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5章 科技楼失控
尖叫声和丧尸的嘶吼瞬间打破了科技园的平静,动静最大的就是元幼杉头顶的二楼。

她面前就是连接楼层的台阶,不过三两秒的时间,粗喘和叫声就近在咫尺。

元幼杉握紧了手中的棒球棍,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青年男人;

他神情惊恐连滚带爬,扒着楼梯扶手就往下冲。

在看到一楼站着的女孩儿时,男人下意识就往有同胞的方向跑,“救我!救我1

察觉到他的意图,元幼杉暗骂一声,折身就朝着一楼的大门方向退去。

她猜测这些人应当是二楼的幸存者,一直躲藏在房间内避难。

或许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又或是碰巧赶上这个时候,竟准备莽撞突击,结果倒霉地吸引了在二楼徘徊的丧尸。

果不其然,下一秒男人的身后便出现了一只咆哮狰狞的丧尸。

那怪物没有意识,目标只有正在嚎叫跑动的青年,直愣愣往楼梯下迈出、一头栽了下去。

和元幼杉碰到的进化者不同,这只丧尸就是个普通种。

末世初期普通种的关节僵硬,还做不到上下楼梯;

它一路滚落,曲折的红痕粘了一整条台阶,反而滚得比男人快。

身子触地后,丧尸就爬起来往前撕咬,将目标移到了前方正在移动的女孩儿身上。

元幼杉:?

就tm晦气!

祸水引到了她的身上,她只能反手挥起手中的棒球棍,狠狠向身后砸去。

一声闷响,结实的球棍直接甩在了丧尸的身上,扫地它胸膛凹陷倒在地上。

也就在这时,楼上的尖叫愈发尖锐,元幼杉听到了重物坠落和玻璃破碎的巨响。

二楼有人坠窗了。

惨叫连连下,她心头一跳收紧了掌心。

没给身前丧尸挣扎的机会,在其伸着双臂想要抓挠时,她挥起球棍又是几下。

解决完丧尸后,元幼杉抬起眼盯了一眼前方的青年,神色有些冷淡。

不管这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明知道身后有丧尸追逐的情况下,还直接朝着自己的方向跑,很难不让人多想。

青年被那视线盯地头皮一紧,往后退了几步。

不远处的女生个头不高,手里提着一根还在滴血的棒球棍;

一张明艳分明的面孔却绷着冷漠,胸腹前沾染着或明或暗的血渍,一眼看去倒是比丧尸还骇人。

他清晰听到女孩儿挥球棍时的闷声,打丧尸的脑袋就像拍西瓜一样,可想而知力道有多大。

青年有些后悔,生怕她会找自己麻烦。

刚刚他心里确实生出了阴暗的念头,觉得元幼杉看样貌就柔柔弱弱,跑起来肯定没有自己快;

只要自己超过她,那么身后的丧尸要啃噬的人就是她,自己也能趁机逃跑。

没想到却踢到了铁板。

他举起双手,“同学,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就是太害怕了……”

元幼杉轻轻瞥过视线,没时间和他掰扯。

刚刚坠楼和玻璃炸裂的声音实在太大,她能隐约听到科技楼外的嘶吼声愈来愈近。

外面的丧尸被引过来了!

略一思索她便朝着一楼的大门方向奔去,见状那男人咬咬牙,也死皮赖脸地跟了上来。

一楼正门和墙体都是透明的玻璃材质,能看到外面的小路和对门的教济楼;

就在元幼杉即将冲到门前,几只四肢扭曲、身体残缺的丧尸从旁猛地撞上了玻璃墙面,印下块块斑驳。

在捕捉到正在移动的女孩儿后,几双浑白的眼球转动,死盯着她的方向,一边撞击拍打一边嘶吼。

来不及了。

远处更多的丧尸被声音吸引,也在朝着大门的方向奔来。

元幼杉脚步一顿,当机立断扭头就折返回楼里。

外面的丧尸已经被动静吸引,很快就能形成一小波丧尸群,现在出去就是送死。

虽然楼里也有丧尸,但末世前科技楼的人就不多,危险性反而不如外面大。

身后跟着跑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抬头正对上大门外拍打玻璃的丧尸群,吓得他腿软。

再一回头,女孩儿已经三两步跨上了台阶,竟是朝着他刚刚逃出来的楼上跑去!

