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61章 蜕变
震天的兽吼声夹杂着呼啸的风, 吹乱了少女额前银白色的绒发,她回头侧目时浅淡的鹿眼微微睁大,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身边紧贴着的人的袖口。

元幼杉在这巨兽扑出的瞬间便意识到:自己这具身体的机能很一般。

最明显的, 便是反应速度跟不上她两个世界积累的经验和敏锐。

哪怕她的目光和意识能够游刃有余地锁定住突然发难的变异动物, 甚至在刹那间便在脑海中模拟了躲避和反向回击的方式、动作, 然而在提腿的那一刻, 她猛地咬紧了牙关。

因为没有经过训练,且不像上个世界一样有异能强化, 她抬腿太猛时,肌肉甚至抽搐了一下。

一圈银色的光斑在半透明的瞳孔中浮现, 就在她下意识抬起双臂呈十字交叉, 护住自己的头和胸前时,一旁的祁邪动了。

祁邪反手捞起她的腰肢, 将她身子往自己的怀里一带,顿时一股浅淡的冰息将元幼杉整个人笼罩其中, 与此同时她被拦腰提起双脚离地。

男人的手臂、颈间不知何时浮现出层层黑金鳞纹, 带着怀里的人一个闪身, 便躲开了变异巨兽的突袭。

他们原先站着的地方在闪躲开的下一刻,被一对重拳狠狠砸落。

只听‘轰隆’一声闷响,那一整片地面都被狂暴的变异兽砸出深坑, 无数扎根在泥土中的草屑和水泥碎石被震得翻飞,直接扫落到几米外的草丛和树上,烟尘四起。

元幼杉下意识眯了下眼,偏头时躲过扫向脸颊的尘土。

还不等她再次睁开眼睛, 一条粗壮结实肌肉虬结的手臂覆满棕黑绒毛,从漫天飞扬的尘粉中猛然砸向两人。

握紧的巨拳带起的拳风将四周的灰烬驱散,她眼眸下意识瞪大时, 看到了紧随其后的一张狰狞巨脸。

那变异动物光是一颗头,就有小半个人那么大,整张脸同样被毛发覆盖,瞪大的兽瞳猩红嗜血。

而它近在咫尺即将砸中祁邪前胸的拳头,握紧后更是和她的头颅一般大小!

这是一只身高超过25米的巨型变异猩猩,大张着的巨口能看到泛黄的利齿间,还夹杂着暗红色的血肉,嘶吼时喉咙深处随着怒音一齐喷薄的,还有熏人的恶臭。

元幼杉身前的双辫被吹地向后飞扬,神情惊惧。

她心脏骤然缩紧,已经预感到了他们二人会被这变异兽的烈拳打翻在地,忍不住偏过头去。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沉沉的肉\体碰撞声中带着细微的金属质感。

她抬眼看去时,看到了祁邪没有揽着她的另一只手臂竟然生生反应过来,在变异猩猩的拳头砸落前抬起,整条手臂瞬间变种化,刚刚穿戴整齐的风衣袖子被膨胀的肌肉撑裂。

布帛割裂声下,那条变种化的手臂肌肉起伏,被黑金色的细密鳞片完全包裹,比之人臂时更结实也更长,挡在了身前。

祁邪被鳞片包裹的每一寸指骨张开,生生接下了变异动物的全力一拳。

以碰撞的掌心为原点,巨大的冲击力顿时将他击得倒飞出去。

他只来得及将怀里勾着的元幼杉埋入自己的胸前,宽阔的背脊弓起时,将自己的身子垫在少女的背后,而后整个人便被狠狠撞到五米外的一棵高大变异树上。

“咳咳……”

饶是祁邪的身体素质极强,但在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尤其还是一只处于狂暴的、实力异常强悍的变异兽时,在还要护着一个元幼杉的情况下,他来不及做万全的准备。

撞击的钝痛像火烧一般,从他的脊背向着两边肩胛的方向扩散,震得他手臂都在发麻。

“祁邪你没事吧?!”

一点温热的液体从上至下,滴到了元幼杉的眼角,并沿着她细腻白皙的眼角向脸颊下滑落,留下一道糜红的印子。

她声音有些颤,抬眼时半透明的瞳孔缩成一团光晕。

祁邪的眼镜直接被变异猩猩的大力震成碎片,飞旋的玻璃片直接划破了他的脸颊,血珠流下时给他俊气逼人的五官添了一抹凶性,最后滴在了元幼杉的侧脸。

他抬手将完全碎裂的眼镜勾住,变种化的手指覆着黑色鳞片,指尖又长又薄,轻轻一甩便将其丢在两米外。

男人神色冷郁,淬出一口血后,薄唇也染上湿润的糜红。

垂眸时他那双视觉上更为狭长的凤眼,已经变成了蛇的竖瞳,幽绿冰冷。

“我没事,你有受伤么?”

