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18章 B级任务(有新增剧情,必看)
次日清晨, 顾文英还是不放心独自吸收源石的元幼杉,起来后就轻手轻脚推开了另一间卧室的房门。

里头的少女盘膝坐着双目紧闭,脸颊浮现出潮红和隐忍的痛苦, 显然还在和体内的能量做斗争。

她没敢打扰,关上卧室的门退了出去。

又过了十来分钟,盘坐着的元幼杉才缓缓睁开眼睛, 脸上流露出笑意。

这晚她先是把这枚源石所有的能量吸收融合,然后又试着进阶;

现在她已经是三级异能者了。

进阶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先看空间,这也是元幼杉唯一能用肉眼看出的变化。

原本长宽高约有3米的大灰盒子也随着异能升级扩大, 并且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空间边长扩为5米, 可用空间超过一百个立方!

这下曾经拥挤的货物,也只占如今空间的五分之一。

她起身走出房门,客厅里弥漫着一股食物的香气;

看到她出来, 顾文英脸上露出了笑意。

“快去洗手, 我煮了粥,马上就能吃了。”

吃饱饭后元幼杉和顾文英交代了一声,打算出门去。

昨天两人进城已经是后半夜,基地里专门给异能者做测试的机构已经下班关门了, 城门的工作人员给她和顾文英的是一个临时居住证, 时效只有三天。

超过三天不更新, 她们就会被驱逐出城。

所以她今天还得去做个专业的测试,来证明自己异能者的身份,而后才能领到两人的正式居民证。

离开外层基地时,她把顺走的小黄车也装车后备箱带了进来,如今空间扩大, 放置个电动车随身携带绰绰有余。

元幼杉背了个小包,骑上小黄车离开了别墅区。

在基地靠北的中心区做完了异能者鉴定后,等了一个多小时,工作人员生成了两张硬磁卡,和末世前的身份证差不多。

“有金色标记的是您的,代表了异能者身份,没有标记的普通卡是您姐姐的。现在基地里的通行货币不是钱,而是粮食和积分,您可以在旁边的招待所了解一下我们基地的制度。”

“不过空间异能者是很稀有的类别,目前咱们陵城也没几个,您还是其中空间最大的呢!”

元幼杉点点头,收了卡片,又去招待所领了一本详细的《基地生存手则》。

根据手则记载,基地工会每天都会发行大量的任务,清扫建城杀丧尸都有积分拿,只是数量多少。

而目前积分才是陵城的主要购买力,1点积分等于200g粮食或100g纯净水。

末世前的钱币如今一文不值,珠宝黄金之类的还稍微好些。

每个人挣的积分都会被记入到身份卡中,进出城门、在工会换取食物也是刷卡付积分。

整体来说,陵城比元幼杉想象的要建设得更好。

在这里异能者的身份地位是最高的,只要有积分,过得不比末世前差。

她又骑着车转到了工会大厅,发现基地内部分派的任务种类繁多,城内城外都有,并且还根据难易程度分了s—d的等级。

闲逛的时候,正碰上工会人员上新任务,是枚紫色的任务牌,难度为b级。

这是目前已发布的积分最高的任务,去陵城边陲的县城粮仓搬运囤积的粮食和种子。

那个县城是陵城出了名的粮仓,但已经沦陷。

城里丧尸数量多、路上危险系数高,可能还需要往返多次,但积分奖励也很可观。

能把这一个任务做完,两个月的房租就有着落了。

元幼杉实在舍不得用辛辛苦苦攒的粮食抵,心念一动,便上前询问。

“这个b级任务已经有小队接了,他们只招空间系和速度系的异能者。”

元幼杉:哦豁,巧了。

自己就是个速度还挺快的空间系异能者。

确定了她空间异能者的身份后,工会人员把任务牌取下,“确定接吗?对方只愿意单人交接,不接受队伍合作,接了任务后工会方不介入双方的行为、不保证安全。”

元幼杉:“接。”

她本来就没有队伍,就算对方小队不靠谱,她升到三级后也有信心跑掉。

“两天之后在工会门口集合。”

领了任务牌,元幼杉喜滋滋地骑上小黄车往别墅区赶。

刚刷了卡骑进小区,她就看到不远处家门口停着一辆骚包的蓝色超跑,心里一紧;

要知道家中只有一个没异能的顾文英在。

到了家门口,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对方正和一群陌生人在门口\交谈。

“抱歉啊,她真的不在家,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让我转述。”

“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见一见,大家以后都住在同一个小区……”

元幼杉扬声:“顾姐。”

顾文英看了过来,先是面上一喜,而后对她使着眼色示意她快离开,但又不像有麻烦的样子。

那几人顺势扭头,目光在她的身上反复打量,带着狐疑。

“是她么?看着年龄这么小,能杀了那进化种?”

