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26章 下水道灾变
到底能不能治好顾文英, 其实元幼杉心里也没底;

她手一放上去感受伤口,就发现对方的体内已经堆积了许多阴冷的气息,哪怕她已经升级到了四级异能, 中途还是差点没坚持下来。

幸亏祁邪身上有兑换到的源石,她又吸收了一枚一级源石补充异能,这才完完整整抽取出所有的丧尸病毒。

等她一收手, 就感觉浑身无力,大脑阵阵尖锐痛楚。

好在元幼杉成功了。

在那些阴冷能量都被抽出后, 顾文英身上的红疹就停止了蔓延,并且也没有那么痒了。

但她也不敢戳破水泡, 更不能把顾文英带走,因为隔离所的人一定会起疑心;

最终几人商量后决定就把顾文英先留在宋教授这里。

元幼杉白着一张脸出了一身冷汗, 去跟宋教授郑重道谢。

“谢谢您愿意出面把我姐姐带出来,也谢谢您愿意收留她一段时间。”

穿着科研服的和蔼老人心知肚明,却也没有追问顾文英怎么病好的秘密, 笑道:“我这把老骨头啊当时是小祁出手拉了一把, 才没被丧尸啃掉,你要是真想谢,就谢谢他吧。”

说着,他冲后头有些微怔的青年眨了眨眼, 颇有些老顽童的样子。

几人安顿好了顾文英后, 才终于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基地某军政要处内, 正在进行着一场临时会议,从科研院送来了的检测报告时不时被人送到会议桌上。

“现在病原体已经初步锁定到了一种感染了丧尸病毒的老鼠上,血液传播最快,但它们表皮也带有活性病毒,经过之地都会被染上丧尸病毒, 皮肤接触到也会有一定几率被传染。之前和其他几个基地通了讯息,目前加上陵城一共有三个基地出现了病毒蔓延的情况……”

其中陵城还算情况好的,科技实力不弱、行动力也强;

虽然一直没能根除病毒,但全城喷洒消毒液、及时隔离病人都有效得抑止了失态崩盘。

据说情况最差的一个中型基地,因为消毒原料供应不上,再加上内部人心惶惶根本不信任基地上层,根本不用丧尸从外面攻破,里头已经自乱阵脚了;

预估有三成以上的基地居民都感染了病毒。

这么一比较陵城好像又很不错了。

主位坐着的老人拍了拍桌子,忍不住咳了几声,语气十分严肃:

“我们不能因为没彻底乱掉就沾沾自喜,现在既然已经查到了病源,就必须彻底清除!否则让这些东西待在基地的地下、周围,早晚都是个炸弹。”

这天下午,云停小队再次接到了新的任务,这些异能者小队还没休息就开始轮轴转。

“通知:全城灭鼠!全城灭鼠!”

一直被屯在基地中的部队也倾巢而出,全副武装上了一辆辆军卡,朝着基地外驶去。

而留在基地住所中的普通人们也都接到了消息,知道了这种病毒是从老鼠身上带来的,凡是它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定的丧尸病毒。

家中每一个角落都必须消毒到位、并且要糊死所有下水道的口子,以防它们从管道爬到家中;

一旦发现丧化老鼠,千万不能自己拍打,要立即逃离屋子并通知除菌队的人上门。

一时间全城的人都开始动了起来,不少老人连连咒骂。

“该灭!就得灭光了!老祖宗说了这东西就是四害,以前古时候的鼠疫死了多少人啊,要不是咱们发现得早,也得被这些畜生全害了!”

不明所以的小孩子在屋里乱蹦乱跳:“打老鼠!打老鼠!”

