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3章 你的忠诚
待祁邪用酒精棉将手指反复消毒后, 元幼杉这才看到他身旁放置的医药箱,紧绷的心弦慢慢放松下来。

她左边小腿前被划伤了,伤口大约有五厘米长, 伤势不深, 渗出的血珠已经凝固在小腿皮肤上, 应当是突然变成人形后挣扎时撞到了床边哪里。

'原来祁队是担心自己的伤口’, 她轻咳一声,把脑海里冒出的一点旖旎都驱散。

带有刺激性的酒精擦拭到皮肤时, 元幼杉蹙了下眉尖。

她发现自己这具身体的耐痛能力不仅没有上一个世界那么强,似乎还减弱了。

下意识缩了下腿时, 祁邪扣住脚踝的手掌却稍稍用力, 止住了她的退缩。

“看到之前摔下楼的那个男人的尸体没?”他处理伤口快而轻,消过毒的镊子一挑便将伤处破了的皮碾断。

摔下楼的男人?应该就是五楼被变异鸽子啄碎头颅的青年。

元幼杉不知道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迟疑着点点头。

她脑海中浮现了那时的画面,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觉得……我的这点小伤也会?”

“伤不在大小, 只有有疮面细菌和虫蚁就有可能滋生, 你应该也不想变成他那个样子吧。”

那时青年人坠楼后, 他的双亲痛不欲生,报警又打个医院的电话,结果一个一直占线, 一个根本打不通。

尸身就那么露天放置着,其他居民也不敢靠近处理。

谁知道才过了半天时间,那人的尸身就高度腐烂了,简直面目全非。

还有不少变异虫子将其当成了养料, 画面又可怖又恶心,弥漫的恶臭让附近几栋楼的居民们一打开窗户就能闻到。

如此迅速的腐蚀和变质,在初春很显然是不正常的。

当时元幼杉只是觉得奇怪, 现在被祁邪的话提点后,才猛然意识到这一点。

祁邪又道:“按照这几天的温度和湿度,肉质开始变质应该需要一天左右的时间,高度腐烂怎么也需要两天的质变期。如果我的推断没错,这次末世混乱带来的不仅仅是动植物的变异返祖和基因重组,一切自然诞生的有机生物都在变异。”

“包括细菌,也包括病毒。”

他语气淡淡,拿着镊子和纱布处理伤处时,就像是在做学术研究和知识传教。

晕黄的烛光衬在他的镜片上,显得理智却危险。

元幼杉听懂了他的话,抿了抿唇瓣。

她还记得楼下那人的惨状,后来因为味道实在大周围的居民也心怀不满,找到了小区物业中还在的工作人员。

“你们必须把那个人弄走啊,我们也知道他惨,但是你闻闻那味道,总不能让他在那儿烂成水吧!”

“我不管你们怎么搞,小区物业费我们是交了一整年的,既然你们还在社区所里住着那就得给我服务,那死人正对着我们家窗户口,我家孩子那么小晚上都吓得睡不着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物业的工作人员出面,从小区里征了一辆面包车,找到趴在树下哭得几乎昏厥的老夫妻,帮他们一起把青年的尸体搬运到了车上。

再后来两个老人一夜憔悴,开车带着儿子的尸体离开了小区,这些天都没回来。

如果空气中的病毒和细菌真的也变异了,那青年腐蚀速度快得离谱也就解释得通了。

元幼杉:“祁队的意思是,哪怕是很小的伤口,感染了细菌也会腐烂而死?”

她并不蠢,往深里想想就意识到了其中的可怖之处。

和几乎全部变异的动植物不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类并没有拥有什么特殊能力,他们柔软的皮肉是野兽眼中最适合猎食的美味。

现在还有高楼城墙可以躲避,但越到后面,楼房的阻挡能力必然越弱,物资匮乏的人也必须外出寻找可以果腹的东西。

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而细菌变异,会让本就药物匮乏的伤者雪上加霜。

试问哪个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溃烂,不会崩溃?

“知道厉害以后就注意些。”包扎完毕后,祁邪收了脚边的纱布和医药箱,忽然看向元幼杉,同沙发上坐着的纤细少女四目相对。

他抬眼时眼尾微微上挑,“祁队。”

元幼杉愣了,“什么?”

