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仙殒
话音落下,李寻道当即一步跨出,悬立世人眼中。他周身并无波动,好似平常凡人,但他出现的刹那,海眼不再聒噪。
大乘之威,已非言语所能形容。李长笑想到“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这句古话当真无错。又听到李寻道提起‘先贤’二字,不住回忆先前的重重经历,忽有明悟之色,那位顶天立地的高个子,只怕另有其人,或者说,不止是李寻道一人。
李寻道喃喃自语道:“三大海眼,其实不归鲛人一族,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叫你们先行霸占去了。”他抬起手来,捧起一抹透明光晕。又是说道:“我截取天道残片,日夜研悟,欲求得人族之生机。起先悟出人族需要变法。但能力有限,人族终究未能从变法中求得生机,实在可惜。”
“如今,我已悟出生机所在。”说罢看一眼九天之上。
鲛人族的半步大乘,是一垂垂老朽,形如枯槁,面色狰狞可恐,鲛人一族历来有此特征,平日俊逸出尘,但战斗时狰狞如魔。再随年岁增长,原本俊逸的面容,逐渐显露兽态。
这名半步大乘,名为“鲛人东”,是十分久远的存在,自海眼异动开始,他便与李寻道在九天之上对峙。
此刻见李寻道亲自出手,心中惊讶其道行,半步大乘与大乘境界,有难以跨越的天堑。
他忽想到了什么,面色骤变,刚欲开口。李寻道说道:“你不必多言,且看便好。”鲛人东想要说话,却见吐字无音,半点声音也发不得出。
李寻道道:“天、地、人三大海眼,那天字海眼,我先稍稍献丑,用截来的天道残片抚平罢。”他将透明光晕投入‘天字海眼’中。一股奇妙的韵律荡漾开来。
果见那天字海眼,一点一点消退。李寻道此举,大有精妙之处,以截得的天道残片,抚平爆发的海眼。但天道残片终究有限,且天、地、人、三处海眼,各有不同之处。天字海眼最玄乎,用天道残片抚平,可算作对症下药。
李寻道道:“接下来,便是地字海眼。”他话音落下,虚空一抓,再如此一摇,那扶摇天下竟像他手中的玩具,随着他双手的一摇一晃,也跟着一摇一晃。
大地震动。
蓦然间,忽见一只玄龟,凭空出现在玄域上空。
李长笑认出此龟,心中一切已经了然。原来推海大计之后,人族便已经与鲛人一族死战之决心。自那时起,便在研究如何对付海眼。海眼最玄的是‘势’,用寻常东西填堵,是难起效用的。
红域的无尽森,正是人族先贤,为了填堵海眼,而花费大气力打造之地。人族收揽各种珍贵奇石,拟出神龟形态的大山,意在神龟镇海。让其不断自我养势。
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填补海眼。
又在附近,布下奇妙的地频传送大阵,鲛人族启动海眼之际,顷刻间,便可将‘神龟’传送到玄域来。这是人族先贤想出的对策,耗费了无尽的心力。
本灵气鼎盛,远古时代落幕,人族天骄辈出,资源丰富,那‘神龟镇海眼’的计划,便又搁置了。神龟渐生腐病,导致无尽森异病不断。
此刻,那搁置无数年的计划,又被重新启用。只见道宗魁首李寻道,一人扛着那腐烂、生疮的‘神龟大地’,压在‘地字海眼’上。
又是对症下药,且下得一剂狠药。海眼吐出的顷天之浪,可吞没扶摇天下,但海眼本身,并没有多大。‘神龟大地’入海刹那,便见‘地字海眼’渐渐消停。
神龟落入海底,将那‘地字海眼’永远堵住。
如今三大海眼,已去其二,只余其一。李寻道喃喃道:“可惜...可惜...人字海眼,反而最难。”天对天,地对地,人对人。这最后一计海眼,只有一个办法:以人命做填。
李寻道无需出口,众多修士皆有道行在身,事态演变到如今局面,已经十分清晰。他们心中五味杂陈,既悲既喜,又哭又笑。
一位元婴期的修士,白发苍苍,忽放声问道:“魁首,我等去后,那洪荒天下何解?”李寻道郑重道:“我自有办法!”
便听天下传来猖狂大笑,笑声震响寰宇,笑声连绵起伏。鲛东来听得那大笑,只觉头皮发麻,惊恐颤栗,比直面李寻道还要恐惧。一名人族修士全力飞上百丈之高,说道:“这海眼有甚么厉害的,我先去瞧瞧。”说罢便飞向海眼,一头扎进里面,再无了声息。
一人为先,万人为后。
那漫天的仙佛,竟然全一头扎进了海眼中,一万...两万...数之不清的修士,以身填海,从容赴死。
元婴修士死得差不多,便到化神修士。也是数以千计、万计投入海中,李长笑忽看到,李天盛、李天周等皇子,也纷纷投入海中,再无了动静。
人命似草芥。
起了效果,‘人字海眼’一点点缩小,渐有被填堵的势头。化神修士死尽,又到炼虚修士。炼虚修士填海,显然效果更好,见那海眼已缩小数倍。
待海眼只余下万丈宽时。炼虚修士也几乎死尽,人族修士几乎断绝,纵使星星点点,还有苟火残存着,也再难掀起什么风浪。
可海眼又有扩大势头,若无人填补,必将又缓缓扩大,到时无数修士的填补,便功亏一篑,毫无意义。
便在这时,万事先生魏精走了过来。他带来了他的万事山庄。他将山庄中,数之不尽的财宝,尽数投入海眼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