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38章 你是救世主
距离末世爆发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气温愈发攀升,基地中的人也来来往往。

每隔一段时间,基地里都会消失一些人, 也会多出一些新面孔。

如今内层基地的人口即将饱和, 入城费用飙升得离谱, 就是有粮食也不一定能进来,实行异能者优先政策。

不少脱离了基地、选择在城外扎营的异能者团队, 也经营得有声有色。

元幼杉这段时间时常听到庞天那群人的消息。

因为他们本就是从首都城来的人, 又不在陵城定居, 陵城基地的管理者根本管不了他们;

以至于不少基地的异能小队出去做任务的时候,都和这伙人发生了摩擦。

据说这伙人行事十分张扬,手段也狠辣下作。

不少异能者好不容易猎杀了进化种, 却被早早埋伏好的庞天手下截胡, 嚣张无比得取走了源石。

他们引起的激愤不少, 但却没有多少人敢和他们杠上的, 因为打不过。

除了队长庞天之外,这支队伍里还有一个升了四级的异能者,其余二三级的手下还有十数人, 一级异能者和普通人若干。

久而久之,就有一些异能者打起了云停的主意, 想让祁邪和元幼杉出手对抗,几次在两人面前影射庞天。

“元姐你有所不知, 那个在庞天身边叫得最欢的程品贵简直可恶至极, 对此诋毁你和祁哥的名声,我们都听不下去了!”

“谁说不是呢,他还说什么你们根本不敢对上他的老大庞天,这不是笑话么?当初可是您和祁哥力挽狂澜解决了尸潮, 简直是井底之蛙。”

诸如此类的话,只要元幼杉在工会大厅露面,总有一些人拱火。

但她每次都是笑眯眯地听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根本不恼。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执着于要找他们的事儿,但又不影响她吃吃喝喝,她懒得理会。

她感觉自己的异能到了五级的临界点,而空间里的尸皇源石还好好得放置着,一直没动。

元幼杉冥冥中有一种感觉,一旦她服用了源石并成功晋升,或许将跨入一个崭新的世界。

但她却迟迟没敢行动。

科研院曾经把那只尸皇的尸身研究透了,发现它的大脑和精神领域都发生了特殊变异,远超寻常进化种。

而元幼杉和尸皇的决斗,也被城墙上的士兵、以及上空盘旋的直升机中的探测员拍摄记录了下来。

经过专家反复对比观看,他们确定这只尸皇已经生出了较高的智慧,以及情绪。

他们猜测,尸皇携带的病毒是全新的再升级版。

这意味着丧尸病毒中出现了全新的物质形态,甚至可以称之为智慧生命。

或许丧尸病毒的最终阶段、这个末世的尽头,就是丧尸完全取代人类,形成一种全新的物种。

宋教授把这些研究结果都告诉了元幼杉,让她使用尸皇源头时务必小心,让她一拖再拖。

手腕上贴着的磁芯微微颤动,她抬手看了一眼,紧贴着腕子的细长光屏亮了起来。

这是首都城研发出来的新黑科技,是一种太阳能的磁芯,收听电话和短信都没有问题,还不需要耗电,比手机方便多了。

之所以首都城基地愿意低价卖给陵城,就是因为陵城基地手中掌握着‘病毒抑制剂’的原材料。

除了那位宋清仁教授,谁也不知道抑制剂中活性物质究竟是从哪里提取出来的。

为了兑换抑制剂,首都城的人才同意用太阳能磁芯交换。

两方都把核心技术牢牢把握在手里,但都是一拿到对方的产品,就偷偷开始拆分研究,试图破解对方的技术和秘密。

陵城方还好,他们从太阳能磁芯中提取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金属物质,知道这应该就是磁芯的核心。

但首都城的研究人员们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他们的设备明明比陵城要先进,可无论怎么分解比对,愣是找不出抑制剂中的活性物质来源。

这让他们十分郁闷,恨不得绑了宋老逼问他。

对此宋清仁只装傻,旁人根本拿他没办法。

这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抑制剂中所谓的活性物质其实就是元幼杉的治愈异能。

此时元幼杉接到的消息就是宋老发给她的,她将手中把玩的尸皇源石放回了空间,起身走出屋门。

客厅里空荡荡的,祁邪照常去找苗荣轩处理基地的事物,而往常十分闹腾的温桦和来福都没了动静;

只有一个顾文英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张基地快报看几天的新闻。

看到元幼杉出了房门,她也不惊讶。

因为元幼杉这几天都和她打了招呼,要准备晋升事宜,常常在屋里一坐就是半天,到最后也没晋升。

顾文英:“你要出门吗?”