“祁队是谁?和我很像?”

祁邪看似不经意询问着,实际上带着探究,细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女孩儿的眼睛。

在看到她脸上转瞬即逝的怔忪和僵硬,祁邪眉心微凝。

看来是很像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祁队’到底是谁,但他能明显感觉到,元幼杉面对自己时的语气和反应都很放松,甚至给他一种他们相熟已久、已经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这种娴熟却是和别人培养起来的。

联想到这个‘祁队’和自己相同的姓氏,祁邪以为元幼杉是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人。

难怪最开始她还是金丝熊异种形态的时候,就算被自己抓到了家里,也没怎么想着逃跑。

元幼杉哪里知道祁邪已经脑补了一场大戏,她只是单纯叫习惯了,一时嘴瓢了,又不知道怎么和被清除记忆的祁邪解释上个副本的事情。

好在祁教授似乎没了追问的兴趣,冷冷淡淡起身将医药箱放了回去。

再次转身时,就这么两秒钟的时间,坐在沙发上的少女就凭空消失了。

祁邪瞳孔一缩,快步走回客厅,目光看到沙发垫子上堆叠的白色衣料后,他顿住了脚步。

只见那一团衣料的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蠕动,片刻后一颗毛绒绒的圆脑袋从衣料底下钻了出来,头顶摇曳的粉色花朵被压得有些扁了。

眨了眨黑豆眼,元幼杉就看到祁邪走到了沙发前,伸出指尖抓起了她,放在掌心里。

“你又变回去了。”

没错,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听到了自己身体中又是‘砰’地一声轻响,紧接着身子便被衣服压到了底下。

她又变回金丝熊了!

元幼杉一脸懵逼,也没搞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以后变回人形都需要时限吗?

这个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直播间里的观众,切回游戏面板开始查看,想看看弹幕上有没有什么信息。

【113981人正在观看编号45969的直播间】

目前元幼杉的直播间常驻观众已经突破了十万人,有一半是从上一个副本中积累来的观众,大多数都选择了继续追看她的后续副本求生。

而还有一半是在她的排名飙升冲到首页后,从首页来的新观众。

要知道有不少游戏观众都是不看d级副本的,因为他们认为新人玩家的经验少、胆子小,很多新人在前两个副本中就会被淘汰、死亡,看的不爽。

通过新人考核后的c级以上的副本流量,都要比d级大上数倍。

副本等级越高,观看的人数越多,像a级以上的副本直播往往都有上百万的观众。

此时元幼杉直播间的弹幕依旧是乱哄哄,有觉得金丝熊形态可爱的,也有辱骂诅咒她的,还有不少考究分析党。

她无视那些恶毒的污言秽语,扫了几眼后,大概明白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按照弹幕上一些老玩家的推测,她的初始能力——也就是基因中自带的变异是迷迭梗。

虽然这种植物幼年期能力弱小而鸡肋,但它却是种类稀少的「稀有种」,变异的过渡时期本来就长。

再加上当时白雾催生时,元幼杉因为基因混乱被金丝熊异种,吸收的白雾中的能量都融合到了金丝熊异种基因中。

这就导致了两种基因碎片的融合度割裂,一直以来都是金丝熊的基因力量占据上风,压制住了另一种迷迭梗的基因,让她身体也出现了失衡。

她根本变不回人形。

而这一次元幼杉意外吸收了那株变异植物中的能量,融入了迷迭梗中,促使变种基因壮大了一些。

她也获得了短暂的平衡,变成了人形。

可这还不够,迷迭梗需要的能量远不止这些。

弹幕中有观众猜测:「只有小圆体内的两种基因能量真正平衡,她才能彻底掌控身体变化,但这也不是没有好处,到那时候她就拥有两种不同种类和形态的变种能力了。」

元幼杉叹了一口气,做人还没有多久,又要变回鼠子。

但好在她已经知道变回去的方向。

就在这时,思索中的祁邪道:“你变回人形,应该和你说的吸收的变异力量有关吧。”

元幼杉:!

