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穿成娇软废物称霸末世 > 第3章 暴力美人
一开始元幼杉以为,这些声音是游戏系统自带的,但很快她便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明明处于昏迷中,眼前却出现了一个科技感十足的透明光屏。

屏幕上正在投放的视角,分明就是体育器材室内,正对着垫子上昏迷的女孩儿。

直播间的右上方,正实时刷新着观看者们的弹幕,右上角写着观看人数。

【126人正在观看编号45969的直播间】

并且人数还在缓慢上升。

通过第三方视角,元幼杉能清晰看清垫子上昏迷的女孩儿——也就是她的自己。

游戏系统为她准备的身份人设是【娇软废物,美色祸人】,不得不说镜头里的少女的确称得上绝顶漂亮。

她直面仰躺在军绿色的垫子上,及肩的乌发像缎子一般铺开,让人第一眼想到的是童话里睡在水晶棺中的白雪公主。

哪怕因为高热双眸紧闭、眉心拧起,秀气精致的五官也漂亮得挑不出毛病,反而因面颊的潮红更衬出肤色莹白通透。

如果这是一个偶像选举游戏,那元幼杉必定凭美貌‘鲨’人、c位出道。

但更让她感到惊骇的,是直播存在的事实;

同时也让她想到了更深层的恐怖。

末世将临号称为一款真人游戏,那么它的创作者来自何方?

这些观看者们,又是谁?

看着一条条滑过的弹幕,元幼杉逐渐由震惊转为胆寒。

这些观看者明明知道即将到来的末世都是真实世界、死去都是鲜活的生命,可他们却习以为常、甚至津津有味地探讨起自己能活多久、会怎么死……

从弹幕的三言两语中,她基本确定这些观众和游戏app的创作者,都来自更高等的文明。

‘元幼杉’们,以及这些世界、这个末世游戏存在的意义,就是取悦这些观看者们。

他们的人生,只不过是别人眼里的一场游戏。

意识到这一点的元幼杉哪怕身处火海,也颅顶生寒。

她从弹幕上得知,只有被选中为【玩家】的可怜虫们,才拥有独立的直播间;

观众们可以在这些直播间中随意挑选顺眼的‘npc’、喜欢的副本进行观看。

直到【玩家】在末世中死亡,他的直播间才会自动消失。

而玩家们大概率是不知道直播存在的。

有谁能接受自己的人生只是一场娱乐节目?

又有谁能接受自己实际上只是一头任人宰割、取乐的牲畜?

为了保护‘npc’们脆弱的心灵,让【玩家】们还有求生的信念,游戏是不会暴露背后的真实阴暗面。

至于元幼杉为什么能看到直播间、看到这些弹幕,她也不清楚。

或许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处境,也是她的一种幸运。

黑日持续了半天左右,远处的宿区爆发出阵阵或惊恐、或绝望的尖叫,但这一切都不能影响器材室内的少女。

元幼杉高烧变异的时间持续了很久。

直播间里的人来了又走,始终都保持在几百人左右。

有的是听闻了元幼杉的美貌进来看一眼,有的觉得没有血腥刺激的画面没意思、就跑去别的直播间了。

在此期间,元幼杉一直能看到直播页面和弹幕。

从一开始的难以接受,到后面她已经逐渐平静。

反正她的星球和文明已经毁于一旦、早该随之灭亡,只要多活一天,都是她赚了,都多一分可能。

约莫两天过去,就在直播间内的人数寥寥无几时,躺在垫子上的女孩儿忽然动了。

「第六次点进这个直播间了,npc还没醒,不会烧死了吧?」

「隔壁几个同副本的玩家已经杀了一轮丧尸了,这边儿还在睡,白瞎了这张脸……」

「草终于动了!9

光线从颤抖的眼睫映入元幼杉的眼帘,视线从模糊到清晰。

她撑起身坐直,发现一直能看到的直播间不见了,但游戏面板上还有实时浮现的弹幕。

因为她的苏醒,弹幕刷新速度明显变快。

元幼杉从垫子上起身,先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任何拍摄物,目光在落在墙上的窗子时一顿。

她昏迷时没来得及把窗帘拉死,一颗耸动的头颅正卡着防盗窗的缝隙,拼了命地想钻进器材室。

从外观上,勉强能认出这是一个生前为男性的丧尸。

透过斑驳的窗面,元幼杉发现它双眼浑白没有瞳孔,面部皮肤因为摩擦、挤压破裂,腐蚀的血肉粘连在窗面上,很是恶心。

这就是末世后被黑日耀变转化成的丧尸。

听到屋里的动静,丧尸溃烂的嘴巴不断张着、机械性做出撕咬的动作,伴随着阵阵嘶吼;

一股浓重的腐臭从窗子的缝隙往器材室内飘,令人作呕。

直播间内的观众们见状更加兴奋。

「迫不及待想看漂亮妹妹被吓得瑟瑟发抖了~尖叫吧!祈求祷告吧9

「隔壁玩家叫得像杀猪一样,这个小可怜显然是被吓呆了啊9

就在这时,元幼杉动了。

她那双漂亮的眸子从丧尸的身上一扫而过,没是没看到这玩意儿似的,十分平静地挪开视线。

窗口的丧尸嘶吼声更大,猛地用头颅撞击着防盗铁,一点腐臭的汁液从窗缝溅入。

要不是元幼杉躲得快,就要溅到她衣服上。

与此同时,一条弹幕划过:「声音这么大,估计一会被吸引过来的丧尸就能把小漂亮包围了。」

女孩儿耸了耸鼻尖,意识到什么;

她一把提起墙边的棒球棍,用力颇猛把自己带得一踉跄。

元幼杉:?

