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32章 初形成的尸皇
刺耳的警报声接连响了近十分钟, 数十架军用战斗机从基地上空呼啸而过,驶出了高耸入云的城门。

连接着内外层的墙中墙重新开放,还在内层中的军队、异能者都接到了通知, 用最快的速度武装完毕,朝着外层城墙的脚下聚拢。

“快快快,戒备!”

生活在围墙中的百姓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看着那些面色严肃沉重的队伍接二连三朝着城门而去,恐慌和不安还是快速在他们心底蔓延开来。

“到底出什么事了?潘市长不是已经落马了吗?”

“为什么要鸣笛?”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停下来回答他们。

城墙之上, 十几个男女站在一片平整的天台,他们中有一半是军部的高层, 剩下一半是陵城基地各大有名站队的队长,涵盖了整个基地势力分布的领头人。

今天之前他们还各自为营、互相猜忌, 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抛弃一切阴私矛盾、站在一起。

除了祁邪之外,还有两人也是四级异能者,其他人也都是三级顶峰异能者。

如今潘明朗被关押, 郑老爷子在听说了尸潮的消息后, 本就强弩之末的身体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缓过来后他面色灰败,直接将手中的大权交予了祁邪调动。

此时郑老爷子的心腹苗荣轩手中拿着一支望远镜,对着远处的尸潮观望着, 他身后的士官手中拿着一个传呼机, 抬头看着天际的战斗机一直在对讲。

放下望远镜后, 苗荣轩脸色又难看一分,“祁队长,现在尸潮距离我们还有4千米左右,按照丧尸在冬天的移动速度,大概还有一小时, 它们就会抵达陵城的城墙下。”

在场的人都是看过观测镜的,知道这次的尸潮有多么惊人。

从探测的空军拍摄的陵城上空局部图,那密密麻麻的活死人像行军蚁一般,朝着陵城的方向侵蚀。

苗荣轩身后的四级冰系异能者叫马宏伟,个子高高瘦瘦,四十出头的面相。

他就是这次因为工厂据点的归属问题、和爱欢超市那群人起了冲突的战队的队长,在陵城的名声不弱。

另一个四级异能者是个女人,穿了一身张扬的大红色短袄,冰天雪地里夹了一支烟,大家都叫她眷姐。

她是控制系异能者,性格很独,手底下的战队基本不参与基地里的争权夺势。

马宏伟面露不耐,“既然这样还都愣着干嘛啊,跑啊!你们没看到有多少丧尸么,你们想死老子可不想死,我们小队不奉陪了!”

说着,他就要从城墙上翻身下去,准备尽快收拾行囊、和队友们开车离开陵城。

苗荣轩身后的士官道:“马队长,现在基地不仅前方有尸潮,而是有大量的丧尸从临市游荡包围过来,你觉得凭你们小队开着几辆车,能从尸潮中突破么?”

马宏伟恼了,“你他妈什么意思?”

苗荣轩伸出手阻了一下,“马队长你先别生气,他说的都是真的,事到如今有的事我也不瞒着了,你们应该不清楚云城基地已经沦陷了……”

“什么?!”人群中一个三级异能者面色骤变,“是n省那个云城基地么?”

“没错。”

“不可能!我、我就是从云城基地过来的,那里明明是最强盛的中级基地,怎么可能沦陷?!”

这异能者慌了,因为在云城基地得罪了一伙地头蛇,不得已从那边来到了陵城讨生活。

但他从小在云城长大,一些亲戚朋友还有以前的队友都在云城基地。

沦陷的意思谁都清楚,那就是被丧尸彻底攻破占领、成为人间地狱。

那他的那些朋友们岂不是……

苗荣轩沉默了,其实这异能者说得也不准确,最开始评定基地等级时云城的确还是中级基地,就在月余之前重新评判等级时,因为云城的人口众多实力也很不错,被划分为新的高级基地。

谁也没想到,只过了半个月就在大型尸潮中沦陷了。

他道:“半个月前我们接到了由云城发来的求救信息,可其他基地的志愿还没有赶到时,就传来了云城彻底沦陷的消息。因为云城的防御措施一般,他们当时的基地首长做出的决定,就是带着基地里的百姓们一起弃城突围,结果被四面八方的尸潮包围了……”

直到最后,他们也只收到了一些残破的照片、信息。

云城沦陷让全国的基地都为之震惊、后怕,并且也深刻意识到,丧尸进化的速度比他们想的要快太多了。

一个新的高级基地尚且如此,陵城又真的能突围成功么?

