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28章 制作血清
逃出生天后, 士兵们和元幼杉几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他们折回污水处理厂,把出水管道重新关闭,以防下面暴动的老鼠顺着那里爬出来。

坐上军卡返回基地时, 车厢里没有一个人说话。

士兵们卷着袖子和裤腿,裸露的皮肤上多多少少都长着一些红疹。

有的地方因为摩擦而破皮,又在满是污浊的下水管道中浸泡了这么久, 肉都被泡烂了。

车厢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味道,但却没人叫痛。

他们神情悲伤, 终于有一个小战士忍不住捂住脸,一边哭一边喊着包常胜和其他死去队友的名字, 旁边的伙伴也忍不住红了眼睛。

这一次灭鼠行动,他们一共损失了六个战友。

等车子开进了基地内, 他们很自觉地直接驶到了隔离所的附近,准备接受上头的隔离救治。

薛有材经过这一次打击,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他的眼神多了一些复杂和沉痛。

跳下车厢时, 他先是和祁邪大力拥抱了一下,而后又和云停的其他队友们一一握手。

“这次辛苦诸位了,多亏了有你们的帮忙。”

他最后看向了元幼杉,神情中已经没有了在井下时的那种死气沉沉, “也要谢谢元小姐救了我。”

元幼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颔首道:“节哀。”

离开时, 这位年轻排长语气喑哑平静,“我得好好活着,一定会活到末世结束的那一天,亲手清理了这丧尸病毒。”

他没了死志,是因为身上多了生的担子。

他的队友曾经说过, 他是一个异能者,更有能力也更有用。

后来元幼杉听说,陵城军部给包常胜追封了烈士,并且给他家里的一双父母留下了丰厚的抚恤积分,足以让两个老人在这末世中安度晚年,不必面临断绝粮食的危机。

谁也不会想到,这天之后曾经在军队中默默无闻的小小排长,凭着一手中庸的控水异能,在末世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等她再次见到薛有材时,对方已经从排长升到了团长位,在基地中颇有权利;

那时的薛有材已经成了基地中少有的还在军方的高级异能者,甚至成立了一支由异能者军人组建的敢死队,名为‘常胜军’。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的元幼杉几人和4排的战士们告别后,在检测机构做了测试,领取了新的健康证后回到了住所,好好洗了个澡。

来回搓了好几遍,她才感觉自己身上的臭味被洗净了。

因为家里没有顾文英,他们就着元幼杉空间里的速食煮了几盒泡面。

吃的时候,温桦还在想着地下管道里的事情。

“你们说,他们为什么还在部队里待着呢……”

且不说薛有材这个异能者,就是其他士兵们,在这个秩序崩坏的年代也大可以离开部队。

他们还都是二十出头的青壮年,就算加入一些私人队伍,凭着强壮的身体素质和一手好枪/法,能获得的积分肯定会比在落末了的军队中多。

冯天吉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些军人都是值得敬佩的人。”

草草填饱肚子后,他们还要去递交一份报告。

中途经过科研院的时候,他们停下来进去看了眼被收留在里面的顾文英。

宋教授属于科研院的高级教授,末世前就是生物学有名的大能,据说获得了许多生物方面的奖项。

要不是祁邪在混乱的末世初期恰巧碰到了他、并庇护了一路,恐怕人类又会丧失一位科研泰斗。

而在陵城基地扎根落脚后,基地上头也给他最顶级的研究环境,在科研院后头的家属楼为他置办了一套两室一厅的起居室。

目前顾文英就借住在他那里。

去的时候,元幼杉特地从空间里搜刮出几瓶囤积的好酒、礼盒,作为上门礼物。

顾文英看到他们来了也很开心,“你们放心吧,宋老爷子人特别和善,就是我给他老人家、给你们添麻烦了。”

元幼杉撩开她的袖子看了看她的手臂,因为彻底拔除了‘鼠疫’病毒,她已经停止了生疹。

而之前生过的疹子,也在宋教授的药物下自己瘪了下去,形成一片片发白的皮,指甲一扣就掉了,露出里面新长出来的皮肉。

顾文英的手臂已经彻底好了,只是还留了一下印子;

腿上的疹子还有些没消,越到脚踝受伤的地方,恢复得也就越慢。

宋教授笑眯眯道:“小顾没给我添麻烦,我平时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她来了倒是有了点烟火气儿。”