“异能又不是年龄大就强,我就在场,就是她。”

这么一听,这些人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元幼杉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枚源石,心里有些警惕,这些人不会和那鲁成阳一样是来抢夺的吧!

实际上是昨晚进化种的事情在陵城的异能者中传开了。

各个小队间彼此间也有争权夺势,实力和拳头为尊,都想拉拢新的异能者提高队伍实力。

另一栋小楼之中,罗晓茹用兑换的食材勉强烧了一锅大杂烩;

热气蒸腾间,她从窗口听到对面楼前的说话声,以及那辆惹眼的超跑。

“陈德功怎么跑这儿来了……”

她嘟囔着,好奇探头往下看了两眼,正巧看到一辆小黄车晃悠悠停在楼下,车主是个眼熟的姑娘。

罗晓茹瞪大了眼睛,盖上锅盖跑到客厅里去。

沙发处坐着的青年一袭白衬,看着手中的路线图眉心微蹙,听到动静抬头望去,一双墨瞳深如古井。

“饭好了?”

“不、不是,陈德功跑到咱们楼下来了,好像是来找咱们新邻居麻烦的。”

祁邪垂眸继续看图纸,“和我们无关,不用插手。”

罗晓茹:“哦好……我还瞅着咱们新邻居是昨天晚上碰到的那对姐妹俩呢,真的好巧啊!”

听到这话,祁邪指尖一顿,神情略带怔忪,“你说什么,邻居?”

罗晓茹连连点头,刚想继续汇报,却见沙发上的青年陡然放下图纸,起身往门外走去。

恰逢温桦刚刚起床,活动着肩膀从卧室走出,就见祁邪匆匆出门,“马上吃饭了他上哪儿去?”

罗晓茹把刚刚看到的又说了一遍,顿时温桦眉头一挑,鞋也不换追着往门外跑。

“祁邪这家伙绝对有问题,我要去看戏,小罗给我留碗饭!”

待祁邪和温桦先后脚到时,正听到陈德功那家伙拉拢元幼杉进入他们的小队。

“我们战龙小队在陵城也能排到前几名,只要加入我们,积分和福利十分优厚。没有队伍的庇护,在陵城可不好待啊!”

温桦:“还真是那位元小姐,这就是缘分啊!”

说话间,元幼杉和陈德功几人都看到了他们。

这么快就再见这位祁队长,说实话元幼杉有些惊讶;

她看看对面大开的屋门,愣道:“祁先生,你们住在隔壁?”

温桦笑眯眯道:“又见面了元小姐,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你好像遇到了点小麻烦啊,需要我们帮忙吗?”

祁邪的视线一直看着战龙小队的人,声音微冷,“她们不去。”

陈德功脸色有些难看,“关你们什么事儿?这是我和元小姐之间的……”

祁邪这人不是向来诸事不管的么?

他话音一顿,在元幼杉和祁邪等人身上流转。

难道……

冷笑一声,他面上恍然大悟,“怪不得瞧不上战龙,原来是攀上祁队长这棵大树了,既然如此咱们也别惹人烦了,不过风水轮流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陈德功这是以为元幼杉已经加入了云停队伍。

实在是因为祁邪这人性情古怪,对外又冷又傲,只和队友一起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话。

元幼杉看着扬长而去的超跑,眨了眨眼睛,一旁的顾文英神情疲惫松了口气。

“你上午不在,这是来的第四波了!我说你不在他们还不信,非要喊你出来……”

她眉眼弯了,抱着顾文英的手臂蹭蹭,“辛苦顾姐了,你看,你的居民证我弄好了,还给你买了份红糖糍粑!”

察觉到落在身上若隐若现的目光,她忽然抬头,却只看到了青年如刀削的侧脸。

元幼杉:?

这人在装什么?

他刚刚明明在看自己。

没有察觉到恶意,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虽然被误认成了云停的队员,但元幼杉觉得这反而是件好事,应该会隔绝不少外界的协迫招揽;

再说了陵城第一小队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反而是她和顾文英承了好处。

可这是为什么呢?

