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4章 高玩
按着时间关注军队的居民有不少, 在军卡的身影从林间泄出几分后,军部车队的到来便传遍了整个小区。

待卡车晃晃悠悠驶入了小区的大门后,楼下已经聚集了不少群众。

元幼杉呆在祁邪胸口的口袋里, 两人下到楼下时, 就听到了车上挂着的大喇叭不断播报重复着迁徙的消息。

“x市居民请注意, 第七武装部队即将撤离本市, 初步路线要先去a市而后继续北上,请大家尽快做出滞留或是随行的决定, 我们只在每一个居民集聚地停留三十分钟!”

在消息反复播报时,最前头的军卡上跳下来了一名中年军人。

他左边脸颊一直到脖颈处有一道显眼的疤痕, 头发灰白色, 五官平平但目光却十分凌厉,视线扫过周围的百姓们时, 叽叽喳喳的喧哗声便逐渐静了下来。

再加上他军装肩膀上和旁人的都不同的军徽,一看就属于军队中的领导者、官衔较高的人。

从这位中年军人的身上, 元幼杉敏锐感觉到了一股不同于普通人的气质, 是只有经历过生死危险和战斗的人才有的。

“我是第七武装部队的校官, 也是这次北迁的主要领队人,乡亲们还有什么疑惑的都可以提出来,但我们只有三十分钟的逗留时间, 因为接下来还要沿途去下一个居民地。”

“三十分钟后,决定随行军队迁徙的乡亲带好行李,单人随行者可以填入部队行车,或是其他车子的空座位, 超过两人的团体随行者请自备车辆,跟在军部车队的后面即可。”

中年校官名叫马仕铂,位至武警上校, 是x市武警部队的一把手,曾多次参加过大型的军事行动,经验十分丰富。

在末世爆发初期,他便快速组织起x市的军人,而后一直有序地派人救援灾区百姓、抢修电缆和重要的国道通行口。

直到五天之前,他才同中央取得联系。

和其他种类的灾难不同,这场笼罩全球的末世来得太快太猛,全世界的动植物都在变异,十分棘手。

哪怕是中央初期都有些措手不及,初步控制好本市的灾情后,才开始联系地方。

人群中的居民们有些怵马仕铂的气势,面面相觑后,一个青年人躲在人群问道:

“请问长官,我们跟着部队是去b市吗?路上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吗?”

声音逐渐多了起来:“是啊是啊,我们离开x市怎么安顿下来,这个吃住都是怎么说的呢?”

“没有警察能帮我出去找找我儿子吗,他已经失联十几天了!”

“……”

马仕铂微微拧眉,抬手做了个安抚的动作,“各位乡亲听我讲,你们的疑惑我都清楚,但我现在也不能做出任何承诺。大家可以看到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我们只能尽可能地保证大家的安全,同时出行的物资一定是需要沿途搜寻并扩充的。”

“至于具体去哪里、怎么安排住地,都是到地方才能确定的,我们这次的迁徙并不是简单的旅游,中途需要多次经过城镇落脚,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家中有腿脚不便的老人和小孩子,我们不建议随行,x市内还有军队留守,我们并不是放弃x市。”

听到这儿,元幼杉大致明白了中年军人的意思。

末世爆发后,城市的郊区等荒芜的地方,必然是重灾区。

他们这些军队是因为建设需要,才要迁徙,随行反而是不必要的。

留在城市内部独自生存,未必就比随军危险。

因为军队需要穿越数千米,一路上的物资和调度安排都是问题,真遇上了什么强大的变异生物,军队的人也不一定能保护到每一个人。

元幼杉视力不错,远远看到几辆军卡后方停置的、连成一片的小轿车。

有车上的人下来,在后头往小区的方向张望。

这些车都是准备随军迁徙的x市居民,个个拖家带口,脸上也没多少惊慌。

尽管马仕铂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也告诉了所有人路上的条件艰难,但小区里依然有一半以上的居民选择了跟随离开。

大多数百姓们还是更信任军队,潜意识里就觉得只要跟在军人的身边,一定比自己呆着要安全。

他们总有种不跟着走就是要被抛弃了的感觉。

但也有不少人再三思虑,认为路上太危险,选择了留在小区里。

“我才不出去呢,前天家里断粮我想出去找点吃的,结果外头路上的野草都到我小腿肚子那么高了!到处都是树都是青苔,我遇上了一只体型比以前的狗还大的螳螂,追着我跑了一路!连只虫都这么吓人了,出去了就是一个死!”

“我不走,我还要等我对象回家呢……”

小区楼下已经停了不少车,准备离开的人和决定留下的邻居寒暄着。

此时从后方一辆军卡的副驾驶上下来一位军人,走到马仕铂的身边说了两句话,紧接着马仕铂略带审视的目光扫到了人群后的祁邪身上。

那军人带着笑意走了过来,“祁先生,又见面了,你决定好了要留下?”