——

跟随者部队军一起出了城后,元幼杉一直在闭目养神,调息恢复着体内的异能。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军人,哪怕是在秩序崩溃的末世中,这些年轻人都统一着装、坐姿挺拔,精神面貌精神而坚毅,没有末世里的人脸上常见的迷茫昏沉。

他们云停小队被分到了4排,但这辆车中只有4排的两个班,大概20人出头。

带队的排长此时正拿着一张图纸,和祁邪坐在最里头商量着什么,看起来神情严肃。

摇晃的车厢里气氛有些凝固,但实际上这些部队的士兵也在悄悄打量着云停小队中的人;

这个队伍里人数不多,除了祁邪和冯天吉看起来可靠些,另一个青年人一直笑眯眯,还有两个年龄又小又漂亮的小姑娘。

但在这个异能者开始称霸的时代,年龄的确不能代表实力了。

只要有异能,就算是五岁的孩子都能杀死三十岁的壮年。

不知是谁先开了口,再加上有温桦这个交际高手,很快两边的人便能聊上几句,气氛缓和不少。

坐在罗晓茹对面的军人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脸蛋黑乎乎的,笑起来时咧开一口白牙。

他对云停小队的人很好奇,“我叫包常胜,你们都是异能者吗?”

罗晓茹点点头,这下包常胜神情更羡慕了,“真好。”

不到一成的几率,就注定代表了异能不是人人都有,像他们一个排里就四个觉醒了异能,没过多久就被上头调走了。

等军卡摇摇晃晃到了目的地时,车子的引擎声已经吸引了周边一大串丧尸,车厢门一开,一片嘶吼的活死人便扭曲着朝他们扑了过来。

令元幼杉他们有些惊讶的是,包常胜看着脸嫩年纪小,竟然是2班的班长。

他率先跳下车,脸上憨厚的笑容一板显得颇为干练,从身后取下枪上了膛后朝车厢里挥手,“快下来清理丧尸,不要被围住。”

虽然这些在编的军人都没有异能,但基地上层一直没有忽视对他们的训练,每天组织他们练枪、清除丧尸,哪怕面对的进化种也有一战之力。

车里的士兵翻身下了车,举起枪就开始朝着不远处面孔狰狞可怖的丧尸扫射,很快前排的丧尸就倒了一片,又有被枪声吸引来的前仆后继。

见状元幼杉几人也跟着跳下了车厢,穿插在身边的战士们之间。

有丧尸朝祁邪的方向扑来,进入他的控制范围内便被扭曲的空气挤碎了头颅。

伴随着‘砰砰’的枪/响,金属钉、雷电球和催生的藤蔓齐发,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和云停一行人很快便将周围的丧尸全部清理掉,效率非常快。

其中有三只一级进化种混在丧尸群中,好对付些的两只都是元素类进化种;

一个可以喷出火焰、一个带有腐蚀力,在枪林弹雨下还没靠近人类的队伍,便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而最后一只力量特别大的进化种表皮也很厚,挨了几枪只打穿它的肉,并没有给它造成太多伤害。

它双臂奇长且有力,能像野兽一般四肢着地怪啸着扑来,直接一爪子扇飞了一个小战士。

直接被拍飞出去的小战士倒在地上,吐了两口血后不动了,他身旁的伙伴悲鸣一声,顿时吸引了这进化种的注意。

就在它怪叫一声朝着那士兵抓去时,一把细长苗刀从旁穿插,直接刺穿了进化种的手掌。

众人只见那一直被‘保护’在队伍中、据说是空间系异能的女孩儿双手持刀,帮那士兵挡下一击后抬脚就踹,直接把那只力量型进化种踹翻出去,落在地上疯狂嘶吼。

这哪里需要他们的保护,分明是人家保护他们吧??

实际是元幼杉没有主攻击性的异能,只适合近战,就没有上去凑热闹,让4排的这些军人误以为她很柔弱;

直到这只力量型的进化种冲破了子/弹,她才出手。

上辈子她用得最顺手的就不是激光武器,她似乎没太有射击的天分,准头一直不太够,反而是冷机械天赋超绝。

因此在基地内部有了定制的铁铺后,她花了大笔积分买了一个古武世家收藏的苗刀,极配她手感。

眼瞧着那只力量型进化种猛然爆发,元幼杉目光一凛,提刀开始厮杀。

约莫十分钟后,最后一只丧尸被子/弹洞穿了头颅、倒在地上;