“多谢祁先生帮我们解围。”

顾文英也道:“是得谢谢你们,不然还不知道他们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呢!正好到中午了,我刚炒了点菌子和笋干,要不两位带点回去当下饭菜?不过啊有点辣,是按照幼杉的口味做的。”

温桦摆摆手,“害,谢谢姐的好意。不过啊老祁这人无趣得很,嘴巴还刁。什么菌子啊豆干他都不吃,也不喜欢出门逛……”

正吐槽到兴头,他腰间的肋隙忽然被祁邪不动声色拐了一下,疼得他差点叫出声,脸都憋红了。

个头挺拔的青年眼睑微垂,没去看元幼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他皮肤是好看的浅铜色,在无人注意的地方红了耳根,闷声道:

“我喜欢吃…菌子。”

“也喜欢出门逛。”

顾文英:“那感情好啊,我这就去去给你们装两碗。”

看着板正得像马上要去上战场一样的青年薄唇紧抿,手里端着两碗菌干回屋,元幼杉轻轻叹了口气。

这人倒是蛮好心的,就是不太喜欢自己的样子,眼睛根本不想看自己。

想来也是,听说祁邪最护短,自己毕竟是惹得鲁成阳和云停小队割裂的‘罪魁祸首’。

以后还是少相处吧。

如此下定决心的元幼杉,在两天后的清晨全副武装,骑着小黄车到了工会门口。

那处已经有两辆车停在路边,怎么看她怎么觉得,那个背对着自己靠在车前的高大背影很眼熟。

不是吧……不会真的那么巧吧?

工会的管事瞧见她,“来了来了,就是这位姑娘。”

“你们认识一下吧,这几位是这次b级任务的主要承办队伍——云停小队的异能者们,这位是接了任务的空间异能者。”

温桦从前头的副驾驶窗户探出脑袋,脸上带笑挥了挥手:

“老祁我说什么来着,缘分,元姑娘,路上多关照啊!”

祁邪丢了手里把玩的甘草,打开了后座的门,“上车吧,路上再说任务的事情。”

他只在回头看到是元幼杉时,表情有些许惊讶,而后便一直神色平淡,目光也直视着前方。

坐上车后,元幼杉和副驾驶的冯天吉打了声招呼,又瞧瞧祁邪的后脑。

想来也是,b级任务本就带有危险性,不是一般小队能接的,她当时就该想到是云停。

恰巧有在工会大厅接任务的其他小队,其中有一个面孔她昨天就见过,是那战龙小队的一员。

这些看见自己和云停的人一起出任务,肯定又落实她是队伍新成员的猜测。

看着窗外逐渐倒退的景色,元幼杉撑着脸轻轻叹了口气;

这下祁邪一定觉得自己是故意扒上他们的吧,肯定心里更不爽了。

而前方开车的青年握紧方向盘,手背静脉微微凸起。

他喉头滚动,目光不自觉地看了眼后视镜,又不动声色移开,把女孩儿托腮发呆收入眼底。

——

因为要运种子,温桦开车载罗晓茹在前头,祁邪三人在后头,两辆车都是能装东西的改装车,车屁股本该是后备箱的地方重新焊接了一截车厢。

从城门驶出去后,道路两边的风景愈发荒芜,时不时能看到街上游荡的丧尸,听到车响就会跟在屁股后面跑一段距离。

元幼杉能听到前头温桦很高调得放了音乐,后头她坐的车就安静许多。

元幼杉怕惹人烦,一直看着窗外发呆。

至于祁邪更是个不开口的主。

冯天吉在前头坐立难安,只好主动找话题,“没想到元小姐竟然是空间系异能者啊,那您的身手可真够好的!”

这倒不是恭维,在看到她是空间异能者的那一刻,云停四人都大吃一惊。

要知道那头进化种的实力,连一些主攻击性的火系、金系异能者都吃了大亏。

元幼杉笑笑,“您别叫我元小姐了,叫我名字元幼杉,或者小元都行,之前都是运气好。”

“行,我得长你二十岁,就托大叫你声小元了。我叫冯天吉……”

“冯哥。”

“哎,好,叫哥倒把我叫年轻了,我啊家里有个女儿,读大学的年纪,应该就和你差不多……”

两人一前一后闲聊着,都大致透露了一点不太重要的消息,氛围很融洽。

祁邪微微抿唇,不知是第几次看向后视镜。

从镜面中,他能看到女孩儿带笑时眉眼弯弯,柔软的两颊显出一对酒窝,很是可爱。

他大概能感觉到元幼杉面对自己时的紧绷,有心找些话说。

冯天吉:“空间异能好啊!末世里头能打杀不一定活得久,谁不想过安稳日子呢……”