“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现在病源已经找到了,科研院里针对这些老鼠身上的变异病毒已经展开了研究,初步的血清正在调配中,应该这两天都能投入实验了。等到有效的血清制作出来,小顾也就不用遮遮掩掩了。”

按照宋教授的说法,这种变异的‘鼠疫’病毒虽然传染性和活性很强,但也因此削弱了病毒性;

它毕竟是从动物身上变异出来的,只要不是血液传染,对人类的体内构造、血液的侵蚀力都没有那么强。

否则那些感染了这种变异病毒的人们也不会存活一个多星期才病变。

现在进化种母鼠被灭,科研院一定从它身上找到更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法,只是时间长短。

回城后的这段时间,元幼杉他们也发现了,基地里挨家挨户的人都行动起来。

他们把家里的管道统统封死,基地上层又到制作了一批捕鼠夹、毒鼠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久久不散。

这样严控的好处就是,新感染的数量一直在减少,道路上又开始有零星的行迹。

只不过那些人都穿着长袖长裤,把自己包得一点皮肤都不漏。

可以预想到,随着丧化老鼠逐渐减少、血清被研制出来,这场令人恐慌的‘鼠疫’就将落下帷幕。

看着这一路上的场景,元幼杉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宋教授,想必您应该知道我的异能对这种丧化病毒有治愈功效吧,如果把我的异能抽出来拿去研究,会对血清的研发有帮助吗?”

此话一出,云停其他人都愣了。

祁邪眉心微皱,想要劝阻,但到底没说话。

宋教授的眼睛亮了,有些激动,“当然能!”

从元幼杉把顾文英治好的时候,他心里就清楚这个小姑娘的身上应该有一些针对丧尸病毒的秘密,但他答应了祁邪不会告诉别人,也知道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必定会让元幼杉从此不得安宁。

但实际上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研究丧尸病毒的生物学家,宋教授对这种能力非常好奇,更渴望研究。

但他一想到暴露之后,全世界的目光都将盯着一个小姑娘,甚至有可能会逼着她做出牺牲、让她成为一个永远躺在手术台上的实验体,他又歇了这个心思。

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娃娃还有大好的人生,如果这是他的孙女,他也舍不得。

元幼杉点点头,“那如果我能抽出异能交给您研究血清,您可以帮我隐瞒异能的来源吗?”

在包常胜坠入鼠潮的那一刻,在那些疲惫不堪满身病痛的战士们毫不犹豫地走向隔离所、主动申请隔离时,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弦被触动了。

对她来说,这是一场没有归属的游戏。

但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和保护着这片土地的人来说,这里是他们的家园,一如她曾经守护地下城一样。

宋教授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他像个老小孩儿一样猛地站起身,脸上泛着兴奋的红光。

“真的吗?元小姐真的愿意提供样本?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的存在泄露出去,更不会让任何人参与研究,我向你保证,研究全程能亲手接触样本的人只有我一个!”

元幼杉笑了笑,“有了宋老的承诺,我就放心了。”

她用了宋教授家里的试管,把治愈系异能压缩凝结,最后力竭后得到了一管乳白色的液态异能。

宋老小心翼翼地捧着试管,放在了三层绒布包裹着的盒子里,激动地在屋里来回走动。

最后他道:“你们自便吧,我先去实验室了。”

说着,宝贝似得抱着盒子就往科研院跑了。

等人走了以后,祁邪脸上才流露出一丝无奈来,“你啊,就不怕宋教授把你供出去,抓你当小白鼠研究?乱来!”

元幼杉摸了摸鼻尖,脸颊浮现出一对酒窝,“要是能早点研究出丧尸疫苗,我们也能早写通关副本不是嘛,我相信我的眼光,宋教授不会说出去的。”

经过了半年的磨合,她算是彻底了解了祁邪这人。

正如外界传言的,他强大且护短,并且外冷内热还很容易害羞。

这一点是她那次醉酒后无意间发现的,稍稍一撩对方耳后就会红一片;

偏生这人对自己好像多了一些纵容,更让元幼杉时不时想逗逗他。

“就算宋教授真的说出去了,我也不怕,凭我现在的能力还没有什么人能拦得住我,大不了到时候我从陵城跑路,谁又能在末世里抓得到我。”

