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其他小说 > 郁青宋时宜 > 第57章 给个交代!
“老皇帝召我进宫?”

郁青怀疑的看着郁棠,“他想干什么?”

郁棠无奈,“陛下的心思,岂是我这等无名小卒能揣测的?

不过这种时候找你,十有八九就是为了宋家的事情。

依陛下的行事风格,为宋家求情是不太可能的,估计就是想借此敲打一下你,你去就是走个过场。”

自从翻阅了有板砖那么厚的《天武律》,确定天武对灵王强者的确有着超乎想象的宽容后,她就无所畏惧了!

郁青倒是不觉得天武帝会那么大方,默了默,道:“你跟我一起去。”

窝在被子里睡的昏天黑地的胖猫一听,肥胖的身子异常敏捷的跳到了郁青膝盖上,看着她喵喵两声,意思很明确,“伦家也要去!”

前几日这个愚蠢的人类打架的时候它不在,被主人知道后差点把它打成一滩猫饼!

那种猫猫不能承受之痛,决不能再来一次了。

郁棠眼馋的看着胖猫,“这猫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胖猫挑人的很,除了郁青,不给任何人碰。

郁棠挨了几爪子后就认命了,只靠一双眼睛云吸猫。

就这样,这小胖猫还三不五时的闹个离家出走,时常不见踪影,完完全全混吃混喝的渣猫一只。

“鬼知道它什么时候回来的呢,来来去去的,我都习惯了。”

郁青揉着猫脑袋,轻声道:“既然陛下传召,那我们就去一趟吧。”

郁棠看了看郁青,“不换身衣服?”

因为不出门,郁青穿了一件很随意的红裙。

一头乌发一半垂在胸前,一半散在身后,看着也很漂亮,只是太过随意了。

郁青看了看,摇头,“不换了,我是病患,他们应该能理解的,对吧?”

屁,你分明就是懒得换!

还觉得宫里的人不配让你以礼相待。

郁棠心中暗暗吐槽,面上却是一派淡定道:“我听你的。”

宫里来传话的公公早就等急了,俩人出去的时候那小公公急的直打转。

看到二人来,忙搬出了脚凳,又掀开马车帘子。

郁棠坐上车也没多问一句,驾着车就往宫里跑,深怕去晚了,被主子责难。

皇宫,无论在哪个时空都给人一种庄严肃穆又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奢华的宫殿内,皇帝坐在高坐上,谢贵妃就坐在皇帝身边。

太子白宴、三皇子白朔、谢家、姚家两家的家主,还有几个郁青不认识的人都正襟危坐着。

郁青目不斜视的被郁棠推到中间,“臣女参见陛下。”

说是参见,也就是坐在轮椅上低了低头,手还在撸猫,一下一下,漫不经心的。

连声抱歉,请陛下恕罪这样的客套话都没说。

天武帝心中不悦,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郁家丫头来了?

知道朕为何召你进宫吗?”

郁青老实摇头,“回陛下的话,臣女不知。”

“好个不知,区区一个臣子之女仗势欺人,灭了堂堂户部尚书满门,你还敢说你不知?”

穿着朝服的官员气愤填膺的叱骂着郁青,手指头恨不得戳到郁青脸上。

后者脸皮抬了抬,不咸不淡到:“原来陛下召我进宫是为了宋家灭门之事吗?

看来这位大人很了解陛下的心思啊?”

那官员脸色一变,郁青这话分明是在说他妄测圣意。

可他的确是一时嘴快说出了天武帝的心思,一时想要辩驳,竟然找不出合适的措辞来。

见此情况,一旁的谢家主咳了一声,打圆场道:“袁大人稍安勿躁。

郁小姐既然已经进宫了,自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让她先喘口气。”

那位姓袁的官员重重哼了一声,虽然没再说话,但还是让郁青明显的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不满。

郁青倒是有些明白了,这袁大人,应该就是宋时宜的母族袁家。

算是个二流世家,这些年靠着宋家,隐隐有挤进一流世家的迹象。

宋家一倒,袁家的后台没了,多年经营一夜回到解放前,难怪如此着急呢!

谢家主打了圆场,却见郁青呆呆的坐在轮椅上,根本没有开口的打算。

正尴尬的不行,上首的天武帝终于舍得开他那金口了。

“郁家丫头,你身为朝臣之女,理应克己守法,却怂恿郁家主纵兵灭人满门,你是不是该给朕,给满朝文武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话说的倒也还算客气,只是郁青反问,“什么叫合理的解释?”

她唇角微勾,语带粉刺道:“往远了不说,宋家收买修士联盟的人冒充修士联盟的长老到麒麟军中招摇撞骗,我祖父向朝廷控诉过吧?