满地的尸身形成了一个尸圈,把众人围在里面。

几个士兵把被进化种重创的伙伴扶了起来,才发现对方已经不进气儿了,没过多久就因为内伤过重阂上了眼。

刚出基地没多久便折损了一个伙伴,这些士兵们的神情都有些悲痛。

4排里除了排长是异能者,还有一个火系异能者,专门负责每次清除丧尸后引燃。

他把周围的尸体都烧掉了,连带着这个小战士也火化了,另一个队友拿着饭盒把小战士的骨渣收殓,准备带回基地埋在他们营地的后山。

而取出来的三枚源石,力量型的是二级进化种,因为是元幼杉杀的、她还救了一个士兵,就给了她;

其他两枚打算回去后换取积分平均分给战士们和云停小队。

四周暂时安全后,元幼杉擦干净刀面收入空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他们来到了一处荒芜的厂房,四周弥漫着一股子臭味,越是靠近厂房的地面上,杂草就越焦黄。

她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很快,她和其他困顿的士兵与队友就知晓了。

厂房的大门开着,一行人提着小心往里摸索,元幼杉身边的士兵都举着枪。

走了没多久,他们看到了厂子里的几排大池子,池边放置着机器,恶臭就是从这些池子里传出来的。

这里是一个污水处理厂,平时用于净化城市中的生活污水,因为末世到来里头的工人死的死跑的跑,断电之后机器更是不运作了,整个厂子里一片寂静。

领头的排长叫薛有材,是个二级水系异能者,他带人在厂房里扫荡一番,又清理了两只残余的丧尸,而后翻找出许多套工人穿的隔离服。

薛有材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次基地里病毒的源头已经找到了,是一种感染了丧尸病毒的老鼠,我们出来的任务就是灭鼠。经过红外探测仪扫描,发现这些病毒老鼠在陵城的地下管道里筑窝、聚集。”

而他们来到的这个污水厂里,就连接着一个下水管道口,同时也是基地用红外探测仪扫描出来的高密度聚集点之一。

“也就是说,我们这次需要下到地下去灭鼠,大家身上的包和弹/药补给一定不能丢。”

说着,薛有材把找出来的隔离服分发给周围的士兵和云停小队众人。

他看了眼队伍里唯二的两个女性,略一犹豫道:“要不你们就别下去了,我们来就行。”

元幼杉和罗晓茹都没同意,领了衣服套在了身上。

几个士兵又在厂房里发现了一台发电机,捣腾半天给几个净水机器和排水池通了电,水阀开始缓缓运转。

随着阀门大开,水池里的污水翻滚,被封锁的管道口开启,里面的污水一下涌出倒入池子里,散发出阵阵恶臭。

有士兵惊呼道:“你们快看水池里!”

只见十几只黑乎乎的活物被一同泄入了污水池中,在水浪中翻滚,‘唧唧’尖叫个不停;

这应该就是那种地下丧化老鼠。

温桦的雷系异能派上了用场,他把雷电导入污水池中,把里面的老鼠电得直叫唤;

只要从水里冒出头来,祁邪等人便举枪射击,打爆了这十几只老鼠。

而后他们拉紧了拉链,一个个扶着水池边的梯子往下爬,钻入了出水的管道口。

一进管道口,元幼杉发现里头的直径比管口要大了许多,简直像一个地下城市;

四周没有一点光源,两边的桥道中间是缓缓漂浮的积水。

他们沿着桥道往里,胶靴踩在铁网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直到桥道越来越窄,元幼杉听到前面的扑腾声。

原来是有人没注意桥道变成了下坡,脚下一崴直接滚入了底下的积水里。

“我的天你这家伙浑身都是臭水,离我远点……”

那倒霉士兵从污水中爬起来,身上的隔离服‘哗啦啦’往下落水。

薛有材的声音在黑暗的管道中荡起了回音,“刚刚拿到手电筒的都打开,给两边的人照个亮,都注意脚下……”

沿着下坡滑下,元幼杉感觉自己踩到了水洼中。

脚下的管道里残留的积水大概蔓延到她的小腿肚子,好在她穿了专门的隔离工作服和到膝盖的胶皮靴子,污水并不能流淌到衣服里。

她能听到其他人衣服摩擦时的声响、以及双腿在积水中前行时的水流声,走在最前头的薛有材几人手里有手电筒,打开以后照亮了昏暗的下水道。

元幼杉在空间里翻找一番,果然又找到了几个囤积的手电筒,她自己拿了一支,又给身旁的祁邪塞了一支,剩下的分给了队友和后头的几个士兵。

越往里走,管道里的积水便越薄,这是因为末世爆发后基地里的污水也重新规划了一套清理方式;

