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玄幻小说 > 五灵缥缈录 > 二十八:星图
灵石一大堆……的确是好大的一堆!

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一大堆,散落在地上的灵石被彦煊和李简不停的收在一起堆在地上,汤萍则在那里挑拣着,将其中不是普通灵石的那些都挑拣出来,陆平川则负责不停的飞来飞去将那一团团散发着荧光的灵石矿从洞壁上挖取下来又送到汤萍这里。

而钱潮则去布阵了,这里找到的灵石太多,若是有人下来见到了,那必然引起争抢,毕竟上面那么大的洞口就在那里摆着,而这里的灵石嘛,五个人也不想与他人分享,因此钱潮便依着下来的洞布置了几个阵法,防的就是无意间有人闯进来。

等阵法布置完毕,钱潮再回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灵石已经堆起好高了,比陆平川的身高都要高出许多,在他那些发光的符纸的照耀之下,光灿灿的就堆在那里,李简还在洞里去捡拾那些散落的灵石,陆平川则捧着一大块的灵石矿飞了下来,还一边说着:

“来,彦妹子,这次该你了……”

就见彦煊笑着伸手在那块灵石矿上拍了一下,顿时“哗啦”一下,那块灵石矿就碎成了无数的灵石散落在那一大堆灵石之上。

钱潮抬头,发现洞壁上那些散发着荧光的灵石矿只剩下一小半了。

“钱兄弟,这表面的灵石矿快挖没了,里面是不是还有?”陆平川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我来找找。”钱潮说着便飞身而起,身子贴近了洞壁上细细的勘察起来。

最终,换了许多个个地方后,钱潮失望而回,手里还拿着几块玉质不错的石头给众人看。

“看来是没有了,这里如果没有这盲蜧在此筑巢的话,灵石矿会更多,但是盲蜧将这里挖空了,那灵石矿便只剩下洞壁上这么多,呶,再往里面挖便只有这样的玉石了,看来灵石也就只有这些了。”

“这么多,已经不少了。”彦煊笑着说道。

“的确是不少了,”汤萍也说道“寻常一个小世家估计都拿不出这么多灵石来,何况还有这些……”

汤萍指了指自己身边分出来的几堆,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些该是她在其中发现的中品、上品甚至是中阶的灵石。

“这些中品上品的灵石,咱们现在还用不到,不过这些寻常的……”汤萍一指那一大堆灵石“咱们就分了它,如何?”

“嗯”钱潮点头赞同。

李简在洞中转了一圈,将散落的灵石都收了起来,回来将其扔在这一大堆上,听了几人的说话,仰头看了看这么大的一堆灵石,感叹道:

“唉,多少弟子出来辛辛苦苦的做几个差遣,所为的就是从敬事院里能领上几块灵石而已,又有多少人在外面不学好,逞凶作恶,为的也只是从别人那里抢几块灵石而已,可眼前这么大的一堆……那些人若是见了岂不是要打破头!”

陆平川正从上面飞下来,听了李简的话,笑呵呵的接口说道:

“现在谁要来抢,我第一个先打破他们的头,嘿嘿,来,这是最后两块,就这些了!”

“好东西嘛,可说是天下到处都有,就看能不能找到了,嗯,这么多的灵石,钱小子居功至伟!”

“嗯,多亏了钱兄弟。”

好一阵之后,汤萍才翻检完,然后指着自己身边的几小堆灵石说道:

“呶,这一堆是中品的,这一堆是上品的,这一堆最珍贵,是中阶灵石,可惜,没发现高阶灵石,那可是连结丹前辈都眼馋的东西!这些咱们现在都用不到,而且若是让别人知道了我们有这样的东西也不好,还是依着以前暂时就不分了,等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我们再用它,如何?”

几人点头,对此没有异议。

“这一大堆嘛,”汤萍一指面前比陆平川都要高出许多的灵石堆“分了它!”

“嘿嘿!分赃分赃!”陆平川开心的大叫!

过了一阵,那一大堆的灵石就分成了五份,装进了五个人的储物袋中。

“唉,”彦煊高兴的叹了口气,捧着自己的储物袋心满意足的说道“以后倒是不用为灵石发愁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彦妹子,以后咱们的灵石会更多的,我都想好了,以后筑基了,咱们自己开建洞府的时候,我专门弄出一个房间来,里面不用床,把我所有的灵石都倒出来,我就躺在上面睡觉,哈哈!”

