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0章 寄枝藤
距离元幼杉和祁邪动身去金融商场, 这一来一回不过大半天的时间,回到小区楼下时,正值太阳完全落下, 天际像是浮了一层闷青。

祁邪个子高, 在人群中仿若鹤立鸡群。

他胸前口袋里的金丝熊用爪子扒着前襟, 直接爬上了他的肩头, 站在上面视野一下便开阔了。

元幼杉的视线穿过了前方堆叠的人头,看到围聚在楼下的小区居民们, 都远远避着一栋居民楼。

18号楼,也就是祁邪家所在的楼房。

此时18号楼下的参天大树, 正无风挥舞着粗壮的枝条, 像是有生命的精怪一般狠狠抽打在大楼的外壁。

被枝条抽到的地方墙皮裂开一道细细的纹路,灰尘瑟瑟往下落。

这棵树昨天树冠顶端才刚刚没过五楼的窗顶, 仅过了一天半的时间,又生长出了许多新的枝条和叶子, 像是膨胀的绿云, 几乎要超过六楼的窗户, 高度几乎有25米!

它扎根在楼道旁的树干已经粗壮到需要三个成年人合抱,树根下方的根须破土而出,像蜿蜒的地龙一直向四周发散延伸。

其中一部分根茎已经蔓延到了18号楼的墙角, 点点潮湿的青苔和根尖探入了楼道口。

昨日摔死在树脚下的青年人尸体被拉走,但地上仍然残留了大摊血痕;

元幼杉和祁邪从楼道出去的时候,那些暗红色的血渍上就爬满了青苔野草,以及虫子。

如今那块地方的血渍已被完全吸收, 那处的生物也比别处长得更快更多。

若是再让楼道口的这株巨植生长一段时间,别说会不会影响这栋楼的居民出入,恐怕这整栋楼的根基, 都要被动摇。

摇晃的粗长枝条再次挥舞着劈了下去,这一次正好打在了某一户居民的窗户上。

顿时那两扇玻璃被大力击碎,直接四分五裂成玻璃渣,外头贴着墙壁的叶子顺势挤入了屋内。

屋里头住户惊恐的尖叫声隐约传了出来,顿时四周的抽气声更大了。

“我的老天爷,这还不跑,赶紧从屋里下来啊!”

“那一户家里有个吃奶的孩子,家里头的女人还没出月子呢,怎么跑啊。”

“这些树现在是吃人的,可不比以前了……有没有人报警啊?”

“早就报警了,还打了医院的电话叫救护车了呢,这么久了都没个影子,肯定来不了了……”

市里有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开始了电缆抢修,恰巧这棵变异植物开始发飙攻击18号楼的居民时,信号恢复了一段时间。

有居民报了警还叫了救护车,但无论是警厅还是医院,都只说尽量赶过来。

因为现在外面的路况都是植被,以及隐藏在城市各个角落中的变异动物,非常危险。

众人正焦急议论着,三个人影从楼道中逃了出来,几步跨过地上凸起的根须往远处跑。

跑在前面的是一男一女,因为天色太黑他们又太慌张,男人没注意脚下的树根,被绊了一下扑倒在地。

身后的女子回身将其拉起,死里逃生后顺利地从巨树的树荫下跑离。

但另一个略落后的男人却没这么好运了。

一条从树冠中延伸的粗长枝蔓发觉了他,狠狠甩了过来。

他整个人被飞甩而来的藤蔓拦腰卷起,被高高抛在空中。

“救命!救命啊谁来帮帮我……”

求救的惨叫还未说完,挥舞的藤蔓忽然卷着他的身子往地上一摔。

只听结结实实‘砰’地一声闷响,那男人直接粘在地上没了声息。

人群中有胆子小的,被骇得惊呼一声。

好在天色已晚距离又远,他们只能看到个大概,太过血腥可怖的画面看不见。

元幼杉神情有些凝重,她可以确定这株巨木不是一般的返祖变异植物,而是白雾催化中形成的‘特殊种’。

一般来说,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中的特殊种都数量稀少,但杀伤力却非常大。

往往它们的攻击性极强,且都有特殊能力,很不好对付。

昨天她只是惊叹这株树长得比周围的植被都要快,但现在看来,这种‘快’显然是异常的。

它一天就能长几米,若是任它这么发展下去,几个月后岂不是整个小区都要遭殃!

