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9章 食腐之冥
一道尖叫声划破寂静的丛林, 精品店中的元幼杉等人都听到了。

背包中的金丝熊耳朵颤了颤,猛然抬头时,发现自己的视线也开始随之移动, 转到了后方。

祁邪动了, 他和店里的其他人都被尖叫声吸引, 走到店铺外时, 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正在上演的惨剧。

只见斜对街的店面门前的植被格外茂盛,是一种他们从没见过的种类, 仿若灌木丛似的草约莫长到人的腰部,叶片比一般的植物都要厚重, 又肥又大。

此时有几个人不知为何, 竟无视了崔品桐和其他人的再三忠告,直接拨开了叶片往里面走。

最靠近草丛里面的中年女人, 距离她心心念念的金店只剩两米距离。

但也就是这两米,对于现在的她来说, 仿若隔着一道天堑。

她扭曲而惊恐的面容上双眼充血, 双臂向后挥舞着抓握空气, 大张的嘴像一扇破风箱‘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破碎的痛吟和求救溢出,“救…命!救、救我……”

就在女人身后, 紧随着她进入的另一同伴被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吓得浑身僵硬,滚烫黏腻的血浆溅了她满头满脸,“怪、怪……”

女人瞪大眼睛连连后退着,嘴唇止不住得哆嗦。

她缩紧的瞳面映出面前的可怖的画面。

像肉瘤般结在叶片上的沉重巨花是鲜活的, 它浑厚的花瓣正中有一圈巴掌大小的凹陷,本该是花蕊的地方变异成一圈蠕动的口器,周围长满了黄色的倒刺。

这一刻无论是谁都不能否认, 这种变异植物是有智慧的。

在那些踏入草丛的人用石头砸过去试探时,这些草植和花苞一动不动,仿若丛林中最普通、也最无害的植物之一。

然而一旦猎物放松了警惕,走到了一定的深度后,这些食人怪花便从伪装中苏醒。

草叶上结出的古怪巨花是主体,而蔓延到四周的茂密叶丛,也是它们肢体的分支。

巨花可以操纵这些厚叶,将藏在叶子下方的倒刺统统显露出来,勾入猎物的腰腹、大腿和手臂。

花苞摇晃间,一直被掩盖在叶片下方的、像寄生苔物似的丑陋东西也终于露了出来。

只见那连接着花苞下方的堆叠物,其实也是花体的一部分。

它像是一个收起的囊袋,和花苞正中心蠕动的口器相连,一条条细长却坚韧的花蕊藏在下方的囊袋中,只要口器张开,就会出其不意地从囊袋中射出。

这些形态变异的花蕊能伸出一米多,每一条都有人的手指粗细,滑腻腻得沾满了囊袋中的粘液;

它们的弹射能力非常强,并且能精准锁定猎物,可以轻松甩到附近猎物的身上。

其顶端是尖锐突起的尖刺,在嗅到血肉的气息后被激活,刺入猎物的身体中,把那一块的血肉都搅碎,而后再快速缠绕起猎物。

无论猎物如何挣扎,坚韧的蕊条都不会断掉,反而缠绕得更紧。

上面具有强腐蚀性的粘液,会一点点灼伤猎物的皮肤,再慢慢将其拖入花苞中,从蠕动的口器吞入囊袋。

元幼杉出来看到的时候,那个意图入店寻金的女人已经没救了。

她一直到胸口的身子都被扩张到极大的口器吞入,花瓣还在一收一缩把她往里吞。

藏在叶片下方的囊袋彻底暴露,就像是怪花的胃。

因为吞噬的猎物较大,囊袋上的褶皱都被撑平,透过半透明的蠕动的绿色囊衣,能隐约看到里面已经被搅碎骨头、形状畸形的大半截人身。

哪怕是现在有天降神明将怪花拔除,恐怕被吞噬的女子也难以活命了。

她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眨眼的功夫,胸口也被挤压着吞入,仅剩一颗头还露在外面。

从花苞口器中渗出的粘液往外滴落,沾到她脖颈和脸颊的瞬间,便将她的皮肤腐蚀了。

'滋滋’的细微声音被草叶掩盖,但她面对面的同伴却听得一清二楚,她已经要被吓疯了。

视线最后陷入黑暗前,剧痛和绝望淹没了被吞噬的女人。

她被腐蚀的面孔上满是后悔,却来不及了,最终被彻底吞噬。

至此,将其吞噬的巨花下的囊袋已经被彻底撑成一个鼓包,还能看出里面一个蜷缩的人形。

它厚重的艳红花卉伸展着摇晃着,中间的口器缩成一个圆孔,似是因为猎食到超量的食物而欢欣鼓舞。

草丛里的其他几人疯狂尖叫着、转身逃跑着,连同草丛外的一些居民都被眼前恐怖的画面吓得乱窜。

可仅有陷入不深的一个女子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形容疯癫,其他几个一齐进去的人都没能幸免,被周围厚重的叶片挤压着,拱着往其他几株苏醒的怪异巨花方向送去。

“不!不要!我不想死!!怪物滚啊!!”

