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33章 精神攻击
一阵冷风吹过马宏伟的耳后, 伴随着冷冰冰的声音,瞬间让他心脏一紧脑中警铃大作。

“谁?!”

他转头看去,手中凝聚了数根尖锐的冰晶, 倏忽朝着身后之人的面中扎去。

那人身形一闪,就这么直接躲过了致命的攻击,冰晶狠狠扎入她刚刚站着的地面, 同时也让马宏伟看清了她的面孔。

女孩儿个头不高,裹着一件纯白的长袄, 五官精致漂亮,让马宏伟有些意外。

而同一时间, 眷姐和苗荣轩等人也神情剧变,因为他们都没发现就站在眼前的女孩儿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就像是一阵烟雾, 速度快得让人骇然。

对上那双色泽浅淡却阴沉的眼眸时,眷姐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很危险!

她神情一狠,抬手就从旁边石筐里卷起一颗硕石, 准备砸向那白衣女子时, 身旁的苗荣轩猛地按住她的手臂:“等等,自己人!”

“是元小姐吗?”

眷姐:“你认识?”

由于云停小队从不插手基地的势力纷争,也鲜少在外层基地露面,马宏伟和眷姐这些人只听说过云停中有一个空间异能者, 却从来没见过, 自然也就不认识元幼杉。

但因为她经常和军队打交道、帮基地运送物资, 苗荣轩曾和她碰过几次面,对她有印象。

只是他印象中的元幼杉一直是个漂亮、沉稳的小姑娘,骤然看到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他差点没认出来。

元幼杉没有说话,她扭头看向城墙之下, 视线精准锁定在了城下的厚土台。

因为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她的面板上正在疯狂刷新着弹幕。

在她刚刚晋升五级异能者后,睁开双眼的一瞬间,便隐约察觉到了基地里的不对劲。

屋外伴随着阵阵轰鸣声,地动山摇仿佛在打仗一般。

而她直播间的弹幕也爆发式的增长,不用出去找人询问,她便知道了大致情况。

「啊啊啊啊女儿终于醒了!尸皇都出来了,祁邪有危险啊!!」

「小元是不是成功晋升了,现在应该是五级异能者了吧?」

「呵呵,五级异能又如何,还不都是废物异能,她的掠夺能力对进化种一点用处都没有吧,吐了,也就你们这些蠢货还在捧这种花瓶。哦豁,祁邪掉下去了,陵城肯定完了。」

「我的小祁坠城了!!他要被进化种啃了怎么办?!呜呜小元快去救他!」

丧尸围城,尸皇现身,整个陵城陷入沦陷危机。

元幼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晋升个异能,再次睁开眼睛陵城就变天了。

看来昏迷中听到的警报鸣笛声,并不是她的幻觉。

她顾不得那么多,只让顾文英在家锁好门窗、听着基地广播随时准备撤退,便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外层城墙。

炮轰和城外的尸吼声愈发清晰,仿佛在撼动着这座人类基地。

当元幼杉爬上城墙壁垒却没看到祁邪的身影时,她头皮都炸了。

“祁邪在哪儿?!”她询问的声音都在发颤。

「祁邪在那个土台的下面!」

「卧槽有进化种冲过来了!!我不敢看了……」

视线划过弹幕的一瞬间,她抬眼朝着下方的厚土看去,虽然被遮挡了视野,但她知道祁邪就在那里。

不远处已经有几只青灰色的进化种冲破了异能者的防线,疯狂朝着土台的方向的爬来,喉咙里发出阵阵嘶吼。

元幼杉瞳孔一缩,反手抓住了地上放置的绳结软梯,三两步冲向了城墙,单手一撑便翻身而上。

外层的防御墙极高,站在最边缘往下看时,只能看到令人眩晕的地面,以及远处密密麻麻的丧尸。

但她没有一丝犹豫,深吸了一口气,她抓紧了绳结梯便朝前跨出,仰面倒了下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墙上的苗荣轩和其他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她已经从城墙上如雁鸟腾飞,被震得瞠目结舌一时语塞。

他们飞快跑到城墙边往下看,只能看女孩儿下坠的背影。

眷姐瞪大了细长眼眸,“这女的到底谁啊?她是疯子吧?!”

