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8章 变异虫
旷野之中, 约莫百余人的人类小队停泊在路边,好几个穿着家居服或运动服的居民或被家人搀扶着、或自己捧腹弯腰,不停地干呕。

队伍的中后方, 苏云乐几个有过外出经验的大学生适应还算良好, 只是仍带有震惊。

“这些植物是不是……又长大了?!”

这才过了几天, 这样的生长速度未免也太恐怖了!

郭钰婷一家三口从未出来过, 看着眼前的景象面色都有些发白,毕竟人类总是会害怕未知的恐惧。

从探出窗外的紫色花卉中飞出的瓢虫盘旋着, 张开的翅膀反射着眩目的光晕,慢慢飞入了不远处的树荫中。

元幼杉双爪扒着背包的边缘, 目光盯着瓢虫飘飞的身影, 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就连瓢虫都比她的体型大了,而这还仅仅是食物链底端的物种。

看来变回人形必须加快进程!

队伍前方的喇叭又开始响起, 崔品桐身边另一个伙伴邵小东扬声催赶道:“都别歇了,等太阳出来后更危险, 我们得加快进程!”

说完之后, 人群中的居民才开始不情愿地动了起来, 嘟嘟囔囔着,看得邵小东心里烦躁。

他抱怨道:“崔哥,咱们就不该带着些人一起出来, 活该让他们饿死在小区里!你看看这些人,磨磨蹭蹭的真让人火大,要是碰上了变异生物还得给我们拖后腿!”

崔品桐叹了口气,脸上也是说不出的烦躁。

他也后悔了, 本来是想趁着小区群龙无首、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集团,虽然野心勃勃想控制整个小区的人,但他忘记了这些居民都是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会害怕也会胆怯。

在威严没有建立起来之前,他说的话执行力都很差。

面庞白润的青年眼神有些阴戾,忽而冷笑道:

“本来想带着他们一起吃饱肚子,现在看来也不用这么仁慈了,带着他们也好,要是真碰上什么危险……”

剩下的话他没说,但邵小东却跟着笑了一声,明白了他的意思。

变异生物会攻击近距离、行动力缓慢的猎物;

而这些人,恰巧就是最劣等的‘猎物’。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他们大概走到了末世前小区外的商业街上,从被植物侵占的斑驳门墙上,元幼杉大致能看出这些店铺的前身。

像奶茶店、小吃店这类店铺附近的植被生长得异常茂盛,从外探入店内将可以入内的道路口堵得严严实实。

其中一家卤味店中除了生长的变异植物,还有不少令人作呕的变异虫。

腐烂了十多天的卤味恶臭弥漫,柜台的玻璃上、里面都爬满了蠕动的蛆虫,个个都比指头还大。

一眼看去密密麻麻。

发现了这批人的动静后,店里的虫子也蠢蠢欲动起来,“吧嗒吧嗒”掉在地上,爬进了草丛里。

尽管他们已经避开了这片区域走,但赵晨仍然在高至小腿的草垛中踩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

他抬脚一看,才发现自己鞋底下都是绿色的粘液,半个巴掌那么大的变异虫子被他一脚踩瘪,身子还在粘液中来回挣扎蠕动。

个头将近一米九的大男生被恶心得脸都青了,胃里翻腾难忍,要不是没有多余的换洗鞋袜,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脚上的鞋子扔得远远的。

祁邪蹲下身子,凑近了打量着草垛中没什么生气的变异虫,掩在薄薄镜片后的瞳仁细长幽深。

哪怕凑近了瞧,他的神情也依旧平淡,仿佛对周围的危险环境早已习以为常。

他一手兜住胸前背包里的金丝熊,防止他俯身时小熊掉下去,另一只手在草垛中捡了一根木枝,用树枝拨弄着泥土中的虫尸。

“离那些虫子都远一些,看这里。”

路东阳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祁老师要去弄那恶心的玩意,心里有些抗拒。

郭父郭母最先凑了过去,忍着不适低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郭父便惊呼道:“这、这虫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其他人心里好奇,也凑近了去看,顿时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只见那巴掌大的变异虫的口器被祁邪拿着树枝撑开,露出里面锯齿般的碎牙,牙齿足足有三四层,十分恐怖!

