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7章 007
对于禅院甚尔想要修炼并成为瑛纪的护卫的想法,禅院长寿郎嗤之以鼻,觉得禅院甚尔是在想桃子吃。

就算禅院甚尔有天与咒缚、身体素质远超咒术师又如何?

禅院甚尔没有咒力!他还看不到咒灵!

“……不,我看得到。”

禅院甚尔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和不易觉察的轻蔑。

“给我一把咒具,我也可以杀咒灵。”

禅院长寿郎不满地说:“你就是用这种语气和家族术师说话的?”

瑛纪忍不住小声说:“甚尔很厉害的,他能杀咒灵。”

禅院长寿郎无视瑛纪的圆场,直接让禅院甚尔离开,他觉得瑛纪还小,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长大就明白了。

瑛纪叹了口气,他直接选择读档三十分钟。

禅院甚尔惊了,能力是这么随便用的吗?

“你干什么?1

只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人已经重新回到了训练场门口。

瑛纪无奈地说:“所以我觉得家里人的脑子都有病,他们似乎无法理解0咒力的人能看到并斩杀咒灵,甚尔,一会你别说话,我来和长寿郎叔父解释。”

禅院甚尔心说你也有病!

他一把抓住瑛纪的手臂,冷声道:“你之前就是这么用读档的?”

瑛纪苦恼极了:“没办法,只要涉及到甚尔,家里的人就会犯病,我怎么说都说不通,只能一直用读档试错了。”

禅院甚尔微微蹙眉:“因为我读档?你读档了几次?”

瑛纪挠头:“不记得了,反正好多次了。”

禅院甚尔心中有了个猜测,也许他是因为瑛纪频繁读档才重生回来的!

他低声说:“瑛纪,没我同意,你别用读档。”

瑛纪不满地说:“为什么?”

禅院甚尔眼瞅着即将进入训练场,来不及细说,他飞速道:“回去再和你解释。”

瑛纪哼唧了一声,他不搭理弟弟,直接去找禅院长寿郎。

他生气了!

禅院甚尔重重地叹了口气。

……有种在带孩子的错觉。

这一次和禅院长寿郎的沟通气氛比较和缓,瑛纪说弟弟想要一起训练,禅院甚尔收敛了挑衅的神色,他耷拉着脑袋主动说要去躯俱留队。

躯俱留队是家族没有术式的男子大多会去接受训练的地方,禅院长寿郎并不在意禅院甚尔的想法,他只是摆摆手,找来一个仆从,让那仆从带着禅院甚尔去躯俱留对队长那报道了。

禅院长寿郎开始教导瑛纪学习怎么使用术式,怎么激发体内的咒力,怎么战斗等等。

瑛纪听得很认真,虽然他觉得自己用不到,但了解这些可以方便配合队友,一个神灵可以使用很多神器,作为神器,瑛纪可是非常习惯和他人配合战斗的。

一天修炼结束,禅院长寿郎完全感知不到瑛纪身上的咒力。

他心里嘀咕起来,明明瑛纪在学苑里表现的很聪明,怎么在激发咒力上没什么天赋?

禅院长寿郎想到瑛纪的弟弟甚尔是天与咒缚,恍然大悟,难道瑛纪的缺点在咒力数量上吗?

禅院长寿郎叮嘱瑛纪:“你一定要想办法激发咒力,用咒力来保护身体,否则在与咒灵的战斗中,容易受到咒灵各式各样的伤害。”

瑛纪思考了一下说:“避开攻击或者直接斩断咒灵呢?”

禅院长寿郎提醒道:“如果是密闭空间的毒气,而你又一时半会找不到咒灵呢?”

瑛纪利索地说:“那就斩断密闭的空间。”

禅院长寿郎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你这战斗思路不对,算了,慢慢学吧。”

第一天瑛纪的咒力训练成果可以说是零,这是废话,他本来就没咒力。

但禅院甚尔的训练却成果丰富,因为是第一天去报道,躯俱留队的队长找了一个人测试禅院甚尔的体能和战斗天赋。

然后……没有然后了。

禅院甚尔直接将对方揍趴下了。

晚上,瑛纪听说了弟弟今天的战绩,高兴地多吃了一碗米饭。

禅院甚尔得知瑛纪学了一天都没有成果后,忍不住更头疼了。

禅院甚尔还曾妄想过瑛纪是有咒力的,结果事实证明,和他这个天与咒缚一起出生的双胞胎真的也是0咒力!

禅院甚尔顿觉得肩膀沉重了很多。

他自己是天与咒缚,身体素质极强,只要没有被攻击到身体核心部位,他就能凭借强悍的恢复力活下去。

但瑛纪不行。

瑛纪的身体素质也不错,但只能说在咒术师群体中算不错,根本比不上禅院甚尔。

面对同样的攻击,禅院甚尔只是疼一下,瑛纪会受重创、并不得不卧床休养。

禅院甚尔大致说了一下瑛纪的缺陷后,却见瑛纪眼睛亮亮地看着自己。

瑛纪挺高兴的:“那甚尔不就可以保护我了吗?”

