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19章 吞噬仓库
7号粮仓的后门处, 一扇紧闭的铁门从里头被推开,发出阵阵‘嘎吱嘎吱’的声响。

两个拿着枪的男人先从里头走出,张望四周确认了没有危险后, 转身吆喝驱赶着:

“都别磨蹭,快点动起来!一人捡够两斤干草柴火才能进粮仓,捡不够就在外面待着吧!”

他们身后陆续走出二十来个人, 有男有女,大多蓬头垢面神色萎靡。

一些人提着两个大桶从两人身边走过时, 他们脸上流露出恶心、嫌恶的神情,扇了扇鼻尖:

“滚远点倒, 不许在粮仓附近倒!臭死老子了!”

于是那些人脖颈一缩,唯唯诺诺提着桶离远了些, 找了空旷的草垛倒了桶里的污水垃圾。

不远处的一栋平房楼顶,元幼杉和云停小队的人趴伏在围栏旁,将粮仓后门的景象尽数收入眼底。

温桦摸了摸下巴:“粮仓里面果然被某个势力占领了, 他们还有枪。”

县城之内一共有14个大大小小的粮仓, 其中7号粮仓是其中最大的、也是唯一在里面建设了员工宿舍和食堂的粮仓;

整体建设更像一栋四五层的小商场,占地面积极广。

里头存放着县城里一半以上的种子。

按理说末世刚刚一个月过去,就算此地沦陷,也该有幸存者存在。

可一路以来元幼杉几人没看到一个活人, 到处都是丧尸;

他们猜测剩下的人类应该都躲起来了。

而在7号粮仓后发现的生活垃圾, 也应证了他们的猜想。

几人摸到了粮仓的后门, 在其不远处正对着的平房中落脚,等了半天左右,果然等到了里头的人出来放风。

冯天吉看向祁邪,“现在咱们怎么办?”

路上折腾了快一天才到县城,就这么离开, 他们一点积分都拿不到,几人都有些不甘心。

祁邪看向身旁的元幼杉:“你觉得呢?”

元幼杉眨眨眼,“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听你们的。”

确认了每一个人的意见后,祁邪道:“那就先进去看看,安全最重要,一旦超过能力范围不要犹豫,立即撤退。”

——

粮仓后门口,两个男人靠在门边。

矮点的从怀里摸出半包烟,冲身旁的瘦高个挤眉弄眼,不多时两人就满脸惬意地吞云吐雾。

他们的一个把枪别在腰间,一个拿在手里乱转,狠狠吸了一口后矮个瞪了一眼伙伴:

“枪你瞎转什么,一会儿再走火打烂你的肠子!”

另一人满脸不在乎,“哥,亏你还能攒得住烟这种好玩意儿,妈的现在这世道,到处都是丧尸,我在这粮仓里待着跟坐牢似的……”

眼角的余光瞧见远处坐在地里歇脚的老人,他扬声呵斥:“老东西你还敢偷懒,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到外面!”

虽然末世来临丧尸爆发,但因为他们这伙人占据的地点好,把仓库大门一锁外头的丧尸根本进不来,满仓库的粮食不愁没东西吃。

只是仓库里头断了电又没有燃料,每天都有管理层的人驱赶底下的幸存者外出捡拾木枝、干草。

在两人的威胁下,那跛脚老汉只能强撑着疲惫起身挪动。

“哼,不干活还想吃饭……”

吸了口烟,高个吐出一口烟圈,本该散在空气中的雾气像白纱一般聚拢,又飘进了他的口鼻中。

他被辛辣的烟雾呛得连连咳嗽,眼睛憋得通红,把一旁的同伴吓了一跳。

“咋回事啊?”

