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57章 057
五条悟能出现在伊豆大学的前提, 是他和东京别院的长老进行了一番烦躁、复杂、令人气得直跳脚的嘴皮子战斗。

五条悟打着给东京别院的宅邸布置网络安全的名头,在五月初抵达东京,预计在东京别院留半个月左右。

此刻五条家的长辈们已经知道五条悟的小爱好了——新年时五条悟逛遍了东京甜品店, 大家又不是瞎子——在听说五条悟故意拖延时间想在东京多留几天时,五条家的长老倒是没说什么。

小孩子贪嘴很正常, 只要无敌的五条悟能用无下限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比如没有蛀牙, 那就随他吃吧。

至于是否会发胖……这倒是无所谓, 咒术师的活动量很大的, 五条悟今年十岁, 再过一两年到了抽条的年纪,任务量再增加一下, 五条悟肯定能从小胖子变成瘦麻杆的。

更何况五条悟的六眼颇为烧脑, 为了防止真的烧疯了,吃点甜的有助于缓解心情, 这都是能理解的事。

只是当这天一大早, 五条相彦溜达回别院,准备带着五条悟坐车去伊豆时,五条家留在东京别院的这位一级咒术师忍不住了。

这厮直接联系了家里的长老, 试图阻拦五条悟跑动伊豆。

五条长老的理由不外乎是【不安全】【有禅院】【防护力量不足】等等。

五条相彦现在是铁杆的五条悟支持者,他给出【九十九由基也会去】【禅院也不可能大街上对五条动手的】【万一真遇到了袭击, 为了摆脱嫌疑, 禅院反而会帮忙】等理由逐一反驳。

最后五条悟下了最后通牒, 要么他和相彦自己偷溜出去,还是家里派个人一起跟着、光明正大地出门,二选一。

最终五条长老不甘不愿地同意了,并让术式特殊的五条族人跟着, 关键时刻可以直接将五条悟从伊豆丢到东京。

考虑到安全问题,三个五条没坐新干线,直接专人开车来到伊豆大学。

半路上五条相彦还提议说来都来了,不如来个伊

豆两日游,顺便去附近的大室山啦、热海啦转一转。

五条悟颇为心动,跟着来的一级咒术师五条涉人内心是崩溃的。

啊,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五条相彦!你小子回去后给我等着!让你撺掇悟大人乱跑!我让你爹打肿你的屁股!!

虽然五条涉人一路上提高警惕,但路上的确没出什么问题,当他们来到伊豆大学,看着满校园活泼热闹的年轻人,感受着欢快热烈的气氛,哪怕五条涉人绷着精神,神色也缓和了不少。

五条相彦更是咋呼地说:“怪不得瑛纪大哥说要来伊豆,这边脏东西好少,大家的精神状态似乎都很好。”

五条悟环视四周,校园里自然是有咒灵的,但这些都是很低级的小咒灵,随着周围来参加春祭的学生和家长越来越多,开心的情绪会产生共鸣,这些小咒灵失去了负面情绪供给,自然而然会消散。

伊豆大学是一所建造在海边的校园,越过树林和教学楼,五条悟可以清晰看到不远处的大海。

六眼赋予男孩超强的透视能力,除了热闹的人群和建筑,随着热成像和透视一起来的还有令人心仪的海景,五条悟突然觉得禅院瑛纪一定要跑到海边上大学,恐怕真有几分道理。

五条悟直接对身边的五条涉人说:“咱们家也在海边买个院子吧?”

来度假散心也不错嘛。

五条涉人:“是,但海边可选范围比较多,我们可以多看看几个地方,直接买个小岛也不错。”

他不反对建造海边别院,但和禅院挤在伊豆?还是算了吧。

三个五条一边走一边聊,顺着人群来到各个社团活动的前方街道,正看到禅院瑛纪在发传单,于是两方终于汇合。

瑛纪是真的很久没见到五条悟了,自从十五岁那年砍过一次后,虽然俩人在电话里聊过,但始终没机会再见面。

此刻见到五条悟,瑛纪非常高兴,下意识地举高高了五条悟。

五条相彦小声说:“……你们之前见过了?”

不对啊,真见过了,五条悟干嘛还非要再来?

