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其他小说 > 我死在他知道我男扮女装的那年 > 第五章 除非他死了
  他打开手机锁屏,聊天界面只有一个置顶:A欢欢。

恰巧对面发过来消息,“洛哥哥你在哪里?我好害怕。”

甄洛顿了一下,还是往下滑,似乎是在寻找谁的聊天框。

可手机一直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催命似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划回最上面,点进了江欢的聊天界面。

“洛哥哥,爸爸他好生气。”

“他骂我,可明明做错事是哥哥……”

“洛哥哥,你在哪里?妈妈说我以后也会和哥哥一样。”

我冷笑着看向紧攥着光盘的甄洛,“这次你要怎么选择呢?是把光盘里的内容直接发布还是现在就下去解救你的妻子呢?”

但我忽略了,江欢不是我,在她这里还有第三选项。

甄洛迅速起身,脚步匆匆,一边往下跑,一边打电话,“吴老师,这个光盘里的内容麻烦帮我分析截取一下,一个小时之后发给我。”

吴老师,甄氏集团的专属黑客,用一个黑客来给我分析告白光盘,真是我的荣幸。

我笑出了声,“甄洛,别装了!你不就是想截取对自己有利的片段发出去,将热搜全都推到我身上吗?!”

我直勾勾地盯着他三步并走两步冲到江欢身前,一把将她护在怀里,“爸妈,这和欢欢没有关系!”

甄烨肃了脸,“视频不是她弄出来的?!”

甄母也没了慈爱模样,靠在沙发上,“阿洛,别捂住眼睛堵上耳朵。”她语气里的深意是个人都明白,偏偏甄洛像个蠢货一样。

也许是这句话我也说过,甄洛格外应激,涨红了脸瞪着面前的甄父甄母,“我的事情不用你们指手画脚!我自己会解决!”

我长舒一口气,在他身上有些看不到曾经的模样了。

他真的是那个听见我告白会红了耳根子,次次用尽全力打辩论的男人吗?

这个光盘是我两年前录的,他那时候很没有安全感,总觉得不管男人女人都会把我勾跑,所以在他生日的时候,我录了一个5分20秒的视频。

里面的每一句话都是我想对他讲的心里话,他说过要把这个光盘一直收在保险箱里,一直到死了当自己的陪葬品。

可在他和江欢结婚的那天晚上,光盘被他亲手丢在垃圾桶,是我翻遍了所有的垃圾捡回来的。

他那时看见满身都是污秽的我,一脸嫌恶,五官都皱巴起来了,“臭死了。”一点余光都没有分给光盘。

现在想想我只觉得以前的自己都是笑话,在我已经和他讲过江欢是造成我童年惨状的罪魁祸首之后,他还主动找江欢攀谈的时候,我就应该放手。

没有一个真正在乎你的人,会满脸笑意和你的仇人聊天。

是我不死心,觉得他只是迫于礼貌敷衍江欢。

甄洛拉着江欢跑出了甄家,一路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走着竟然到了我们的家楼下,不,现在只是我一个人的家。

他看着漆黑的房子,愣住了,眼底是化不开的阴沉。

江欢在旁边不说话,脸上的阴狠不加掩饰。

他们两真是绝配。

我干脆坐在树荫下,看他们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但甄洛没有说话,好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诶,是你啊小伙子,好久没看见你回家了,和好兄弟吵架了?”

是邻居阿姨,她每次看我们两的眼神都很和蔼,就像在看自己的儿子一样。

见甄洛不说话,她再次开口,“上次你们把东西都搬走之后,再没有人回来过,我还想着买下你们这间房子呢!”

甄洛终于回神,打断她,“东西都搬走了?”

“对啊!不就是上个月的事情,江玄那小子说你们都不会回来了。”

他张了张嘴,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还是江欢接了嘴,“阿姨你知道哥哥去哪里了吗?我们找不到哥哥了。”

我懒得看她装可怜的表情,只要有她在,永远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

阿姨撇了撇嘴,“你是甄洛的新老婆?长的倒是和江玄那小子很像。”

她这话一出,我直接笑喷,一直压抑的心情总算舒坦了一点。

但甄洛和江欢的脸色可不太好看。

江欢扬起标准的笑容,“阿姨,我们好久没看见哥哥了,如果你有他的消息麻烦告诉我们,哥哥他总是这样,一生气就离家出走,让家里人担心。”

我简直被她气笑了,我哪有资格生气,只要江欢心情不好,她总会拿我撒气,把我关在学校教室里,回家就说我生气离家出走。

次次得逞。

我第二天拖着狼狈的身体回家,总会收到一顿暴打。

妈妈手上的竹条一下一下打在我身上,“小小年纪还有叛逆期!”

“我看你是活腻了!”

“今天别想吃饭!”

“但凡你有一点你妹妹的听话,我都不会过得这么苦!”

而每逢这个时候,甄洛都会偷偷从家里爬过来,给我送吃的,有的时候是炸鸡,有的时候是补汤,那个滋味,我记忆犹新。

可是现在,他应该也是站在江欢那边的吧。

我看向垂着头的甄洛,他兀的抬起脑袋,紧盯着阿姨,“他跟你说,他不会再回来了吗?”

阿姨白了江欢一眼,皱着眉头看甄洛,“对啊,那小子一脸苍白,瘦的只剩下骨头了,你是不是虐待他了?”

“他是个吃了亏只会憋在心里的,平时他一直顾忌你的感受,有的时候你也应该想想他的感受……”

“阿姨!你不懂我哥!他从来不是个会让自己吃亏的人!”

“如果你有哥哥的消息麻烦告诉我们,我们找他都快找疯了!”

“三十好几的人还耍什么小脾气!”

江欢好不礼貌打断阿姨讲话,阿姨也没有生气,只是盯着甄洛,语重心长地说,“甄洛,有的时候你要问问自己的心。”

我在心里鄙视了自己千万遍,江玄啊江玄,所有人都看得出你对甄洛的情谊。

甄洛噗的一下冷笑出声,拉起江欢的手,“谢谢阿姨的提醒,江玄想去哪我拦不住,如果你再看见他,请告诉他,他欠我的除非他死了,不然他还不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