马宏伟梗着脖子,还想叫嚣他们小队都是异能者,要跑路也是自己走,不会带着那些拖油瓶的普通人。

可他看看手上的照片,看着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点,又让他头皮发麻,说不出这话来了。

“祁队,你就直说怎么打算的吧。”

五官锐利美艳的眷姐将烟头扔在地上,星火被雪地扑灭,她细长的眼睛紧盯着祁邪,“让我听你的没意见,但我总得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能不能让我和我的队员活命吧。”

寒风之中,祁邪的目光从远处收回,面上没有一丝惧意。

“唯有战。”

马宏伟嗤笑一声,“祁邪,你脑子坏掉了还是我耳朵出问题了?这么多丧尸,跑都跑掉了还要战?你拿什么战?这么多丧尸杀得死么!”

身后其他小队的队长们也表达了自己的不认同,眷姐摩擦着手背,微微蹙眉。

“不行,这么多丧尸,我们基地全部的人都不一定有这么多!”

祁邪侧目,冷峻的侧颜如锋,“那马队长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

“既然你知道跑都跑不掉,不主动迎敌,难道要大家丢盔卸甲大开城门,一起等死么?”

马宏伟怒目:“你!”

“大家都是知道丧尸习性的,普通丧尸没有任何智力、组织力,一旦几十只丧尸聚集在了一起,也就是常规所说的‘尸群’中,一般都有一到两只低阶进化种。根据科研院的研究,丧尸之间也可以通过互食源石来进行升级,并且高级进化种对低级进化种和普通丧尸有压制能力……”

一个异能者小声嘟囔道:“谁不知道这些东西啊,说了半天还是废话。”

祁邪只抬眼看了他一下,接着道:“我在云城沦陷前发来的求救消息中看到,围攻他们的尸潮中有不少进化种,其中一只似乎还是超过四级的高阶进化种。你们再看看这些尸潮,向来只会游荡的丧尸如今都在朝着陵城靠拢,甚至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眷姐心头一颤,“你的意思是,那只高阶进化种有智慧、能控制尸潮?”

这么想想,这批尸潮的出现的确诡异,可若真是如此,那只高阶进化种的等级又该有多强?!

“普通丧尸不足为据,只是它们数量太多了,早晚能攻破基地的城墙。所以我们要战,就要挑那些进化种,尤其是那只隐藏在尸潮中领头的高阶进化种。”祁邪淡淡道,他眼底略过一抹寒光。

“只要把它处理掉,这么大规模的尸潮就会自然瓦解。”

只是如何找到它、并将其铲除,是现在最大的难点。

殊不知在他说完之后,他看不到的直播间内观众们疯狂刷新着弹幕。

「不愧是我这个副本最欣赏的男人,直接说中了要点,高阶丧尸的确可以控尸引发尸潮,我看这规模只能说祁邪他们实在倒霉,末世早期就遇到了初形成的尸皇。」

「谁让这是d级新人副本呢,游戏为了催进度只能不断催化病毒和异能进化,不然一个d级本拖太久就没意思了。只能说祁邪他们倒霉。」

「好可惜啊,我喜欢的几个npc都在这个基地里,要是他们扛不住尸潮死了,那我这个世界没得追了。」

「尸皇的等级无法确定,只能保佑祁大佬能挺过这一关了,我可不想他第一个副本就死了。」

「谁来统计一下,这个世界本尸皇形成的时间排全丧尸副本的第几?这确实有点早了。」

「来看首都城庞天的直播间吧,也是个四级异能者,不比祁邪这伙人差,我觉得他才是能笑到最后、胜利通关的人。」

「……」

因为祁邪不知道直播的存在,自然也就不知道他的人气属于这个小世界的顶端,热度和元幼杉的直播间来回追赶,稳定在前两名。

他身后的眷姐摸了摸下巴,半晌点点头,“是个办法,虽然找出高阶进化种的可能性很小,但我们现在只能拼一把了。”