陆平川的话引得众人笑着摇头不止。

“好了,这里既然再无东西,那也该到那边去看看了。”钱潮说道。

“对对对,那边还有一个遗迹没有打开呢。”

……

沿着那个有光亮透过来的通道走了过去,五个人发觉通道的尽头是一个不小的地下石厅。

这石厅也颇具规模,虽然比起刚才盲蜧栖身的那里小了许多,但却方方正正,脚下,四面,还有头顶都是被打磨的平整异常的石壁,一看便是有人刻意开凿修葺而成的,而之所以这里有光亮,是因为众人头顶上约五丈高的石厅顶壁上镶嵌着数不清的一个个发着亮光的圆石。

这些发光的圆石密密麻麻的,有大有小,有的地方或是许多颗密集的挨挤在一起或是一大片的地方就那么几颗,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让人看着摸不清头脑。

这石厅除了他们走进来的那个入口外,便再无出口或是入口,借着洞顶那些发亮的圆石照耀,四下里并不暗,能将这里看得真切无比。

几人进来之后开始还不敢如何走动,担心这里或有什么危险,便由钱潮开路,他双目中蓝光闪闪的四下里打量着,还不时的看向脚下,一点一点的向前走,最终钱潮眼中的蓝光敛去,说道:

“这里面没什么危险的。”

“这是什么好东西?”陆平川贪心,悬起身子凑近了石室顶部去看。

“就是普通的宝石而已,”汤萍也飞身而起凑近了去看,其余几人也是如此“放在世间,每一颗大概都能值上许许多多的银钱,但是……”

的确,普通的宝石在修士的眼中还真算不上什么。

“唉,真可惜……诶!钱兄弟,那个就是阵法吧?”

陆平川落下来后指着石厅正中央的一处说道,不止他看出来了,其余几人也看出来,那里的确与众不同,地面上一个高起来一尺左右的圆台,圆台的侧面还刻着一些符文一样的东西。

既然没有危险,那几人便都凑过去看那个圆台。

这个台子不大,站上去一个人绰绰有余,但是站上两个人去就有些挤了。台子的用料是一种钱潮从未见过的石材,晶莹而又坚硬,上面的符文有一半是钱潮不认得的,而且就连那台子上面也是刻满了一圈又一圈的符文。

汤萍抬头四顾,有低头看了看地面上的那个圆台,直觉之中,她倒是觉得这个看起来是阵法一样的东西似乎与以前钱小子开启的遗迹的阵法不一样。

“钱小子,这个阵法跟以前你开启遗迹的那些不太一样呢?”

“是不太一样,要复杂得多……嗯,我觉得这个阵法并不是开启遗迹的,这里必然也不是骆缨师姐书里面记录的那样是个遗迹……”

钱潮慢慢的说道,骆缨根本就不曾下来过,因此记录有偏差也是正常的。

“哦?不是遗迹,那这个阵法是干嘛用的?”

“不知道……但是……与头顶这些发亮的石头该有些关系。”钱潮说着又抬头看去。

几个人听钱潮这样说,便也都抬头看去。

“那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陆平川看了一阵觉得没意思,便又问道,不过这一次,汤萍倒是扯了扯他的衣袖,这才发现几个同伴都好奇的看着钱潮,就见钱潮仰着头不停的在这石厅之内游走踱步,神情极为专注。

“钱兄弟怎么了?”

“不知道,”汤萍说道“刚刚开始的,跟着了魔一样……”

“应该是……看出了什么古怪来吧?”彦煊说道。

以往钱潮也有过这样的情形,但凡见到一些神奇的他又极为感兴趣的,便会如此,全神贯注,完全的陷入进自己的思索之中去了,对周围的一切充耳不闻,这个时候几个同伴也都知道不能去打扰他,任由他一个人折腾也就是了。

就见钱潮在石厅之内开始不停的仰着头溜达,甚至有时候干脆在地上一躺,仰着脸就盯着头顶上的那些发亮的石头,陆平川见了开始还觉得好玩,也学着钱潮的样子躺下来,不过头顶那些亮点他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盯了一阵还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几个人知道这段时间估计短不了,便都坐了下来,彦煊仰着头又看了看,忍不住问道:

“这顶上会是什么东西?”

汤萍摇了摇头,她听过和见过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不少,但是头顶这样的亮点,一开始她只以为单纯的就是照亮用的,只是钱潮的表现让她觉得似乎这里面还大有古怪。

“你们觉得头顶这像什么?”李简忽然说道。

“哦?李兄你觉得像什么?”