“嗯,宋老找我有点事情,我去一趟科研院,他们人都去哪儿了?”

“昨天基地宣布彻底解除戒备了,内层的城门24小时不关闭,外层的城门关闭时间也延长到了晚上11点。冯哥他们应该带着来福出城了,我看他们还拿了枪开了车,以为你要晋升呢就没喊你。”

之前云停出任务时,他们也带着来福出过两次基地。

不过那两次都是在冬天的时候,地上的积雪还未化完,外头丧尸的行动也比较迟缓。

现在来福有三个多月大了,已经和成犬体积无差,被投喂了几枚源石后,现在已是二级顶峰的进化种。

它作为优质猎种的细犬,骨肉又因为进化而被改造,别看在元幼杉他们面前又奶又乖很会撒娇,一出去便凶相毕露,面对尸群也毫不畏惧。

温桦他们被困了一个冬天没怎么活动,想必也都乏味了,就等着彻底解禁后出去放风。

元幼杉点点头,没有多想,去到了科研院中。

宋清仁手底下就两个关门弟子,嘴巴都很严,已经对元幼杉这张脸很熟悉了。

顺利进入了熟悉的研究室后,她看向背对着自己的宋老道:

“教授喊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难道上一次抽取的异能不够了?”

宋教授转过身,朝她招了招手,“你来,看看这个。”

只见他身前精密无比的仪器屏幕上,亮着一些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电,就像是在显微镜的镜头。

那些白光非常活跃,一直在屏幕上蠕动、吞噬着旁边的杂质。

这种生机勃勃的画面甚至有种诡异的美感,让人头皮发麻。

元幼杉:“这是什么?”

“这就是你的异能样本,我今天无意间有了个想法,切除了一块尸皇的脑组织,浸染了你的异能……”

宋老的神情很复杂,同时眼底带着压抑的狂热。“结果它们碰撞出了这样神奇的火花,你的异能竟然在和脑组织里的病毒进行‘吞噬’,这太不可思议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越说越激动,像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即将脱口而出,又怕旁人听到强行压住。

看着宋清仁难得的失态,元幼杉隐约明白了什么,眸子微微睁大。

宋老意味深长道:“小元,你当初不暴露这个异能的选择是对的,如果你再进阶到六级、或者七级异能,恐怕这些活性物质真的会进化成解决丧尸病毒的关键!”

这番话彻底让她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她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念头不是惊诧或质疑,而是‘果然如此’。

从这治愈异能可以拔除丧尸病毒、可以抑制病毒扩散,元幼杉心里就有了准备。

她心情很是复杂,“我明白了,宋教授你还要抽取一些异能么?还是说想让我尽快晋升?”

宋清仁拧眉郑重道:“不,不用着急!你现在对全人类来说太重要了,很可能就是能拯救末世的存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不要冒险晋升,还是稳一些……”

头发灰白的老教授一本正经,偏偏说出来的话让元幼杉异常尴尬,有些坐立难安。

拯救末世什么的,也太羞耻了吧。

她从一开始就是个浑浑噩噩的玩家,甚至被冠以‘花瓶’、‘鸡肋异能’的标签,就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这看似平平无奇的治愈系异能,竟然会成为控制丧尸病毒的关键。

又因为除了她的异能外,其他治愈系异能者只对外伤有作用,并不像她一样可以对丧尸病毒产生效果,她的存在又显得格外独特。

宋清仁现在看她的目光又欣慰又狂热,像在看什么价值连城的易碎品,简直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尴尬过后,她自己也有了淡淡的期待。

这件事除了元幼杉以外,宋清仁谁都没告诉,一直憋在心里激动难忍。

如今有了倾诉对象,老教授忍不住絮絮叨叨,大肆夸赞元幼杉是全人类的希望,又让她尬得头皮发麻。

在宋老的强烈要求下,她在对方的徒弟的带领下做了一个非常全面的全身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宋老的徒弟递给她一沓子检验报告,“元姑娘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没有一点毛病。”

元幼杉无奈道:“我说了不用做检查的……”

正说着,她腕上的磁芯又颤动了两下,有人给她打电话。

接通之后,顾文英带着哭腔的颤声从磁芯中传出:“幼杉,温桦他们……出事了……”

元幼杉目光一凛,猛地从座椅上站起身,“抱歉宋教授,我先回一趟,有空再来找您!”