苗荣轩:“趁着尸潮还未靠近,我们得先把之前制定好的陷阱和战略都布置出来,能杀多少是多少!”

很快,盘旋在基地上空的战斗机开始往市中飞去,朝下方投放出一枚枚炸/弹。

弹子轰击在街道中、高楼上,无数丧尸被炸成碎片,破碎的石砖从高空中砸落,直接拍扁了底下密集的活死人。

更有硕大的石块挡在前方,后头的丧尸开始堆积堵塞。

一片混乱和震颤中,几只皮肤青灰、外形扭曲的进化种尖锐嘶吼着,声音像是声波一般,在附近的丧尸中蔓延开来。

基地外层的城墙上,一架架脚手架和绳结梯固定在城墙外围,往下放。

穿着军装的士兵们速度极快,从晃荡的梯子上往下落。

在大多数人都躲在城墙内部瑟瑟发抖时,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出城、布置陷阱。

大型的木锥被货车运送到城外,一排排地卡在城墙脚下,尤其是城门的薄弱处。

眷姐不知何时嘴里又叼了一根烟,驱使着异能者们用自己的能力布置防线。

她手底下有一个三级的土系异能者,另一个敌对的异能者小队队长恰巧也是土系,两边本来结了死仇,如今也都暂且放下。

几个土系异能者各显神通。

有的双手贴着脚下的土地,低吼一声,顿时无数尖锐的土刺拔地而起,只要尸群路过这一片,至少会被扎透几十上百只。

有的跺跺脚,面前的地面便开始凹陷,形成了一个个流沙一般的漩涡坑洞。

冯天吉和一批金系异能者分散在城门的各处,他们身后有基地提供的大块钢铁,融成铁水后从城墙上浇下去。

流动的过程中再控制异能,让铁水包裹住墙壁。

紧接着,以马宏伟为首的冰系异能者和水系配合,一个造水一个凝固,在城墙壁垒上加固了第二层冰封。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短,让每个人都心脏狂跳。

守在天台的士兵更是隔两分钟就看一眼观测镜,看着天空盘旋的战斗机不断投放炸/弹、尽可能地阻挠消耗着尸潮。

一个小时也很长,足以让陵城的人做许多准备。

内外基地的广播同时开启,各处的大喇叭统一播报着:

“各位居民请注意,各位居民请注意,基地外出现了大量的丧尸群潮,正在朝着基地的方向靠拢,我们迎来了末世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但请大家相信基地、相信我们,不要随意出城,众志成城一起度过难关……”

“外层的居民请尽快收拾包裹,轻装简行,做好随时撤入内层城中墙的准备。”

如果外层城墙真的破了,他们只能进入内层。

听到广播的消息后,基地中的百姓们不出意外地慌了。

甚至有一些人不信任基地的安排,认为留在基地中是找死,就算广播中再三强调了危险,依然带着家人和细软从偷偷从城墙的脚手架上翻了下去,打算自己逃跑。

对于这样的人,祁邪也很无奈,只能任由他们了。

如果他们能从成千上万的丧尸中逃出去,也是他们的本事。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防御措施基本布置完毕,而不少人也终于能在白茫茫的视野中看到零星的丧尸。

城墙上的守备军和异能者们大喊着,还在城墙外面的人也冲进了城门,或是爬上了墙上的绳结梯子。

沉重的机械门被操控着缓缓关闭,墙上的梯子也都被抽走。

当第一批尸群开始走入陷阱攻击的范围内,苗荣轩猛地挥手一斩,“放!”