“王队长。”祁邪伸出手和这军人握了下手,点点头。

这人正是那晚带队前来协助铲除变异植物的□□。

□□:“行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凭祁先生的能力也能在x市安全生存。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安贵区内最近出来了一位姓徐的变种人,变种能力是棕熊,非常厉害,就是为人处事有些……”

提到这人时,他拧了眉头,显然有些头疼。

“我们的人和这位徐先生交涉了几次,认为他属于末世中的极端危险分子,若是真碰上了这人,祁先生还是要多加注意。”

能让武警部队的人专门提醒,说明这个棕熊变种人绝对不是善茬,说不定已经交手过了。

看□□的神情不一定落了下成,但也绝对没讨得到好。

能让军人称为危险分子的人,所做的事情必然已经越过道德和法律的底线,这才只是末世初期,出现这样的人物显然有些不正常。

无论是祁邪还是元幼杉,第一时间怀疑这个棕熊变种人很有可能也是一个玩家,并且还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高玩’——等级在c级甚至是b级!

□□将身上背着的一个军用包解开,递到了祁邪的面前。

祁邪接过手后打开看了一眼,有些意外,“王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里面是一把军用手/枪和两包满的弹夹,这显然不合规矩。

□□神情严肃了些,“那姓徐的手里有枪,如果他主动攻击这边的居民,还希望祁先生能出手阻拦一下。”

现在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那个棕熊异种人。

经调查末世前这人就是一个文文弱弱的程序员,每天九九六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里打游戏,结果末世爆发后,这人拥有了变种能力就像彻底变了个人似的。

他已经连续杀了两个拥有变种能力的人,并且还在过程中杀了普通人。

□□带人去抓捕,但这人似乎对变异后的丛林环境非常熟悉,简直像个泥鳅,还在一次抓捕中杀了他的一名手下,并拿到了枪。

大部队的迁徙近在咫尺,不能因为一个不知何时能解决的变种人滞留太久。

而留在x市的驻地军,也未必能发现这人的动向,他必须防范于未然。

祁邪就是他认为可以与之对抗的人。

这男人虽然也看不透,但他眼里没有那棕熊异种人的狠辣和浑浊,他给□□的危险感是呼之欲出的,并不像他表面展露出来的那么无害。

恐怕本身实力也非常强悍。

并且在那晚清除变异植物时,他就是主动进去救人的一员,还拉了一把差点跌入火海的武警。

就凭着这两点,□□觉得祁邪就不是什么坏人。

那棕熊异种人的活动范围就在安贵区,距离这个小区不算远,两人早晚会有碰面的时候。

祁邪抬眼时目光平静,淡笑道:“王队长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更何况你又怎么知道,我拿到武器后不会变成那样随意杀戮的人。”

□□带着笑道:“我相信祁先生,反正东西交到你手里了,怎么用你看着办。算是你救了我手下人的谢礼也行,反正现在这种时候,送这玩意儿也没人管了。”

他看人的眼光一向准,更何况祁邪若是真是那种十恶不赦之人人,就算没有枪,自然也能为所欲为。

□□最后深深看了眼一身书卷气的男人,就要转身离开。

“对了,方茴要和我们一起走,你们还要说两句话么?”

祁邪:“不用了,我们本就不熟,王队长一路小心。”

待□□离开后,元幼杉才从口袋里冒出一颗毛绒绒的脑袋,沿着肩膀爬下去,扒拉着祁邪手里的包想看一看。

祁邪抬手拿远了些,又用另一只手点着她的脑袋,“这些东西不要随便碰……”

他话音还没落,远处忽然传来阵阵惊喜的呼声。

“祁老师?!”

“真的是祁老师啊!您怎么在这里?”

元幼杉踩着祁邪的手臂看了过去,发现是部队在等候小区中的居民们收拾物品时,后方军卡跟着的车里的人都下来活动。

有一些随行者还试图和小区中的居民攀谈,想兑换一些吃的和纯净水。

而喊祁邪的人,是几个年轻男女,看起来都只有二十岁出头,身上背着包裹,应该是一群大学生。

他们看到祁邪的目光看了过去,神情都有些兴奋,挥着手就跑了过来。

元幼杉眨眨眼,想到了祁邪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一位大学老师,那这些人应该就是他授课学校的学生。

果不其然,这群年轻男女过来后,就是选了祁□□的课的大学生。

这伙人是三男两女,其中有一对情侣,都是末世爆发后聚集在一起逃跑的好友。

其中叫做范梦安的女生比较外向活泼,十分激动:“原来祁老师住在这里啊,您不收拾东西和军队离开吗?和大家在一起更安全呀。”

