。

  老人扫过混在长着苔藓的石砖里,干净的明显是新摆放的石砖,和夏旿对视。

  “呃……”夏旿空着的左手不自觉摸了摸后颈,“就一不小心……”

  “我记得我走前教你炼的是治疗药水吧?”老人鲜少有明显表情的脸上,此时眉毛挑起。

  “对……是治疗药水没错。”夏旿打着哈哈,面上写着尴尬。

  “你是怎么把治疗药水……炼成炸药的?”

  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老人几步走到夏旿身边,看着他开口道:“你现在再来一遍,我看看你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示意夏旿继续。

  究竟是什么地方出错,还能把治疗药水炼成炸药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