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46章 黑蟒变种
昏睡之中的元幼杉感觉浑身血液滚烫, 体内的基因改良药剂正在发挥着功效,将最后一点紊乱的基因都改造融合。

渐渐的,她浑身的灼热感降了下来。

可还没舒服多久, 周身又开始冷了起来。

虽然她现在是一只金丝熊的形象, 浑身绒毛很厚, 能够抵御风寒;

但她依然感觉有什么冷冰冰的东西隔着皮毛,贴着她的皮肤, 像一块冰坨子, 让她在昏睡中越来越冷。

她忍不住用肉粉色的爪子摸了摸‘冰块’,试图把它推开, 可挣扎了半天, 依旧没能成功。

意识逐渐恢复,元幼杉眨了眨眼睛,发现周围环境一片漆黑。

她四只爪爪踩在阴冷的东西上,触感凉而坚硬,低头一看,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漆黑的鳞片之上。

而贴着周身和脚下的冷意, 就是从这些鳞片上传来的。

打了个哆嗦后, 她动了动自己的身子和脚, 试图从这诡异黑鳞上爬下去。

结果刚刚动了一下, 身下的鳞片忽然动了, 蠕动时像有生命似的一呼一吸, 把她吓了一跳。

元幼杉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下是个体型巨大、长满细鳞的活物!

她顿时不敢再逗留,两条后腿一蹬就想从鳞片上跳出去逃跑。

可没等她跳几下,她正前方堆叠的黑鳞之中,忽然有一团凸起, 并在呼吸间伸长、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

圆滚滚的金丝熊两脚一软,被吓得直接仰倒,后脚蹬了几下才稳住身子。

再次翻了个身时,那一双又黑又圆的豆豆眼,便同面前立起的生物四目相对。

这是一条身形巨大的黑蟒。

它通体鳞片漆黑,窗外的点点光斑映射在它的鳞片上时,有种淡淡的黑金色,流光溢彩十分好看。

哪怕是元幼杉还没有和金丝熊异种、还是个成年人时,这条黑蟒的体型对她来说也太大了。

更何况她现在是只巴掌大小的鼠子,连给黑蟒塞牙缝都不够格的。

她昏睡中总觉得周身和脚下凉飕飕的,其实就是因为她躺在这条黑蟒的鳞片上,被层层圈在中间。

任谁一睁眼看到这样危险的庞然大物,都会被吓得心惊胆战。

因为蛇类都不能眨眼只在眼上的有一层透明薄膜,元幼杉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双细长的蛇瞳。

瞳仁是细长的深绿色,在黑暗中就像是一对闪着荧光的光源体。

尽管她不得不承认这条蟒很好看,无论是体型大小,还是鳞片色泽和气势,在蛇群中必然也属于王者级别的;

但她更怕这黑蟒一张口,直接把她吞了。

猩红的蛇信从蛇吻中缓缓吐出,黑蟒修长的颈垂了下来,信尖几乎要贴上元幼杉的鼻尖。

距离如此之近时,她甚至能看到蛇瞳中心的细长黑洞,美得惊人,同时也让她一动不敢动。

她头上鲜活的迷迭梗因为惧意而有些萎靡,柔软的花瓣拉拢着。

鼠类向来是蛇的食谱之一。

而元幼杉和金丝熊异种后,体内便带有了鼠类的生理基因。

例如动不动就被吓一跳炸毛,或是遇到猫、蛇、鹰等天敌会如临大敌……

这些都是她异种后由基因带来的天性。

她现在毛绒绒的身体,就被体内的基因控制着,想要可又迈不开爪子,可怜兮兮的。

好在那黑蟒似乎对这点牙缝肉并不感兴趣,只是用蛇信收集了一下她的味道和信息,便慢慢抬起脑袋挪开了视线。

元幼杉心里有些惊诧,都说蛇这种生物身上有股腥气,但她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

哪怕是蛇信凑得极近时,她也只嗅到了淡淡的冷水气息。

恰巧这个味道她十分熟悉。

身下的黑鳞开始收缩蠕动,盘旋着身子的黑蟒开始移动。

趁着这个机会,元幼杉从蛇尾处滑了下去,踩在地上时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蹲。

在黑暗中晕头转向时,她忽然发现黑蟒爬行的声音消失了。

回头一看时,一双结实修长、肌肉纹理健美的赤/裸的蜜色双腿,就这么映入了她的豆豆眼,让她直接愣住了。

用爪子揉了揉脸,她又抬头看了过去,想再往上瞅瞅。

还不等她再仔细端详一番,一件巨大的白衬衫从天而降,直接盖住了她整只鼠,连她头上的粉色小花都被压瘪了。

被清冽的气味全方位包裹,元幼杉眼前一片漆黑。

等有些瘪的鼠饼从衬衫的边缘爬出来时,一束光芒恰巧射入屋里,将整个房间照射得通亮。

她看到一个身材挺拔、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背对着她系扣子,将窗帘拉开,站在窗前眺望。

这应该就是她刚刚惊鸿一瞥,看到的那双长腿的主人。

此时男人身上的衬衫和西裤穿得板正。

刚刚屋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还有一条大得吓人的黑蟒,几秒钟后黑蟒就不见了,屋里还多了一个男人。

元幼杉猜到了,这男人就是刚刚那条黑蟒。

看他能够在人形和蛇形随意切换,应当是一个自主变异的‘变种人’,在白雾的影响□□内有了蛇类的基因片段。

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自己昏迷前就是被这个男人提了起来,装进兜里带走了。

这里是他的家么?