话音刚落,四周空气中未散的白雾也都挤入了另一人的鼻腔。

两人拼命咳着、用手指抓挠着脖颈、拍打胸脯,试图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些。

挣扎中,掉在地上和别在腰上的枪都被一根蠕动的藤蔓卷走,躲在不远处的元幼杉几人看时机成熟,趁着没人注意走了过来。

罗晓茹扯了扯手中的藤蔓,“这种藤特别结实,用刀子划都费力。”

几人把这两人绑了个结实。

祁邪蹲身和他们平视,“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否则你们连叫都没机会,会直接被憋死。”

两人的脸憋得涨红,疯狂点着头。

在青年一声指响后,萦绕在两人肺里、喉管里的烟雾才失去控制,被喷了出来;

劫后余生的两人大喘气着,看向祁邪的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恐惧,那种溺水窒息感让人实在无力。

几分钟,从他们口中套出了粮仓里的详细信息后,冯天吉就操纵金系异能割裂了他们自己的衣服,又揉成布团子死死塞进两人的嘴里,把被捆死的两人拖到了草垛后面。

看着他们恐惧的目光,他嘿嘿一笑:“放心吧,不是杀人灭口。”

元幼杉几人从后门进去,把铁门稍稍掩上,开始深入粮仓。

一开始那两个家伙还想说谎,结果直接被祁邪看穿了,这一次他们直接体会到了因为缺氧而差点昏死是什么感觉,满脸鼻涕泪水连声求饶,把什么都说了。

占据了粮仓的这伙人并不是什么善类,而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匪徒。

末世前的县城以陵城粮仓而盛名,但鲜少有人知道,陵城最大的监狱就设立在县城的郊区。

尸潮爆发之后,监狱内部彻底乱了套。

因为牢房内步开始有犯人变异成丧尸,秉承着人道主义,为了不让其他犯人在密室中被活活啃噬,看守的武警便开了牢房、想把这些人集中管理,结果却被犯人袭击、谋反。

他们夺了枪,一窝蜂跑出了监狱,而后占据了7号粮仓,还把其他所有粮仓的钥匙都拿捏在手里,让城里的幸存者不得不听从他们的。

而这两人在犯人中只是小喽啰,所以看管幸存者倒污水、捡燃料的活都是他们做。

除了他们俩,还在仓库内部的犯人还有六个,都有枪,更有两人是异能者。

领头的叫周奎虎,是个火系异能者,末世前刚因杀人入狱,结果末世来临后让他逃脱了制裁。

而让元幼杉有些在意的,是两人说周奎虎有一个秘密。

“钥匙在他手里攥着,每次进粮仓也都是他和另一个异能者一起进,我们都不能靠近。他每次进其中一个仓库的时候,都会带两个人进去,可出来的……只有他们俩!那些被带进去的人都不见了!”

“没错,他们再也没出来过,那仓库里肯定有怪物!他们和怪物做了交易,用活人换粮食!”

温桦哼了一声:“什么怪物,应该就是丧尸。”

元幼杉陷入沉思,如果这两人说的真的,粮仓里很有可能有一只进化种!

但这不可能,人类和丧尸怎么可能和平共处?!

可她心中隐约的悸动,在进入这个7号粮仓后愈发强烈。

祁邪:“大家小心行事。”

这座粮仓不愧是整座县城的中心,内部环境非常宽阔,最里面有单独的粮库和种库,还有一栋工作小楼和一栋员工宿舍。

据那两人说,里头除了犯人以外的幸存者还有五十多人;

一部分是粮仓的工作人员,一部分是县城里避难逃到这里来的。

一开始不是没有人抗议,可那周奎虎直接让手下人开枪扫射,在粮仓里头就打死三个人;

还有两人中了弹却没有药医,最后伤口感染发高烧,活生生拖死了。

周奎虎:“还有谁想闹事的,就站出来!实话告诉你们,末世前我杀人就当杀猪,更何况是末世里头!”

粮仓里的工作人员大多都是务农的中年人,一辈子老实巴交就求个安稳;

经过那一次屠杀,其他人迅速萎靡了。

不知是不是一部分人被放出去捡柴草的缘故,贴合着角落行走的元幼杉几人并没有看到多少幸存者。

他们迅速闪到宿舍楼下,这才看到了几个活动的人,大多神情呆滞疲惫。

温桦:“这也不知道那伙人具体在哪里啊,要不我们悄悄地拉个人过来问问?”