说完,她匆匆下楼,从科研院出来之后骑上门口的小黄车,电力转到了最大。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就赶回了家里。

刚到了小区门口,她就一眼看到了地上有些干涸的血滴,一直蔓延到祁邪他们的院子里。

别墅的大门掩着没关,元幼杉猛然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客厅的沙发处围着不少人,祁邪还穿着风衣也没换鞋,站在沙发前脸色很冷。

顾文英轻轻抽泣着,除此之外旁边还有几个老熟人。

当初和他们一起在抗击尸潮第一线的马宏伟,带着几个风尘仆仆、显然是刚刚从基地外回来的队友站在旁边。

看到元幼杉回来,拉拢着脑袋趴在地上的来福率先‘汪’了一声,声音没有那么欢快了。

屋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气,她走过去摸了摸来福的头。

凑近了看时,才发现来福的腹部有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一看就是刀伤而不是丧尸所伤。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道见了血的伤口,背上、后臀上油光水滑的皮毛被烧焦了好几块,看着就狼狈。

只看看来福,一股怒气便已飙上了心头。

元幼杉趁着抚摸的功夫,把一团治愈系异能渡到了狗狗的伤处,顿时哀呜的细犬声音小了些。

“乖。”她起身抬头,看到了沙发上的人。

温桦身下垫着一床毯子,已经被血污染红,他双腿从膝盖齐齐被人残忍绞断。

动手的人定然是故意折磨他,把膝盖都碾成了碎末,伤处皮肉连着骨头。

因为剧烈的疼痛,他已经昏死过去,额头脸色全是汗水嘴唇也惨白,哪怕是在昏迷之中神情依旧痛苦。

马宏伟队伍里的治愈系异能者已经三级了,小姑娘膝坐在地上,双手放在温桦双腿的伤处,神情凝重。

屋里的气压异常低,尤其是祁邪。

看到队友的惨状,元幼杉的神情反而逐渐平静,她一字一顿,“谁干的?冯哥和晓茹呢?”

祁邪:“还不知道,是马兄把温桦和来福送来的,得等他醒了才能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他和元幼杉就是前后脚回来的,只不过他接到的是马宏伟发来的消息。

到家的时候,温桦已经躺在了沙发上,而马宏伟叫来了他的治愈系队友,正在给温桦治腿。

感受到身边两人一个比一个气压低,马宏伟忙将事情经过解释清楚。

“我今天带队回来的时候,听到了你们家狗的叫声,发现好几只丧尸围着它。下车一看,就发现它护着的温桦,当时温桦的腿就是这个样子,人也是昏迷的,我们就把他们扛上车带回来了。除了他之外,我们没看到别人。”

他没说的是,当时情况看着就挺惨,他估摸着温桦让人打断了腿,是故意扔在外面的。

他们遇到这一人一狗的时候,来福应该已经拖着温桦爬了挺远,但距离基地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温桦身上的的血气又太明显,引来了不少丧尸;

尽管来福不是普通的狗,要对付这么多丧尸还要保护温桦也够吃力的。

要不是碰上了马宏伟他们,这一人一狗怕是真的要死在外面了。

祁邪:“今天多谢马兄了,等温桦醒了我让他亲自上门道谢,我云停永远记得今天的恩情,以后有需要一定来找我。”

马宏伟摆摆手,“这些都好说,要是我兄弟被人霍霍成这样,我也不能善了。”

就是路上搭了把手,换来了祁邪和元幼杉的人情,值了。

不知道是哪股势力这么嚣张,做事如此狠辣。

这时,沙发旁的女孩儿白着脸抬头,“马哥,温先生的膝盖骨碎得太狠了,我……我现在的异能也治不好。”

元幼杉目光盯着温桦的腿:“没关系,辛苦你了。”

她神情很平静,走上前扶起女孩儿,在她的手心里塞了好几枚源石,而后将手覆在温桦的双膝。

昏迷之中,温桦只觉得淡淡的暖流减缓了膝盖的锥痛,他眼皮轻轻抖动,睁开了双眼。

茫然的目光看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和队友后,向来笑嘻嘻的青年忽然伸出手死死抓住身侧元幼杉的手臂,他眼眶通红带着浓浓的恨意,嘴唇颤抖着哑声道:

“队长、小元…去救冯哥和小、罗…是庞天!是庞天那伙人!”

提到这个的名字一瞬间,温桦几乎是低吼出声,强烈的恨意和焦急让他眼角逼出一颗眼泪。

话音一落,一股再也压抑不住的狂躁怒气从祁邪的周身瞬间铺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