再让它长个几年,是不是到时候整个城市、甚至是国家都将被它吞噬笼罩!?

虽然现在的光线很暗,但元幼杉的眼睛即使是在夜里,也能看得清晰。

在那些藤蔓和枝条摆动时,她发现那些粗壮的藤并不是树木本身生长出来的,而是一些其他物种的植被,缠绕在树木的枝条上。

在看清这种藤的瞬间,元幼杉心中的感应雷达便自动开启。

她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直接蹦出这种藤的名称和属性,似乎是迷迭梗变种给她带来的能力。

这种看似是普通藤蔓的藤枝,实际上名「寄枝藤」,是生物大爆炸后新产生的种类,并不是特殊种,而是普通种。

它单独存在时非常柔弱,往往攀覆在墙上、角落中,除了表皮坚硬没有别的优点。

但一旦让它寄生在其他植被上,它就会将自己藤蔓中的软刺伸出,刺入被寄生者的体内,吸取对方的营养并迅速生长。

与此同时,它可以将自身的藤条和被寄生的植物嫁接、融为一体,成为被寄生者的一部分。

二者互利互惠,「寄枝藤」大大提升了这株巨植的杀伤力,也是它能攻击大楼和行人的主要手段。

眼瞧着事态即将失控,人群中一个中年女子忽然站了出来,咬牙道:

“谁和我一样有特异功能的,不如大家一起把楼里的人救出来吧,那可是个刚出生的娃娃,眼睁睁看着他死了多造孽啊!还有三楼的刘老爷子,他人多好了,逢年过节谁没收他点饺子粽子,咱们把人背出来也好啊!”

她这话一出,不少人都一脸疑惑,不明白她说的特异功能是什么意思。

只有少数和祁邪一样的变种人,才听懂了。

要知道现在还算是末世初期,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变种人的存在,更不知道异种是个什么东西。

人群中有两三个人的眼神虚浮,他们就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在另一栋楼里居住的一个女孩儿约莫只有十四五岁,看起来还是个中学生,听到中年女子的话后,她神情犹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忍不住往前踏出一步。

她身边的父母猛地拉住她的手臂,母亲压低了的声音也有些尖锐,“你要干什么?不许过去!”

女孩儿急道:“妈,你没听到人家说……”

“说什么你都不许去,去了我就没你这个女儿了!你这个笨妮子怎么不让人省心!”

看着眼睛里冒了泪花的女儿,一旁的父亲忍不住道:“月月,你妈妈说得对,她是太担心你了。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失去爱女的痛苦,难道你要我们眼睁睁看着你去冒险吗?你有善良的心想去救人,爸爸为你骄傲,但是这真的太危险了。”

说着,中年男人也有些哽咽。

“现在大家都把外头的怪物当成洪水猛兽,要是你的身份被发现了,肯定会有数不尽的麻烦……听话月月,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就当爸妈自私好了!”

末世爆发之前,这一家三口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小家庭。

父母都在外面上班,女儿成绩优异前途光明。

然而末世爆发的那一天,他们夫妻俩刚刚出门就碰上外头一片混乱,想到还在家中没有去学校的女儿,两人匆忙赶了回去。

一开家门,他们差点当场昏死过去。

客厅里一片血污,家里养的一只布偶猫体型变得巨大,曾经漂亮的长毛上染满了血渍,趴在阳台上。

地上只有一截残肢,上面还挂着女儿的校服袖子。

夫妻俩崩溃不已,从厨房里提了菜刀就要冲过去把巨大的布偶猫砍死,但那只猫忽然疯狂在地上打滚,嘴里发出阵阵尖利的嚎叫。

几分钟后,他们眼睁睁看着血污中的大猫变成了一个蜷缩着的、浑身□□的女孩儿,昏倒在阳台上。

就是他们被吃掉的女儿。

他们的月月变成了一只布偶猫。

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夫妻俩哪里敢跟别人说,这些天他们清理完客厅的血迹后,又多番试探才确定这真的是他们的女儿。

因为女孩儿的身上一直有短短的绒毛,甚至时不时会不受控制地冒出尾巴和耳朵,他们只能让女儿穿长袖,也很少让她出门,生怕被邻居发现了异常把她当成怪物。

亲眼看到女儿残肢的母亲晚上一直做噩梦,精神也不太好。

此时听到女儿要暴露自己的异样,去穿过危险的巨大植物拯救别人,她又怎么能允许!

