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班和晚班的交接是在下午五点。尚美交待好工作,在通往办公楼的通道里给望月打了电话。这次他马上就接起了电话,并且表达了歉意:“不好意思,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

“没有,没关系的。比起这个,刚才我好像看见大厅里有两个男人跟着您出去了。”尚美还在在意刚才的事。

“这个我也注意到了,所以叫了辆出租车,把他们甩掉了。”望月说道。

“那样就好。”尚美放心了。

“那个,山岸小姐,你可能觉得很多事情都很奇怪。比如说‘玉村熏’的事情。”望月说道。

“要说奇怪,不如说有些吃惊。”尚美答道。

“包括这件事在内,有几件事情想要向你说明。等会儿能见个面谈谈吗?我现在已经回到酒店附近了,你说一个地点,我马上过去。”望月说道。

尚美提议和望月在酒店的办公楼见面。办公楼建在酒店旁边,只隔着一条狭窄的道路,挂着东京柯尔特西亚分店的牌子。

望月没有反对,所以按照尚美的提议约好了在办公楼门前见面。

尚美刚到达约定地点没多久,望月就赶到了。一层的接待室正好空着,尚美就带望月去了那里。虽然叫接待室,其实里面只简单地摆着沙发和一张桌子,房间并不大。

“玉村熏是他的真名,”望月刚刚坐下便打开了话匣子,“目前居住在琦玉县的川口。看起来有点显老吧,其实不过四十多岁。”

“他就是……那位作家吧?”听了尚美的问题,望月猛地挺直了后背,回答道:“是的,”又做了一个深呼吸,说,“他的笔名叫TACHIBANASAKURA”。

尚美有些惊讶,连眨了几下眼睛,说道:“对我公开这件事没关系吗?”

“你总归是会知道的,”望月眯着眼睛,撇着嘴说,“刚才办理入住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犹豫过。考虑要不要我先拿了房卡,再转交给玉村。但是你已经知道房间号了,只要向打扫房间的人稍微一打听,就会知道住在房间里的人不是二十多岁的女性了。”

“关于调查客人的隐私的事情我们是——”尚美还没说完,望月就开口说道:“我相信你们不会查客人隐私。但是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想倒不如索性把一切都告诉你,然后请你帮助我们,这样会更有利于事情的发展。”

“帮忙……吗?”尚美对望月的话显得有些疑惑,“您希望我做些什么呢?”

“非常简单。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将TACHIBANASAKURA保护起来,不让他的真实形象暴露。也许您已经有所了解,对外界来说他是一位二十七岁的女性,其他的一切信息都是保密的。”望月说道。

“好像是这样,应该叫他蒙面作家比较贴切。”尚美说。

“说这些听起来像是借口,但实际上刚开始我们也被骗了。他投来的应征稿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女性。看了他的作品后我们非常激动。描写的内容既有趣又能唤起读者的性兴奋。果然最后他的作品众望所归地夺得了大奖。我们通过电话联系他时,接电话的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声,这下我们更加沸腾了。”望月讲起了事情的起因。

“可是实际上却是……”尚美猜测着。望月皱着眉头,瘪着嘴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等我们终于见到本人时,却大失所望。也就是你看见的那位大叔。他说他在自我简介里撒了谎,认为这样更容易获奖。接我们电话的,是他的高中生女儿。他还说不行的话可以退回奖项,虽然他这么说,可是这怎么行呢。和编辑部商量之后,我们想出了这样的办法,将计就计利用这些制造出一个卖点。也就是说把他包装成女性蒙面作家,让他出道。”

“你们的计划好像成功了。”尚美说道。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我们成功地制造了话题,他的获奖作品也大受欢迎。而且他随后推出的新作品也登上了销量NO.1的宝座,我们真是要笑得合不拢嘴了。”望月说道。

“这不也挺好的嘛,但有件事很不可思议呢。”尚美说。“什么事?”望月追问道。

“在大厅里那五个男人,都拿着一张女性的面部特写照片,那到底是谁的照片呢?”尚美歪着头,想不通了。

听到这里,望月的表情更严肃了,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操作起来。“他们拿的照片,是不是就是这一张?”望月将手机拿起,屏幕对着尚美。

望月手机里的画面,确实和黑目等人手机中显示的一样,尚美点点头。

“这个是个失败作品,是我们一时得意过头了。”望月说。

“是怎么回事?”尚美追问着。

“随着TACHIBANASAKURA人气的不断升高,关于她容貌的猜测,在网上也变成了热门话题。但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言论说TACHIBANASAKURA实际上是个丑八怪,所以才不敢露脸。刚开始我们对这此没有过多理会,可时间一长,总是觉得有些不甘。”望月说。

“不甘?”尚美觉得很奇怪,看着望月说,“可是,他又不是真的是女性……”

“虽然是这样,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他包装成蒙面作家的形象推出市场,总是想给读者们制造出一个美好的幻想对象。这么说吧,关于TACHIBANASAKURA的真实身份,在编辑部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我们把它当作最高机密来处理。所以我们商量着想点办法来对抗网络上的流言。最后想出来的主意是公开TACHIBANASAKURA长相的一部分。比如说斜后方的背影,或者是在眼睛处打上马赛克等,总之就是让人不能看清全貌,但能够给人制造出一种揭开面纱后应该是个相当漂亮的人的期待感。”望月说。