她点点头,头顶的花花张开一些,“唧唧?”

'你怎么知道?!’

看着掌中小熊呆萌清秀的脸,祁教授用指尖给它顺着被压乱了的蓬松毛毛,“这很好猜,你突然变成人之前唯一的特殊举动就是这个,为什么又变回去了呢?我猜测是因为你吸收的能量不够,以后要是还想变成人,就需要从那些变异生物中源源不断获取。”

他说话时的语气因为习惯了常年授课,语调平缓而有磁性;

而他这个世界超常的聪颖和推理逻辑能力,更是让他轻轻松松把元幼杉的情况猜得八九不离十。

正感慨于祁邪的敏锐,元幼杉脚下托着的手掌忽然被抬起。

她一抬头,直接极近地同男人那双瞳仁幽绿的凤眼对上。

顿时她一哆嗦,感觉自己面前仿若有一条目光幽冷的巨蟒盘踞着身子,吐出的信子已经贴到了她的鼻尖。

基因中对天敌的敏锐,让金丝熊不住往后一跌,头顶的迷迭梗随着加快的心跳炸开,她有点被吓到了。

“唧唧…”小熊的叫声有些弱,底气不足。

'你盯着我做什么?’

祁邪那双蛇瞳隔着薄薄的银丝镜片微垂,“我可以帮你获取那些能量,让你变回人形,但与此同时你总得让我获点益吧。”

奶白色的小熊歪了下脑袋,无声问道:‘你想要什么?’

她不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又弱又小,还有什么东西能给祁邪的。

祁邪:“忠诚,我要你的忠诚。”

元幼杉:……?

她什么时候不诚心了??

“既然我们已经结盟,以后就算是队友,我把物资放在你的空间里就是相信你,无论你还有什么亲人朋友,都不要背叛我或是偷偷跑走,否则……”

他声音一顿,温润的气质也染上郁气。

元幼杉恍然大悟,原来祁邪在担心的是这个问题啊,自己怎么可能卷物资跑路呢!

为了表示自己是一只有诚信的小熊,毛绒绒的鼠子后腿踩着祁邪的掌心,短短的前爪举起,很严肃地唧唧叫着,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祁邪勾了下唇角,用指尖rua了下小熊的脑袋。

他藏在镜片后的凤眼略过一丝寒芒,被尽数遮掩。

管她曾经的‘饲主’是谁,以后都只会是自己。

——

待重新敲定了‘队友准则’后,祁邪捏起金丝熊粉色的后爪爪,眯着眼观察了片刻,果然在后腿上发现了一道很小的伤口。

他又用剪刀剪了一个极其袖珍的绷带,把小熊的后腿裹住,系了个蝴蝶结。

完事儿后,元幼杉趁着祁邪不注意跳上沙发,把上头散落的裙子和里面的内衣都收入空间。

要不是她现在的脸上都是毛毛,怕是要红透了。

天知道她刚刚有多怕祁邪会走过去,把她散落的裙子捡起来。

当时祁邪第一次变回人形时,身上就没有衣物,她还看到一截修长结实的腿。

但元幼杉变成鼠子后身上的衣服就没有掉落,刚刚变回人形也是有衣服的,结果再变回去衣服和腿上绑好的绷带都散了。

估摸着下次变回人形之前,她必须得提前准备一下。

好在她是知道这个高维度的游戏直播还稍稍有一点人性,凡是洗澡、去卫生间、换衣服这之类的,涉及到玩家底线和隐私的事情,直播间都会自动跳过。

按理说这游戏的开发商都不把玩家当人看了,怎么也不会在乎他们的人权和自尊,而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的。

元幼杉上个世界几次洗澡、换衣服前都专门关注过弹幕,发现他们确实是看不到的。

据当时抱怨的弹幕说,曾经最初版本的游戏直播,是不设限制的。

当时初代那批玩家们吃喝拉撒都在镜头下,他们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千百万人消遣、意/淫的工具,甚至有一些观众会专门剪辑长相出众的女玩家们换洗时的视频,并在他们的网络上大肆传播、评点。

