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其他小说 > 机长老公你的马甲掉了江以宁厉斯年 > 第599章 没有任何消息
“纷兮服装设计公司跟颜姝没有什么关系,不过颜姝有在背后提供一部分的资金。她现在背后的金主,是米国的米迦勒家族,米迦勒那边跟你有仇,所以跟她一拍即合。”女孩闻言顿时正了脸色,再也不复刚才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认真的回答。

“颜姝现在人在米国,住在米迦勒家族的庄园里,那边守卫森严,不太容易打进去,想要把她抓出来的话,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米迦勒作为米国三大财团之一,财力和武装力量都不是开玩笑的,我们暂时没有跟他们硬碰硬的实力,再说了,为了个女人暴露底牌,也不合适。”

“至于关泓远,我将所有的航空公司都黑了一遍,入侵了各国的出入境信息登记处,利用大数据分析,筛选出来的人一一的比对过长相,没有一个人符合,他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甚至连华国这边出入境的消息,都被抹除了。如果不是背后有一个实力强横的黑客在帮他抹除痕迹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他改换了容貌,利用假的身份离开的,所以我们无法查到他的任何线索。我调查过当天从华夏出去,前往各国各地的乘客名单,包括抵达地点的转机记录,以及同名同姓的客人的其他的乘骑记录,没有找到任何两个完全符合条件的客人的信息。”

“老大,这个人,很神秘啊,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得。你确定他真的离开了华国吗?会不会就是让所有人都误会他是离开了,到国外去了,实际上人还留在国内,根本就没有出国?你们有谁亲眼看到他登机了?看到他带着人离开了的?”

厉斯年没有说话。

江以宁是亲眼看着关霓朵被关泓远带走的,应该不会有错。

他们肯定是乘坐那一班的飞机离开的华国。

“我给你说的那一班航班的所有乘客的信息,你可以给我搞一份吗?”厉斯年手指轻轻地在桌上敲打着,片刻以后,才开口。

女孩目光古怪的看着厉斯年,不解的问他:“老大,你的黑客技术比我可厉害多了,你怎么不自己去拿?”

“这是犯法的事情,我不能做。”厉斯年回答的理直气壮。

女孩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所以犯法的事情我就可以做了?

她一阵的无语,但是还是很诚实的将那航班所有的乘客信息,都调了出来,发到了厉斯年的手机上。

那边江以宁和陆靳川已经聊的差不多了,陆靳川医院那边还有事情,刚好院长打了个电话过来,让他回去帮忙处理个病人,他就跟江以宁告辞离开了。

江以宁刚要走,厉斯年见她起身,直接丢下那喋喋不休的女孩,就追着江以宁去了。

段倾城表情古怪的看着厉斯年的背影,最后趴在桌上差点要哭了。

她身上没有钱的啊,老大追老婆归追老婆,能不能考虑一下下属的心理啊?

丢下她这个弱小无助又能吃的手下,真的好吗?

可惜厉斯年是不会听到她内心的独白的。

不过走的时候,倒是好心的买了单,才跟着江以宁离开了餐厅。

“你客户呢?不送客户回去?”看着厉斯年跟上来了,江以宁俏脸一黑。

还说什么客人,分明就是跟踪自己过来的。

这个男人的占有欲真的是太强了。

哪怕是过去了那么多年,也只是有增无减。

厉斯年搂着江以宁的肩膀:“什么客人能比得上我女朋友重要?当然是送女朋友更紧急了,客户自己可以回去,女朋友自己回去的话,可能会迷路。”

神特么会迷路。

江以宁一阵的无语,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不要脸了。

不过她也懒得拆穿厉斯年,就任由他搂着,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对了,陈安雅的案子你看新闻了吧?突然冒出来个法医,鉴定说陈安雅是他杀,而不是自杀,这起案子要重新开始调查了。”厉斯年搂着江以宁,低头看着她,试探性的开口。

“是吗?”江以宁无所谓的应了一声。

对于陈安雅到底是怎么死的,她并不是太过关心。

甚至之前陈安雅留下遗书,指责她追究她偷设计图的事情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骂江以宁,江以宁也没有担心过。

“恩。那医生挺厉害的。”厉斯年若有所思的点头,说了一句。

“那是挺厉害的。不过我师兄也很厉害的,他以前也学过法医,要不是后面更喜欢儿科跑去学了儿科的话,估计现在就是局里的法医一把手了。”江以宁看了厉斯年一眼,觉得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好端端的说这些事情做什么?

不过看厉斯年有兴趣说,她就顺着他的话回了一句。

原本还带着笑容的厉斯年,顿时脸都黑了。

他哼了哼,不说话了。

江以宁也没管他,只是低着头,思考着问题。

公司需要发展,光做设计是不足够的,如果是找代加工厂的话,又担心工厂那边会用劣质的材料,做出来的衣服不好,就会损坏口碑。

秦氏集团名下倒是有两家超大型的服装加工厂,是专门给国际大牌加工然后走出口的。

江以宁不太想利用秦家的资源,她是想要自己弄个工厂的。

但是现在京城这边的建设用地想要买的话,太难了,尤其是服装厂,郊区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地去建厂还不好说。

如果是在外省买地建厂的话,运输成本就上来了,到时候价格肯定无法做到低廉。

他们是有专门主攻中档市场的意思的,毕竟这个层次的消费者人数,是最多的。

厉斯年看江以宁不说话了,蹙着眉头认真的想着什么,原本还想要问问江以宁跟陆靳川说了什么的,最后还是作罢了。

他虽然不高兴江以宁跟陆靳川单独见面,但是却也相信江以宁不会对陆靳川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心里多少有些吃味罢了。

厉大少爷那么多年,都没有试过这样紧张一个女人,要不是怕自己太过强势会吓跑了江以宁,哪里有那么麻烦。

只是对江以宁,他到底是不愿意用那些手段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