“所以,就公布了那张照片吗?”尚美的眼神瞟向了望月的手机画面。

“就是这样。所谓的照片,其实是用电脑合成的画像,把一些不知名的模特和女演员的眼睛、鼻子随便组合一下。本来准备把画像模糊处理一下,弄到让人看不清楚的程度后再在网络上公布的。可是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上载了加工处理之前的照片。工作人员发现后已经马上删除了,可还是晚了一步。照片已经在一部分狂热分子中间流传开来了。”望月叹了口气,把手机装回了上衣兜里。

“对于广大的粉丝们倒是个意外的惊喜,发现自己的偶像长得如此漂亮。”尚美感叹道。

“网络上已经沸腾了,为了使事件平息下来,我们也用尽了各种各样的手段,可是对狂热的粉丝丝毫不起作用。不仅如此,有一些极端的粉丝提出了要与TACHIBANASAKURA本人见面的要求。最近一段时间,全国的狂热分子们开始互换信息,甚至定期召开交流会。”望月说道。

“那些人肯定也是其中的成员,”尚美心里想着,脑海浮现出黑目和犬饲等人的样子,“这个世界上真是有些奇怪的人呢。”

“都是些怪人,可这些人团结在一起的力量却不容小觑啊。别的不说,他们连是我担当TACHIBANASAKURA经纪人都查到了。前几天,还往我的家庭地址寄了一封请愿书,说是要求TACHIBANASAKURA出演电视剧。”望月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还有这样的事啊……他们是怎么查到的?”尚美不解道。

“这个嘛……”望月也百思不得其解,接着说道,“这次封闭写作的事情也一样,在我们编辑部内部也只有一部分人知道,可是……”

“那为什么要让玉村熏封闭写作呢?”

面对尚美的疑问,望月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个嘛,如果他再不写出来我们就麻烦了。我们本来谈好了一篇短篇小说。可是交稿期限已经过了,他还完全没有完成的意思。TACHIBANASAKURA的新作可是我们这个月新刊的杀手锏,绝对不容有差错的,我们现在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呢。算上今天,就只剩下四天了,在此期间他无论如何都要完成的。可是玉村熏这个人,一旦脱离了控制马上就找不到人影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把他软禁起来的。”

“可是,他在酒店里也可以随时溜走啊。”尚美提出了疑问。

“你说得没错,所以我必须不定时地检查。对了,请等一下。”望月又从兜里掏出了电话,按了几下后把电话放在耳边,“嗯,我想和住在你们酒店1205房间的玉村先生通话。我叫望月,”望月好像给酒店打了电话,电话似乎接通了,“啊,玉村先生,辛苦了。我想看看进行得怎么样了……啊,是吗?那我就放心了,继续拜托你了……是的,就这件事,请保持这个进度继续努力吧,好的,再见。”望月挂断了电话,回头对尚美说:“他应该一直在房间里写作呢。”

原来如此啊,尚美明白了。只要往酒店房间里打电话,就能从外面确认他是否在房间里了。

“编辑的工作也很辛苦啊。”尚美感叹道。

“我们就跟动物饲养员一样,”望月一脸认真地说着,“要了解每个人的性格,还要一边哄着一边安慰着与他们相处。”

对于望月的这个比喻,尚美没好意思发笑,便随意附和了一声。

“事情的始末我已经完全清楚了。接下来需要我们做什么呢?您刚刚说不能让TACHIBANASAKURA的真实身份暴露,依照目前的情况,应该不用太担心。在大堂里望风的那群人,好像对照片上那个美女的存在深信不疑。”

望月缓缓地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刚刚说过了,绝对不能小看那群家伙。为了见到梦寐以求的麦当娜,他们会不择手段的。而且他们可能不止五个人。很可能还有其他同伙,秘密在酒店内外活动着。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房间号的泄漏。一旦泄漏了房间号,他们很有可能伪装成酒店工作人员直接去敲门,如果玉村再一不小心把门打开……知道真相的他们肯定会非常激愤,然后在网络上公开这件事。如果事实被公开,TACHIBANASAKURA的人气和形象一定会大受打击的。啊,可能不仅仅是这样,他们会把怒气发泄在玉村身上,很可能对他进行人身伤害。”

尚美听到这里,倒吸了一口气,说道:

“一定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是吧。本来我们也在想要不要换一个酒店。可是正好赶上三连休,我们又要住上好几天,基本上所有的酒店都客满了……只好在这里坚持下去了。”望月说道。

“玉村先生知道那群狂热的男粉丝吗?”尚美问道。

望月摆了摆手,说道:“我们没有对他本人详细说明,因为不想让他卷进这种奇怪的纠纷当中。而且也不想因为这种事妨碍他专心写作。”

“这样啊……”

“首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请保守这个秘密。再则,如果玉村先生有任何反常的举动,请及时通知我,拜托了!”望月朝着尚美深深鞠了一躬。

看着这样的望月先生,尚美心里想,还不如做动物饲养员呢。

尚美回家前又去前台后面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发现久我还在那里。就简单向他汇报了一下和望月的谈话内容。

“蒙面女作家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大叔啊,这对于出版社来说还真是最高机密呢。”久我饶有兴趣地说,“知道了,我会跟晚班和夜班工作人员也说一下这个情况。”

“也不知道那群男人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呢。”尚美说。

“那群宅男啊。嗯,真是无法想象。站在我们的立场,也只能随机应变了。”久我说道。

“是啊。”尚美含糊地点了点头,心想,“只要能立刻解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