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2章 002
系统999?读档?

瑛纪有对读档这个词有点印象,他记得夜斗神玩人类的游戏时,好像要用到读档这个功能。

读档可以返回上一次存档的时间节点,然后重新选择命运分支。

瑛纪立刻兴致勃勃地研究这个读档。

最初他以为这是他的术式,但很快瑛纪发现他想多了,系统999似乎是一个不具备智能的外置程序插件,只具备穿越过去时间的功能。

当他在心里默念读档时,会出现选项,比如秒,分钟,小时,天,月,年等等时间单位。

在这些单位前面是一个空白括号,只要在心里默念数字,瑛纪就可以穿越到所想数字时间之前的读档点。

瑛纪先实验了一下,比如穿越到1分钟之前。

他先在心里默选分钟,然后在心里默念1,眼前的一切像是放映机的画面倒放,一眨眼的功夫,瑛纪出现在了禁闭室门口的台阶上。

那是他亲爹禅院敬生刚将瑛纪丢进来时的位置。

瑛纪确认自己的确穿越了时间后,立刻高兴坏了,原来他一直在存档,以后他可以利用读档能力改变过去!

但很快,瑛纪发现穿越过去是有代价的。

他需要付出十倍的时间来支付倒流的时间。

假如他穿越到1分钟前,那么他的人生将倒退10分钟。

如果他穿越一年前,那么他的时间会倒退10年,瑛纪刚满四岁,由于10年前瑛纪还未出生,瑛纪将无法支付代价,直接死亡。

瑛纪思考一番,如果他想脱离禁闭室,必须避开半路拦着他的禅院扇。

要不是禅院扇,他怎么可能会被丢到父亲禅院敬生面前?更不会被禅院敬生暴揍了。

——瑛纪决定从现在开始讨厌禅院扇。

小孩算了算时间,将时间调整了三个小时。

换言之,他的真实时间会倒退30个小时,也就是一天零6个小时。

当瑛纪发动读档的瞬间,眼前一闪,瑛纪发现他回到了走廊上,而他前面是带路去新院落的仆从。

瑛纪强忍住心中的欢喜和激动,这也是天照大神的赐福吗?真是太棒了!

这一次瑛纪没有闹起来,他乖乖地跟着仆从去了新院落,等夜幕降临,瑛纪偷偷溜出了住处,跑回了自己和弟弟甚尔居住的院子。

甚尔将自己团成一只被子球,正在被窝里低声哭。

瑛纪拉开纸门,开心地扑到被子球上:“大惊喜!我回来了1

甚尔本来正哭得稀里哗啦,猝不及防被自家亲哥压在身下,中间还隔着厚厚的被子,他顿时喘不上气,连声嗷嚎起来。

瑛纪误以为弟弟很开心,于是他快乐地将弟弟当成芝士球滚来滚去。

甚尔被翻滚来翻滚去,等他终于艰难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后,胃里翻江倒海,实在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

瑛纪这厮居然凑到弟弟身边,他看了看甚尔的呕吐物——全是胃液——于是瑛纪很直白地说:“你没吃晚饭吗?”

甚尔:“……”

这一刻,甚尔特别想揍亲哥。

他恶声恶气地说:“干嘛回来找我?来看我这个废物吗?”

瑛纪奇怪地看着甚尔:“你是我弟弟,我说了要回来,肯定要回来的埃”

甚尔心里升起窃喜,面上还挺倔强:“可他们说我是废物……”

瑛纪突然觉得弟弟脑子有问题:“可你是我弟弟碍…”

甚尔倒是理解了瑛纪的意思,也就是说,不管他是不是废物,他都是瑛纪的弟弟。

甚尔忍不住咧嘴笑,是啊,他们是双胞胎兄弟。

瑛纪很随意地从壁柜里扯出被子盖住了甚尔的呕吐物,然后他又抱着被子拉着甚尔跑到回廊上打地铺,他和弟弟在一个被窝里排排坐,瑛纪说:“今天去上课,听了一些知识。”