正是因为下水道逐渐被忽视,才导致了下面孕育出大量的丧化老鼠基地方却没有发现。

元幼杉的脚边时不时能碰到漂浮的垃圾,哪怕有手电筒,在这种逼仄、黑暗的环境中,都有种让人窒息的紧张感。

罗晓茹看着管道两边时不时出现的网口,不由得靠近了元幼杉、挽住了她的手臂。

就在这时,元幼杉忽然了一点声音,她脚步猛地一顿,让挽住她的罗晓茹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小元姐?”

元幼杉:“我听到了老鼠的叫声。”

罗晓茹挽得更紧了,目光四处打量着管道墙壁,“真的吗?!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种空间中,摩擦声和水声才是最大的,走在前头的薛有材几人根本就没听到什么声音,还在缓慢往前探索。

但云停小队的人和元幼杉相熟,知道她的听力有时候比队长还祁邪还灵敏,只要她说听到了什么动静,就没有不灵验的时候;

几人也顿时提高了警惕,举起手点照射着四周。

前头的一个士兵闻言回过头来,安抚笑道:“元小姐是不是太紧张听错了?哪有什么老鼠叫啊,都是水声。”

另一个叫小朱的士兵也偏了下头,“是啊,你们不用害怕,遇到危险我们会保护你们的。”

话音刚落,元幼杉猛地变了伸手扯了一把右边的小朱,“小心!”

小朱的身侧管道壁上,就有一个铁纱漏网的管口,纱网破了个洞,一只比巴掌大的老鼠从网口钻了出来;

哪怕她已经拉开了小朱,但那只老鼠还是尖啸着扑到了对方的头上。

只听一声惨叫,小朱整个人扑倒在了污水中、溅起水花,他手里的手电筒也掉到了水里,这一块一下就暗了下来。

元幼杉没空去帮小朱,她反手从空间里取出一把匕首,而后猛地朝着纱网破口扎去。

昏暗之中,她清晰感觉到刀刃钉穿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她另一只手拿起手点一照,才看到匕首刺穿了一只肥硕的黑老鼠,那老鼠还在‘吱吱’挣扎。

一旁的罗晓茹出了一身的冷汗,要不是元幼杉出手及时,这只老鼠就会跳到她的脸上!

匕首一划,元幼杉把老鼠撕碎而后甩开,地上扑腾的小朱也被同伴搀扶起来,两声枪响在空旷的下水道中回荡。

等风波稍稍平息后,有人照了一下睡眠,发现那只老鼠已经被打死了,尸体飘在水面上。

但小朱的脸上却被老鼠咬得鲜血淋漓,差点伤到了眼睛,饶是如此,他身边的队友面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因为他的伤处旁边已经浮现出了一片红色的小疹子,并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

大家都心知肚明,小朱已经感染了鼠疫病毒,并且还是血液传染这种速度最快的;

就连他本人顶着一张火辣辣的脸,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神情慌张不已。

“排长,这、这可怎么办?!”

元幼杉叹了口气,从空间里取出了酒精和纱布,“我先给小朱的伤口消消毒吧,伤口也得包扎一下。”

薛有材面色深沉,“元小姐说的对,得先给小朱处理一下伤口,麻烦你了。”

就算知道队友感染了病毒,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了。

药物直接敷在伤处,疼得小朱死死咬紧牙关,等贴上医用纱布后,旁边的队友忙问道:“怎么样了?!”