祁邪没说话,手中的树枝一个用力,抵着虫子的口器穿透了虫身。

但饶是如此,那变异虫的锯齿依然扎入了树枝中,很是坚硬。

赵晨看了以后心中一阵后怕。

树枝都能轻轻松松穿透,那要是人的血肉呢?

要是刚刚他不是正正好好踩死了这虫子,而是被它咬了一口,岂不是腿上的肉都要被咬掉?!

他用腿拨开身前的草丛,正巧发现身前的草地里还有几只爬动的虫子,当即被吓得跳起来往后缩。

“卧槽这些东西,是不是都在往出来爬了?!”

附近没有注意草地里动静的人,已经有两个人忽然尖叫起来,一个疯狂甩着腿,“有虫子!有虫子在咬我!!”

元幼杉心道:恐怕这片区域中都有零星的变异虫,因为在那卤味店中,已经生出了一窝虫穴。

祁邪点点身前包里的小熊,问道:“之前存的汽油还有么?”

小熊点点头,当初火烧魁木时祁邪他们弄了不少汽油和油布棍,没有点完的就被它收入了空间中,放在角落里。

她揉揉脸,顿时一根凭空出现的油布棍掉在了祁邪的脚边。

还不等路东阳他们震惊于物品的突然掉落,他便俯身拾起,从包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后,指尖一扣将其点燃。

顿时一簇跃动的火舌从浸满了汽油的布帛上腾起,很快朝着两边的棍杆蔓延,灼得他指尖有些刺痛。

黑金色的细密鳞片从祁邪的手背浮现,一直到指头尖端,变成了细长的、指锋薄而锐利的黑色鳞爪,仿若给祁邪的手穿戴了一层金属质地的甲片手套。

他扬手时一个用力,燃烧的汽油棍正中被变异虫子占据的卤味店。

火舌舔至店铺中攀附的藤蔓时,火势陡然变大,向着四面八方铺开,气势汹汹。

无数变异虫子和盛大绮丽的花簇在火海中焦黑蜷曲,发出阵阵‘滋滋啦啦’的迸裂声,一时间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蛋白质被烧焦了的怪味儿,灰色的尘粉被风吹散。

不远处的居民看着火势,心里担心起来,也不管他是不是为了他们好,纷纷指责起祁邪。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回事,这么大的火要是烧到我们了怎么办?!”

“胆子也太大了吧……”

还不等这些正义人士多说几句话,卤味店中的烈火便逐渐变小了,估计最多半个多小时,就会自己熄灭。

祁邪在18号楼下的变异树燃烧时,就发现了这个现象。

当时的火也并非是用水源扑灭的,更没有消防员来灭火,而是它本身自然而然地熄灭了。

丝毫没有影响到周围其他植物的生存和生长,仿佛是一种无私的献祭。

当时他就猜到了,这些变异植物的根茎中,应该已经生出了一些抵抗天性的物质,一旦被火烧焦后就会散发出来、融入到火苗中可以减小火势。

这是植物王国无声的奉献和使命。

像末世前一把火就能燎原一片森林的现象,末世后绝对不会出现了。

火势减小后,卤味店旁边几家店铺门外茂密的变异植物也被烧焦了大半,门口的通道露了出来。

其中就有一家精品店,从发黑的玻璃门外依然能看到里面的衣帽和生活用品。

不少人拿着袋子背着包冲了进去,去抢夺里面的东西。

这下指责祁邪的人也不说话了,跑得比谁都快。

队伍里的范梦安气道:“这群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咱们也抓紧进去拿东西,不然都被他们抢光了!”

郭家夫妻对视一眼,也点点头,众人快步进了精品店开始扫荡物品。

店铺周围凡是玻璃材质的门窗,都被外面生长的植被挤爆了,郁郁葱葱的枝叶从外面伸入。

但因为地面是用大理石材质铺地,除了边缘地区有些裂痕,其他地方都还完好无损,再加上上面还有天花板遮风挡雨,里面的衣服货品都还很干净。

那些跑进来的居民抢夺着、撕扯着,模特身上能拿走的东西,都被扒走。

一时间店里乱哄哄的。

祁邪正走着,他胸前包里的小熊忽然一蹬后腿,巴掌大的蓬松身子一跃跳到了地上,几个穿梭便没了影子。

元幼杉在精品店中飞速跑动着,四条短短的腿速度飞快,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对父子。