瑛纪将学苑老师讲的知识全部告诉了甚尔,甚尔听得很专注,但很快他想起偷听到的话语,又低落起来。

“可我是天与咒缚,我无法成为咒术师。”

学苑老师并没有讲天与咒缚,但瑛纪和自家亲爹争执时,禅院敬生总算说了为什么要瑛纪搬家的缘故,也提了甚尔无法成为咒术师的原因。

瑛纪对此嗤之以鼻:“咒术师也只是职业的一种,这不是挺好的吗?弟弟你可以选择所有职业了。”

咒术师只是人类中少之又少的一点点,普通人才是社会主流好吗?

甚尔却没回答,他只是想到了偷听的那句话:非禅院者非术师,非术师者非人。

如果不是咒术师,他甚至不配为禅院,没有咒力和术式,无法成为咒术师的禅院,就不配称为人。

甚尔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他想和哥哥一起生活,不想和哥哥分开,可他是天与咒缚,他要怎么办?他能怎么办?

第二天,瑛纪是从甚尔的院子里窜到学苑上课的。

照料瑛纪的仆从发现新搬的院落里没有瑛纪的身影,以为瑛纪失踪了,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将此事禀告给了禅院敬生。

禅院敬生查了查,很快得知瑛纪半夜跑回甚尔的院落了。

于是在瑛纪上课时,甚尔被迫搬家了,他搬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同时还有仆从盯着,禁止甚尔出门。

等瑛纪下课,禅院敬生又叫来瑛纪,不仅胖揍了瑛纪一顿,又将瑛纪关禁闭了。

看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禁闭室,瑛纪仰天长叹,好好好,他和这个亲爹杠上了!

瑛纪再度使用读档,将时间倒流了五个小时。

这一次,他支付了50小时,也就是将近两天时间作为代价。

瑛纪猛地睁开眼,此刻晨光微熹,天蒙蒙亮。

他身边的甚尔正抓着瑛纪的胳膊,呼呼睡得正香。

瑛纪有些心软,但想到如果被仆从发现他不在院子里,再告到禅院敬生那的后果……

瑛纪最终还是将胳膊抽出来,然后翻墙离开了他过去的住处。

瑛纪这一次是从自己的新家去上学的。

一上午的课程结束后,瑛纪对仆从说:“我要见父亲。”

于是午饭前,瑛纪有了十分钟和父亲谈话的机会。

“我在课堂上听其他堂兄堂姐说,他们都有跟班和贴身侍从。”

瑛纪这次学聪明了:“我也想要,我要甚尔当我的跟班,他没咒力也无所谓,反正咱们家的仆从都是没有咒术式的分家人。”

“比起突然到我身边的仆从,我更相信甚尔。”

禅院敬生抬眸看着面前的小孩,他哂笑:“甚尔那个废物能做什么?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连端盘子都做不到吧?”

瑛纪大声反驳:“他能暖床1

禅院敬生:“……”

甚尔的身体素质比瑛纪强,哪怕是冬天,身体也像是个小暖炉一样暖和,冬天和甚尔一起在被窝里睡觉,可暖和了!谁用谁知道!

禅院敬生对上瑛纪那双浅褐色的眼眸,浅浅的褐色眼眸仿佛能看到底,里面全是明亮的光。

就在此时,一个人拉开门:“父亲,家主大人找您。”

这是瑛纪和甚尔都没见过的、禅院敬生的长子,禅院甚一。

禅院甚一留着长发,面容彪悍,身姿魁梧,他用很随意的语气说:“哦,这是我那个有点才能的弟弟啊,父亲,看在他一直很乖的份上,就给他点甜头吧。”