一上二楼,元幼杉便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新鲜血气,甜腥到让人作呕。

昏暗的走廊中,令人头皮发麻的撕扯声‘咯吱咯吱’。

元幼杉看到了一只浑身是血的丧尸正蹲在地上,被撕咬的人身体还在抽搐,似乎是在挣扎求助。

走廊尽头的窗户边还有两只。

她挪开视线,扒住楼梯扶手继续往上跑。

倒不是她太过冷血,而是只要被丧尸咬、抓到的人,伤口都会瞬间蔓延开病毒,十分钟内便会病变。

蹲在地上的丧尸被新鲜活物吸引,爬着扑向了元幼杉,最后被卡在了楼梯台阶上来回蠕动。

科技楼一共四层,在第三层她发现了一个手里拿着拖把的中年女人,正在和一只丧尸对峙。

女人握紧拖把棍的手臂都在颤抖,却深知不能让丧尸近身,一边挥舞着抵挡一边疯狂敲打。

因为太过紧张,她并没有发现元幼杉的靠近。

就在那拖把棍承受不住大力、‘咔嚓’裂开了一条缝隙时,女人手心发凉,心想完了。

一道身影骤然从她身旁掠过。

‘砰’地一声响,一根结实的棒球棍扫上了丧尸的头颅,把其打地向后踉跄。

趁着这个空档,元幼杉从女人手中拿过拖把棍,手臂用力沿着裂痕折断。

断口尖锐似刀,一半被她直接插入丧尸的颈子。

那中年女人还未曾愣神中缓过来,她已经将丧尸彻底解决。

也就在同一时刻,楼下的动静骤然变大;

是外面愈来愈多的丧尸群冲破了一楼大门,他们的脚步声、嘶吼声像洪水一般,撼动着科技楼。

女人脸色惨白,神情有些绝望。

这时身旁突然冒出的女孩儿开了口:“你不找个地方躲一躲么?”

说着,她将另一截断棍拿在手中,继续往四楼的方向跑。

女人如梦初醒,对,现在不是绝望的时候;

她紧随着一起往四楼跑。

就在元幼杉即将登上科技楼的顶层时,刚从楼梯口冒出个头,一个铁皮箱子便从上被扔下。

她猛地向一旁缩了一下,箱子翻滚着贴着她的肩膀砸落,狠狠摔在了台阶上。

刺痛感从大臂外侧蔓延,她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右臂被那箱子的铁皮棱角直接划破,裂开一条翻卷的口子,鲜血直渗染红了袖口。

“快!快!把凳子都扔下去挡住它们!怪物要上来了1

女孩儿尖叫着,把手里的东西继续往下扔。

听到熟悉的声音,跟在元幼杉身后的女人探出头来,“树兰,是我!顾文英!不是丧尸……哎呦1

一个砚台大小的硬物正砸在女人的额头,砸歪了她的眼镜,血珠顿时冒了出来。

听到顾文英的声音,上方的人有些迟疑。

趁此机会,元幼杉三两步跨完最后几阶台阶,撑着扶手翻上了第四层。

四楼有两男一女,看外貌都是学校的学生,在看到沾了不少血渍的元幼杉后,几人面色发白往后退去。

“你、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1

元幼杉没答话,环顾四周发现楼梯旁堆积了一些椅子、柜子、花盆等物;

除此之外四楼空空荡荡,没有丧尸出没。

看来这些人是想抵挡往上涌的丧尸,从四楼的屋里搜刮出用这些东西,试图用它们把丧尸砸下楼梯。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他们天真还是蠢。

身后的顾文英捂着流血的额头走了上来,镜框都沾了些血渍。

几人看到她后,神情更加僵硬。

为首的男生名叫冯宽,笑容讪讪,“顾老师,你没事就好。”

秦树兰结结巴巴:“是、是啊,我们特别担心你,但是又怕下去了碰上那些怪物……”

剩下一个瘦瘦小小的眼镜男叫季光乐,没什么存在感。

元幼杉视线在几人之间转了一圈,觉得气氛有些奇怪。

她在走廊内环顾一周后,径直朝着里头走去,顾文英沉默着跟在她的身后,她也没阻止。

通过刚刚那短短半分钟的时间,顾文英就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儿虽然长得柔弱,但性子沉稳果断,还颇有能力。

见两人都往里头走,三人对视一眼,“要去看看么?”