禅院甚尔:“…………”

他的心情很复杂:“我以为你会说自己能解决。”

瑛纪认真地纠正禅院甚尔的观点:“也许我可以自己解决,但如果甚尔能做的更好,我当然要依靠你嘛。”

“我们是兄弟,各自有擅长的地方,只要我们联手,我相信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咒灵1

禅院甚尔动了动唇,最终什么都没说。

这种来自亲人的认可、期待和依靠让禅院甚尔有些不知所措。

他从未被人期待过。

毕竟没人会期待一个废物。

“……既然你说要依靠我,那就听好了,以后要用读档,必须和我说一声。”

禅院甚尔粗声粗气地说:“你读档,我的时间也会倒流,这会给我带来困扰。”

禅院甚尔狡猾地替换了概念,他其实没支付代价:“就好像我考试写卷子,我好不容易写完了,你一个读档,我得重新写一遍,这很烦的1

说得他似乎很受困扰,其实他是在骗瑛纪。

瑛纪被禅院甚尔绕到沟里了,可是想到家里人对弟弟的态度,瑛纪又无奈起来:“可是父亲他们脑子有箔…”

禅院甚尔忍了忍还是说:“你一言不合开读档也有病1

他蛮横地说:“总之,我自己处理和家里人的矛盾,你别插手。”

瑛纪虽然不满,但既然弟弟这么强调了,他只能怏怏地应了。

刚开始瑛纪还有点担心,很快他发现弟弟甚尔好像开窍了,貌似真的不会再被家里的大人摁头骂或者处罚了,瑛纪这才放心。

一周后,禅院直毘人拿到了关于瑛纪和甚尔这对双胞胎的训练报告。

禅院长寿郎很无奈地表示,瑛纪体内的咒力稀少到几乎不存在。

“我怀疑瑛纪的咒力只出现在发动术式的瞬间。”

禅院长寿郎如此说:“因为过于稀少,哪怕我怎么感知都无法捕捉到咒力波动。”

“与此同时,我接到了躯俱留队队长的汇报,甚尔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厉害了,厉害到他甚至可以看到咒灵,只要给他一把咒具,他的确可以物理祓除咒灵,就是会很麻烦。”

说到这里,禅院长寿郎的语气有些阴冷。

“甚尔的身体素质太强了,由此可见,如果当初出生的不是双胞胎,而是瑛纪单独出生,他一定能得到强大的咒力和绝对斩断的术式,会成为非常强悍的咒术师。”

“双胞胎这种存在真是太不详了。”

禅院直毘人听完了禅院长寿郎的评估,又看了看报告,他摸了摸下巴:“甚尔说要当瑛纪的护卫?”

不等禅院长寿郎说话,禅院直毘人哈哈笑了起来:“既然如此,就将他们双胞胎当做一个人,甚尔当肉盾,瑛纪负责斩击,倒也能用。”

禅院长寿郎叹了口气:“那老夫就不教瑛纪了,瑛纪更需要剑道和体术老师,他需要提升持久力、耐力和强大的精神承受力,只有将这些基础素质提升了,他才能更好的挥出斩击。”

“也对,既然瑛纪的咒力这么少,他也没法学结界术、咒言和帐这些特别的术。”

说到这里,禅院直毘人有些头疼:“等等啊,如果连最简单的帐都没法放,他们俩出任务,还需要找个放帐的跟班?”

禅院长寿郎:“先等他们能出任务了再说吧。”

禅院直毘人耸肩:“那就这么定了。”

时间就这么慢慢流逝着,在瑛纪和甚尔九岁这年,他们的父亲禅院敬生去世了。

据说禅院敬生倒霉地碰到了一个特级咒胎,虽然禅院敬生用尽手段干掉了这个咒胎,但咒胎临死前的反击也重创了禅院敬生。

禅院家的人将禅院敬生送回家族的治疗室,没多久,禅院敬生重伤不治去世了。

禅院甚一此刻已经是二级咒术师了,他作为禅院敬生这一支的长子,当然要站出来处理父亲的身后事,瑛纪和甚尔只需要守灵即可。

禅院甚尔对这个上辈子不闻不问、这辈子基本没给他好脸色看的父亲没有丝毫感情,但瑛纪还是很难过。

瑛纪每天下午去禅院敬生的书房看书,偶尔也会碰到禅院敬生,禅院敬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如果瑛纪真的问他一些咒术上的问题,禅院敬生也会解答一二。

虽然禅院甚尔觉得禅院家的人都死光了最好,可看到瑛纪难过的样子,禅院甚尔还是违心地安慰瑛纪,并黑着脸提议说:“你要用读档吗?你可以让家里派人去支援老头,老头就不会死了。”

瑛纪沉默许久才说:“没用的。”

禅院甚尔:“……啊?”

瑛纪小声说:“我以前试过,还记得比我大一岁的太郎吗?我刚上学苑时,太郎说他有个一岁多的弟弟,兄弟感情很好,但有一天,太郎突然很难过地说他弟弟半夜吹风受凉,发热去世了。”

“我就想着帮忙读档,半夜让仆人多照看一下他弟弟。”

瑛纪神色有些黯淡:“可是不管我怎么读档,太郎的弟弟最终都去世了。”

“已经死亡的生命无法因为读档活过来,父亲已然死亡,就算我读档,他也还是会死。”

说到这里,他认真地看向甚尔。

“甚尔,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重伤将死,无论如何都要努力活下来,哪怕只留一口气,哪怕只有一个脑袋或者半个身体,也要坚持见到我。”

瑛纪悲伤地说:“只要你没死亡,我就可以读档,但如果你死了……”

禅院甚尔心中一惊,难道瑛纪这个笨蛋会……

瑛纪落寞不已:“如果你死了,我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活下去了。”

禅院甚尔:“……”

禅院甚尔忍不住吐槽:“我以为你也要去死。”

瑛纪奇怪地看了弟弟一眼:“我不会那么做的,如果真的死了,在黄泉相见,你会生气的吧。”

“我知道的,甚尔,我们都一样的。”

瑛纪握紧了甚尔的手:“希望我的兄弟能平安幸福地活下去,竭尽所能。”

所以哪怕是一个人,他也会活下去的。

禅院甚尔低头看着瑛纪的手,许久后才回握住,他哼唧道:“你答应我的,要好好活下去。”

瑛纪:“嗯,我们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