马宏伟的目光直勾勾看着坠落的白光,只挤出来一句:“草!”

骤然的失重感伴随着自下而上的寒风,吹起了元幼杉颈间的围巾,也把她一头乌黑长发吹得乱舞,露出一张冷静至极的精致面孔。

身下的水泥地距她越来越近,触地仅剩五六米的高度时,她紧握绳梯的左手瞬间向下一顿。

身子在半空中荡了荡,停止了坠落,连带着她整条右臂都有种脱臼的痛感。

元幼杉的右手不知何时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把匕首,反手插入了身后的城墙壁。

只听金石碰撞的脆鸣,刀锋没入墙壁上的冰封,崩裂的冰渣从她的脸颊边划过,随着她身子的荡漾,在身后的城墙壁上擦出一条长长火星。

借着这股阻力稳住在半空中乱晃的身子,她目光盯紧不远处的土台,双腿猛地一蹬身后的墙壁,同时送开了抓着梯子的手,整个人像张开的弓扑到了台上。

向前一个滚翻,直接最大程度地抵了冲击力,她撑起身子往前走。

元幼杉丢掉了手中卷了刃的匕首,甩了甩还在疼的肩膀和手臂,掌中多出一把细长苗刀。

快步走到土台边往下看时,她琥珀色的瞳孔骤然紧缩,像一点光圈。

只见高台之下已经围了三只进化种,喉中发出阵阵‘咕噜咕噜’的低吼声,疯狂扑咬着同一个地方。

元幼杉只看到了被掩盖在怪物之下的一双长腿,脑海中‘嗡’地一声长鸣,让她差点没站稳脚跟。

是祁邪。

她不用看脸也知道,就是她的队长。

极致的惶恐和愤怒让胸腔里的心脏锥痛,她听到了自己搏动的心跳声,感受到了血液在逆行。

'砰’、‘砰’……

身下的进化种听到了头顶动静,纷纷抬起头,狰狞可怖的面孔冲着上头脸色发白的人类少女发出嘶吼,变异后的裂口大张。

其中一只后腿一蹬,弹射起来想要扑上去撕咬她。

“唰——”地一声,长刀出鞘,怪物沉重而丑陋的身子沉重跌落在地面,脖颈处是平整刀削的切面,腐臭的血渍喷薄而出。

一颗还微微抽搐的头颅咕噜咕噜滚落在旁边的地上,顿时引起其他两只怪物的注意力,猛地扑了过去争抢。

可下一秒,它俩的头颅也前后被削掉,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元幼杉从土台上跳了下来,脑海中一片空白,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抽出了苗刀,又是怎么砍掉了这三只进化种的脑袋。

收刀回鞘的时候,她的手都在抖,但眼眸却逐渐亮了。

拔地而起的土台边,一个双眸紧闭的青年背靠着黄土陷入昏迷,他的眉心微蹙,仿佛陷入了痛苦之中。

正是从土台上跌落的祁邪。

看到他还活着,元幼杉一颗悬起的心这才放下,快步走向了他。

在距离青年不到半米的距离时,她的手被一层看不见的气墙挡住,想要用力穿过时,无形的气体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顿时她的掌心便被炸得血肉模糊。

很疼。

可饶是如此,她脸上却是带着笑意的,丝毫不在乎掌心的伤。

还好祁邪的戒备心极重、异能又强大,哪怕是昏迷之中,都在用一层气体异能在下意识地将自己包裹住,以免受到外界的攻击,也挡住了扑过来撕咬的进化种。

若非如此,恐怕现在的他就只剩一副血肉模糊的骨头架子了。

乳白色的治愈异能飞快愈合着手掌的伤口,元幼杉轻声唤了一声:“祁邪?”