“嗯,我自己觉得……这顶上一点一点发亮的,又这么多,乍一看倒像是夜里天上的星星……”

李简本是闲聊的一句话,却一下子在钱潮的头脑中连天的炸响起来……

夜里天上的星星……

星星……

星图!

然后几个同伴就惊讶的看到钱潮一下子从地上翻起来,拿过自己的储物袋就开始翻找起来,他从里面找出几件东西之后便又仰着头在石厅之内来回溜达起来。

“嗯……又开始了!”汤萍有些无奈的说道,现在只能等,等到钱潮弄明白了,自然会来跟大家说个明白的。

陆平川把一条大胳膊在脑后一枕,说了句:

“一会儿钱兄弟打开这阵法的时候叫醒我……”

汤萍却不干了,推了陆平川几把,说道:

“不许睡,陆大哥,你睡着了呼噜声好大的!”

彦煊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李简也摇头不止。

陆平川不能睡,便只能做起来说话,他忽然想到汤萍在召唤那青鸾的时候,居然还要十分恭敬的跪拜,便问道:

“汤妹子,你把那只大鸟弄过来的时候,怎么那法术看上去那么古怪,还要磕头呢?”

“对呀,我也好奇呢?”彦煊也有了兴趣。

“嗯,那个法术其实是个召灵的仪式,是真正从过去久远年代流传下来的,据说在很久之前,天下还是各种妖兽妖禽的天下,人只占少数,各种灵兽中,那种极为厉害的真灵级别的灵兽也非常多,好像那个时候的修行家族往往都会供奉一只厉害的,每当准备好了祭品一类的,就会用这个办法来召唤自己所供奉的真灵,就是我用的那个法子,然后那真灵应他们的召唤到来,享受祭品,日后这家人有危险的时候也可以将它再召唤来为自己消解灾难的。”

“就是说当时的盲蜧,便可以看作是汤姑娘献祭给那青鸾的祭品,对吗?”李简问道。

“没错,那青鸾该是真灵级别的灵禽,若无故召唤,真灵发怒,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也幸亏那盲蜧能被青鸾看在眼里,不然我也不敢用那法子。”

“诶,那是不是以后再找到那大虫子一样的怪物也能让那大鸟来帮忙呀?”陆平川问道。

“嗯,差不多吧,不过也有限制的,一来要那青鸾能看入眼中,二来不能太过遥远。”

就这样四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看着钱潮的举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其间钱潮还凑近了那圆台,在那里坐了好一阵,一根手指还在那上面的符文上勾勾描描的,过了一阵又踉跄的站起身来抬头又去看头顶,这时汤萍注意到钱潮手里拿着几件东西,居然是以前找到的那些满是星星点点的木片。

又过了好一阵,陆平川刚打了一声呼噜就被汤萍推了起来,嘟囔着坐在那里几个人说着话。

“这里边一定有个大秘密,不然钱兄弟不会如此,好像时间过去了不短了吧?”彦煊说道。

“不错!”钱潮不知何时走过来一下子就坐了下来,一脸的兴奋之色“这里的确有好大的一个秘密!”

“你看明白了?”汤萍见钱潮的神色便知道该是有了些端倪。

“这里有没有宝贝?”陆平川则关心这个。

“呃……宝贝嘛,这里并没有,”钱潮说道,陆平川顿时有些失望“不过这个秘密却不小!”

“哦,那是什么秘密?”

“嗯,要说这个秘密,还要感谢李兄,若不是李兄一句话,我还猜不透这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

“哦?”李简很是纳闷“我的话,哪一句?”

“李兄说这头顶的亮点,看上去像是夜里天上的星星,就是这句话,才给了我启发。”钱潮说道。

“那……难不成头顶上这些亮点真的是星星?”汤萍抬头看了看又问道。

“正是,不过头顶这些很是笼统,上面……”钱潮仰着头用手向上一指,画了一个大圈“是咱们整个中洲的星图!”

“什么……”

“星图……”

“星图是干什么的?”

“来!”钱潮起身“这边来……”

“看!”

钱潮用手指了指头顶,然后拿出一物,正是一片方方正正的木片,上面星星点点,是以前找到的,以前对这东西有过很多猜测,甚至汤萍还玩笑得说这是棋谱。

“再看这上面,”钱潮指着木片上密布的大小不一的圆点说道“别理会这上面那些小的圆点,只看这上面大的那几个,和咱们头顶上这几个是不是对上了?”

