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1章 神秘力量
从楼道里跑出来的时候, 祁邪身上背着三楼的刘老爷子冲出了熊熊燃烧的火海。

变异植物攻击18号大楼之时,刘老头本想着尽快跑出去,但他却被其他的东西绊住了脚。

待祁邪带着元幼杉冲进了三楼的屋里时, 发现刘老倒在客厅, 被震颤着倒下的柜子压断了腿, 人已经半昏厥了。

尽管老人的意识已经不清晰, 但他怀里依旧抱着一个摔开的小木箱,箱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这些都是刘老年轻时拍的照片, 褪色发黄的老相片上大多是一个笑容明媚、编着麻花辫的年轻女子,是刘老早逝的亡妻。

尽管老人从不埋怨儿女不孝, 也不觉得自己孤独可怜, 但其实他内心里一直挂念着亡妻,哪怕逃跑的时候都不愿意放弃这些东西。

而除了老照片外, 还有一些他妻子的遗物,掉了漆的英雄钢笔和卷边的牛皮本……

就是为了拿这些东西, 他才没及时跑出去。

祁邪弯腰将昏迷的老人背起来时, 他胸口口袋中的金丝熊顺势跳到了地上, 把地上散落的物品都收入了空间。

他伸出手,“上来。”

于是毛绒绒的圆团子便扑腾一跃,重新跳到了他的掌心中, 被他好好护住。

祁邪:“外面的火势很大,一会儿千万别出来,不然把你身上的毛都烧秃。”

冲出屋子时,从楼上几步跳到楼道里的巨大布偶猫甩甩头, 抖了抖略有些烧焦的毛发,动作很小心。

大猫四肢踩在地上时优雅而轻盈,柔软且厚重的脚垫能小心翼翼稳住自己的身体, 一点都不晃。

和祁邪碰面后,它轻轻“喵呜”了一声。

微微低头时,它露出绒毛浓厚的背上驮着的人,是一个满头大汗面色苍白的年轻女人,正趴坐在布偶猫浓密的毛发中。

她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身上还有血迹,状态很不好。

但当她直起身子时,元幼杉才看到她受伤的右臂折成臂弯,一个脸色潮红的婴儿小脸还皱巴巴的,被她死死护在胸前,嘴里发出细微的哭泣。

片刻后匆匆的脚步声从楼上追了过来,一个背着大包小包的年轻男人神情慌张,从楼上跑下来。

这就是被困在楼道中的一家三口。

新生的孩子还未满月,女人刚刚从医院接到家里两天,身子还没恢复。

男人看到背着刘老的祁邪,第一眼被他颈上的黑金色鳞片和幽绿色的细瞳吓了一跳,但他很快意识到祁邪并不是坏人,也是前来救人的一员。

他连连鞠着躬,“谢谢你们救了我们一家子!谢谢!”

他妻子是剖腹产,伤口还没愈合,又因为家里的玻璃被震碎时弹射在床上,直接划伤了她半边手臂。

男人护着妻子就护不了女儿。

当时他们夫妻俩已经绝望了,妻子甚至让他抱着女儿逃跑,要自己留在屋子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巨型布偶猫忽然冲破了屋门,静静停在他们周围,而后趴下身子露出了柔软的后背。

祁邪没多寒暄,只抬头看了楼上,“上面还有人么?”

“应该没有了。”

最后除了这两户,还有另外两个胆小被困的居民跟在祁邪等人的身后,一起冲出了18号楼栋。

因为这株变异植物上的「寄枝藤」被烧了,杀伤力大大减少;

再加上外面逗留掩护的方茴和及时赶来的武警1队,待祁邪等人护着幸存者跑出来时,这株变异植物几乎被完全处理。

深夜之中,枪声和火光打破了这个小区的寂静。

训练有素的武警队员牵制着抵死挣扎的变异植物,虽然他们占了上风,但还是有好几个武警不慎被伤到。

最后枯木轰然倒塌时,远处的居民们发出阵阵惊呼,代表着这场惊魂之夜彻底结束。

把身上的刘老交给医护人员后,祁邪身上的黑鳞不知何时消去,不动声色远离了闹哄哄的人群。

因为居民都在围着武警和医护人员问东问西,一时间忘了他们几个拥有‘特意功能’的人。

因此当他慢慢走向烧焦的魁木、逐渐隐入黑暗时,竟也没人发现。

但实际上,想往倒塌的枯树方移动的是元幼杉。

她在祁邪身上待着时被好好地护着,一身柔软的绒毛没有受火,只是在口袋里被挤压得有些凌乱。

在那株变异植物彻底死亡后,她忽然从巨大的枯木中感受到了一丝诡异的牵引力,让她忍不住想过去一探究竟。

元幼杉从祁邪的胸前爬出,三两下滑到地上后抖了抖脑袋,并没有直接跑过去,而是在原地回头望望,示意身后的祁邪跟上。

等男人跟过来后,她才蹦蹦跳跳往18号楼下跑去。

深夜给焦黑的树干笼上了一层黑幕,仿若蛰伏的巨兽。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焦炭气味,连附近的野草和植被都被烧成了灰烬,这一片土地都被大火烧干。

越是靠近,元幼杉觉得那股吸引力越是强烈,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声音的声音在呼唤着她。