就在这时,元幼杉猛然转头,视线在四周扫视一圈;

她眉心微拧,“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叫喊?”

温桦三人仔细听了听,都摇摇头,“没听见有声音啊。”

只有祁邪凝神静听,而后看向她:“的确有声音,是从宿舍楼里传出来的。”

他们趁着楼外的幸存者不注意,闪身进了楼道内,顿时那尖叫声更加清晰。

罗晓茹:“我听到了!是个女人在叫!”

他们刚爬上三楼,发现其中一间宿舍的大门敞开,一个干瘦男人把一个女性抵在墙角强迫,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抽打她的脸颊,嘴里骂声连连。

“爷我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信不信我让周哥把你和你娃丢到粮仓外面去!”

女人疯狂踢着脚,头发被扯乱嘴角也破了,见状元幼杉的怒气腾得拔高。

祁邪紧拧着眉,刚想让温桦把队伍里两个姑娘带远些、自己出手,身旁个头小小的女生已经握紧了手中的棒球棍冲了过去。

元幼杉一棍子扫在干瘦男人的肩头,顿时清晰的‘咔嚓’声响起,让人听着就头皮发麻。

她又一把提起男人的衣领,看着纤细的手臂拽着一个大男人轻轻松松,像在提着两斤猪肉;

抬起手,刚刚那男人怎么欺凌的,她就学模学样抽了回去,每一巴掌都下了狠劲儿。

两巴掌下去,干瘦男人的脸迅速肿胀如猪头,两颗后槽牙直接混着血沫吐了出来。

元幼杉觉得恶心,松手把人扔在地上;

裤子半褪的男人倒在地上,半边身子拉拢着,扯着嗓子死命地哀嚎。

后头的罗晓茹也面含怒火,催生着种子在手中爆开一朵朵大白花;

这种花的味道十分恶心,又臭又腥还带有轻微毒素,闻多了会让人头晕目眩。

她直接把一大簇都塞进了男人的嘴里,堵住了对方杀猪般的哀嚎,顿时那本就疼痛难忍的干瘦男人瞪大了眼睛,被熏得两眼翻白。

元幼杉里面穿了一间紧身的背心,外头套着冲锋衣。

她用牙尖咬住领口,另一只没拿东西的手扯住拉链一滑,就把冲锋衣拉开脱掉,走到墙角的女人跟前,递给了她。

“穿这个吧。”

女人的衣服被扯烂了,她神情还有些呆滞,用手捂着胸前,抬头看向眼前眉眼带着怒气的少女时,才意识到她站着的角度正好挡在自己身前。

另一个姑娘手里不停变出白色的花朵,还在往那瘫倒的瘦干猴嘴里塞,恨不得把他噎死。

罗晓茹:“欺负女人算个什么本事?来,你起来和我横一个,你丫的老娘不抽死你!”

至于后头的三个男人,要么目不斜视,要么直接背过身去。

女人回过神来,迟疑着伸出手。

接过外套时,里层还带着女孩儿淡淡的体温,很温暖,更有一股很好闻的浅香。

见她把衣服披上后,元幼杉又伸出手掌,拉着人把人拽了起来。

那头罗晓茹已经把半死不活不成人样的瘦干猴用藤蔓捆得结结实实,又提了他一脚,才走到女人跟前小心翼翼问道:“你没事吧?”

两个女生的目光一个干净,一个温暖,再次让女人浅浅愣神,半晌才苦笑道:

“遇到好人了啊……”

后头的温桦全程是瞪着眼睛看完的,这会儿才咂舌道:“看不出来啊小罗,你平时文文静静一个小姑娘,实际上这么彪悍!”

还有这位小元姑娘,长得多漂亮较软,下手就有多狠厉。

罗晓茹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你有意见?这种欺负女人的贱男人,死不足惜!”