城墙之上的机械投石车在操控手的控制下精准打击,把不会躲避的丧尸砸沉了碎末。

而漏网之鱼逐渐走入异能者的布置中后,无数从地底蹿出的土刺、冰锥都朝着丧尸的弱点——头颅刺去。

短短几分钟时间,热武器和令人眼花缭乱的异能齐放,让人心跳狂飙。

但情况比他们想得都要好,基本抑制住了最前方的尸潮。

城墙之上,无论是军部的人还是异能者们都松了口气,“好像没那么困难,咱们肯定能守住。”

祁邪一双深邃幽黑的眼眸如鹰目,锁定着远处尸潮中几个速度极快的青灰色进化种,并没有其他人那么轻松。

他如今的异能在四级顶峰,只差一个契机、一枚源石就能突破五级。

但这一刻,他在密密麻麻的尸潮中感知到了隐晦的威胁。

让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那只进化种经过了云城的杀戮后,很有可能已经突破了五级。

但他们对它并不了解,什么能力什么体貌都不知晓,又该如何从尸潮中找到它、并精准打击?

忽然,祁邪降手中紧握的长/枪抗在肩头,目光骤然一凛,“来了!”

几只快得惊人的青灰影子骤然从尸潮中蹿出,其中一只周身‘轰’得燃起了一团青色的火焰,热量高到直接将地下的土刺和冰锥烧成了灰烬。

第一层阻碍很快被这只进化种突破,它身后几只身形略小的进化种怪叫着,朝着城脚全速奔来。

只听‘砰砰’的枪/响声接二连三,祁邪手指连叩扳机,并不是对准那些进化种,而是稍稍往前了些。

出膛的子/弹在空中飞旋着前后交错,精准地计算到了进化种移动的轨迹,‘噗嗤’两声打入了两只进化种的身体。

其中一只被直接爆/头,另一只惨叫一声在地上连续翻滚。

还不等它爬起来,身后的同类便扑了上来将它撕扯分食了。

那种血腥的场面,让无数人心底打颤,深知一旦陵城基地被破,整个城市的百姓、包括他们的下场都是如此。

而有进化种破开第一道防线,原本抑制得很好的战线又往前压了一些。

苗荣轩和马宏伟等人瞪大眼睛,在城上嘶吼着:“都给我往丧尸头上招呼!”

天际盘旋的战斗飞机还在不断砸落着炮/弹,而城墙上一圈都是机枪。

枪林弹雨之中,一道刺耳的嘶吼声被掩盖在喧嚣之下,很快一只体型大得惊人的进化种忽然从尸潮的后面往前奔涌。

在上空盘旋的空军注意到了那快得异常的大型进化种,忙拿起对讲机给基地里的上司传讯。

“报告,有一只速度极快、体型特大的进化种正在朝着基地方向冲刺!”

对讲机里的声音刚落,城墙上的异能者们也都看到了。

那头怪物几乎有两三米高,和普通的进化种骨瘦如柴不同,它浑身的肌肉凸起,一双浑白的眼球正中已经有了一颗红豆大小的红洞,很像人的瞳孔,但异常诡异。

它的脊背骨骼凸起,五爪锋利异常,跑动时脚掌和尾巴拍打着地面,碎石崩裂尘土飞扬。

因为速度实在太快,它甚至直接踩瘪了许多沿途的丧尸,其中一只低阶进化种想要躲避也没来得及,直接尖叫一声被踩死。

眷姐对上那样一双眼睛,浑身鸡皮疙瘩都炸开了,“快!拦住它,它想撞击城墙!”

顿时无数金光、冰锥和子/弹都朝着它的身上招呼。

尽管这只进化种的皮肤非常坚硬,但在多重击打下仍然爆开了点点血花,在雪地上洒了一路。

但这点伤势对它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点红色猛然缩紧,体型巨大的进化种嘶吼着冲到了城墙之下,它四肢结实而有力量,爪子狠狠拍打着高耸的墙壁,紧接着让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它的爪子直接拍碎了城墙壁上的冰封和铁皮,陷入了墙壁里,就这么挂着开始往上飞快攀爬!