这点自信,元幼杉还是有的,毕竟她现在可是已知的唯一一个4级异能者。

她眨了眨眼,看着祁邪深邃的眼睛,“再说了,我也相信祁队的眼光。”

祁邪一噎,看着女孩儿笑眯眯的神情,到嘴的话又说不了。

他在心底轻叹一声,罢了,大不了异能暴露他就护着对方离开陵城。

元幼杉说得对,世界这么大,何须害怕。

一旁的温桦笑嘻嘻表态:“那我们肯定不会让小元变成小白鼠的。”

罗晓茹也连忙举手,表示自己的保护队友的决心。

无论如何,这异能是给出去了,而宋教授也确实像他说得那样没有对外界提到元幼杉一个字,更没有让别人知道这管异能的存在。

他声称在进化种母鼠的身上提取出了一种新型物质,或许能够制造出抑制‘鼠疫’病毒的血清,引起了基地上层的重视。

这个说法合情合理,没有让其他人的注意怀疑。

在血清研究出来之前,顾文英都不能离开科研院,更不能出去露面引发外界怀疑,便一直暂住在宋老那里。

虽然母鼠已经被消灭了,但还有成千上万被它制造出来的丧化老鼠还藏在地下,需要清除。

云停小队还是要跟着部队和其他异能小队继续剿鼠,因为薛有材的4排都在隔离所里头,他们没再遇到过那些士兵。

有时他们和部队的人分在一起,有时他们和一两个异能小队分在一起。

期间元幼杉他们在下管道的途中结交了不少新朋友,同时也和一些人起了摩擦。

随着基地方制作出一批新的红外检测仪器,可以给每一组队伍都分发一个,在地下确定鼠群的踪迹就方便多了,伤亡的人数也大幅减少。

直到一周之后,基地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科研院研发出了针对‘鼠疫’病毒的血清,实验之后确实有效,即将大范围投放给染了病毒的患者们。

很快基地里的百姓们就不用人人自危,基地也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作息了。

这个消息简直振奋人心。

而陵城基地上层也因为拥有了血清技术,和其他几个饱受鼠疫折磨的基地达成了协议,用血清技术换取了不少粮食种子和原材料,让旷了大半个月的陵城回了不少血。

这一切虽然没有元幼杉的名字,但她并不在乎,反而十分开心。

因为在隔离所中饱受折磨的病患们,还有4排的战士们,终于可以从那座牢笼中走到阳光下。

深藏功与名的她也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

在她没有在意的角落中,面板上的「信仰值」每一天都在增加,数额还不少。

现在她的人气未必是这个世界中最高的,但「信仰值」一定是最高的。

这是因为每一个使用血清治疗的病患,都会由衷得感激背后的制作团队,感激他们让他们重获新生。

而元幼杉作为‘原材料’提供者,系统自然而然地将这份感激算了她一份,加上直播间观众们的「喜爱值」折算,如今她的「信仰值」即将突破5000大关。

等到地下管道中的老鼠被消灭得差不多,时日已经悄然入了初冬。

枯叶零落,空气中都带着凛冽的冷意。

这天下午,灭鼠回基地的路上,元幼杉听到了路边草丛里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细微的叫声。

她猛地停住脚步,看向身边的队友,“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他们沿着声音的方向走到了路边的草丛中,仔细寻找后,祁邪拨开了一片草丛发现了几个小家伙。

罗晓茹惊呼一声,“天呐,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小奶狗!”

草丛里窝成一团躺着的,正是三只拳头大小的小狗,一看就是刚刚出生不久,身上还带着一层血膜,眼睛也是封着的。

因为四周刮着刺骨的冷风,这些小肉球瑟瑟发抖,嘤嘤叫着十分可怜。

似乎是感受到了有人靠近,它们叫声大了些。

罗晓茹想蹲下上手抚摸,被元幼杉一把拦住,“等等,你再仔细看看呢。”

这窝幼崽不知是母狗生产时丧化了,还是生下来后自然丧化,身上泛着不正常的青色,短小的四肢也有些畸形。

很显然,这是一窝丧化狗幼崽。

“可惜了。”

惋惜一声,祁邪还是动手将其解决了。

虽然不知道丧化幼崽会不会长大,但若是能长大,必定是以无辜的人和血肉灌溉。

就在他要处理最后一只小家伙时,元幼杉忽然‘咦?’了一声。

“这一只好像……有点不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