抬头看看头顶茂密的林荫,他开始思索如何将少女安置到安全的地方。

元幼杉摇摇头,她被保护得很好,几乎所有的伤害都被祁邪一个人接住了,她又怎么会受伤。

沉默着看了几眼祁邪眼角的伤口,她垂在身侧的手掌慢慢攥紧。

她这个世界的面孔和上个世界有八分像,一眼看去相差无几,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眼睛。

这双眼睛比之杏核眼更圆一些,瞳色也更浅,是一双鹿眼,更显得她不似人类而是丛林间的精怪,同时脆弱感也更强。

但此时她握紧的拳都在轻颤,眼中的光圈凝聚,仿佛正在积蓄着力量冲破什么屏障,一股无名怒火烧得她浑身发烫。

是对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愤怒。

其实在祁邪的保护下,元幼杉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在这个舒舒服服地渡过,她也相信祁邪有能力突破游戏。

但她不喜欢、更不愿意就这么心安理得地接受软弱无能的自己。

“吼——!”

不远处的巨形变异猩猩用力拍打着自己满是绒毛的胸脯,仰天咆哮着,附近隐藏在树荫中的鸟兽受到惊吓,从林中四散。

同时这咆哮声,也是吸引其他人注意的声标。

无声的戒备中,无论是祁邪还是元幼杉都在打量着它,试图从它的身上找到可以破局的弱点。

可无论是从体型还是力量上看,他们之间的差距都很悬殊。

元幼杉扫视的目光凝聚,她没有发觉到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自己的身体内部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

先是她的眼睛,几近透明的瞳孔中银色光点有规律的伸缩着,那还在拍打胸脯、冲他们咆哮挑衅的变异猩猩在她的眼里,变成了有些奇怪的二维线体。

中心跳动的变异能量最鲜活,其次就是一些色泽度更为明亮的线体组成的双臂、胸膛。

她抖动的视线凝聚在线体较暗的几处,忽道:“它受伤了,伤点在腰后、左臂后方……还有它的毛发最多的腹部上方那一片,应该就是它的弱点。”

闻言祁邪一一看去,在她的提醒下注意到一些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因为变异猩猩的毛发太过茂密还一片棕黑,哪怕有被撕裂的地方,血渍也看不出来,在它的腰后方的绒毛似乎被液体浸湿,凝成几撮。

祁邪:“是我们运气不好,这只变异猩猩被惹怒了。”

估摸着在不久之前,这只变异兽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争斗,以至于身上被开了几个口子,还在愤怒的顶点。

或许是对手逃跑了、或是它已经将对手杀掉但仍然没有平息怒火,而他们两人就如此倒霉得碰上了这只变异猩猩。

其实两人已经猜得大差不差,但他们想得还是有些简单。

不等他们再交流几句,那只狂暴的变异猩猩便赤红着双眼,猛然朝树下的他们扑了过来。

祁邪锐气逼人的双眸一凛,朝着身侧的粗粝树干用力一蹬,揽着元幼杉的腰便纵身跃起。

他黑金色的右臂一伸,因为起跳的高度惊人,竟一把勾住了头顶垂下的树枝,单臂用力一甩时,他便仅凭着一臂的力量,带着怀里的少女翻身落在更靠上的粗壮枝干上。

身下的变异猩猩狠狠撞上树木,将巨树撞得一颤,无数被震下来的落叶‘瑟瑟’飘落。

祁邪抓着一侧的主干稳住身子,又抬头往上看了眼茂密而堆叠的枝叶,再次带着元幼杉向上爬了十多米,最终停留在了一条蜿蜒结实的树枝上。

他将怀里的少女放在枝条上,伸手用指尖抹去脸颊上划痕渗出的血渍。

“乖乖待在树上不要动,包里有枪和子/弹,如果遇到危险了就变回兽形躲好,等我解决了下面的家伙,再回来找你。”

“不行!祁邪你……”

元幼杉猛然伸手想要抓住祁邪的袖子,但男人已经翻身向下坠去,双臂抓住树间的枝干作为缓冲。

她身子向下一折,可张开的手掌却抓了个空,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祁邪朝着下方面目狰狞的怪物而去。

在距离地面还有四米有余时,祁邪再次抓住了半空中垂下的枝条,因为他身体的重量再次往下一落。

下方的变异猩猩兴奋吼叫着,伸出猿臂向上抓取,试图将半空中的人类捏爆在掌心。

但那晃荡的男人一个用力,躲开了身下抓挠的猿臂后双腿蓄力,下一秒从祁邪的腰腹往下的血肉都在翻滚,每一寸的皮肤都被疯狂生长的鳞纹覆盖,伴随着细微的骨骼和肌肉挤压的声音,数米有余的粗长蛇身随着荡身如鞭,狠狠抽在了变异猩猩的头和肩膀。

'嘎嘣’的骨骼错位声,足以遇见巨蟒的尾部肌力有多么恐怖。

轰隆隆的巨响之中,被抽得在地上连滚数圈的巨大变异兽嘶吼着,身下脆弱的草植都被碾压,一时间漫天的土屑让上方的元幼杉看不清下面。

因为垂身时血液倒流,她的眼尾有些泛红。

这一刻她格外痛恨自己的无力。

虽然她曾经也安慰过自己,这狗逼游戏只能随遇而安,每次开局只能保佑自己抽到好的开端。

这具身体的脆弱不是因为自己无能,而是运气不好被游戏抹除了曾经。

但此时此刻,她咬紧了牙关。

狗屁的运气!去你妈的游戏!