小朱摸了摸脸,有些迟疑,“痒,但是好像也还好……”

他队友细细盯了片刻,忽然有些欣喜,“你脸上的疹子好像没有开始长得那么快了,老半天才冒了一个!”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但相比于飞速感染、变异成丧尸,能感染得慢一些也算好了。

前头的薛有材也松了口气,如果小朱能挺到回基地,他就不用面临着对自己的队友出手的抉择了。

想了想,薛有材道:“小朱,委屈你走前头了。”

这是防止小朱变异成丧尸,在前面一旦他有什么动静,大家都能立即反应过来。

小朱也没怨天尤人,点点头走了过去。

经过这一遭,所有人的警惕提到了最高点,原先觉得元幼杉是幻听的小战士,再看向她的神情也多了几分敬畏,决定接下来这位看着娇娇弱弱的元小姐再说什么,他都得听真切了。

队伍又开始缓慢朝前走,元幼杉忽然感觉衣领处被勾住了,脚步一顿,身后的高大青年便在黑暗中压了上来。

虽然说来很假,但她一直觉得祁邪的身上有股很清冽的气味,像透着水的薄荷,又像盛夏冰箱里取出来的冷水,以至于在这满是腐烂恶臭的地下水道中,对方一靠近就带了点极清淡的气息。

有温暖的气息洒在她耳廓,让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她听到祁邪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低沉声音道:

“你是不是用了治愈异能了?”

声音醇厚得让人耳膜发痒,元幼杉忍不住偏过脸去,脸颊蹭到了一点温暖的鼻尖,令她打了个轻颤。

“试、试了一下……”

她趁着给小朱擦酒精的时候,把一团治愈系异能放入了伤口;

好在是小朱刚刚沾到病毒,还没有扩散很深,那团治愈异就算不能彻底拔除病毒,也能压制病毒快速爆发。

但她现在更在意的是,在祁邪倾身的一瞬间,她心尖不受控制得一缩,像有细小的电流瞬间流入。

离得远些,那种感觉又没有了。

祁邪:“万事先想自己。”

意识到这是来自队友的关怀,元幼杉笑了笑,“放心吧队长,我心里有数的。”

下水道是一个庞大而繁杂的循环甬道,四通八达的管道遍布了城市的地下,对元幼杉他们来说,这里太大了。

薛有材道:“上头给我们圈画出来的窝点就在这一块,老鼠的窝点应该就在附近了,大家打起精神……”

就在这时,元幼杉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隔着胶皮靴子碰到了她的脚踝,她本以为就是碰到了飘在积水中的垃圾;

但她感觉到这东西好像在撕咬她的胶靴,她猛地抬起脚,哗啦一声带了水花,一只肥硕的老鼠也被带出了水,张开嘴冲她尖啸着。

老鼠猛然朝着她的脸颊跳起,被她眼疾手快挡住,她抬手一刺便是将直接刺穿了那只老鼠的头颅。

与此同时,前头薛有材的几人中也出现了惊呼声。

“水里有东西在啃我的脚!好多东西,是老鼠!是丧化老鼠!”

原本平静的积水转瞬间沸腾,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还风平浪静的水下会突生异变。

有士兵疯狂踩踏试图将沿着胶靴往上爬的老鼠打下去,他们用力拍打着裤腿,终于有惊慌的人忍不住开了枪。

元幼杉还算冷静,凡是有爬上来的老鼠,她都毫不犹豫直接用匕首刺死。

身后的祁邪忽然高声道:“往前面去,前面有桥道!”

众人纷纷抬头,果然看到前头的水道墙壁上有一架铁梯子,爬上去再往前就是一个桥道,还有一扇半遮着的铁门,那里应该是曾经在地下测水质的工作人员的工作室。

顿时前头的薛有材高呵:“都往梯子去!往上面爬!”

温桦他们倒是位置靠前些,但元幼杉、罗晓茹和祁邪都在队伍的后方,像立即上梯子不现实。

昏暗的下水道中,手电筒虚晃着,惊慌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啊有老鼠咬破我的靴子了!”

“死老鼠滚!别、别咬我!”