瑛纪表情一僵,被举高高的五条悟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瑛纪。

瑛纪讪笑着放下五条悟,他干巴巴地说:“过年、过年时见过……”

然后瑛纪无视旁边五条涉人天崩地裂的表情,忙不迭地转身跑回潜水部的摊位,他将传单塞给一个学长:“我之前的朋友来找我,抱歉哈,我跑路一会。”

那个学长顺着瑛纪的视线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三个五条,五条相彦的穿着很符合年轻人的样子,就是衬衣和长裤,但五条涉人和五条悟穿着一看就很贵的和服。

三个五条凑一起,只是站在那里就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股矜持和傲然的气势,于是这学长体贴地收了瑛纪的传单:“去玩吧,记得有空了来替换我们就行。”

瑛纪脆生生地应了一声,欢快地跑到五条相彦身边,在五条涉人试图打官腔让瑛纪滚蛋之前,他直接问五条相彦和五条悟:“你们有想玩想看的东西吗?”

五条相彦来之前得了五条悟的暗示,他主动说:“我想看看校园,将来要是有机会了,我也来伊豆读大学。”

瑛纪:“行,我带你们玩一圈。”

伊豆大学挺大的,几栋教学楼、实验楼、操场和办公楼转下来,普通人一定会觉得累,但这点活动对咒术师来说不算什么。

甚至瑛纪还趁着没人注意的功夫,带着三个五条翻了学校的外墙,直接溜达到后山山顶。

从山顶俯瞰校园,再到远处的港湾,及至更远处航行的船只,和一望无际、几乎与蓝天融为一体的大海……吹着海风,看着如斯美景,几个人都没说话。

他们脑海里的一切负面的、污秽的情绪全都被大海净化得一干二净,身心舒畅极了。

瑛纪找了个较为平缓的草地,直接坐下来了。

他笑嘻嘻地说:“很爽吧?我听同学说,不少人会趁着休息时跑过来偷懒睡觉,因为真的很舒服。”

五条悟静静看着远处的大海,少

年眼中的苍天之瞳里倒映着海洋的浪花轮廓,家里的院子也有用白色砂砾和黑色岩石组成的枯山水,但那种人工制作的虚假景色又怎么比得上真正波澜壮阔的大海?

五条相彦羡慕地说:“真好啊,这才是真正的大学校园生活,决定了,我回去也要申请大学,也要开始修大学学分!”

瑛纪倾情推荐:“我选的是文学系,不过大学各系的基础科目基本相同,需要我当初的申请资料做参考吗?要的话回头邮件给你。”

五条相彦认真地说:“要,太谢谢你了,瑛纪大哥。”

瑛纪摆摆手:“不客气。”

五条相彦又问:“之前看到你在发传单,是加入社团了吗?”

“对呀,潜水部。”

瑛纪说起潜水时看到的景象、社团里北原伊织和今村耕平干的蠢事,整个人眉飞色舞,仿佛全世界的快乐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我堂叔来帮我处理细务,我看他天天忙来忙去,就拉着他也去潜水。”

提到禅院兰司最开始的嫌弃和后来的沉迷,瑛纪乐不可支地说:“结果兰司堂叔去的比我还勤快,他说潜水解压,最近堂婶也说堂叔笑的次数比以往多了。”

五条涉人越听越微妙,他知道禅院兰司,禅院家【炳】里非常优秀的咒术师,虽然术式是辅助类型,可一旦配个强力攻击的咒术师,能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之前听说禅院兰司暂时离开京都了,没想到居然跑到禅院瑛纪这边当什么助理?

五条涉人总觉得禅院兰司跑到伊豆给小辈当助理一定还有别的阴谋,毕竟沉迷潜水、享受度假这种事……怎么想怎么令人妒忌和羡慕啊可恶!

五条悟收回注视大海的目光,他看向身边的禅院瑛纪。

“要来比试一下吗?上次被你斩开了,这次不会了。”

五条涉人听到这句话立刻精神紧绷,进入了战斗状态,同时心里冒出问号,上次来砍五条悟的人不是禅院瑛纪的弟弟禅院甚尔、哦,现在改

名叫伏黑甚尔了吗?

——禅院家放出了瑛纪在家打人、还让五条派人去看过,五条族人们倒是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相,认为不是禅院瑛纪砍的。

但不可否认,禅院瑛纪拥有可以斩断一切的术式,到底是无下限的防护强呢?还是能斩断一切的攻击强?

瑛纪还没说话,五条相彦倒是反应过来,他一把拉着自家堂叔的胳膊就走。

“啊呀,你们要打架的话,我们先去别处转了。”

五条涉人惊了,等等,相彦你小子是二五仔吗?居然站在禅院那边?

五条相彦连忙打手势,比划了一个一会再说。

等他连拉带拽将五条涉人拉到半山腰,五条相彦才小声说:“是悟大人的要求,他觉得被禅院砍了,怎么也要砍回来,懂?”

五条涉人顿时悟了,这是小孩的自尊心和好胜心吧?但这是不是认错人了?