月月一脸为难,看着崩溃的母亲和两眼含泪的父亲,心中焦灼不已。

自从她和布偶猫异种后,便发现自己的体力、力量都变强大了许多;

而隔壁楼层的刘爷爷,之前对她很好。

她上学的时候经过楼下,经常被塞一把菱角、一包玉米糖。

可她也知道爸爸妈妈有多担心自己,尤其是妈妈,已经好几天晚上从噩梦中惊醒了。

女人死死抓住闺女的手臂,“我绝对不会让你去的,你去了就是要逼死我!”

而类似这样的纠结和顾虑,其他零星的变种人心中也有。

他们也害怕自己去了反而把命搭上,或是暴露身份后会被小区里其他人当成异类排斥,一时间除了那最开始站出来的中年女子,再没人主动出来。

人群中不明真相的普通群众们面面相觑。

有认识中年女子的人忍不住出声劝阻,“小方啊,我们也想救人,可是你看看这怪树这么恐怖,过去可就是一个死啊!”

“就是就是,你想逞能去送死,我们可不去!”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人群后方的祁邪忽然出声道:“我和你一起去。”

中年女子后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因为他个子太高,十分显眼。

众人在看到出声的人是个气质出众、格外俊美的男人后,都有些惊讶。

因为祁邪看起来就是干干净净而内敛的那种成功人士,让人不敢轻易冒犯。

中年女子打量了他两眼,有些迟疑:“你有能力吗?”

祁邪点点头,从人群中穿了过去。

女人点点头,“好,那就咱俩去。”

缩在口袋里的元幼杉没敢冒头,她微微仰头时能看到祁邪的下颌线,心中有些惊讶。

她本以为按照这个副本世界中祁邪这外暖内冷的性子,是不会在这种时候站出来的。

但她不知道的是,祁邪能看到这具身体前二十多年的记忆。

那位三楼的刘老爷子是个孤寡老人,儿子女儿都不孝顺,为了逃避赡养责任几乎都不来看他。

老爷子也不怨,就自己安安静静生活在老房子里,每天都出去溜达溜达,对楼里每一个人都笑脸相迎。

前几年祁邪这具身体的母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他变卖了车房为母亲治病,是这位刘老爷子常常宽慰他、关心他们母子,甚至常常上门探望祁邪的母亲。

虽然这些算不上恩情的交际,都只是一组游戏数据的经历,而不是祁邪本人收到的。

但这一刻,他依然选择了去。

隔着一层布料,元幼杉能清晰听到祁邪缓慢却有力的心跳,她眨了眨眼睛,心情莫名有些开心。

或许是因为,她意识到无论世界有没有变化、记忆有没有清除,祁邪让她赖以信任的本质其实都没有变。

不顾周围的人阻拦,中年女人双臂忽然开始膨胀,密密麻麻的浅绿色针从血肉中生长出来,直接把旁人的人吓得面色骤变,连连后退。

“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

“怪物!她是怪物!”

中年女子恍若未闻,扭头看了眼祁邪,道:“我的能力是可以变成一种松针树,并且可以发射针叶,你呢?”

中年女人名叫方茴,她当时并不是在家中进行的基因融合,末世爆发时她刚刚到公司楼下。

结果在白雾笼罩后,她直接昏倒在了公司楼里。

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株高大的松针树,直接顶穿了头顶的楼板,枝叶也都能移动。

后来凭着这样的能力,她一路化险为夷最后回到了家里。

要不是这次她想救人,她也不想暴露自己异于常人的能力。

祁邪松了松领口,“我是动物系。”

说着,一大片黑金色的鳞片从他的皮肤下开始浮现,他的手臂连着手掌、包括前颈和脸颊下方都覆盖上了薄薄的鳞片。

他取下了银丝眼镜,将其放入口袋,一双眼瞳深处仿若跃动着幽幽的绿色火光,细长而惑人。

祁邪并没有完全兽化,他知道自己的黑蟒形态会引发周围人的恐慌。“我不惧外力冲击,可以冲入楼道里。”

方茴点点头,“那我掩护你。”

就在两人动身的时候,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道声音,“我也去!”

话音一落,一道巨大的黑影骤然在人群中现形,四肢猛然一蹬便从人群的上方跃了起来。

人群中一个女人尖叫一声,捂着脸跌坐在地上哭泣,“月月!”