昏迷中的青年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眉心一搐,挣扎着想要醒过来。

“祁队,是我,元幼杉。”

元幼杉又低声唤了两句,鼻尖有些酸涩,心底胀胀的感觉不断翻涌。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眼眶和鼻尖都泛了红,看起来有些委屈又很像在哭。

但在她站在台上往下看,看到祁邪被一群进化种包围着、撕咬着时,那种无力和惶恐让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她知道,自己已经把这个青年当成挚友了。

一声痛苦的低吟从祁邪的唇间溢出,元幼杉环顾四周,发现又有几只进化种在突破了防线往他们的方向靠拢。

她拿起地上的苗刀,直接冲了过去,将最近的几只解决掉。

升到了五级异能后,她的力量、速度都有了一个质得飞跃,三级以下的进化种在她眼里,动作都是放慢了的。

只听身后一道嘶吼声,她扭头一看,发现后方想要扑上来的进化种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插着几根冰棱和土刺。

她抬头朝着城墙上看了一眼,发现上头的人正在朝她挥手。

重新折回到祁邪身边时,她决定要把对方扛回去。

在城下实在太过危险,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丧尸大军就会压到这里,现在祁邪的异能应该还没到五级,她打算强行破了这层气体异能。

就在元幼杉已经做好了双手被割裂的准备,蓄力朝着祁邪的身子揽去时,她突然发现青年体外的那层异能没有了。

她面上一喜,把祁邪扶正,冰凉的手掌拖着那张俊脸拍了拍,“祁邪,你是不是醒了?”

青年依然没有回复,只是眼睫轻微颤动。

元幼杉也不气馁,她直接把昏迷中的青年揽了起来,让对方整个人趴在自己的背上。

虽然她的力气很大,背一个祁邪根本没难度,但难就难在她的个头和体型都比较娇小,可身后的男人几乎有一米九。

那双长臂往自己身上一搭,她几乎要看不见路了。

炽热的呼吸扫在她被风吹得冰凉的后颈,让她骤然打了个哆嗦,那一片皮肤麻麻的。

幸而她空间里有麻绳、有床单这些工具。

大力把床单撕成一条条布帛之后,元幼杉开始把祁邪的腿、腰背都和自己的绑在一起,又用绳子固定了好几圈,像是背了一个宝宝。

只是这个‘宝宝’是超大号的巨婴。

虽然这样行动很不方便,但胜在稳固结实,不会让对方中途掉下去。

城墙上头的人也很配合,把绳结梯又往下放了好几米,让元幼杉能踩上去并拉住。

她一只手抓紧梯子,另一只手背过去抓着身后人的衣服,等了片刻后,绳结梯开始缓缓往上拉。

在半空中绳结梯开始打晃时,元幼杉垂眸看了眼把头抵在自己颈窝的青年,心底长吁了一口气。

祁邪的头发很短,鼻梁也很挺拔,发茬和睫毛都很硬,像刺一样不轻不重扎在她颈间柔软的皮肤上,再被温热的气息一扫,让她觉得很痒。

她终于有心情去看看面板上的弹幕。

「老婆从城墙上一跃而下的样子太美了,太美了……像一把燃烧在冬季的焰火,这对cp我嗑,我嗑还不行吗呜呜。」

「英雄小元救公主,我竟然被一个漂亮妹妹帅到了,以后我就是小元的老公粉,我命定的小老公!!」

「额……谁给我说这个玩家是花瓶的?冲过来骂人的,结果好像有点东西。」

「嗤,这就吹起来了?尸皇还不是没灭,陵城基地赶紧沦陷吧,看见这个女的就恶心。」

元幼杉看见那些恶意满满的差评也心无波澜,倒是那句‘救公主’让她轻笑一声。

要是可以的话,她还真想把祁邪被背着的这一幕记录下来,等他醒了以后给他看,看他那张万年冷脸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等上头的士兵们把他们拉到城上时,她背着身后昏迷的青年翻到了城墙里面。

周围的炮/火轰鸣声还没有停止,但在她回头解绳子时,旁边的其他人都神情都很奇怪。

在元幼杉下去寻祁邪的这段时间里,马宏伟和眷姐他们已经从苗荣轩的口中得知里元幼杉的身份。

听说她只是个空间系异能者后,马宏伟一阵语塞,最后指着城下一刀一只进化种的白影,怀疑人生。

“你告诉我这是个空间异能者?哪家的空间异能者速度这么快、这么强?”

眷姐也一阵语顿,但显然想的比马宏伟要深,她张扬的眉眼微挑,“刚刚一套她那一套下来,你能做得到么?”