宋家得到惩罚了吗?

没有!

依旧是我行我素,自己犯蠢中了别人的激将法,花重金买了丹药,又舍不得那点银钱,让堂堂宋家长老来截杀我。

我祖父还是向朝廷提出了控诉吧,朝廷管了吗?

还是没管!

我九死一生捡回了一条命,他们自己倒霉家里遭了祸还要到我头上,一群人围在我家门口耀武扬威,朝廷依旧是不管。

行,既然没人管,那就我自己来,我自己的仇我自己报。

你们倒是一个个的忍不住来问我要解释,要交代,当初宋家得寸进尺,屡屡挑衅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放肆!

你这是在质问陛下?”

谢贵妃像一只着急表现自己的鹰犬一样,恶狠狠的瞪着郁青。

后者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直言道:“是又如何?

如此偏颇之人,难道不该质问?”

郁青说完,直视着天武帝,“天武律法明文规定,灵王强者不受律法束缚。

既然世人都忘了我爷爷是天武朝中唯一一个灵王,那就让我来提醒一下世人,又有何不可?”

“说得好!”

偏殿里响起郁家主豪爽的声音。

紧接着,郁家主从盘龙柱后面的侧门中走出来,对着天武帝拱了拱手,朗声道:“既然世人都忘了我这个灵王,今日就让我们来提醒一下大家,灵王强者的实力!

谁先来?”

众人都愣住了,天武帝和郁家主说了一早上,没说通才召郁青进宫,未必没有用郁青掣肘郁家主的意思。

谁承想这祖孙俩一个比一个刚,显得天武帝的挣扎那般的无力。

而就在这时,郁家主却冲着天武帝左下首的那几个黑衣人道:“皇族龙卫,不逢年不过节的,跑到这未央宫来,不就是想试试老夫的实力吗?

来吧,老夫也很好奇,灵王与灵将,究竟差多少?”

黑衣人跃跃欲试,拜大环境所赐,他们还从未与灵王强者交过手,和郁家主一样,他们也很好奇灵王强者究竟有多厉害。

事到如今,天武帝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便顺势道:“也罢,难得大将军有这兴致,你们就陪大将军好好切磋一下!

来人,摆驾武场!”

皇宫里有专供皇子侍卫们修炼的武场,这会儿却成了郁家主和皇族龙卫们的角斗场。

一群人浩浩荡荡到了武场,郁家主哈哈笑着对郁青道:“青青莫怕,爷爷稍后就带你回家。”

郁青乖巧的答应道:“嗯,爷爷好好打,我等着。”

郁家主被孙女乖巧的笑容治愈到,衣摆一撩,喜滋滋的上场了。

郁青无聊的把小胖猫的耳朵弄成了飞机耳,眯眼道:“爷爷会赢的,对吧?”

胖猫甩着尾巴喵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应她。

反正郁青就当它是在附和自己了,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脑海里的二哈忽然道:“女人,不对劲!

那些人中有两个灵王,虽然都刚突破不久,但二对一,你爷爷一定会吃亏的。”

郁青手不自觉的用力,小胖猫痛的喵一声叫了出来。

随即她冷静的在脑海里问二哈,“哪两个?”

“脸上有疤的那个,还有和那个什么傻逼三皇子说话的那个瘦猴儿。”

郁青一眼望去,两个人的外形特征还挺明显。

她那颗聪明的脑袋瓜正飞速旋转着思考怎么帮他爷爷,脑海里的二哈忽然乐了。

“你不用紧张了,这两个灵王是假的。”

郁青懵了,“灵王还能有假的?”

“那当然。”

二哈乐呵呵道:“这两个人都是服用了幻灵丹,可以短时间内提升人的实力。

可幻灵丹的副作用也很大,药效只有一个时辰,却对经脉的伤害极其严重。

服药之人的灵力一直停留在当前水平,再难精进也是很有可能的,看来狗皇帝这次真的被你们祖孙俩逼疯了!”

不然堂堂一国之君怎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郁青也有些嫌弃天武帝的做法,只是眼下却有更要紧的事情。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迅速让幻灵丹失效?”

整整一个时辰,让郁家主面对两个灵王的夹击,郁家主只怕是凶多吉少。

好在二哈既然发现了幻灵丹的存在,自然也能告诉郁青幻灵丹的解决方法。

听到二哈的答案后,郁青立即对郁棠耳语几句,后者显然比天武帝不要脸的行径惊到了,听到郁青有解决办法,忙不迭跑找郁家主了。

好在皇室之人行事好讲排场。

这会儿郁家主和几个皇族龙卫还在听一位老者将比赛规则,并未正式开始比赛,一切还来得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