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27章 泰山之重
里头的慌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元幼杉看到几个士兵纷纷举枪对准了角落里男尸还在鼓动的肚子,忍不住也走过去看了几眼。

只见那深蓝色的工作沁着锈色,腹部一团东西来回涌动, 如怀胎一般;

那活物被士兵用枪/口一戳,顿时扭动的幅度剧增,仿佛要挣破衣服从骷髅男尸的肚子里跳出来, 把靠得最近的士兵吓得往后一仰。

站在元幼杉跟前探头的小战士一把拨开了队友,‘吧嗒’一声给枪上了膛, “让我来!”

正是那个面相生得很嫩的包常胜。

他对准鼓动的球开了两枪,尖锐的‘吱吱’声随之响起, 一团浅色的血渍在衣服上从里蔓延。

“里头是只老鼠吧!”

疯狂挣扎的球慢慢瘪了下去,与此同时从男尸的衣摆下、裤脚中溢出了密密麻麻的东西, 发出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的天这些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虫子?”

围着男尸的士兵们看着那些小东西就要往脚上爬,恶心得连连后退,元幼杉趁机用手点照了一下, 大家这才看清那些潮水一样从男尸中涌出的东西哪里是什么虫子, 都是老鼠!

很小的老鼠,看起来只有指头大小。

尽管它们个头袖珍,但一碰到活物就一窝蜂地扑上来撕咬,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些小老鼠可爱。

包常胜毫不犹豫开了枪, 身边的其他士兵们也回过神来, 扫射着地上的幼鼠;

而4排里那个火系异能者掌心中凝聚出一团火焰, 放了把火把这些密密麻麻的小老鼠都烧掉了,跳跃的火舌吞噬着幼鼠,迸射出噼里啪啦的火星。

火光把这一角落彻底照亮,元幼杉看到最里头的男尸胸前攒动着,很快一只黑色的大老鼠从胸口的破洞处钻了出来。

这老鼠比他们一路上见到的都要大, 几乎有篮球大小,肚皮高高鼓起,一对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火焰后的士兵们,冲他们嘶吼着尖叫着。

它身上还在流血,应该是刚刚被包常胜打到了,从男尸衣服里钻出来时,下腹还源源不断地有小指头大小的幼鼠钻出,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这是一只进化种母鼠,拥有超强的繁衍能力,估计一次能生产上百只幼鼠。

而这些幼鼠沿着遍布陵城的地下管道四处扩散、爬到地上啃噬生长,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整个陵城地下就会被老鼠彻底占领!

难怪基地用红外探测仪扫描时,发现这一块是重灾区;

有这样一个‘造鼠机器’存在,鼠群定然是生生不息。

等画好地下路线图的祁邪和薛有材过来时,看着那只进化种母鼠,薛有材道:“是个祸害,不能留了。”

将硕大的母鼠打死后,他们果真在母鼠的头颅里发现了一枚源石,是二级源石;

薛有材从背后的包里掏出隔离袋,把母鼠的尸身和源石都收了起来,打算带回去交给上头重点研究。

包常胜和几个士兵还对着角落里的男尸拜了拜,而后将其火化了。

说来这人也是可怜,末世爆发后因为地上混乱被困在下水道的工作室中,最终还被丧化老鼠当成了筑巢的温床,这只母鼠直接扎根在他的肚子里。

源源不断的幼鼠出生,都以啃噬他的血肉骨骼为养料,令人心底发毛。

趁着这个空档,士兵们也能原地休息喘口气。

有控制力不太行的士兵总是忍不住去抓一抓红疹的地方,结果那里特别脆弱,指甲盖一碰就掉皮,破了后又痒又疼十分难受。

除了个别被咬到伤口的,其余人的病毒都在元幼杉的那团治愈系异能下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感觉体内异能恢复了大半,她又借着再次帮几个病情重的伤患处理伤口的由头,二次治愈病毒。

原本正和薛有材说着什么的祁邪余光看到了,便走了过来,一言不发接手了帮忙缠绷带的活。

有个裤子靴子都被咬破了的小战士才二十出头,撸起裤腿的时候还显得十分害羞,脸颊黑红黑红的。他的小腿已经因为逃跑时的大幅度动作而疹子破裂,几乎一圈皮肉都溃烂了,愣是一声疼都没喊。