待那身型巨大的兽类到了两人的跟前时,元幼杉忍不住探出脑袋,看到了一只巨大而漂亮的布偶猫,身长一米有余,几乎快到祁邪的胸口的那么高。

一大一小的毛绒绒目光对视,

大猫的眼睛像是一层圆弧形的琉璃,在看到看到男人胸口只露出一点点的呆萌小脸,以及头上顶着的小花,也有些怔忪。

听到身后人群中母亲爆发的哭喊声,布偶猫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愧疚,在心里说了一句‘爸爸妈妈对不起’,还是坚定地迈向了巨木的方向。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18号楼下的巨大树木显得更为庞大。

元幼杉忽然想起了脑海中浮现出的「寄生藤」的属性,用爪子刨了两下祁邪的领口,见他没有反应,直接爬上了他的肩膀,用爪子拽着他的发丝。

祁邪以为她在玩闹,并没有放在心上,结果他的耳垂就被小家伙用牙齿咬了一下。

他这才低头看了过去。

成功引起祁邪的注意后,元幼杉用短短的爪子比划着什么,急得直跳脚。

这个时候她才尤为焦急自己不能说话。

她脑海中飞快思索着传递消息的方法,在看到远处人群中闪烁的烟头火星后,她灵机一动。

巴掌大的金丝熊直接沿着男人柔软的衣料滑了下去,四只短短的小腿飞快扑腾,在黑暗中根本没人看得清。

它跑得飞快,硬着头皮朝着目标方向冲了过去,在一双双腿和脚掌间来回跳跃。

等被跳到脚背的人感觉到有东西而低头看时,它早就钻没了影。

人群中某个穿着拖鞋看戏的中年男人正叼着烟,和旁边的邻居说着什么。

“谁知道这几个人怎么变成妖怪了,他们不会吃人吧!说不定他们都不是人了,是怪物假装的,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可不能让他们再在小区里呆着了……”

他正高谈阔论指点江山,话还没说完声音陡然一利,扯着嗓子开始尖叫,并开始疯狂扑打着自己的腿上、腰上。

“有蛇!有怪物爬到了我身上了!”

黑暗中他根本看不清爬在身上的东西是什么,脸颊下方一痛,他嘴里叼着的烟头不知被什么东西被扯走了。

再一搭眼,身上的乱爬的东西好像也没了。

“你身上什么都没有啊,乱叫什么吓死人了!”

“妈的奇了怪了,我明明感觉有刺列列的东西在我身上爬……”

此时那一团小小的黑影,已经从他身上跳了下去,往回去的路上跑。

它快速穿梭在人腿之中,数次差点被人踢到踩到。

待它有惊无险地冲出重围,并重新爬向了黑暗中的人影时,刚刚抓住那人的裤腿,男人就已经弯下身子伸手把小家伙捞入了手心里。

祁邪幽绿色的瞳仁盯着掌中还在喘息的小鼠,“乱跑什么……”

抖了抖耳朵的小熊眨眨眼,紧接着,他的掌心中多出一截已经被扑灭的烟头,燃烧的部分还有余热。

他这才发现小家伙靠近左边爪爪的绒毛被烧焦了一小撮,灰漆漆的。

饶是如此它还在焦急地又蹦又跳比划着什么,似乎想要向他传达什么信息。

元幼杉挠了挠脸蛋,又把刚刚从那人兜里摸走的打火机取出,放在祁邪的掌心。

“你的意思是,用火烧?”

听到祁邪这句话,她眼睛终于亮了,激动地连连点头。

根据她莫名掌握的知识来看,虽然「寄枝藤」很坚硬,但它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怕火。

若是祁邪他们直接冲进去,恐怕要吃不小的苦头,但若是能先用火把这‘助纣为虐’的藤蔓烧了,那危险性可就小了许多。

祁邪这才知道,这小老鼠突然跑掉是有原因的。

他莫名很相信小家伙‘说的话’,用手指轻轻搓去了熊熊那撮烧焦的毛毛,又点点它的脑袋。

“我知道了,下次别再乱跑了。”

等把那点焦灰色抚去后,元幼杉才发现自己的毛毛被燎了,她低头用短爪爪扒拉着那处,发现那里被烧出小小的坑。

元幼杉:熊熊震惊jpg

她竟然秃了一块!