正说着,平淡的声音忽然插入。

祁邪:“我和你说一些这次的任务。”

气氛顿时凝固了。

元幼杉点点头,心里又叹了口气:害,这是看到自己和队友套近乎不高兴了吧。

冯天吉无奈:祁队友,这搭讪可不是这么硬着搭的…

此时车子已经开到了县城的周围,前头的温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音乐关了,四周除了风声、引擎声没有一点动静。

她神情逐渐凝重,仔细听着这次b级任务的要点。

随着人流逐渐涌入陵城,基地内所需要的粮食越来越多,虽然内部的存贮还够支撑一段时间,但只出不入早晚会撑不住。

于是上头就想到了这个县城。

末世之前,这里是本省出了名的粮仓,甚至在全国都排得上名号,周围的村落都是务农好手。

光是大型谷仓就有小十个,足以支撑一个基地的吃食。

只可惜整个县城已经沦陷,而目前陵城最要紧的头等大事是建设内外两道城墙,实在抽不出多少人手运送。

于是上头就派给云停小队,让祁邪带队先走一趟、去探探路。

把粮食都运过来肯定不现实,但科研院目前需要大量的种子,他们可以先运几批种子回来,顺便制定出一条通往县城的往来路线,方便日后城池建设完毕大部队前来搬粮。

元幼杉点点头,“也就是说我只要装种子就行。”

“是这样。”

那这么看,只要县城内部没有进化种,这项任务还是很轻松的。

窗外的丧尸逐渐增多,元幼杉看到几只半边身子被啃了一半、血淋淋的活死人嘶吼着、哀嚎着,追在他们的车后面。

一股子腐烂的恶臭萦绕在整个县城,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机。

在颠簸着进入这座小城时,她心头总有种沉甸甸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让她心生不宁。

如果是她单独前往此处,或许会就此停住不再深入;

但随着云停一起出任务,止步于此显然不现实。

元幼杉晃晃脑袋,心道: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

有温桦在前面开路,虽然车速飙得快而险,但一直能避开丧尸群;

但凡是心脏好一些的,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折腾。

元幼杉在车后面东倒西歪得晃悠,因为空气不流通气味又难闻,头一次体会到这个世界所说‘晕车’是什么感觉。

一直开到了县城里头,甩开一屁股嗷嗷叫的丧尸,温桦才把车停靠在一处无人的角落。

几人下了车,抬头打量着四周的建筑陈设。

温桦:“这县城里面的丧尸太多了,开个车反而招摇,咱们得把车停在这里,步行探探路。”

锁好车子后,五人便开始在县城中摸索。

因为来的时候有地图,并且粮仓的建筑高而有特点、非常好认,他们只需要避开丧尸群不断往目的地靠近即可。

元幼杉从空间里取出用得顺手的棒球棍,握在掌中。

一旁的祁邪低头看了一眼,忽然从腰后的枪/夹里摸出一把备用的枪,递到她的眼跟前:“会用么?”

想了想,她还是摇了摇头。

其实在外层基地的时候,元幼杉就注意到了这种威力大的热武器,她在末时代用过激光炮筒,大致原理应该差不多;

但没上手练过,她也不敢说自己用得惯。

祁邪点点头,还是把枪塞到了她的手心里,“拿着防身,跟在我后面。”

这武器拿在手中沉甸甸的,应该不是路上的大白菜;

元幼杉有些意外,抬眼看看青年,却发现对方神色略沉,目光一直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谢谢。”

县城的人没有陵城人口多而密,但毕竟末世后没有管治,也没有抢救措施;

大量的人类被同化为丧尸。

没有异能者处理情况就越来越糟,最后整个县城沦陷,无数丧尸游荡在街角和道路。

光是短短一段路,他们就遇到了好几波丧尸,好在没有一个人是拖后腿的,大家动作都干净利落。

枪声太响,会吸引丧尸的注意,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用的。

于是在同样用刀、用棍的情况下,元幼杉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几乎是五人中清理最快的。

她提着棒球棍时,浅色的瞳仁微微缩紧,面对狰狞可怖的活死人没有一点犹豫,下手快狠准,专挑丧尸的弱点打。

只需要一棍子,和纤细手臂不符的强悍力道就能彻底解决。

让云停其他人纷纷侧目。

而这一路上,她也通过观察知道了云停小队这些人的异能。

冯天吉是一级金系异能者,他包里装了一根拼装的钢矛,同时兜里还放了满满的钉子;