一旁温桦和罗晓茹看着都倒抽了口凉气,由衷得佩服这些人民军人。

冯天吉神情复杂,摸了摸腰间才发现身上没有烟,“这些国家军人……都值得敬佩啊。”

他们大多数年纪都是二十出头,比他的闺女大不了几岁,在他眼里都是一群孩子。

但正是这群孩子,末世爆发后没有工资,只管每天的饭,还要日夜不停得训练、出城清理丧尸;

甚至于因为没有异能,开始被一些人轻视。

可他们甘之如饴。

还没等元幼杉全部检查完,一直守在门口的两个士兵猛地冲进了门里,神情惊惶,

“排长,外面、外面好像有很多老鼠!”

“什么?!”

薛有材猛地起身,大喊着让其他人都赶紧站起来准备离开,他们从工作室中出去,在漆黑的下水道中听到了四周传来的震荡。

仿佛洪潮在朝着这里奔涌而来,间或有水中的硕鼠暴躁不已,从水里弹起来想往桥道上扑。

元幼杉能听到这震颤下的鼠啸,因为数量太多声音都混在一起,像声波一般。

她神情绷紧,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喝道:“快跑!是鼠群!”

丧化老鼠感染了丧尸病毒后,本质上身体和丧尸没什么区别,都是一团腐烂的死肉,应当没有繁衍能力。这一点在离开基地时科研院的宋教授就已经出了明确的检验报告。

当时宋教授还疑惑不已,“不应当啊,被丧尸病毒感染了是没有意识和生理能力的,这些丧化老鼠的规模怎么会扩散到这么大?”

现在元幼杉明白了。

他们杀的那只二级进化种母鼠,应当是拥有分裂繁衍的变异能力,也是这个鼠群扩张的中心;

简单来说,这只母鼠就是隐藏的‘鼠王’。

现在母鼠被灭,就是从根源上掐断了丧化老鼠的扩张,定然会让其他老鼠有所感应、并彻底发狂。

现在四面八方的丧化老鼠应该都在朝着这里涌来,他们再不跑,怕是要像工作室的男尸被鼠群活活啃噬!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众人面色也变了。

祁邪拿出描绘的地下图纸,现在正能派上用场。

他指着上头最近的一处出口,“我们去这里,尽可能和我离得近些,这样能减少老鼠的攻击。”

说着,一行人朝着出口的方向快速撤离。

桥道跑到尽头时,他们不得不重新下水,而积水中的老鼠早已迫不及待得冲着他们尖叫跳跃,一时间整个甬道中都弥漫着尖锐的鼠啸,让人浑身发冷。

祁邪率先下了水,脚刚刚没入积水,水中的硕鼠便朝他咬去,结果都被水下的气流卷成肉沫。

其他人哪敢犹豫,也都纷纷跳入水中,但有祁邪的异能形成防护气流,一时间没有老鼠突破气流咬到他们。

但祁邪的异能毕竟只有三级顶峰,不能做到挥手就控制四周领域。

他可以操控固定对手周围的气场变化,对这种小范围的气场控制得心应手;

同时他也可以以自己为中心,最大能将半径5米内的区域都划为气场控制。

但这样大范围的控制必然会造成灵活度、气密性都不够,想要同时挤爆几十只老鼠,非常困难,总有一些漏网之鱼从破绽处扑向士兵。

好在其他人也不是吃醋的,薛有材组织队友们射击,而罗晓茹操纵着藤蔓抽打跃出水上的老鼠,冯天吉则是不断用金属钉当子/弹。

元幼杉用匕首,更是一刀一只毫不手软。

有了祁邪的气体异能,所有人的压力都减弱不少,速度也快了许多。

但元幼杉是有过大范围使用异能的经历的,她知道这种情况非常耗异能。

暗中青年冷峻的面孔被掩藏,偶有光芒划过时,他的神情也是平静而镇定,仿佛根本没有异能枯竭的担忧。

但元幼杉看到了祁邪身侧攥紧的拳头,一时间有些担忧。

异能使用过度,四肢会虚软无力,同时大脑还会有种被抽空的刺痛,对逃跑非常不利。

她忍不住伸手按住了青年的手腕,认真道:“祁队,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的话么?千万不要逞强。”

祁邪点点头,“我明白。”

但他和元幼杉又何尝不是同一种人,只要还没到完全耗尽,就还能坚持。

因为有路线图,他们能够精准得在偌大的、错综复杂的地下管道中毫不纠结,用最快的速度前往最近的出口,这都得益于祁邪所绘制的路线图。

大家心里都有感激之情。

但饶是他们已经很快了,可大批死了母鼠发疯的丧化老鼠更快,管道的震颤愈发清晰,说明鼠群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最后面的士兵一直用手点照后头,在再次回头照射时,远处的管道中忽然迎着光亮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点,他浑身都麻了,颤着低吼道:

“老鼠追上来了!完了我们要被追上了!”