如果被玩弄于股掌的人生还不足以让幕后的观众们满意,是否需要更多无辜生命的鲜血和生命,来作为娱乐的献祭?!

笼罩在每一个游戏场地之上的直播后,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盯着其他艰难求生的玩家。

他们或许还在屏幕后期待着血腥的画面,为生命的消逝而叫好。

向这样令人作呕的游戏承认自己的弱小,无异于是要她自己踩碎曾经在荒芜和绝望中立起的骨头。

有风吹拂着林间的灰烬,在元幼杉的脚下像一条流淌的尘河。

风烟之后,半人半蛇的变种人上身赤/裸,头颅微垂。大片大片的黑色密鳞像金属的战损,在他宽肩和窄腹上攀附生存。

他垂在身侧的手臂修长结实,指端锋利如刃,蛇身游荡时他动了动脖颈,抬眼时绿瞳细如线芯,仿若志怪书籍中的远古邪神。

半变种化的祁邪思维上已经偏离了人类,更像兽类。

他的意识很清醒,但看向变异猩猩的目光中,却是属于蛇的阴森和嗜血,他在冷静地计算如何将这只变异兽撕裂。

按照元幼杉感知力量的算法,她发现变种后的祁邪绝不比这只三级变异兽弱,甚至还要更强!

但无论是哪一方,都绝不是好惹的。

两个超强的变异生物缠斗在一起时,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拳拳到肉,在几次撞在同一棵倒霉的高大树木后,竟是直接将其撞得断裂。

二十余米的变异树木轰然砸落在地,震得四周的土地都在轻颤。

眼瞧着祁邪和那变异猩猩越打越远,元幼杉意识到祁邪是在有意吸引着变异猩猩,往她相远的方向偏离,这样自己待在这棵树上就不会受到波及。

她沉默半晌,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视线中的小臂皮肉柔软白皙,像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玉。

在她的目光中,手臂慢慢异种形变,最后变成了一只覆着白色绒毛的爪子。

爪子尖端锋利微弯,抓向一旁的主干时,在粗粝的树木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爪痕。

重新变回人臂后,元幼杉思索片刻,双手贴住了身下的枝干。

她微微闭眼时眉心蹙紧,下一秒一朵朵盛开的绯红花朵沿着她的掌心,从树枝的深处向两边生长、绽放。

呼吸间整条枝干连同树木的主干上,都长满了「迷迭梗」。

迷幻的花香四散,有种奇异的力量隐藏在其中。

只是因为元幼杉是力量的主人,这股香气对她无效,她也不能确定「迷迭梗」香气的具体作用。

她心道:看来还需要找一些人和变异生物实验一番。

就在这时,远处的丛林中响起一道长长的哨声,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后,丛林中还未离远的变异猩猩爆发出更大的怒吼声。

她猛然抬头,站起身向四周眺望。

是枪/声,这附近还隐藏着人类!

两秒钟后,一道旋转的影子忽然从另一边的树荫中冲出,在半空中旋了数圈后,一对巨大的羽翅陡然展开,振翅几下后停在了半空中。

元幼杉看清了那鸟——应该说是鸟类变种人,一个看不太清容貌的女人。

她的双臂变成了鸟类一样的构造,从手臂往下延伸出厚而大的羽扇,那双翅膀极大,双臂展开后一扇就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长。

而她变成鸟类脚爪的双脚下,抓着一个人。

看清楚那人的一瞬间,又是一记枪声从他们的方向射出,目标还是丛林中另一端的变异生物。

这回她才意识到,刚刚打中了变异猩猩的枪,就是那鸟类变种人脚下抓着的同伙放的。

元幼杉拧眉,难道是友军?

也是想杀变异猩猩的人么?

但这一次枪\声落下,却并没有变异猩猩的嘶吼。

打空了么?

她心道,却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电光石火间,她忽然睁大了眼眸,一股寒意陡然爬上脊背。

不对!他们不仅仅是想要变异猩猩的命,恐怕连祁邪的……

这个念头生出的一瞬间,元幼杉想到了那变异猩猩早在攻击他们之前,身上就留下了不大的、但却能破开坚硬防御的伤口。

现在看来那伤不言而喻。

就是枪伤!

这批人就是最开始狩猎变异猩猩的人,他们明明有鸟类变种人,根本不会跟丢这只变异兽!

她面色一变双臂变成兽形,抓着树木的主干便往下滑。

表面粗粝的树皮划得她掌心刺列列得疼,但她已经顾不得这点疼痛,双脚刚一踩在地上,还不等冲击的痛楚缓过她便拼命朝着祁邪的方向跑去。

抬头看向天际时,一道鸟鸣久久不散,振翅的黑影从她的上方划过,一人一鸟快速朝着丛林的那处飞去。

元幼杉无害的鹿眼中银光极盛,像颤抖的碎星,仿佛随时都会破散开来。

她一边跑一边从空间中取出了枪,手法娴熟上了膛,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凶悍杀意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小圆就觉醒新的能力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