眷姐和苗荣轩脸都青了,因为这怪物速度太快,眼中充斥着血腥和暴虐!

就在这时,祁邪忽然单手撑着墙壁,直接翻身贴着墙壁垂直滑了下去,把其他人吓得心脏一颤,失声道:“祁邪!”

“祁队长!”

祁邪低吼一声:“米正昊掩护我!”

被点到的米正昊正是唯一的一位三级顶峰土系异能者,被吓得一哆嗦,也来不及问到底怎么掩护,只能咬着牙用异能贴着城墙下拔起了一片厚土高台。

垂直下落的过程中,不过呼吸间祁邪和那只巨型进化种的距离就缩小到近在咫尺。

马宏伟等人呼吸都紧了,只见他脚下猛然凝缩起一团无形的空气弹,狠狠踩在了进化种的脸上。

一瞬间的停滞,扭曲的空气弹瞬间爆炸,直接将那只进化种的脸孔炸开,巨大的冲击力将它打落在城下,狠狠摔在地上。

而祁邪则是撑着身后冰冷的墙壁,一翻身落在了厚土高台之上。

倏忽间,那只进化种再次从地上弹起,仿佛刚刚的打斗并没有给它带来多少伤害,让城墙上的人再一次紧张起来。

他们不敢放松警惕,只能不断攻击着后面的丧尸和进化种,阻止他们冲破防线来给祁邪增添负担。

马宏伟暗骂了一声,“这家伙太恐怖了,要是让它爬上基地,我们全都玩完!”

苗荣轩持枪,再次点掉一只往前冲的进化种,沉着脸道:“这至少是四级顶峰的进化种,我们现在只能祈祷祁邪能赢,否则那才是真的完了。”

说着,他又一次开枪。

城墙脚下时不时爆发出阵阵震天的嘶吼声,祁邪被那只进化种的手臂狠狠扫到了胸膛,差点被摔下厚土。

他手掌一个用力,再次用空气墙将那只怪物的爪子弹开。

而他的腹部被撕裂,双臂被洞穿,都是这只狂暴的怪物手下受的伤,只是对方的身上血口比他还多。

僵持了近二十分钟,一直沉着稳重的祁邪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猛然爆发。

他眼底略过狠厉,先是用空气弹压断了进化种的一只手臂,在那张几乎能把他的头颅都完全吞进去的大嘴已经张开、贴着他的鼻尖时,他抬起了手。

没有瞄准、没有犹豫。

一枪,直接爆开了进化种的脑子。

当这庞大的身躯倒在了厚土之上,身后高墙上传来了阵阵欢呼声,甚至还有人喊他的名字。

“太好了,这只高阶进化种死了!咱们能赢!”

他擦了下脸上的血,弯腰忍痛把那进化种的头颅剖开,取出了那枚源石。

这石子比祁邪以前见过的都要亮,里面透着四条凝固的红线,和一条即将成型的红雾,这是一个四级顶峰的进化种。

但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擦了擦上头的血迹放入兜里,抬头看了眼远方。

那一张张无神而狰狞的脸还在低吼着,往基地的方向靠近。

忽然,一个念头在祁邪脑海中划过,让他心脏一紧。

尸潮分明还在有规律地往前,这些丧尸没有失去控制!

这说明倒下的这只进化种很可能不是唯一的高阶进化种,甚至不是等级最高的……

还有更高等级的进化种!

祁邪的大脑中忽然爆发出一股尖锐的刺痛,直接让他喷出一口血来。

意识模糊前,他仿佛看到一个熟悉的、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上方的城墙之上。

墙上的苗荣轩等人正欣喜若狂着,就看着厚土上的青年忽然身子一歪,直直倒了下去。

而他的身下可都是丧尸!

“祁邪?!”

“卧槽他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道陌生而冰冷的女声忽然在他们耳边响起,让人头皮发麻。

“祁邪在哪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