温桦忙摆手:“我可不是这意思,他确实活该。”

祁邪:“行了别贫了。”

他说着,目光落在女孩儿莹白的肩头上,又匆匆移开。

而后一件宽大温暖的男士冲锋衣外套忽然盖在了元幼杉的身上。

衣服很大,搭在她身上显得松松垮垮,上能拉起来包着脑袋,下摆能遮住胯骨。

祁邪挡住那瘦干猴:“别看了,脏。”

衣服并没有难闻的汗味,只有一股浅淡皂香,细细嗅去夹杂着冷水的清冽。

她脑袋露出,看着只穿一件军绿背心的祁邪神情有些懵。

“我不用外套也可以的。”

祁邪抿唇时神情带着点严肃,“女生,体寒,怕冷。”

他看着元幼杉那细细白白的胳膊暴露在空气中,就总觉得有被丧尸盯上咬一口的危险。

身后的温桦忽然爆发出放肆的笑容,“哈哈哈神特么体寒怕冷……”

在看到好友冷飕飕的眼神后,他很自觉地忍住了笑。

元幼杉耸耸肩,“好吧,那就谢谢祁队长了。”

她说话时带了浅浅的笑意,脸颊陷出一点酒窝,低头认认真真拉好拉链、卷起对她来说长了不少的袖子。

严肃下来后,祁邪的目光沉如滴墨,女人对上这样一双眼睛,心里忍不住发怵。

女人名叫洪慧。

从她的口中,几人得知这个躺在地上的瘦干猴,就是那群犯人中的一个。

她眼里迸射出浓浓的恨意,作假不得:“自从他们这群渣滓占领了粮仓,不知多少邻里遭了祸……”

而她本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丈夫就是反抗时被周奎虎一伙人打死的其中之一,从那之后她的家就破了。

看着洪慧眼里的木然,罗晓茹心有不忍,眼眶红了。

“这群该死的匪徒!”

温桦问道:“老祁,咱们怎么说?是去探探情况就走,还是干脆把这些人直接端了!冯哥你怎么想?”

冯天吉道:“这群人就六个,还只有两个异能者,咱们这边都是异能者,对上他们胜算还是很大的。我们又带不走这里的所有人,如果放任他们作威作福,恐怕这些乡亲们还要受不少苦头啊……”

祁邪没答,只是看着洪慧问道:“你知道那伙人平时驻扎在哪里么?”

洪慧道:“只要是这里头的人都知道,他们就在第二个仓库里头住着,每天大吃大嚼。那群人把其他所有粮仓大门的钥匙都垄断了,想要活命,就必须在7号粮仓里听他们差遣。”

“那我们就先去看看,再做决定。”

罗晓茹忙道:“洪慧姐,你能带我们过去么?你放心,这群杀人凶手我们一个也不会放过,会给你丈夫报仇的!”

洪慧面露惧色,有些犹豫:“这……”

冯天吉:“大妹子你不用担心他们报复,我们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她似乎很挣扎、很纠结,半晌摇摇头,喃喃道:“我不能带你们去,他们不是人……他们手里都有枪……”

“有枪怕什么,我们也有。”

最后洪慧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一点点平静,最后下定决心,“好吧,我带你们去。”

几人摸着下了宿舍楼,听到大门口似乎有点动静,元幼杉伸头看了一眼,看到去外头捡拾柴草的人回来了几个。

她低声道:“速战速决,别忘了外面还捆着两个家伙呢,太久不回来他们肯定起疑。”

在洪慧的带路下,很快他们就看到挂着‘2’标志的仓库,仓库的大门是打开的,能看到里面有两个地铺。

靠近仓库时,祁邪忽然想到了什么,盯着洪慧的目光猛地一紧。

他缓缓开口:“洪慧,你的孩子呢?”

前头带路的女人脚步猛然一顿,而后又开始往前走。

罗晓茹一脸迷惑,“什么孩子啊?”

祁邪一字一顿:“刚刚在宿舍楼那个男人说,如果你不配合,就把你和你的‘娃’一起赶出粮仓,你的孩子在哪里?”

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听岔了,因为那瘦干猴带着浓浓的口音;

但他细思这一路以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太顺了。

从进入粮仓,到得知对方的腹地都太顺了,他们甚至没有遇到火拼的时候。

他只是想试一试,结果真被他诈出来了!

这女人有鬼!