后来初代游戏直播忽然下架,再次上架时,直播系统变改成了自动检测并将需和谐的画面熄屏。

看着那些抱怨的弹幕时,元幼杉感受到了这些所谓的上帝视角对他们的轻蔑和恶意。

因为一大半观众在讨论起初代直播系统,竟然都是惋惜和羡慕。

他们根本不觉得系统改造是应该的,甚至还因为看不到游戏里npc的私密而惋惜。

就算有一些人不喜欢初代系统,也只是觉得什么看到反而有些恶心,而并不是出于保护游戏中的玩家。

他们这些npc在这些观众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元幼杉看得多了,便更清醒得认识到这些人的嘴脸。

但唯一让她觉得疑惑的是,这些玩家在惋惜、讨论时,多次提到了一个名词。

【主神】

「没办法呀,开发商不是说了主神不喜欢那种太暴露的系统,不允许上架,说是要保护那些npc的人权,可他们一群能随意捏死的蚂蚁有什么人权呢。」

「不要质疑我们伟大的主神呀,这是对他的不敬,删减就删减呗,你们这么想看就去专门的平台吧!」

「主神无所不知,无所不在!这些污秽的画面本来就会脏了主神的眼!」

难道那个世界真的有神明?

但就算有,元幼杉也并不觉得他是什么好东西。

慈悲为怀的神明,又怎会将无辜人和世界的存亡当作游戏呢。

……

次日一大早,就有附近楼的居民扯着嗓子兴奋叫喊道:“信号通了!信号通了!”

经过政府工作者的紧急抢修,被植被扰乱或搅断的电缆终于重新接通,目前全城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地方都已经能接收到短信。

也就在这个时候,城市中各个地方躲藏的人们,收到了来自官方的文件下达。

《有关‘生物大爆炸’的解释说明,以及人类生存手则》

政府的效率要比普通人高许多,自末世爆发的瞬间,高层的科研部门就对此展开了调查和研究。

初入游戏中玩家们知道的一些信息,包括变种人和异种人,都已经写在了这份手则中。

「一、2021年x月x日,笼罩全球的莫名的白色物质造成了生物基因变异返祖,生物大爆炸正式开始。」

「二、普通人无能力饲养变异动物,建议民众尽快将家养变异动物驱散至野外,变异动物每日最低摄入的肉量在15千克以上,一旦低于最低摄入量便会无差别攻击周围的生物——包括曾经的饲主!请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三、生物大爆炸后出现了大量的新物种,大多有剧毒,对于不认识的野生物种,请民众们勿要食用!」

「四、请民众在有能力的前提下多备药物、多备粮食和水资源,尽量避免生病、受伤。一旦受伤必须立即清理包扎伤口,避免暴露在野外……」

「五、有关变种人与异种人的相关事项解释……请有意向、有特殊能力的变种能力者联系军部,人类文明的重建需要你们!」

……

「二十七、x市居民请注意,x月x日——也就是三日后,驻扎的第七武装部队即将迁离,请有意向随行者尽快整装收拾好行李包裹,沿途有序跟车离市。」

大部分人收到了这样一份长长的手则后,都聚在一起认真看了起来,毕竟这是末世爆发这么长时间第一份上级政府的文件。

不少着急的老年人看不清字、或是看不懂文档里的意思,急急慌慌地找人给他们读。

“小宋,你给我看看这上头写的是啥啊?这个甚么生物炸弹,是什么东西哟!?”

“国家的意思是他们要放弃x市了?那我们这些人都得跟着部队离开吧?不能丢下我们吧!”

“我看不懂这些神神叨叨的什么末世、变异人,我就只知道我儿子女儿都还在外地,到底什么时候能通车?能把他们带回来!”

元幼杉趴在祁邪的胸前,跟着一起看完了手则的全部内容。

而接下来的两天里,小区里乱成一片。

讨论的、犹豫不决的、以及已经做好了准备开始收拾行李的……

第三天上午十点多,在楼上张望的小区居民远远看到了几辆大军卡,从繁密的树荫下缓慢驶来。

“部队的人来了!他们真的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新替身文学由小祁同学主演:我替我自己,我醋我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