怎么这么轻?

原先提着有些费劲、要在地面上拖动的棒球棍,如今拿在手中减了九成的重量。

她暂且没研究,走到窗边将窗户一把拉开;

“唰——”地一声响,外头的空气伴随着腐臭往她面上涌,瞬间那丧尸也兴奋起来,双臂猛地拍上防盗杆试图伸进来抓挠撕咬。

元幼杉将棒球棍单手一抛,换了个方向,细柄恰巧能穿过钢杆。

她对准那丧尸的血口猛地一戳,细柄顿时捣进了喉孔,彻底堵住了难听的嘶吼;

不知是不是力道太大,她有种球柄陷进了肉里的感觉,直接穿透了丧尸的喉骨。

抽出之后,元幼杉的神情有些凝重。

如果是正常生命体,受此重创必然会退缩、痛苦。

但眼前这怪物满嘴血糊,却毫无痛感和知觉,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白撞了上来。

直播间内的观众都是看惯了血腥的,却被屏幕里的一幕震得久久无言,几秒钟后弹幕才开始疯狂划动。

「这真的是新人吗?进游戏之前什么身份啊?虽然杀的是丧尸,但看这狠劲儿显然不一般啊9

「血腥美人,我爱了9

「来看新人副本就是想看这些‘牲畜’屁滚尿流的样子,没意思,走了……」

从飞快跳动的弹幕上,元幼杉准确抓捕到【头部】两个字。

她猜测这些丧尸是被某种藏在耀变光线中的细菌感染寄生,细胞应当已经坏死,但神经中枢还有活性,唯一的行动准则就是传染。

而头部——或者说脑,就是它们的弱点。

她不顾身后的撞击,从腰包里摸出拆封的水果刀,又从墙角的包里摸出酒精、防水胶带。

简单消毒后,她把水果刀和球柄用胶带死死缠了几十圈,制成一个简约的刺刀,而后折身回去。

视线中的丧尸骨肉狰狞、现实里看到这样的怪物,是隔着屏幕难以比拟的。

元幼杉面不改色,从钢杆缝隙将刀尖刺入丧尸的脖子,然后大力划动。

直到那颗头颅彻底滚落,丧尸的身子才软了下去,此时窗台已经被溅得泥泞不堪。

元幼杉抽回棒球棍,忍着恶心把上面的胶带弄了下来。

刀她不要了,和胶带一起丢在窗下,里面的棍柄还是干净的;

她又反复用纸巾蘸取酒精擦拭消毒,才将窗户关上、窗帘拉起。

元幼杉没管狂刷的弹幕,提着球棍走到墙角。

末世前买着打算次日吃的卷饼和肉、蛋已经发霉,她瞧着恶心,慢吞吞把背包挪远了些,开始检查物资。

确认东西齐全后,她开始研究自己。

按照游戏系统所说,五成以上的人类会直接变为丧尸,一成不到的人会获得异能;

那么她到底在不在这一成之中呢?

元幼杉觉得她是有异能的,因为她能明显感觉到身体素质好了很多,跑跳更加敏捷、力量也更大。

就在她起了这个念头的一瞬间,一股温暖柔和的力量在血液中涌动,她能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新奇力量。

元幼杉伸出一只手,一团白光从掌心中浮现。

不是风火雷电,好像也没什么攻击性,碰一碰暖洋洋地像温泉一般。

看了眼弹幕,她知道了这就是自己的异能。

「治愈系,还挺配小美人的,也是很稀少的异能种类埃」

「对丧尸屁用没有的异能,在末世里有这个异能注定只能当个玩物、服侍大佬,标配结局没什么看头。」

「有治愈系的暴力美人,是游戏给的人设吗?这个新人的身份卡很特别啊9

这倒还真不是,因为元幼杉的真实身份卡更加鸡肋。

【娇软废物】加【美色祸人】,再来一个治愈系的异能,妥妥的女性炮灰设定。

她没有特别失望,收回了掌心中的光团,身子有一点疲惫。

忽然,她察觉到体内还有一股异样的能量波动,并不属于治愈系。

她心念一动,意识被吸入一个灰白盒子一样的独立空间,长宽高都只有一米多,能勉强装得下一个蜷缩的成年人。

元幼杉睁开双眼,一直紧绷的小脸终于有了一丝喜意。

她碰了碰脚边的旅行包,顿时那包裹在原地消失,同时空间盒子里出现了包裹。

空间异能,她是双系异能者。

「行了,又加一个空间系,花瓶小娇妻实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