马宏伟怀疑她在讥讽自己,“你做得到?”

眷姐很诚实,“我做不到,所以你不觉得这个元小姐深不可测么。”

她这么一说,马宏伟才猛然回过神来,把三级进化种当萝卜一样随意砍,就是他们这些四级异能者做起来也有些吃力,实在是元幼杉那张脸太有迷惑性,让人一看就觉得她很软很弱鸡。

实际上对方是深藏不露,扮猪吃老虎。

这么一想,他心里也多了几分忌惮,“本来以为祁邪就是云停的杀手锏了,看来他们还真是瞒得严实。”

等元幼杉重新上来时,苗荣轩看了看她身后的昏迷的祁邪,“祁队长没事吧?”

“应该没事。”

元幼杉把青年扶着靠城墙坐下,用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很烫。

他腹部的伤口是最严重的,四道深深的爪痕深入内腑,又因为来回的扯动还在渗出黏糊的血渍,看着就疼。

要不是异能者的身体素质都很强,他早就挺不住了。

除此之外,祁邪的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双臂也有几个被穿透的血口。

但元幼杉能感觉到,正在折磨他的并不是身体上的痛苦。

他似乎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直醒不过来。

一个女孩儿匆匆爬上了基地,对着马宏伟喊了一声队长。

马宏伟道:“这是我们队伍里的医疗兵,她是治愈系的异能者,让她给祁队长治疗一下吧。”

元幼杉点点头,对他和那个女生说了声谢谢。

原本她还在担心祁邪身上的伤口,现在有人主动帮忙不用暴露她的治愈系异能,简直再好不过。

那个年轻女孩儿只有二级顶峰的异能,治疗时颇为吃力。

见状元幼杉假装很担忧祁邪的安危,拿起青年的一只手掌轻轻握住,实际上在偷偷往祁邪的身体里渡异能。

旁边的眷姐几人看到了,更是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看来这位元小姐和祁邪是一对啊,这么紧张祁邪,一直拉着恋人的手不愿意放。

旁边的治愈系女生心里更是吃惊又疑惑,她知道自己的异能有限,治疗效果很慢,可这个伤患的伤口恢复得也太快了吧!

什么时候自己的异能这么强了?

这些人心中的想法元幼杉一概不知,她正假借摸祁邪额头的温度,送了一丝异能进去。

刚一接触到对方的精神领域,她就被内里的混乱惊到了。

她猜测祁邪一直没有醒来,应该不是身体上的伤处,而是精神上受到了攻击。

攻击者应当就是弹幕中提到的尸潮中隐藏的尸皇。

一只很可能在五级、甚至更高等级的精神系进化种。

现在祁邪的精神领域证明了她的猜测没错。

身后的苗荣轩等人正时刻观测着城墙下的情况。

“怎么回事,高阶进化种不是已经被除掉了么,为什么这些丧尸还是朝着陵城进攻?难道我们猜错了,不是因为进化种的原因?”

如果尸潮无法解除,那陵城就真的危险了。

现在能控制住情况,是因为陵城的弹/药还算充足,能用强硬的手段打击这些游尸。

可若是源源不断的丧尸从四面八方涌来,围困他们十天半个月,到时候弹尽粮绝,就是困都能把城里的人困死。

难道他们真的没有生路了么?

这时,元幼杉站起身,“你们没错,的确是因为进化种的缘故,但是控尸的高阶进化种并没有被除掉。”

她从空间中取出一具巨大的尸身,是她刚刚在城下时收入空间的,正是试图爬上基地城墙、被祁邪杀掉的那只。

“这是一只力量、速度都进化得极为强大的破坏者,按理说只会给祁邪造成身体上的伤害。可他现在精神领域混乱,根本醒不过来,应当是受到了精神系进化种的攻击。”

“我刚刚在无尽的尸潮中,感受到一股很危险的力量,应该就是隐藏在丧尸中的真正的控尸者。”

闻言几人面面相觑,苗荣轩迟疑道:“元小姐的意思是,在尸潮中还有比这只进化种更高阶的存在?”

“没错。”

他倒吸一口冷气,“那依您看来,它的等级……”

元幼杉:“最少也是五级。”

五级进化种?!