他带自己回来想干什么?

就在此时,窗前的男人忽然转过头来,阳光落在他的侧脸上,让他的镜片有些反光,有些看不清脸。

但饶是如此,元幼杉还是有股越来越强烈的熟悉感。

她眼睁睁看着男人朝她走了过来,心下有些害怕,扭头就往前头的柜子底下钻。

可她四条小短腿跑得再快,也比不过两条长腿。

刚要钻到柜缝底下,身后便被人一把抓住,兜着倒在了身后人的掌心中。

元幼杉想跳下手心,一低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捧到了很高的地方,让她有些眩晕。

一时犹豫,就被举到了一张脸孔跟前。

这一刻她终于看清了男人的全脸,一张本就呆萌的熊熊脸顿时如遭雷击,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她头顶的迷迭梗也很戏精地伸长了叶茎,试图凑上去仔细打量。

“祁邪?!”元幼杉惊呼出声,但在男人的耳朵里,它只是因为受惊‘唧唧’叫了两声。

他一张俊美无涛的面孔浮现出一抹兴味,眉头微挑,伸出指尖戳了戳金丝熊头上的花瓣。

“你是什么小怪物,变异老鼠么,还是被寄生了。”

这好听醇厚的声音天然有股温柔的意味,颇有兴趣地伸出指头,摸到了那截细细的叶茎。

感受着头顶有微凉的指尖从迷迭梗的花瓣,一直到叶茎,元幼杉这才知道,这株迷迭梗不仅和自己长在一起,并且上面还有自己的神经纤维!

男人在抚摸花朵的时候,她脑壳都酥了,感觉是自己在被rua!

生怕这人直接把自己的花揪掉,她一把用短短的爪子护住自己的脑壳,同时内心惊涛骇浪。

眼前的这张面孔很俊美,同自己记忆中的祁邪容貌有八成像。

只是这人带了一副银丝眼镜,眼睛要比祁邪稍长些,是一双好看的凤眼,同时气质也大为不同。

上一个副本的祁队长是冷冷淡淡的,几乎没什么表情;

而眼前这个男人,眉眼间和气质都是温和的,但却有种另类的疏离感。

这个游戏世界会有两个长得相差无几的人么?

显然这种几率很小,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面前这个托着她打量的男人,就是祁邪!

元幼杉心里很是激动,想开口询问,却发现自己只能鼠叫,人类根本听不懂兽语言。

况且就算她能说话,她也没忘了游戏系统将祁邪的记忆全部消除的事情。

恐怕对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心念一动,元幼杉去看了看自己面板上的弹幕。

果不其然,不少第一个世界的老玩家在疯狂刷新。

【这特么是缘分啊!!特意跑到祁邪的直播间看了一眼,就是他!!!】

【卧槽,这俩人有点巧啊。】

【啊啊啊啊我的cp没有断,这就是缘分啊命运啊!】

也有不少祁邪直播间的观众过来发消息,这下元幼杉才真的确认,这就是祁邪。

虽然他气质变了、没了记忆,但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元幼杉心里便酸酸胀胀的。

还在打量着手中金丝熊的祁邪觉得自己魔怔了。

他竟然从一只鼠子的脸上看出了复杂和欣慰的神情?

来到这个副本世界后,祁邪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但他还记得游戏和上个世界的一点情形。

但只要仔细去想副本中经历了什么事、什么人,大脑便阵阵锥痛。

接收了游戏给予他的身份信息后,他知道自己这具身体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大学老师,大约25、6岁。

因为他智商高学问好,小时候就连跳了几级,在某一本大学留任当了老师。

但他的‘母亲’身患癌症,需要动手术、放化疗,他身上所有的积蓄都被花光了,只剩一套老小区的房子。

融合数据前和后,他都不是喜爱动物的人,却因为一时兴起的念头将这只奇怪的金丝熊带到了家里。

而刚刚到家时,祁邪便浑身炽热难受,觉得窗外的阳光很刺眼。

他将窗帘拉上后便昏迷了,再次在黑暗中醒来,他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黑蟒。

自己成了一个变种人。

那种感觉很奇妙,虽然他仍然有身为人类的情绪和神志,但那一刻他的血液和心脏都是冰冷的。

可就在蛇信收集到这只金丝熊的气味时,他诡异地觉得这股气息很熟悉、也让他很心安。

清甜浅淡的花香之中,是一股让人很舒服的味道。

祁邪心情颇为愉悦,将鼠子放在了桌台上,轻笑一声道:

“无论你是个什么东西,是变异了还是成精了,被我捡到了就是我的了,乖乖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跑。”

他虽然带着笑,薄薄镜片后的眼眸也温和好看,却让元幼杉打了个哆嗦。

她可靠的祁队长,怎么会变成这幅腹黑斯文败类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在外面旅游,所以更的少了些,回去就多多更新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