要不是她意志力强,并且一直抱着警惕,恐怕早就被勾了过去。

跑动的过程中,她身下的绒毛都被厚厚的木屑灰烬染黑。

跃过一个个烧焦的木梗,最终她还是跑到了枯木旁边。

哪怕因为燃烧缩水了许多的枝干,对于不过拳头大小的毛团子来说,也太过庞大了。

她必须仰着头才能看到黑暗中树木上干裂的纹路。

小熊她耸了耸鼻尖,从那些纹路中闻到了吸引她的味道。

很清淡,又沁人心脾。

仿佛只要闻一闻就能洗涤身心。

身后默默跟随着的祁邪虽然感受不到这股力量,也不知道元幼杉到底想干什么,但他并没有阻拦小鼠这里碰碰、那里跳跳的行为。

因为他知道,小家伙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只是他一双蛇瞳在黑夜中格外幽亮,紧盯着时不时跌入木屑中消失的金丝熊。

在几近齐根断裂的桩口处,元幼杉跳到了裂口的凹陷处。

从这里她能看到周围被火烧得蜷缩的植物根须,一眼望去荒芜而可怖,而她终于来到了那股力量的本源处。

一丝丝看不见的力量仿若有牵引,从枯木的断口不断溢出,最后没入小鼠的身体里。

元幼杉头顶的迷迭梗吸收着这些细微的力量,忍不住舒展着花瓣,似是极为高兴,

花瓣的色泽稍稍变深了一点点,只是在黑暗中这点细微的变化根本看不清。

随着这股力量从死亡的特殊变异植株中消失,干裂焦黑的枝干顿时又灰暗了一分。

枝干的另一头,有一个手臂受了轻伤的武警正背靠枯树坐着。

他身后原本还很坚硬的树干,忽然变得薄脆。

细微裂痕从他背后蔓延开来,伴随着轻微的“咔嚓咔嚓”,最后直接碎成木片。

这武警毫无防备地往后一仰,被吓了一跳。

“这什么情况,我这么重的??”

无声吸收完变异植株中的能量后,元幼杉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但现在她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变化。

她有种预感,能够感知并吸收变异植物的力量,或许就是迷迭梗变种的特殊能力。

如果吸收到一定程度,她的身体应该也会发生一些质的变化。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忽然从那边朝着祁邪走了过来。

他理着寸头肤色有些黑,穿了一身笔挺利落的武警军装,坚毅的脸上有两块烧伤的地方,正是武警1队的队长□□。

走到祁邪身边后,□□主动伸出了手,“你好,武警1队□□。”

“祁邪,幸会。”

“我知道你,刚刚打听了一下,x大最年轻的祁教授。”

□□带着笑,只是目光有些探究。

因为在别人的口中他听到的祁邪是一个温润君子、前途无量的大学教授,待人和煦有礼,教书育人。

但他看人非常准,很显然面前这个男人刚刚展露出来的气质并没有他人口中那么得无害,甚至让他觉得有些摸不透。

但□□此番并非是来审问祁邪,他正色道:

“祁先生应该是获得了特殊能力的人吧,您放心,我并非是因为此事来找您麻烦的,正相反现在上头已经发布了相关文档,将这种拥有动植物特殊能力的人称为‘变种人’和‘异种人’,只是文档目前还没彻底发布。应该很快就会向全国公示了。”

只要等国家一公示,届时变种人便不再是怪物,地位定会水涨船高。

“您这样的人是我们现在准备招揽的特殊人才,不知道祁先生有没有这个意向?”

如今国家高层已经发现了变种人的能力,并意识到这些拥有逆天能力的人,会是未来主导这个混乱世界的关键因素之一。

因此他们已经开始积极地招揽变种人。

但祁邪有自己的思虑,这一次他没有加入某个势力的念头,“抱歉,我暂时不想离开x城。”

□□闻言点点头,也没有很失望,只是有点惋惜。

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个看似清贵气的年轻男人并不简单。

他并不强求,点点头道:“我们应该不久后就要撤离x城北上了,祁先生可以再考虑考虑,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这两天我们会在附近等待其他同行的部队,如果祁先生有什么疑问,或者改变主意了都可以过来找我。”

祁邪点点头,“多谢王队长。”

□□转身走开,朝着人群中隐隐排斥在外、落单的方茴走去。

因为方茴直接在小区人面前暴露了变种能力,被还不明真相的小区居民当成了怪物,不少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有些忌惮。

还有人背对着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而她也是个变种人,自然也在□□招揽的范围内。

等□□走后,一直躲在草梗中的元幼杉才跳了出来,几下爬上了祁邪的肩膀,在他本就染了灰尘的衬衫上留下了一串爪印。

祁邪侧目看了看肩头的小熊,“你脏死了。”

小熊立起身子挥了挥肉爪,毫无威胁力地‘恐吓’着祁邪,又故意用脏兮兮的爪爪踩了踩男人的肩膀。

别看18号楼经历了好几次攻击,但地基打得结实,没有一点坍塌的迹象。

武警部队和救护车开走后,小区楼下的居民们陆陆续续回了家,四周也逐渐恢复宁静。

卧室之中,祁邪躺在床上入睡。

他枕边用柔软的棉花做了一个小小的窝,而窝的里面蜷缩着一团毛绒绒,正是金丝熊形态的元幼杉。

然而今天晚上,元幼杉的睡眠质量并不好。

她模模糊糊感觉自己的体内像是有一股力量正在撕扯着她的血肉,让她有些难受。

紧闭双眸的小熊不自觉抽动着后jio,像是要被惊醒一般,用前面的短爪爪挠了挠脸。

拉扯感越来越强烈,她感觉自己的骨骼像是被人拉出了一条条缝隙。

只听‘砰’地一声轻响,黑暗中双眸紧闭的祁邪陡然睁开了双眼,眸中略过一丝冷光。

他反应速度极快,直接弹坐起身子。

下一刻,一个柔软且娇小的身躯滚落到他的臂弯里,一股淡淡的熟悉的花香弥漫在床头……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去当志愿者勒,明天会多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