薛有材摸向了怀里的包裹,朝队友们吼道:“都把包里的手/榴/弹掏出来,妈的给这群畜生点教训!”

想起来身上还有硬核武器的士兵们纷纷摸向了包裹,眼瞧着后头的老鼠已经能看清一颗颗头,薛有材喝道:“扔!”

两个被拉开栓的手/榴/弹猛地入水,在甬道中炸起巨大的水花,连同水里蔓延的硕鼠也被炸开的弹片搅碎。

轰鸣声回荡在密闭的甬道中久久回荡,震的元幼杉耳膜发痒。

身后的士兵喜极而泣,“有效果!有效果的!”

于是只要老鼠群开始靠近到危险距离,在最后头的士兵们便拉开一两个手/榴/弹扔过去,这才勉强控制了鼠群。

但老鼠的数量太多了,哪怕他们已经炸死了千百只,可后头密密麻麻的数量只多不少,让他们根本不敢回头细辨。

在看到上坡和桥道、以及通往顶头井盖的铁梯时,所有人眼睛都亮了。

祁邪:“出口就在前面!”

但这时后头的士兵脸色也白了,“排长,我们的手/榴/弹只有三个了……”

三个,可他们有十几个人,甬道中迅速逼近的鼠群需要不停得炸死,才能给他们留下一点逃生的时间;

这个数量显然是不够的。

后头的包常胜咬咬牙道:“咱们这样扔水里威力会大大减小,给我一个。”

他拿了一个手榴弹,用牙一咬拉开了栓,却没有立即扔到水里,而是拿在手里愣了两三秒,把旁边的队友都看急了。

“包常胜你瞅啥呢,快扔啊!”

包常胜心里也着急,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他在心里默数之后猛地将手/榴/弹扔到了鼠群的方向,又举枪瞄准、射击。

'砰’得一声,子/弹正中后将其弹飞,在触水的一瞬间炸开。

这一枚的威力比之前慌乱中扔入水中的,要大两三倍,白烟散去后,水面上漂浮着大量的鼠尸。

薛有材激动得脸都红了,“好样的包常胜!干得好,回去给你记大功!”

他的队友也欢呼着、兴奋着,“班长你真特么牛,太厉害了!”

“行你个包常胜,可太有本事了!”

刚刚还一击即中的少年人被夸得脸红了,稚嫩的脸上流露出憨憨的笑容。

而云停小队的队员们,看着这位年轻的士兵也都敬佩不已。

他们终于理解了‘神枪手’的厉害所在,温桦忍不住冲那小战士伸出了大拇指,“厉害!”

薛有材压住喜悦,“等咱们上去了再高兴,快!都快点,出口就在上面了!”

他想让队伍里两个女生先上,但又怕她们力气小打不开井盖儿,一时间有些犹豫到底该让谁先上。

但想到元幼杉和那只力量型丧尸对打时表现出的力量,他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这种关键时刻,元幼杉也没有矫情,多快一秒钟就多一分安全。

她沿着光滑的铁梯往上爬,在爬到顶头时,蓄力狠狠砸向头顶的圆形井盖,只两下就把井盖中间砸出了裂痕。

终于有光从外界透出时,双臂伸出撑着地面,肘子一用力就把自己带上了地面。

四周微凉的清风吹过,比下头恶臭难忍的空气不知好闻多少倍。

附近有游荡的丧尸听到了她的动静,朝着这里嘶吼着扑了过来,她直接抽出了苗刀,利落解决掉最近的两只后,罗晓茹的头也从井口冒了出来。

元幼杉:“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她将罗晓茹拉上来后,女孩儿猛地翻身躺在地上,大口喘息后又爬起来和她并肩作战、解决周围的丧尸。

在又一个士兵刚刚翻身上来,他们身下的地下管道再次爆发出轰鸣,连带着元幼杉脚下的地面都在微微发颤。

她心里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要知道用了这个手/榴/弹后,底下人就只有最后一个了;

但下面还有十几个人,他们能全部上陆吗?

