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半醒之中,新田听见了熟悉的来电铃声,应该说,他就是被这个铃声吵醒的。他坐了起来,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并不是在自己家里的床上。对了,他昨晚住在市中心的酒店了,现在身上只穿着内裤。

清晨的阳光从遮光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借着这点光,新田找到了手机。正在床头柜上响着。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本宫前辈打过来的。新田眼前立刻浮现出了本宫那令黑社会都相形见拙的可怕神情。

“我是新田,早上好。”新田一边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一边说,时间刚过上午八点。

“喂,小色狼,你才刚起床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本宫刺耳的声音。

“早就起来了,色狼是什么意思啊?”新田反问道。

“就是那个意思喽,昨天不是白色情人节嘛,你肯定和哪里的美女钻到酒店开房了吧。比如说市中心酒店的海景房之类的。”本宫说道。

“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呢。”新田一边讲电话一边下了床,走到了窗前。斜眼看了一下沙发靠背上搭着的黑色长筒袜,拉开了窗帘,呈现在眼前的,正是东京湾的美景。都被本宫猜中了。

“昨晚我一直在家里为了晋升考试学习到很晚。”新田说。

“哦?看来与男女之事相比,你的事业心更强啊,从美国回来的精英就是不一样。”本宫打趣道。

“别说这个了,你这么早打电话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难道是有新案件了?”新田猜测着。

“你猜对了,局里那帮家伙有好几个人都得了流感在休假,就把球踢到我们这边了,上头让我们马上出勤。”本宫说道。

“案发现场在哪里?”新田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到了公司就知道了。”本宫说。

以本宫为代表,很多警察都把自己的工作场所叫作公司。好像是因为在外面谈话时不想让周围的人意识到自己是警察。对于这一点新田不能理解,既然那么在意,不要在公开场合谈论与工作相关的话题不就好了?现在这个时代,能够密谈的场所多得是。

“我马上就过去。”新田说着挂断了电话,朝着浴室走去。浴室门关着,里面正传来吹风机的声音。

新田敲了敲门,里面好像没有反应。他只好用力敲了几下,吹风机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干嘛啊?”一个慵懒的女声问道。

“我有任务了,现在马上就得走。”新田说。

“欸?不是说今天可以休息一下吗?”女声里充斥着不满的情绪。“我不也说过了随时可能要出任务吗。总之你快点出来吧,我想冲个澡,还得刷牙。”新田说道。

“等一下吧,我还没化妆呢。”女人继续说道。

“一会儿再化吧,我马上要走,可是你不用那么着急,走之前我会把房费付清的。”新田说。

“不行……”女人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啊?”新田不解。

“因为人家不想让浩介看到我的素颜啊。”女人说。

“说什么呢,我不都见过好几次了吗?”新田追问道。

“那是不一样的。”女人说。

“哪里不一样了?”

“因为那几次不是真正的素颜,我只是化了看起来像是素颜的妆,现在我可是真正的素颜,所以不可以。”女人说道。

听了她的话,新田感到一阵轻微的头痛。这是什么意思,素颜竟然还有真假之分吗?

“总之你先化个虽然不是素颜但看起来像是素颜的妆吧,这样能快一点吧?”新田无奈地说。

“完全错误,那样的妆反而更费时间。”

新田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想不明白既然那么费事,为什么还要去化这种看起来像素颜的妆。每次交女朋友时新田都会感到困扰,女人有太多令人不能理解的行为了。

“那你还要多长时间?”新田问道。

“大概半个小时吧。”女人不紧不慢地回答。

“要那么久?就不能快一点吗?”新田终于忍不住提高了声调。

“可是,人家也没有想到浩介你会起得这么早啊。”女人说。

这次新田的忍耐到了极限,又憋着尿,实在不想和她纠缠下去了。

新田打开了身后的衣柜,拿出西装、衬衫和领带,袜子散落在床边。

迅速穿好衣服,打好领带,穿上了鞋子。再次敲着浴室门问道:“喂,怎么样了,化好妆了吗?”

“欸?还没开始化妆呢,我刚才在小便。”女人答道。

这个回答让新田快崩溃了,实在是不能等了。

“那我先走了,后面的事麻烦你了。”新田无奈道。

“欸?这么快就走了,再等一会儿嘛,难得约会一次……”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被分配到搜查一课,不想被别人当作是无能的新人,拜拜了,再联系。”新田说。

浴室里的女人还在不满地叫着什么,新田已经打开房门出去了。这次的女朋友是在联谊会上认识的,已经交往快三个月了,可是总觉得两人的气场有些不合,这样下去这段恋情应该也不会坚持太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