眷姐猛地绷紧了拳头,口中发干,她指尖颤抖着往怀里摸了一支细长香烟,点火后洗了一口,平复着心里的情绪。

马宏伟身后的异能者失声尖叫:“不可能,你别危言耸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五级进化种!”

元幼杉的目光看了过去,很平静,“我现在的异能就是五级,你要试试么。”

对方被她的目光盯得一噎,半晌说不出话来。

“但是我的确在某个瞬间,感觉到了危及生命的惧意。”元幼杉语气很平静,那种感觉一闪而过,就像是被暗中的毒蛇盯住。

当时她已经做好了和祁邪一起埋骨的准备,没想到一直到回到城墙上,对方并没有对她发动攻击。

苗荣轩唇色惨白,他已经相信了元幼杉的话,心底生出一股无力感。

“难道我们只能等死了么……”

在元幼杉亲口说出自己是五级异能者后,他心中欣喜若狂,觉得陵城又有救了。

可如果连这位也觉得危险,那他们还有什么希望?

“未必,只要能找出那只高阶进化种,我们就还能赢。”元幼杉语气坚定。

这一刻她由衷庆幸自己能看到直播间里的弹幕,虽然这些观众本身的存在让她很不爽,但通过窥屏,她能反向得到许多有用的、常人不知道的信息。

这些信息都是观众以上帝视角,在一个个游戏世界的毁灭中得到的。

有弹幕提到物极必反,一般丧尸的能力和异能者不同,只有单一种类。

如果体力极强大的破坏者,一般都没有金木水火之类的异能,而精神系强大到可以操控千万尸群的,必然体力和异能都为零。

也就是说,那只藏在尸潮中的高阶异能者,实际很弱。

苗荣轩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让城上的士兵们和异能者不要停止进攻。

他把这些人分成了两波,白天夜里轮番替换。

而他和眷姐等人则是带着人用观测镜一点点地找,在万千尸潮中找一只外形变异很奇特、但躲在普通丧尸中的进化种。

这听起来像个笑话一样的任务,确确实实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

只是每个人都觉得,这个办法还不如没有。

因为太难了,谁知道那么多丧尸,哪一只才是控尸者呢?

马宏伟看了一天一夜,看得眼底都是红血丝,忍不住骂了一句,“草,老子看了一整天这些恶心玩意儿的脸,看得我要反胃,饭都吃不下!特么上哪儿找一只这样的进化种啊,那元幼杉玩儿我们的吧?”

可他再怎么骂骂咧咧,也只能扯着观测镜不停地瞅。

眼瞧着旁边一个视力异能者的手下打了个哈欠,他伸手拍了对方后脑勺一巴掌,“你给老子好好瞅,好不容易有你用武之地了,找不到你今晚别吃饭了。”

那视力异能者很是委屈,“老大你冲我发什么火啊。”

一天一夜过去了,基地中的人都有些疲软,甚至还有些泄气。

他们看着无尽的尸潮,深深怀疑未来还有没有光明。

可他们不能停。

因为一旦停了,就是死路一条。

期间祁邪一直没有醒来,他的精神领域一直处于极其混乱的状态。

元幼杉不能确定那只精神系尸皇的异能到底是什么等级,更不敢贸然去搅乱祁邪的精神,万一有个不慎,他可能就醒不来了。

当天际隐隐亮起了红霞时,她坐在城墙边缘,支着一支望远镜朝着远处的尸潮中看。

她手里拿着一包面包,面无表情地啃,那一张张血淋淋的面孔丝毫不能影响她的食欲。

忽然,在望远镜扫到其中一处时,她咀嚼的动作慢慢停了,放下手中的袋子站起身。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很好。

圆形的镜头中,闪过一张张无神的面孔。

其中一只丧尸的体型尤为奇怪,它的上半身隆起一块鼓包,分明是一只外形扭曲变异的进化种。

忽然,它身子轻轻抖动,元幼杉竟从一只怪物的脸上的看到的恐惧。

下一秒,一颗巨大的畸形婴头,从鼓包之中分裂冒出。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世界快完了,但是还有那么几章,第二个世界已经在构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