她快步到了井盖旁,一直等在这里,只要有人冒头便伸手过去拉他们上来。

在温桦和冯天吉以及好几个士兵再次爬上来时,下面再一次爆发了轰鸣声,让上头每一个的心都高悬起来。

一个小战士满脸担忧,“怎么办,下面还有好几个兄弟呢!”

元幼杉不免不了担忧,因为祁邪还在下面。

下水道中,最后一个手/榴/弹用尽之后,再次给他们争取了短暂的时间。

解决几只漏网之鱼的枪/弹声就没有停过,这一刻谁先上去,仿佛就成了压在下头每一个人心里的重石。

祁邪因为使用异能过度,唇色有些发白,但他神情一贯平静。

“你们先上去吧,我是三级异能者,比你们都有能力。”

薛有材忽然笑了,他大力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祁队,你是个好人,但是这次我们不能同意。”

祁邪身上没有他们在一些异能者身上看到的傲气。

因为异能者的崛起,有一些自认为有实力的强者其实是轻视他们这些军人的,觉得他们就是些普通人,已经没什么值得尊敬的了。

而他们这些人一路上受了祁邪照顾颇多,他自己本身也是异能者,自然能看出祁邪的异能已经枯竭了,恐怕身体已经出现了酸软的情况。

既然清楚,薛有材就做不到装傻再让人家冲锋陷阵。

他抿唇道:“祁队已经帮了我们够多了,这次必须是您先上。”

“我们是国家军队,是老百姓的兵,势必要保护每一个百姓的安全,这是我们的责任。”

说出这番话时,其他士兵也都没有异意,个个埋头射击清鼠,没有一个人往梯子上爬。

可分明末世后,早已没了秩序、没了制约。

他们也是平等的生命,大可以追求生的希望,但每一个军人在这一刻都表露出了无言的默契,那就是骨子里镌刻的责任感。

在上头往下看的士兵发现底下的同伴们愣了两秒,急得不行,“快上来啊,愣着干嘛呢?!”

见薛有材神情坚定毫不改变,祁邪轻叹了口气,他也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上头等你。”

说着,他便抓紧了铁梯开始往上爬。

薛有材笑了一下,拍了拍身边一个士兵的肩膀,“快点跟上。”

发现水里有老鼠往上扑时,他立即举枪打爆了那只,而后慢慢移动到包常胜的跟前,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个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小战士。

“包常胜,一会儿等老刘上去了,你就跟着往上爬,听到没有。”

包常胜头也不回,“我不,我是神枪手要给兄弟们殿后,排长你先上。”

薛有材瞪了眼,“掩护你个锤子,排长的话你特么都敢……”

话没说完,目光的尽头忽然又涌出一大片老鼠,密密麻麻的鼠群几乎将整个三米多高的甬道挤满了,前仆后继往前快速翻滚,薛有材瞳孔微缩,声音都在颤抖。

他一边开枪疯狂扫射,一边吼道:“包常胜你给老子听话,往上跑!”

包常胜:“我不!队长我掩护你,我打枪打得比你准。”

这一刻薛有材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生气、是害怕、还是深深的感动和欣慰。

但没有手/榴/弹的他们,仅凭着子/弹微弱的射击力已经挡不住这些洪流一般的丧化鼠了。

一眨眼的功夫,它们便又往前涌了两米,薛有材甚至能看到最前方的老鼠被后头大量的老鼠踩下去。

当除了他们俩最后一个士兵也摸上铁梯时,井口上方传来了队友们带着哭腔的嘶吼。

“排长!常胜!老刘!你们快上来!”

薛有材顾不得那么多,拉着包常胜的领子把人拽到了梯子跟前,直到老六开始往上爬,包常胜都还拿着枪扫射。

此时庞大的鼠群已经近在咫尺,他们甚至能看到那些老鼠抖动的须子。

薛有材紧跟着老刘的脚底上了梯子,朝包常胜伸出了手,“常胜,快跟我一起上来,上了梯子老鼠就咬不到了!”