“去,看看她们想干什么。”

整个四楼的教室布置没有楼下那么密集,元幼杉一路上能看到的几间屋子,都是普通木头的、门上还都有玻璃,并不安全。

唯有中排一扇门是深咖色的油桐木门,是间副院长办公室。

她曲起手指在门上敲了敲,听声音就知道这门挺厚实,将耳朵贴上门时,她能听到里面细微的动静。

此时身后跟着的三人有些不耐,却又实在好奇她想干什么。

冯宽忍不住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有你是哪个院的啊?”

他心里嘀咕:怎么以前不知道学校这种极品成色的学妹。

三人也发现了丧尸的膝盖能曲起的弧度有限,根本不会爬楼梯,所以觉得只要逃上了四楼就安全了。

但元幼杉并不这么想。

因为她能看到弹幕,上面不少人都在刷这几人是蠢货。

很显然,丧尸不可能永远迟钝。

度过了初期后,这些东西的关节便会软化,楼梯对它们来说将不是难事。

而她自己更是亲身和进化种交过手,知道那种家伙的四肢有多灵活、攻击性有多强。

她回身对顾文英道:“我要开门,里面有东西,你退后一点。”

冯宽见她根本不理自己,本就有些恼,闻言道:“你说有东西就东西了?装神弄鬼……”

他说话的间隙,元幼杉已经一把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下一秒,一只狰狞的肥胖丧尸变从里面扑了过来,眼白直翻张着大嘴,腥臭的腐气直喷。

看其衣冠整洁、四肢完整,应当就是副院长本人;

被耀变病毒自然感染后,变成了丧尸就一直被关在办公室内。

身后的男女发出尖叫,震得元幼杉耳膜发胀,她三下五除二解决了眼前的家伙。

几人被吓地脸色发白,“你干嘛要把门打开?要害死我们吗?1

元幼杉面露不解,她不明白丧尸也除了,这些人也没受伤,为什么还要大喊大叫。

她冷声道:“你们自己要跟在我屁股后面,我拦着你们走了么?要么你们自己离开,要待着就把这具尸/体抬走。”

冯宽:“凭啥让我们抬?这间屋子又不是你的,我们想呆就呆,你没有权利……”

元幼杉反手抡起棒球棍,反手砸在了门框上,响声让众人身子一抖。

这么一甩,几滴血渍飞溅到几人脚边,顿时吓住了还要唧唧歪歪的男生。

“就凭丧尸是我杀的,这个屋子现在是我占的。”

她歪了歪头,“你有意见么?”

直播间内的观众戾气更重。

「妈的我要在里面,就一棍子爆了他的脑花!让他逼逼赖赖……」

「哇老婆好酷我好爱!歪头不屑的样子也太好看了吧9

「这玩家真弱鸡,都被人骑脸嘲讽了还不动手,憋屈,一点都不爽,快点被丧尸弄死算了9

女孩儿的个子只到冯宽的下巴,一张莹白的面庞软乎乎的,杏眼红唇;

这样一个娇软的小漂亮用颇甜的声线,说着最霸道的话,偏生没人敢质疑。

她手里提着的棍子刚刚解决完一只丧尸,染着斑驳痕迹,几人毫不怀疑它的坚硬程度。

顾文英头上的伤已经凝固,结了一块凸起疤,看着有些吓人。

她推了下眼镜,率先走过去,拽着地上的丧尸领子往外拽。

“我想和小同学你一起。”

两男一女中,除了冯宽挺着身子不动,另外两人有些犹豫,最后还是上前帮顾文英一起拖动。

他脸色瞬间涨红,怎么也没想到两个同伴这么快也倒戈了,“你们1

但在元幼杉的目光下,他不得不忍着不甘和恶心,上前拖动丧尸。

虽然他很不爽这个女生一副傲气的样子,但让他一个人去外面,他又不敢。

等几人将那胖丧尸挪到走廊里,元幼杉率先走进了办公室,几人接着进来。

屋里一片昏暗,还混杂着一股闷闷的、不太好闻的味道;

估计这些天那副院长一直在密闭的环境里病变,散发出的味道。

进门时,冯宽还在小声嘟囔:

“反正丧尸又上不来,简直多此一举,无语了。”

元幼杉权当听不见,她先去将屋里的窗户打开透透气,而后扭头道:

“把门反锁,现在四楼安全,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变故。”

冯宽冷哼一声:“装逼。”

顾文英看他一眼皱了眉头,走上前要将房门关上。

就在这时,一只血管凸起的苍白手掌忽然从门外伸出,猛地抓住了即将关上的屋门,大力抵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