只是五条涉人转念一想,伏黑甚尔已经除族了,将伏黑甚尔的锅扣在他哥哥瑛纪脑袋上,似乎也很正常。

五条涉人有点担忧:“可我们就这么走了,万一悟大人出点什么事……”

五条相彦说:“你觉得禅院瑛纪真的会动手吗?”

五条涉人卡了一下,有一说一,见到禅院瑛纪这个人后,要说禅院瑛纪会暴起伤人,五条涉人真的不太信。

“放心吧,我和瑛纪大哥是同学,比较了解他的脾气,他不会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和悟大人闹崩的。”

五条相彦笑嘻嘻地说:“再说了,悟大人不是能浮空了吗?如果真的遇到危机,悟大人能直接从半空过来,肯定没事的。”

五条涉人理智上认同五条相彦的话,可是情感上还是有点担忧。

“悟大人可是最强。”五条相彦换个角度说服:“想想他的苍和赫。”

五条涉人一想也对,五条悟的实力毋庸置疑,而且小少年十岁了,放在古代,再有一两年都能举行元服仪式了,他

的确不好再过多辖制和干涉。

于是怀揣着一颗担忧的心,五条涉人和五条相彦叔侄俩在校园里游玩,反而碰到了带着妻子儿子一起来游玩的禅院兰司。

五条涉人看到禅院兰司后,顿时安心了,只要他盯着禅院兰司这个辅助,单凭禅院瑛纪一个人,肯定不是悟大人的对手!

而禅院兰司本来和妻子儿子玩得挺开心的,等他看到真有五条冒出来时,表情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腻歪。

五条相彦居然真的跑来玩了?

更可恶的是,五条家居然还派了个人跟着?这让他都没法告状!

下一秒,禅院兰司的想法微妙地和五条涉人同步了:不能让这两个五条去找瑛纪!

就瑛纪那个大咧咧不过脑的性格,万一被两个五条忽悠了怎么办?

禅院兰司倒是没想到五条这么大胆,居然将五条悟也带了过来,于是禅院兰司保持着虚伪的笑容邀请两个五条一起逛校园。

五条涉人当然乐意,五条相彦其实想自己玩,但如果他溜走了,禅院兰司肯定不放心,于是五条相彦只能无奈地跟着两个互相别苗头的五条和禅院背后当壁花。

另一边,伊豆大学后山山顶,听到五条悟邀战后,瑛纪先是有些惊讶,等五条涉人和五条相彦离开后,瑛纪爽快地回答说:“好呀。”

然后瑛纪很随意地并指挥下,不出意料,这道斩击被五条悟的无下限挡住了。

五条悟不满地说:“你在逗我玩吗?不是这种轻飘飘地斩击,是当初能分开一切的、被你称为一线的斩击。”

瑛纪讪笑,主要是他现在没有战斗的心情。

但瑛纪也知道五条悟出来一趟不容易,既然五条悟已经站在他面前了,那他最好拿出足够正式的态度,否则太不尊重对方了。

瑛纪双手合十做了个抱歉的姿势:“稍等一会行吗?我现在的心情不合适。”

五条悟哼了一声:“你速度快点。”

瑛纪指了指远处的海:“我去后山的峭壁边吹风,马上回

来。”

瑛纪起身,他像是灵巧的山雀,在树林和岩石之间来回跳跃奔跑,没一会就看不到人影了。

五条悟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瑛纪回来了。

这一次明显不同了。

瑛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的眼眸变得冰冷无机质,全身没有丝毫气息,但只要看一眼,就仿佛被未知的刀锋刮过,整个人都泛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战栗感。

五条悟露出了笑容,如苍天之色的双瞳中流露出兴奋之色:“这还差不多。”

他缓缓站起身,随着他的动作,清冽的咒力如海浪一般在他身周溢散开来,继而形成了封闭而牢固的无下限防护。

瑛纪依旧是那个动作,他抬起手,并指如刀,眸光内宛如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点光芒璀璨而耀眼:“一线·狱!”

无形波澜从瑛纪指尖绽放,五条悟的眼睛微微睁大,在六眼的视野中,这是一道从无边浩远的苍天之上落下来的、从概念意义上斩断一切的线。

不,这条线不仅仅是分割,甚至还带有彻底封禁、将一切都斩下牢狱的绝对封闭的意义。

如果这道线形成封闭的回路,就像是生与死之间无法跨越和消弭的界限,除非瑛纪解除封闭,否则一切都将被撕裂。

这一刻,五条悟身前的咒力如冰水消融,以极快速度被迫一分为二,可五条悟不仅没有丝毫危机感,他甚至还有闲心去思考分析这道斩击。

原来如此,五条悟想,如果说咒灵、咒术师、人类都是同样的存在,那禅院瑛纪的斩击就恰好相反。

当世间一切都是开放的、同一性质的存在时,禅院瑛纪可以用他的斩击将目之所及的一切分割成一块一块的。

不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分割,应该还具备概念意义上的、无形之物的分割。

哈,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我能看到,而他能做到。

五条悟不自觉地咧嘴笑了,这一刻,他仿佛从天上落了下来,终于踩到了踏实的地面。

在这样一个无聊的世界中,果然还是能找到一些乐子的。



——

这道斩击直直穿过眼前一切障碍物,直接冲击到山头的另一侧,将地面和攻击路线上的树木全部斩成两半!

