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11章 011
“一亿悬赏?1

瑛纪坐在道场外的回廊,他手上拿着亮介准备的饭团,一边吃一边和身侧的族人聊天。

“五条家的六眼男孩被挂了悬赏?一亿?”

另一个男孩有些不忿:“这也太夸张了,他才刚出生吧?”

“是啊,一出生就被挂悬赏,五条家的小鬼也算是独一份了。”

坐在瑛纪身侧的、比瑛纪大一岁的禅院太郎说:“据说只有咱们家的十种影法术才能对抗六眼。”

瑛纪咬了一口饭团,含糊不清地说:“家主夫人也快生了吧?”

“希望家主的孩子能有十种影法术的术式。”

最开始提供消息的族人说:“否则未来御三家将要看着五条的脸色过日子了。”

中午休息时间结束后,瑛纪洗了洗手,重新拿起木刀开始做日常训练。

因为瑛纪明面上有术式,是咒术师,他和禅院甚尔训练的地方不一样,禅院甚尔大部分时候还是在躯俱留队的训练场做练习,两人不在一起。

无独有偶,躯俱留队的族人训练场地里也在谈论五条家的六眼的消息,而且比起瑛纪,躯俱留队的成员消息来源更为广泛。

这里要说一下整个咒术界的架构模式。

最顶部的是咒术总监部。

咒术总监部负责和国家政府部门对接,协调各地咒术师出任务,搜集各方情报,安排窗的人员观察咒灵,同时也负责为国家部门和要员提供咒灵祓除服务。

咒术总监部有咒术师评定系统,有专业搜集情报的窗部门,还有负责设置帐的后勤等部门等。

御三家之所以在咒术界有着深远的影响力,是因为最初搭建咒术总监部时,这三家出了不少人,哪怕到现在,御三家也可以派遣自家的人手作为监察,追踪、探查甚至监视没有家族背景的咒术师。

咒术界也有自己的学校,分为关东关西两座,分别在东京和京都。

两所学校的校长是由咒术总监部任命的,学校老师也是如此,但因为咒术师人员过于稀少,所以老师和学生经常要做祓除咒灵等工作,以及可怜的咒术界,这个圈子居然没有专业医院。

也正是因为连治愈术式:反转术式的咒术师都基本没有,所以即便国家部门知道有这么一个群体,但还是没有纳入公务员系统。

……异能力者好歹可以接受异能手术改造,从而成为公务员,咒术师呢?受伤了就只能听天由命,既然如此,政府部门自然没必要为一个随时可能全部完蛋的群体构建编制。

说这么多,重点在于,御三家的私人部队是会被咒术总监部借调,当打手用的。

禅院家提供的打手就是躯俱留队,而禅院甚尔偏巧在躯俱留队里挂名,他本人又仗着皮糙肉厚将队伍里的人都打了一遍。

先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的——觉得0咒力的禅院甚尔就是个废物什么的——但最起码经过这么多年相处【划线】暴打【划线】的经验,躯俱留队里的成员都不敢对禅院甚尔有丝毫不敬或者冒犯之处,甚至还有不少人挺崇拜禅院甚尔的。

当禅院甚尔流露出【给我说说那个六眼小鬼的消息】的态度后,自然而然会有出任务的躯俱留队成员将五条悟的消息告诉禅院甚尔。

“……哇哦,已经有人去五条家偷袭了吗?”

禅院甚尔结束对练,他拎着棍子,没去管面前某个大口喘气的倒霉鬼,问几步开外的队员:“你们看到了现场?”

其中一个年长的人苦笑道:“怎么可能?我们只是作为护卫,跟着总监部的人去五条家慰问,五条家加强了防护,气氛很紧张。”

“偷袭的人是黑市上知名的诅咒师。”

一个小个子的青年说:“据说只要有五条悟的随身用品,就能诅咒到五条悟,但很遗憾,五条家设置了封闭的结界,甚至用上了特定的束缚,除非五条家出内鬼,否则……”

禅院甚尔嗤笑了一声,他语带恶意地问:“怎么?老头子没给你们下命令,让你们观察如何出入五条家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个人说:“自然是有相关命令的,不过……”

禅院甚尔握紧了手里的棍子,耍了一个棍花,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不过什么?”

此刻禅院甚尔身上的气息乖张邪异,眼眸微微眯起,仿佛下一秒就会打过来。

那个人连忙道:“不过我们没看出什么,那毕竟是五条家,御三家的底蕴深不可测,再说了……”

“就算家里发布相关命令,也要等四五年后。”

最开始的中年人低声说:“也许五条家的六眼没有术式呢?”