在祁邪任课的x大中,他是一个传奇人物,人气非常高。

长相又帅又年轻,温柔又有气质,哪怕是一些明星都未必比他好看,甚至还因为学生的偷拍上过热搜,在网上都有不少粉丝。

尽管祁教授的课又难、日常作业又多,但每个学期他的课程都属于需要速抢的,开放选课几秒钟就没有名额了。

谁不喜欢年轻优雅的帅哥老师呢。

几个年轻人还很天真,不加掩饰叽叽喳喳就把这些天的遭遇都透了个一干二净。

甚至连他们中有一位变种人,都说了出来。

也就是五人中另一位女生,她叫苏云乐,长相和性格都温温柔柔,和另一个叫路东阳的男生是男女朋友关系。

而她也是这群学生中唯一的变种人,能力是豚鼠变种。

“祁老师你不知道,当时学校里都乱了套了……咱们教科楼的前面长出了一株吃人的食人花,好多同学都、都被生吞了,我们跑出去的时候它已经长得特别大了!”

“我宿舍里有一个兄弟没注意脚底下的一种草,他穿着拖鞋跑的,结果鞋子跑掉了直接被割烂了脚掌,然后被学校里变异的流浪猫生生撕裂了……真的到处都是危险。”

“祁老师,你不如跟着军队一起走吧!”

祁邪对于这些学生并没有什么印象,哪怕是原来的记忆中,也只是模模糊糊觉得熟悉。

毕竟大学老师每学期都要带新的课、新的班级。

他脸上带着疏离的笑容,看似温柔,实际上掩在镜片后的神情一片漠然。

“不用了,我觉得还是留在x市安全一些。”

就在这时,另一道声音从几人的身后传来,“祁老师。”

听到这道声音后,几个年轻人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扭头看了过去。

元幼杉悄悄冒出一个脑袋,也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发现从车队那边走过来的是一个女生,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裙子。

她脸上带着笑容,身边还跟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直接无视了周围的几个年轻人看向祁邪,目光中带着惊喜。

“祁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我是人文学科的余欣萌,我爸爸是□□。”

“如果老师你没有车的话就和我一起走吧,可以坐我家里的专车,还有专门负责安全保障的人,肯定不会让祁老师受伤的。”

女孩儿身边的西装男拧眉,忍不住开口道:“余小姐,我们只是负责余书记亲系家属的安保,其他人……”

余欣萌有些不耐地摆摆手,瞥了一眼西装中年,“就加一个人怎么了,祁老师是x大最年轻的教授,算了你别管了,我自己会和我爸说。”

闻言那西装男张了张口,又看了一眼祁邪,到底没说话。

旁边的苏云乐和路东阳等人对视一眼,神情有些复杂。

他们都知道余欣萌这个女生,因为她平日里在学校里非常高调。

虽然她没有明着说过家中身份,但在和同学们交涉时,都有种不太讨喜的高高在上,并且非常喜欢秀优越,也不太能瞧得起家境普通的学生,这也导致了她在学校里的风评不是特别好。

她和苏云乐和路东阳这对情侣是同班同学,因为路东阳是系草,她曾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希望对方明白了能主动向她告白。

但路东阳并不喜欢她,只装傻不懂,最后和苏云乐在一起了。

从那以后余欣萌便看苏云乐不顺眼,两人多次在学生会中有嫌隙,当然大多数都是余欣萌没事找事。

结果末世爆发后,他们一路逃亡,最后决定跟随军队一起北上。

因为这些学生除了一个男生外,都不是x市本市的人,只是来这里上学,沿途若是能碰到家人那是最好的。

谁知道几人进了军队才发现,那个余欣萌竟然也在随行的队伍里,并且还有专人保护。

x市属于省会城市。

而余欣萌的父亲竟然是□□,这也难怪她平日里隐约有些优越感了。

这些天在随行队伍里,苏云乐几人已经尽可能地避免和她接触,但对方似乎还把学校里的那点小矛盾深记在心,随行的这段路上已经暗中讥讽他们两次了。

末世前余欣萌的父亲再三强调,不要仗着家里去外面到处说,否则会给别人留下话柄,她不敢忤逆父亲。

如今末世爆发后,许多条条框框都没有了,她自然也觉得能拿出身份狠狠打路东阳和苏云可的脸。

面对余欣萌的殷切,祁邪依然语气疏离地拒绝了。

“我不想离开x市。”

但似乎这位余小姐并不打算放弃,只是微微蹙眉又契而不舍开了口……

作者有话要说:  强调一下,文中的大小姐性格骄纵只是个例,还有很多又富又有涵养的千金大小姐,只是文中这位恰巧性格不太好(被杠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