但当包常胜刚刚爬上了两阶台阶时,如洪水般的鼠群从他身下冲了过去,数只跳起的老鼠猛地扒在了他的小腿上,利齿狠狠陷入腿肉撕掉一大块。

包常胜的脸瞬间白了,身子往下一滑,登时越来越多的老鼠跳上了他的裤腿,甚至扒着往上爬。

在他上头的薛有材眼疾手快,弯腰一把拽住了身下队友的前襟,手掌坠得泛白。

薛有材低头时脸涨得通红,盯着队友的眼睛瞪大,泛起了一圈红晕;

他看到他的队友腿骨鲜血淋漓,那些吃人的老鼠将他的小腿迅速啃噬。

包常胜疼得下肢没了知觉,根本蹬不住梯子,全靠着薛有材抓着他才没有掉下去。

他嘴唇白得吓人还打着颤,但一双嵌在黝黑脸蛋上的眼睛却亮得惊人,冲上头的排长挤出一个有些憨气的笑容。

“排长,你撒手吧,你能活,我、我肯定活不了了……”

无数硕鼠闻血而来,很快在梯下方越积越高,包常胜的身子也越来越沉,薛有材只有一只手抓着梯子却要承担两个人的体重,他双手都麻了,全靠着一股子意志。

就在他身子又往下一沉、拉着梯子的手指就要折断时,包常胜忽然伸出了双手,先是握住了薛有材抓着他前襟的领子,而后用力将手指一根根掰开。

“常胜,你别犯傻!排长一定带你回去!”

上头的士兵们眼都红透了,大喊着两个人的名字。

元幼杉心脏狂跳,她一下走到井盖旁边,定定看着祁邪和罗晓茹,声音一字一顿:

“祁队,你们拉住我,我去把薛排长和包常胜带上来。”

一只手承受两个成年人的体重,说实话在场的士兵们都没有这个臂力,祁邪的异能也不是力量型的,虽然他强壮,但现在异能耗尽的他来做也十分勉强。

而元幼杉不同,虽然她的手臂比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要纤细,但她却可以。

她一只手死死拉住祁邪,罗晓茹催生的变异藤蔓飞速增长,将两个人的手臂连同手掌紧紧包裹成一体。

靠着上面拉着的力量,元幼杉从井口一跃而下,脚尖踩在梯子上。

只是她刚刚垂身下来,就听到身下的薛有材一声嘶吼,她珀色的瞳孔猛然缩紧,反手抓住了薛有材的手腕;

紧接着,她右手手臂往下一沉,却被她收紧掌心死死抓住。

顿时本该掉入鼠潮的薛有材荡在了空中,看着被鼠群吞噬的少年嘶吼道:

“常胜!!”

原来是包常胜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为了让薛有材活命一点点掰开了他的手指,而后坠入了鼠潮之中。

薛有材的另一只手也早已撑不住,就凭一口气撑着,如今悲怆之下直接脱手;

要不是元幼杉及时抓住了他脱力的手腕,再晚半秒钟,他也会掉入无尽的鼠潮中。

目光看了眼下面密密麻麻的鼠潮,元幼杉心有不忍别开了眼,右臂使劲儿往上提了些,把薛有材的身子提高,避开了下面跳跃的老鼠。

她忍不住道:“薛排长,你快踩着梯子,难道你真的想让包常胜的一片苦心都付之东流吗?!”

可对方就像听不见一样,低垂着头一动不动。

看这薛有材连躲都不想躲,分明是存了死志!

好在上头的祁邪已经开始用力往上拉,而温桦、冯天吉、还有上头的每一个军人都眼含泪水,手掌搭在了祁邪和元幼杉交叠的手掌上。

“我们也来帮忙!”

很快,他们将元幼杉和薛有材拉了上来。

松开手时,元幼杉心情很沉重,看着红了眼眶的军人们道:“抱歉,没能把包常胜……”

其中一个小战士狠狠摇头,“不,我们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排长也、也要掉下去了。”

被拉上来的薛有材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膝间,过了半晌才泄出了哭腔,最后嚎啕大哭。

他说,包常胜掰开他手指头时笑着和他说了最后一些话:

“排长,你是异能者,活着比我作用大多了,我从来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因为我是光荣的军人,从我入伍的那天我就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国家。”

“你要带着我的眼睛,活到末世结束,去帮我看看新的人类文明。”

作者有话要说:  有的人重于泰山。

向每一个在一线抗洪救灾、消防救火、缉毒纠案的军人们致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