忽然,前头带路的洪慧一咬牙,猛地朝着第二仓库跑去,罗晓茹忍不住追了两步。

“洪慧姐你别跑,你说清楚到底……”

话没说完,从旁的仓库后头忽然走出几个男人,个个手里拿着枪和砍刀,目光不善盯着元幼杉几人。

几人都是青皮寸头,只有短短一截发茬,为首的周奎虎满脸横肉神色凶狠,一看就是嗜血之徒。

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中计了。

这个洪慧是和这群犯人一伙的!

顿时元幼杉和祁邪同时握紧了武器,温桦的神情也很难看。

罗晓茹看着慢慢走向那群男人的洪慧,满脸不可置信,“为什么?!”

刚刚洪慧叙述那些悲惨经历时,脸上的痛苦和恨意不似作假,说明这些都是真实的。

她不明白,洪慧为什么要和一群欺负自己、杀害自己丈夫的罪犯联手!

而洪慧只是低着头不去看他们的眼睛,神情中有痛苦、有羞愧,她身上还披着元幼杉的外套。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

突然,她目光一顿,猛地朝着几个男人身后扑了过去,却被一脚踹开倒在地上。

被拎在后头的小女孩儿估摸着只有四五岁,小脸脏兮兮的,本来还能强忍着不哭,看到妈妈被一脚踹翻在地,顿时忍不住了。

她哇哇大哭着,冲洪慧伸出手:“我要妈妈呜呜……不要打我妈妈!我怕……”

拎着她的大汉满脸不耐烦,把小姑娘提高些,领子勒入她细嫩的肉里,让她又痛又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见状洪慧双眼通红,疯狂扑上去又被一脚踹在心窝。

“再发疯老子一梭子毙了这兔崽子!”

她崩溃大哭:“你说过我听你的就把妞妞还给我!你说过的!”

周奎虎冷哼一声,又冲着元幼杉几人露出狞笑:“远来是客,几位不必要偷偷摸摸混进我们这座小庙,有什么大大方方亮出来。”

“不过……既然来了,你们就别想走了!”

空旷的仓库前,女人和孩子的哭声充斥着害怕和绝望。

这回元幼杉他们也不必在再追问洪慧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答案。

虽然有欺辱之恨、杀夫之仇,可她的孩子却被捏在这群亡命之徒的手中,为了孩子她选择了迫害他们。

只是元幼杉还是不明白,他们行动绝对谨慎,并且下手周密,周奎虎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并且他们不像是临时发觉,更像是早就知道他们这群人的存在,甚至还布下了洪慧这个陷阱来引他们入洞。

周奎虎的目的又是什么?

温桦面带冷笑,向来眯眯眼的笑面虎真切动了怒,“哦?我倒是想看看你想怎么留下我们?就凭你手下几个臭鱼烂虾?”

冯天吉和罗晓茹也摸向自己的口袋,目光冷凝。

真打起来他们也不在怕的,陵城第一小队的名号可不是开玩笑的!

周奎虎身边几人闻言面露凶狠,个个掏出了怀里的枪,对准了元幼杉几人。

就在这时,满脸横肉的匪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一直保持着警惕的元幼杉顿时警铃大作。

有问题!

一股陡然爆发的危机感从她身后溢出,几乎是察觉到的一瞬间,她就猛地朝着一旁翻滚过去。

但那股力量扩散的太快,直接将其笼罩,像一只巨掌将她拽入深渊。

明明双腿没动,可再一抬头时,她已经出现在了身后的第二仓库之中!

她向前跑,可却一股力量弹开。

祁邪反应迅速,在身边的女孩儿消失的一瞬间,便面色骤变。

一回头,他就看到仓库中的元幼杉,库门有关闭的趋向;

他毫不犹豫,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黑暗中的女孩儿,伸出了手掌:“抓紧我!”

意识到很可能带不走元幼杉的那一刻,他丝毫没停顿,直接扎入了黑暗之中。

电光石火间,身后的铁门‘轰’地关闭,隔绝了最后一丝光明。

“队长!”

“小元!”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6k5,明天保底也是6k+,试试能不能写够一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