禅院甚尔听后一哂,原来如此,虽然五条家出了一个六眼,但在六眼还未觉醒术式之前,禅院和加茂都还稳得祝

“那个小鬼叫什么名字?”

“五条悟。”

五条悟的出生如一颗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荡起的涟漪已经开始波及诅咒师们了。

咒术界的高层和御三家中的加茂、禅院还在观望,如果只是因为六眼就乱了阵脚,那太难看了,再说了,可以先洒票子让诅咒师当炮灰嘛。

瑛纪完全没将此事和自己联系起来,五条家的六眼和他有什么关系?

虽说五条家是天满宫的后裔,瑛纪是神器时也在天神大人那打过工,但现在他转生成人了嘛。

除了他和禅院甚尔隔日巡查京都部分区域时,偶尔能碰到一两个气息不太对劲的家伙外,日常生活依旧没什么波澜。

至于路上碰到诅咒师……瑛纪耸肩,他的任务是砍咒灵。

而禅院甚尔也懒得招惹诅咒师,甚至他还满怀恶意地想,也许五条悟真的死在了诅咒师手中呢?

毕竟他可是被五条悟干掉的。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到了第二年的夏天,禅院直毘人的孩子出生了,叫禅院直哉。

在术式觉醒之前,禅院家对孩子的态度倒是能保持一致,禅院直毘人只是开心于自己又多了一个儿子。

禅院扇就很不爽了,他二哥又有儿子了!可自己老婆还是没怀上!可恶!

而同样是这个夏天,禅院直毘人看了看瑛纪和禅院甚尔的出任务记录。

俩小孩已经巡视京都一整年了,这一年中,瑛纪和禅院甚尔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将遇到的低阶咒灵全都砍了,偶尔碰到三级咒灵,他们俩居然也合作搞定了。

最让禅院直毘人心惊的是,不管是禅院甚尔还是瑛纪,两个孩子从没受过一次伤。

禅院甚尔就算了,他本人身体天赋异凛,恢复力极强,但是瑛纪也能做到这一点,这就很厉害了。

优秀的人总是会承担更多的责任,于是在瑛纪和禅院甚尔十一岁的夏天时,禅院直毘人将瑛纪的咒术师等级提到了三级。

“目前还是准三级,你需要独自祓除三级咒灵,会有一个三级咒术师跟着你一起动手,他负责你的咒术等级考核,考核通过后就是三级了。”

禅院直毘人单独叫来瑛纪,如此说道:“因为你是咱们禅院家的咒术师,考核人不会是御三家的人,大概率是京都咒术高专的三级咒术师。”

说到这里,禅院直毘人的语气顿了顿,他强调说:“不要告诉甚尔。”

瑛纪正在看任务资料,听到这句话后怔了怔,他下意识地看向禅院直毘人。

禅院直毘人的神色有些严肃:“瑛纪,虽然你和甚尔是双胞胎,但你们终究不是一个人,你总有一天要独自面对咒灵。”

“甚尔不是咒术师,但你是,所以你如果想要提升等级,必须只依靠自己的实力。”

禅院直毘人说到这里反而笑了,因为他看到瑛纪的眼神明亮而自信:“看样子你自己心里也明白,那我就不多说了。”

“您放心,区区三级而已。”

瑛纪笑着点头,表示没问题。

结果他拿了资料回居住的院落,直接告诉了禅院甚尔。

瑛纪:“直毘人叔父让我单独去砍个三级咒灵,等我晋升了三级咒术师,咱们就能出别的任务,拿到更多的钱了。”

禅院甚尔正在玩掌机,听到瑛纪要单独去砍三级咒灵,他的动作顿了顿,若无其事地问:“你的考核人是谁?”

瑛纪耸肩:“不知道,貌似当天集合时才能接到消息。”

禅院甚尔暂停游戏,他看向瑛纪:“打不过就用读档,应该没问题的,对吧?”

瑛纪笑嘻嘻地说:“怎么可能打不过?又不是没砍过三级咒灵。”

禅院甚尔也笑了,他懒散地说:“早去早回。”

于是任务当天,瑛纪拎着自己的太刀,像是逛街一样出门了。

等瑛纪前脚出门,禅院甚尔后脚就摸了过去。

禅院甚尔相信瑛纪的实力,但相信归相信,万一呢?

除了他早逝的妻子,这是唯一一个对他有所期待、并愿意信赖、依靠他的人,还是他的双胞胎兄弟。

禅院甚尔想,要是瑛纪死了,他一定要整个禅院给瑛纪陪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