“救命啊啊啊啊——”

混乱之中,苏云乐身子僵硬,一张秀美的脸庞惨白,“要救人,可我、我的脚动不了……”

她急得眼眶都红了,可看着眼前沦为怪花的地狱,看着那张张狰狞的巨口,她还是胆怯了。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祁邪忽然伸手取下了银丝眼镜,一双狭长幽绿的凤眼像是跃动着鬼火,瞳孔细长冰冷。

他将勾着的镜框放入胸前敞开的背包中,忽对怔住的小熊道:

“带着包,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

垂眸之时,丝丝黑金色的纹路像是跃动的铄金,从祁邪的眼角朝着五官俊美的面庞扩散。

他身形暴涨时,身上的衣物被瞬间崩成布帛,胸前的背包也跟着往下落。

包里的元幼杉在失重感中将背包收入了空间,而后蓬松的身子一弓落在地上。

肉粉色的爪子刚一踩在泥土地里,一股阴冷的气息便从她的身前蔓延开来,就像是雨后的泥沼,阴冷却不污秽。

基因中刻录的对天敌的敏锐,让她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抬头时,因为周围的变异植物太过高大,几乎将她完全掩埋,让她根本看不到前后的路。

但她仍然看到了头上笼罩的巨大阴影。

长有十米有余的黑金巨蟒盘旋着,前端的蛇身直立,一对冰冷的竖瞳紧盯着草丛中的炸毛小鼠。

它密而坚硬的鳞片在阳光下反射着眩目的光泽,每一块藏在鳞片下的肌肉都在轻轻蠕动,让它堪称庞然大物的身子灵活游荡,在草丛间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元幼杉隐约能听到周围人更加惊恐的尖叫声,或远或近,似是因为突然冒出的巨蟒而感到惊恐。

呼吸间,四周的声音仿佛都被凝固了。

她只能看到身形庞大的黑金巨蟒微微俯身,堪称优雅,蛇吻中探出的猩红信子漫不经心地吞吐着,分叉的舌端弹出‘嘶嘶’的蛇鸣。

冰绿色的细瞳愈发凑近,修长的蛇颈弯出一道漂亮的拱形。

巨蟒和元幼杉四目相对,探出的信子几乎要扫到她粉色的鼻尖。

她四肢僵硬,感觉像是被钉在案板上待宰的猎物,鼻尖一阵阴冷,颤入心底的嘶鸣让她神魂皆忪。

忽然,黑金巨蟒抬起蛇首,挪开视线。

元幼杉能看到眼前贴在地面上的蛇身蠕动,每一寸细密的肌肉都被鳞片包裹,一个荡尾,巨蟒的速度陡然加快,略细的尾尖几乎是瞬间甩成一道残影,蛇口张开时从喉间挤出迫人的嘶鸣。

虽然她看不清具体的画面,但仅凭着不远处激荡的声音,她也曾猜到祁邪应该是变成了完全变种形态——也就是巨蟒形态,冲入了巨花之中,和那些食人的巨花缠斗起来。

疑惑间,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凑近了去看看战况。

虽然她很信任祁邪的能力,但刚刚看到变异巨花的一瞬间,她脑海中奇异的感知能力再次浮现。

「食腐之冥」,生物大爆炸后出现的新物种,属于变种植物中的「特殊种」。

拥有极强的腐蚀性,胃囊最大可以扩张到体型的五倍之余,韧性极强。

这是一种和18号楼下的变异巨树一样的、拥有特殊能量的变种植物。

但它比巨树更加灵活,数目也更多,反而更危险。

这不由得让她担心起祁邪的安危。

但下一秒,她身下的地面都因为巨蟒的鞭尾拍打在地而震颤,差点把她颠起来。

元幼杉:……

算了,就她这巴掌大小的身子,就算过去了估计一块飞来的碎砖就能把她拍死,还是别去拖后腿了。

思虑良久,她决定听从祁邪的安排,贴着草垛和地面往安全的方向跑。

期间时不时会在半路上碰到同样在草丛中的虫子,和那些爬行的丑陋生物眼对眼。

只不过那些虫子在末世中,体型都没有比她小的,看到她都兴奋不已地爬过来——把她当成了猎物。

迎面碰上了,她就只能硬着头皮飞快逃跑。

因为看不见路只能看见无尽的草,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停下跑动时,元幼杉跳到了一棵树下的砖石上,看了看寂静无人的四周。

她想了想,先从空间里取出一块布帛铺在地面上,又在上面放了一身祁邪的衣服。

她还记得变种能力者重新变回人后,身上是光秃秃没衣服的。

祁邪应该也不想裸奔吧。

约莫等了大半个小时,金丝熊的天性让她有些懒倦,趴在石块上昏昏欲睡。

这都过了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也不知道祁邪能不能找到她……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中忽然响起了阵阵声响。

元幼杉警觉抬头看去,紧接着就看到一条巨大的黑蟒破草游出。

看到它口中叼着的东西后,她直接愣住了。

只见那只巨蟒的口中咬着一株比它头还大艳红花苞,狰狞的花心还在往下滴着腐液,落到周围的草植上,那些植物瞬间被酸烧灼到蜷曲。

巨蟒慢慢游到元幼杉的身前后,低头松口将其放在了她的身前。

那双绿瞳看看小熊,又低头用蛇吻将花枝往前推了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