祁邪眼底有一丝笑意,抬起头时他看向一旁的方茴和布偶猫异种:

“这树怕火,所以我要先去准备一些引燃的东西,既然我们都选择了冒着生命危险过去,不如直接把这变异棵树彻底解决掉,你们觉得呢?”

18号楼一旦倒了,方茴居住的19号就是下一个。

方茴思索片刻,严肃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要是任凭这棵树继续长,早晚周围都要遭殃,可就凭我们三个……”

就凭他们三个,能撼动这大树吗?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把里面的人带出来,剩下的我来解决。”祁邪道。

闻言方茴和布偶猫异种的月月都点了点头。

附近就有不少树木植被,祁邪迅速收集了大量的木枝,捆成数捆后又用布帛将其层层包裹。

他在小区中找到了一辆废弃停泊的小轿车,将里面的汽油抽了出来后,浸透了木枝棍和布。

在几人靠近变异树时,从漆黑浓密的树冠中猛然甩出几条挥舞的藤蔓。

方茴的身体里射出了无数根长而尖锐的叶刺,狠狠扎入了几条藤蔓之中,掩护着巨大的布偶猫和祁邪快速往楼道里面跑去。

在一条藤蔓即将甩到祁邪的身前时,他用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汽油木棍,同时脱手甩了过去。

藤蔓沾火的一瞬间,一长条火舌即可蔓延开来。

那粗壮的绿藤在火光中飞快萎缩、变成焦灰,疯狂蠕动着。

下一秒其他几捆汽油木枝都被点燃,直接扔到了变异树上。

由于有汽油的助燃,火势蔓延地很快。

变成布偶猫的月月身上的毛在高热下都有点卷边,它听到楼洞里爆发出的婴儿哭声,忍着热浪直接冲了进去。

就在这时,响亮的警笛声从小区外传了进来,两辆军卡车载着全副武装的武警,跨过了一路上的困难,来到了这里。

“谁打的电话叫的救援?具体哪一栋楼里还有人?”

“快快快!过去救人!”

“……”

——

夜深时分,在变种人和武警们齐心协力下,18号楼中的人都被救了出来,盛大的火光也已被扑灭。

18号楼下倒着一株巨大的树木,大半边的枝叶都被烧焦了,难闻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

楼道下方还亮着旋转的警灯,两辆军卡车旁边停了一辆救护车。

因为医院的外头也是路况堵塞,到处都是变异植物和动物,救护车出行非常不便。

现在还有不少伤者被送到医院后,没有家人来接就暂时收纳在医院里的。

到处都是伤患,到处都爆发混乱,无论是警力还是医疗都极缺。

他们还能赶到,就已经是万幸了,这些伤患也不能送去医院。

一是医院里根本没有病房,连走廊里都睡了人;

二是路上还指不定会碰到什么危险,说不定要大半天才回得去。

于是医护人员就地为几位伤员处理伤口。

而另一旁的武警们,则是被一群小区的居民围着拉着,乱哄哄一片根本无法脱身。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政府什么时候能来救我们啊,这些树赶紧找人砍掉啊……”

“警官,我的儿子在xxx公司上班,自从外头乱了就一直没回来,现在信号也差根本打不通他的电话,你们得派人去给我找找啊!”

“到底怎么办你们这些领导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啊,我们老百姓可就靠着你们了……”

人群的后方,头发被烧了大半儿的小姑娘讪讪笑着,安抚着抱着自己崩溃大哭的母亲。

“妈,我这不是实在不忍心,以后我绝对不会了!”

武警1队的队长□□身上染了许多灰尘,堪堪从一群大爷大妈中脱身离开,叹了口气。

他走到角落里,看着满地狼藉和焦急的居民们,心里也有些迷茫。

因为这些百姓们的问题,很多就连他们也不知道。

上头现在都是一团乱,他们又怎么回答民众们呢?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扫视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倒下的巨木旁蹲着的男人。

那人一身白衣染了些灰烬,却丝毫不影响一身的气势,此时不知在研究些什么。

□□微微眯眼,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很深刻,应该就是一位拥有特殊能力的变异人。

他心念一动,朝着祁邪的方向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小可爱问女主什么时候变成人,不会太久啦,大概下一章会变回去,但没有完全变回去。还需要有一个契机,发现一些秘密(还是不剧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