几个人一会儿抬头看头顶,一会儿又低头看钱潮手中的木片,果然,将那方方正正的木片上小的圆点忽略掉的话,剩下的几颗大的果然就与头顶上那几颗一一对应上了,位置,远近的比例,彼此的方位都是如出一辙。

“可是……”汤萍还有疑惑。

“再看这里!”

钱潮没理会,又将众人带到另一处,指着头顶又拿出一个木片来,果然上面的亮点与木片上的圆点也能对应上。

“可惜,还有两片,我怎么都找不到对应的位置,”钱潮拿出最后两片看了看“我现在都怀疑这上面绘制的星图……不是咱们中洲的,而是其他什么地方的……”

“钱小子!”汤萍终于忍不住了“你怎么就知道这头顶上的就是星图呢,就算能和那木片上对应起来,也不一定就是星图呀?”

钱潮却古怪万分的看着汤萍,然后问道:

“汤丫头,你晚上不看夜空吗?”

“我……”

“来,”钱潮走到一处,用手一指头顶“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若是到了夜里,等咱们出去,你抬头看看,天上是不是有几颗很亮的星星就是这样排列的。”

“好像是这样的,阿萍。”彦煊说道,她倒是有些印象的,她经常夜里在无人处修习凤翎火刀,有时就会仰望星空、思念故乡的娘亲,因此对星空的排列多少有些印象。

“好吧……那……就算上面是天上的星星的排布,又如何呢?这些有什么用?”汤萍又问道。

“用处当然大了,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钱潮踱了两步,抬头看了看,又指了指“这上面的几颗就该是我的家乡,在齐国的夜里能看到的几颗最亮的星星,不过我却没什么印象,唉,还是对五灵宗头顶夜空里的群星最熟悉。”

然后钱潮又一指石室正中心的那个圆台,看着几个同伴说道:

“而这个阵法,则是一个传送的法阵!”

……

传送法阵!

“钱小子,那你细细的说一说吧,我现在很是迷糊!”汤萍说道。

其余几人也都在等着钱潮将这里解说个明白。

“这天下嘛,肯定是非常之大,大到就算是玉壶山上的那些祖师们都有可能会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而且这天下也不会只有咱们中洲这一个地方,必然在海中不知道多么遥远之处还有类似咱们中洲这样广大的土地,不然的话……”

说道这里,钱潮将那两片他分辨不出来的木片拿在手里晃了晃。

“不然的话这两个木片上描绘出的星图就该在这里能找到的。”

“你是说,这两个木片上绘制的……是域外星图?”汤萍问道。

“正是,”钱潮说道“正因为这天下太大,修士们到了一个地方有可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所以才要辨别方位,知道自己所到之处离出发之处有多远,在什么方向上,大概就是这个原因,才有的这星图吧。”

“那……他们怎么会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呢?”彦煊问道。

钱潮一笑,指了指那圆台。

“就是通过这个,这个法阵就是能将人瞬息之间就传送到不知多远的地方用的……书里面有一个说法,是说这天下的灵脉都是互相连通的,包括咱们中洲各处的灵脉,也包括中洲和那些不知道多远的域外之间,将人传送走,凭借的就是灵脉和这传送用的阵法,没有灵脉只有阵法,是做不到的,反之亦然。”

“诶……这里既有灵脉,也有阵法,是不是说……”陆平川眼前一亮。

“唉,我能认出来这是个传送用的阵法,但是我却不知道这个阵法该怎么用,必然是有许多严苛的条件,而且如何让这个阵法运转起来,我现在就不知道……”

“陆大哥!你要去哪里呀?”

“嘿嘿,就是问问,诶,将来钱兄弟弄明白了,咱们是不是也能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转一转?”

汤萍没等钱潮回答便也问道: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个阵法是传送用的呢?”

“还记得咱们在遇到孽兽的那里发现的阵法吗?”

“嗯。”

“那个阵法与眼前这个就有些相似之处,不过孽兽那里的阵法比这个要简单太多了,那个不能将人传送走,而是能将……魂魄传送走,还记得吗?”

“嗯,你当时是这样说的。那……这个真能传送人了吗?万一人站上去,传送走的也只是魂魄,身子却留了下来,那不是一下子就死了!”