两个人身上都背着大包,一路上指点江山一幅很懂末世的样子,还直言末世中死得最快最多的就是女人,因为女人一般都胆子小还弱。

简直让人生厌。

刚刚祁邪放火驱虫时,就属这两个人跳得最高,恨不得指着祁邪的鼻子骂他,说他祸害了人类的未来和安全。

但经历过上一个世界的元幼杉知道,祁邪才不是一时意气所为。

无论是鼠群还是虫群,只要这些看似弱小的生物开始聚集、扎堆繁衍,必然是浩劫的开端。

虫子的繁衍速度极快,又是这种全身变异的新物种,如果不及时处理,时间久了,说不定这些变异虫子都会威胁到小区附近的安全。

在祁邪放火烧虫子的时候,元幼杉有一瞬间的怀疑:是不是祁邪已经恢复记忆了?

但她偷偷观察了几眼,觉得又不像。

跑动的小熊在看到两个男人后,便躲到了他们脚边的沙发后面。

只见这一对父子直接把货架上的衣物都抓下来,一边抱怨这里没有好东西,一边挑挑拣拣扔了一地。

两人把质量最好的、货牌最贵的衣物都挑出来放在沙发上,下面的熊熊就跳起来用爪子碰了碰衣角,顿时那些衣服都消失了。

等这两人一扭头,傻眼了。

“东西呢?我刚刚明明放在这里的!”

他们又换了好几家店,元幼杉就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只要找到机会就把他们挑中的东西都收走。

她可是记仇得很呢,辱骂她的队友还想沾他们的好处,哪有这么美的事情!

几次之后,两个男人本就因为外面的变异生物而惴惴不安的心更是怕了起来,周围一个活人都没有,难不成是闹鬼了?!

两人匆匆拿了点东西,慌慌张张跑了出去。

小熊朝着两人的背影扬了扬爪子,又颠颠沿着空气中淡淡的清冽气息跑了回去,看到目标后顺着对方笔直修长的裤腿往上爬。

祁邪顺势将她捞回包里,“又乱跑。”

元幼杉眼睛亮晶晶的,“唧唧。”

'我去帮你收拾人了!’

虽然祁邪听不懂鼠语,但看着小家伙摇摇晃晃的粉花和一脸臭屁样,估摸着它又去干了什么事情,现在心情很好。

就在精品店的不远处,一家依稀能看到里面的珠宝店外,几个男女站在草丛之外。

这家珠宝店被一簇簇几乎到人腰间的草围住,草丛的中间零星长出几朵形状诡异的花。

每一朵约莫都有篮球那么大,花瓣和叶肉都很厚,在层层叶片之下隐约能看到一层堆叠的叶絮,整体看起来有些丑陋。

看着一直蔓延到店铺门前的叶丛,有人打了退堂鼓。

“要不还是算了吧,这些金子银子的也不能吃不能喝,我看这些怪花挺瘆人的,万一要是有什么危险……”

“这花能有什么危险啊,你们可想清楚了,那些金子放在里头也是没主人的,从老祖宗到现在金子都是最值钱的!以后要是这末世过去了,凭着这些金子咱们还能发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说话的中年妇女叉着腰,从地上捡起一块水泥碎石,狠狠砸到了草丛中,正巧砸歪了上面开着的一朵怪花。

只听‘扑哧’一声,水泥碎石直接把厚厚的花瓣砸烂了一半,色泽诡异的汁液从破裂的伤口往下滴落。

“你们看,啥也没有啊。反正我是要进去的,你们现在不去以后看我拿金子可别眼红!”出手的中年妇女见状,本来也有些怕的心一下就安定了。

这些怪花怪草也没有这些人说得这么吓人嘛!

之前出事了,是那些人运气不好。

她看着从斑驳的玻璃中透出的金银光芒,眼里是掩饰不住的贪婪和渴望。

这可是金银器!

以前就是倾家荡产,他们家也买不起一块金砖,现在一整个店铺的金子都放在这里,只要她一伸手就能带走。

傻子才会放着地上的馅儿饼不拿呢!

见被砸得摇晃的花朵的确什么动静都没发生,几个徘徊在原地的人心中也犹豫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