眼瞧着浑浊的水中越来越多的硕鼠,‘吱吱’叫声令人头皮发麻,元幼杉面对接踵而至的老鼠也有些难以应对。

忽然,一只手臂从她身后揽过,抱起她的腰把她从水中捞出。

祁邪:“得罪了。”

她只觉得眼前的视线忽然往下倒转,自己双脚便离地了,一脸懵逼中,还契而不舍用尖牙咬着她的胶皮靴子的老鼠一个个爆成碎片。

很快,在祁邪可控制的范围内,水中的硕鼠一个接一个得直接被挤爆,一旁的罗晓茹和其他几个士兵都回过神来,朝着他的方向靠拢。

因为祁邪的气体异能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圈,这才让后头的人有了一丝喘息之力。

此时薛有材等人已经动作迅速爬上了梯子,但已经有几个士兵倒在了积水中痛苦嚎叫着,旁边有人想要拉一把救治一番,但刚摸到同伴的手掌,吓得头皮都麻了。

因为同伴被太多老鼠啃噬,病毒蔓延得太快,整只手都溃烂了,一拽那一块皮都彻底脱落,人都跌回了水里;

反而是水下的老鼠沿着又往其他人身上跳,太过凶险根本救不了。

几个士兵心中痛苦不忍,但最终还是扭过头去三两下爬上了梯子,因为再不走他们不仅救不了别人,自己还会被老鼠啃噬!

祁邪几人一边往前挪动一边打着从水里跳出来的老鼠,到了梯子跟前,元幼杉才晕晕乎乎被放了下来;

双脚落地时,她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都是被祁邪扛米袋似的提着。

身后有人推了她一把,“女人先上,快!”

她没再去想别的,抓住面前的铁梯就往上爬,上头有士兵伸手拉了她一把,等她上去之后回手就将罗晓茹也拉了上来。

等所有人都爬上去后,水里的几个士兵已经不动了。

有一个忽然从积水中抬起头,露出一张斑驳入骨的脸孔,眼睛都被老鼠啃得看不见了,比恐怖片还吓人;

他已经变成丧尸了。

这丧尸猛地朝着桥道上方的活人扑过来,一声枪后又倒入了水中。

薛有材胸膛起伏着,看着曾经的兄弟,眼眶有些湿润。

他们在刚刚的鼠乱中又死了四个同伴,还有好几个人衣服被咬破了,身上开始飞快长疹子。

就算没有受伤的士兵,也因为皮肤接触了泡过老鼠的污水,也或多或少开始长起来。

除了异能者,其他十几个活着的士兵都染了病。

元幼杉也没空纠结别的,借着给他们伤口消毒的说辞,给每个人的伤处都送了一团治愈系异能,以来控制病情爆发。

饶是她没有全都彻底救助,但全部治愈了一圈,体内的异能还是几乎被抽空了,让她四肢有些虚软。

在这种险恶的情况下,就算身上染了病毒,这些军人们个个面色坚毅,虽然有过惶恐和担忧,但想到还没有完成的任务,他们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继续往前,而不是原路返回。

他们把半掩的铁门打开一些,顿时又是几十只老鼠从门里涌出。

这一次他们在陆地上能看清,又因为失去了几个同伴心中有恨,枪/声不绝于耳,很快把涌出的老鼠都打死了。

走进门里,温桦被吓得往旁边一缩,众人用手电筒照了照地上,才发现有好几只只有指头大小的、刚生出来的小老鼠往他们身上扑。

才刚刚出生,可感染了病毒的它们就凶狠无比,开始啃噬活物。

大家没心软,直接下脚把这些小老鼠碾死。

“怎么这么多小的?这些幼鼠一旦长大了,又是一群棘手的祸害!”

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等没有什么小东西往出来爬时,祁邪走到了一旁的桌子边,拿起桌上的纸张看了两眼。

忽然,他发现了墙上贴着的一张图,把薛有材喊了过来。

原来这工作室里贴着一张地下水道的路线图,各个大小出口都进行了标注,其中有一个出口就距离他们不远。

祁邪当机立断,拿纸笔照着路线图把附近的区域描了一下,刚刚画好,走到工作室里面的士兵便低呼道:

“这里有个人!”

说是人不恰当,因为这人缩在工作室的最里面的墙角,已经死了很久了。

他整个人都被老鼠啃成了骷髅,看外头的衣服应该就是这个工作室里的工作人员。

衣服上破了个口子,被铁锈色的干涸血渍浸透。

看了两眼几个士兵就要移开目光,就在这时,空荡荡的衣服底下忽然开始鼓动。

这衣服里面有活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