禅院敬生听后神色微缓,也对,瑛纪在课堂上表现不错,搬入新家和弟弟分开后也没闹腾,如今找他说甚尔的事,用的也是跟班的理由,可见这孩子还算识时务。

于是禅院敬生用施舍的语气说:“那就让甚尔到你那当仆从吧。”

瑛纪心下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终于能和弟弟继续住一起了。

禅院敬生离开去见家主禅院直毘人了。

瑛纪向兄长禅院甚一道谢:“谢谢大哥。”

禅院甚一低头看着刚到他小腿高的豆丁,摇摇头:“你以后就知道了,咒术师和非咒术师之间有很深的鸿沟,你和甚尔看到的东西不同,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瑛纪语气轻快地说:“我知道呀!我来自异世界1

瑛纪在出生后就曾在心里默念过夜斗神的神名,然而夜斗神并未出现,瑛纪已经明白他所转生的世界是没有神灵的,或者说这个世界的神灵都沉睡消失了。

禅院甚一却不知道呀,听到弟弟这么回答,一时无语。

禅院甚一想,双胞胎果然是不详的,哥哥是智障,弟弟是废物,唉……

当天下午,甚尔以仆从的名义成功搬入瑛纪的院落。

瑛纪开开心心地带着弟弟甚尔去上课,结果他发现原本对他很和善的堂兄堂姐,却对甚尔恶语相向,一副看不起和厌恶的样子,甚至还会推挤甚尔,似乎很想动手的样子。

这让瑛纪很生气,也很难过。

那天瑛纪大闹学苑,抄起旁边架子上的竹刀,一个人揍趴下了全部,连试图阻止的老师也被瑛纪三刀放倒。

瑛纪拄着长刀,爬上唯一一个完好无缺的课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一群和他同龄的小孩子们。

他大声宣布:“甚尔是我的弟弟,你们谁都不许欺负他,听到没有!1

被他教训了一顿的小孩子们全都噤若寒蝉,甚尔看着站在课桌上的哥哥,只觉得兄长的背影格外伟岸。

……然后瑛纪再一次被他爹禅院敬生揍了,甚至禅院敬生还打算将甚尔驱逐出去,打发到下人居住的偏远院落。

瑛纪气坏了,他觉得自家老爹脑子有问题,但碍于实力对比,最终他只能悻悻不已得再度使用读档,返回五小时,他又以失去50小时为代价换取甚尔不被驱逐。

这一次瑛纪没有带着甚尔去学苑,而是叮嘱甚尔在家里等他。

甚尔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转头去问侍奉瑛纪的仆从:“天与咒缚真的没法成为咒术师吗?”

侍奉瑛纪的仆从很遗憾地表示:“天与咒缚有很多种类,有的是身体残缺以换取强大咒力,但甚尔少爷您这种是用全部咒力换取自身肉1体的强大。”

“终您一生,您都无法成为咒术师,无法祓除咒灵。”

甚尔听后怔怔的,神情落寞。

晚上,瑛纪放学回院落,他兴致勃勃地说着学苑里的事。

甚尔却越听越难过,最终他失控地说:“别说了!我不想听1

然后甚尔丢下筷子,拉开门,走了。

瑛纪奇怪不已,他问仆从:“甚尔怎么了?”

仆从心中有所猜测,但他得了禅院敬生的叮嘱,不允许甚尔有影响到瑛纪的任何可能,于是仆从摇头说:“我不知道。”

瑛纪放下筷子,有些恹恹的。

瑛纪:“甚尔不开心,我能感觉到。”

他和甚尔是双胞胎,双胞胎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更何况他们从出生起就一起生活。

瑛纪有些无措,怎么才能让弟弟开心呢?

身为一把神器,一个被复数位神灵使用过的野良,果然最开心的事就是战斗了吧?

瑛纪思考了三秒钟,对仆从说:“去拿两把竹刀来。”

仆从怔了怔:“您要做什么?”

瑛纪大声说:“我要和甚尔打架,打完了,他就高兴了1

仆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