狂放可怕的气浪冲了出去,惊起无数飞鸟,整个后山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五条悟的身体微微侧开,刀锋擦着他的衣领落下,耳边的发丝落下了一点点。

瑛纪的狱果然被无下限挡住了不到一秒的时间,这点时间足够五条悟扭曲无下限防护,并轻易避开了瑛纪的攻击。

“有意思。”

五条悟喃喃地说:“任何咒术和术式都需要咒力驱动,但你的斩击似乎和咒力无关,更像是概念意义上的斩断。”

男孩定定地看着瑛纪:“那问题来了,你是如何加强斩断这个概念的?”

瑛纪没有回答,只是再一次抬起了手。

五条悟继续说:“从最初的斩击,到当初斩断无下限的一线,以及这次即便我加强了咒力输出、重构了无下限的术式防护,依旧被你斩开的狱,你是以什么强化并驱动这种概念的?”

虽然五条悟是在问瑛纪,但他并不打算从瑛纪口中得到答案,他可以自己亲自试验,自己看,自己解析,自己学。

因为他有六眼。

“真是有意思啊,禅院瑛纪,来见你果然是对的。”

五条悟的身体轻飘飘地飞了起来,他那双美丽的眼眸里绽放出慑人的光彩:“再来玩吧。”

伴随着男孩欢快的话语,他露出了一个略显疯狂的笑容,汹涌的咒力凝聚在五条悟的指尖,化为一个苍。

高速冲击的苍直直刺向瑛纪,瑛纪身体后跳,反手一道斩击。

无形的线劈开了高强度咒力压缩而成的苍,苍被迫一分为二,轰隆一声,将山头的树木轰成了平地。

瑛纪飞速环视四周,微微蹙眉。

不行,他们俩打起来的动静太大了,万一吸引了山下的人跑上来就麻烦了,于是他看了五条悟一眼,利索地翻身朝着后山悬崖峭壁跑去。

五条悟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在跑到悬崖前时,瑛纪足

下不停,居然如苍鹰一般轻巧一跃,翻身的瞬间他双手交叉挥舞,紧随其后的五条悟连忙避开,但下一秒他又反应过来了:“啊,不是狱?”

这么判断失误的一秒功夫,瑛纪的身影消失在悬崖边,五条悟立刻同样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数百米的悬崖之间,瑛纪甩开手腕上的用于短暂浮空的咒具,感受着风从身边穿梭而过、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感觉,他仿佛又一次回到了过去的神器时代。

瑛纪本来是面无表情的,可此刻他还是笑了出来。

这笑容纯粹而干净,却又带着锋利和杀意,烂漫中透着残酷,伴随着这样的笑声,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中,斩出的斩击也越发轻柔可怕。

比日光更加炽烈,又比海风更狂暴。

他笑着,斩着:“你猜~”

与此同时,在五条悟爆发咒力和瑛纪打起来的瞬间,伊豆大学校园内,正在互相虚伪聊天的禅院兰司、五条涉人以及五条相彦不约而同停下脚步,并抬头看向后山方向。

虽然从山脚校园到山顶有点距离,普通人看不清,可对于拥有咒力的人来说,山头上的动静太明显了!看那突然飞起的群鸟,看那似乎东倒西歪的植被,以及最明显的、属于五条悟的咒力……

禅院兰司整个人都不好了。

作为【炳】集团一员,作为一个禅院家从业多年的咒术师,他当然认识五条悟的咒力啊!!

五条家居然还带来了五条悟?!

等等,五条悟为什么会爆发咒力?有咒灵?不对!是瑛纪!只可能是瑛纪在山上!!

禅院兰司立刻后退,他挡在妻子身前,周身咒力化为防护,同时怒不可遏地指着五条涉人:“你们五条好奸诈!居然将五条悟带来袭击瑛纪?!”

兰司的妻子单手抱紧孩子,另一只手飞速摁电话号码,准备通知禅院家。

五条涉人冷笑,正要放几句狠话,五条相彦讪笑着挡在两人之间,他干巴巴开口:“不是啊,瑛纪大哥和悟大人早就在电话里约过了,相信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