这下算是给蠢蠢欲动的陆平川兜头浇了一盆凉水。

钱潮笑道:

“传送的阵法的确是有的,只不过现在很难找到布置的方法,还记得咱们以前闲聊时说过的那‘千年之战’吧,根据我从书中看到的,似乎是从那时起,传送用的阵法就成了禁术,不但不允许修士们再布置这样的阵法,就连当时许多传送用的阵法也都被毁掉了,就是为了防备那些域外修士再通过阵法入侵中洲。这个阵法,在这地下不知道呆了多久的年月了,从外围几个符文来看,我判断他就是那种能将修士传送走的阵法,不过正因为太过复杂,我只能看明白一小部分而已,这是一个由许多阵法组成的大的阵法,它内部许多关联的阵法如何运作我根本就看不懂。当然,汤丫头说的也是一个可能,但我还是觉得这就是能将人传送出去的阵法,日后慢慢的研究吧,毕竟这还与灵脉的学问紧密关联,好多东西都不是现在能懂的。不过,陆兄,这个阵法本身就是个遗迹,却不是一个开启遗迹的阵法,这一点却是错不了的。”

“嘿嘿,没事,今天弄到的灵石就不少了,诶,钱兄弟,你好好的琢磨,说不定将来咱们能通过这个法阵出去,那得节省多少脚力。”

“那……这个阵法该是什么人布置的呢?”李简问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钱潮说道“时间恐怕太过久远……”

“现在关于传送阵法的传说都是集中在过去的‘千年之战’上,据说那些域外的修士入侵中洲的时候就是通过类似的阵法传送来的,咱们中洲的修士将他们击退之后就开始在各处寻找遗留下来的阵法,然后毁掉,眼前这个,若钱小子说的对,那必然也十分久远了,后来的那次‘跨海之战’,那些入侵而来的域外修士可是坐着各种大船而来的,没听说是用法阵过来的。”

“那……会不会还有人会从这里……冒出来?”彦煊有些担心的说道。

“那样的可能就太小了,被打败过两次,那些人也该长记性的。”

钱潮则看着手里的几张木片,悠悠的说道:

“我倒是很像将它们凑齐了,然后看一看,这天下究竟有多大!”

还有一点,钱潮心里明白,就算手里的木片能凑齐一套,也只能是传送之后辨别方位用的,究竟什么地方有这样的法阵,这木片上是没有标识出来的,法阵,将来万一能用到的话,或是自己布置,或是找到眼前这样早就布置好的。

……

接下来钱潮便取出纸笔,细细的将那个阵法都描绘下来,以备日后研究,不但如此,就连头顶上的星图也被他描了一份,这些都耗费了不少的时间。

“这里等我们出去的时候还是封堵起来吧,不然的话,没了那盲蜧,说不定就会有人下来找到这里的。”汤萍说道。

其实依着汤萍心中想的,若是能将这里毁掉也是不错,只是这样的话钱潮估计舍不得,而且说不定日后这里五个人真的能用到,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从那洞中飞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夜风习习、繁星满天,五个人在这洞中不知不觉的过了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合力将这洞口用附近的山石封堵,然后又以这里的白沙遮掩,这一番之后就再有人来这里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此时汤萍抬头看了看满天的繁星,还真的从天上认出了几颗最亮的,看那排布真的与那石室顶上发光的圆石的排列是一致的。

“看出来了?”钱潮见汤萍仰着头,便知道她在分辨头顶的群星。

“看出来了!”汤萍点头“果然与里面是一样的。”

“还会有多少这样的阵法留存下来呢?”李简说道。

“嗯,咱们宗内会不会也有这种阵法?”彦煊问道。

“那可不是我们这些炼气弟子能知道的了,慢慢来吧,以后会知道的!”

(作者的话:关于传送阵法,自然在许多经典的玄幻小说里面都出现过,我的故事里面自然也会涉及到,这个篇章就是之前在钱潮真正自己打开第一个遗迹的时候发现的那个木片而埋下的伏笔,本来我是想着把这个设定再晚一些推出来,但是再晚的话,恐怕以后五个人或是做了坏事要逃之夭夭,又或者五个人面对强敌死里逃生的时候,传送法阵的出现便有些突兀了,因此这个设定就有必要推出的早一些,其实也不早了,二百多万字了,呵呵。各位看官,看我的故事呢要有过日子的心,不急的,我一点一点的将整个故事描绘出来,您慢慢看,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