遇到丧尸时,他就控制钉子穿透丧尸的脑袋,只是大多数时候力道不够,还需要用钢矛补刀。

罗晓茹是二级木系异能者,她能够操控植物,身上也装着一袋她觉得有用的种子;

通过异能瞬间催生种子、并操控藤草捆住丧尸,勒住丧尸的脖子,再用刀子砍。

温桦则是二级雷电异能者,他和罗晓茹的异能都还没到那么强悍,需要工具辅助。

至于四人中最神秘的、同时也是等级最高的祁邪,异能让元幼杉有些惊诧。

青年甚至没有任何外露的能量,在面对三只丧尸咆哮着冲过来时,他只是抬起手掌、而后五指并拢攥紧。

顿时那三个活死人就这么在元幼杉的眼前爆开了。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她见过的最凶残的异能,画面血腥恶心;

奇怪的是,那些腐烂的血肉并没有到处飞溅,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屏障挡住了。

元幼杉一开始猜测他是风系异能者,但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她并没有感觉到风的流动。

似乎是她的表情太过浅显,祁邪忽然开口:“你很好奇我的异能?”

她摇摇头,“没有没有,这是你的隐私……”

“没什么神秘的,我是空气异能者,准确说,是气体异能者。”

这是元幼杉第一次听到还有这种异能。

温桦从旁补充道:“他异能邪门着呢,只要是气体他都能控制,空气、雾气,甚至是烟圈。”

她大概明白了这种异能运作的原理,通过控制空气的密度、气压,祁邪能够直接挤爆丧尸;

同时,如果他想杀某个人,只需要悄无声息地抽空他周围的空气……

对方就会窒息而亡!

这一瞬间,元幼杉心里发毛,意识到了这种异能的恐怖之处。

怪不得这人在陵城的名声这么响……

很快,几人没动一枚枪/子儿,就摸到了粮仓和种仓的位置。

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这附近的丧尸竟然比其他地方少了许多。

接近粮仓大门时,罗晓茹忽然低声道:“你们过来看,这边的草堆里有烧过的木炭渣,还有一些吃剩的包装袋!”

几人凑过去看了看,的确是一些食品袋子,甚至还有一个空罐头。

他们对视一眼,“难道这附近还有幸存者?”

温桦道:“肯定有,这罐头里的汁水都没干,肯定是最近两天倒的生活垃圾。”

附近的住宅区低矮寂静,再高一些的楼房都在远处。

唯一能藏人的地方,应该就是他们要去的粮仓。

作者有话要说:  小祁喜提最快真香人。

5号上夹子,调整到晚上11点,会一把子更很多哦。

——————

最后推推俺的同类型预收:《穿成美丽废物如何当反派》

能无限转生的苏云卿,每一个世界都是失败者,身败名裂不得善终。意识崩溃时,她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主神游戏的炮灰反派npc。

而她的对手们都是游戏中的玩家,拥有无数逆天金手指和卡牌,总能借助外挂扭转乾坤、赢得自己。

苏云卿选秀,挂b对家就兑换美白美体丸、好声音系统、柔韧点数;

她修仙,挂b师妹便抢夺她的气运和机缘,挑拨师门关系;

她末世逃生,挂b队友就偷她的异能,篡改她的逃生线路:

……

再次睁眼时,苏云卿发现自己的虚拟意识转生到一个能力极差、被队友抛弃而死的d级玩家。

d级玩家漂亮、胆小、楚楚可怜,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丽废物,但却能够不断升级,且不再受游戏世界控制。

看着系统兑换界面中金手指,苏云卿笑容逐渐疯狂: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某天,主神游戏突然崩溃,再次上线时,众玩家发现整个游戏世界彻底改革。

npc变得灵活棘手,副本无论怎样都无法通关,兑换的卡牌和金手指莫名失效,甚至身边的队友会奇异消失……

当挂b失去了作弊器,等待他们的,才是真实而残酷的游戏世界。

陈煜在外人的眼中,是学府教授温润君子。

但从很久以前,他就开始做连续性的梦,梦境的主角却一遍遍地死去。

突然有一天,一张游戏海报飘到他脚边。

他捡起来,看到宣传页上的少女,那双眼睛同他梦中看到的如出一辙。

“察觉到玩家强烈的意愿,主神游戏对您开启,是否接受邀请,进入游戏世界?”

陈煜:“接受。”

如果你的世界一片黑暗,那就让我来爱你。

恶人女主vs温润君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