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51章 051
希云曾是瑛纪的名字。

当时瑛纪在天神的介绍下去了建御雷神那里打工。

天神曾非常厌恶野良, 认为野良是神明的阴私,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推荐了瑛纪,所以建御雷神尽管很嫌弃瑛纪是个野良, 但看在天神的面上,还是收了瑛纪, 并给瑛纪起名为希。

建御雷神的氏族名为云, 于是瑛纪被称为希云。

当时瑛纪化为武器的形态就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匕首,和如今黑猫咒骸化形的样子一模一样,此刻瑛纪把玩着这把黑色匕首,就好像在使用自己一样,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夜蛾正道的表情很奇妙,他头一次听听说还能将咒骸变成咒具的!

夜蛾正道委婉地询问他能否仔细看看这把名为希云的匕首, 瑛纪爽快地答应了,并将匕首递给了夜蛾正道。

然而夜蛾正道没想到,脱离了瑛纪的控制,希云匕首变回黑色小猫, 灵巧地踩着夜蛾正道的胳膊, 一蹦一跳地跑到肩膀,继而落在了夜蛾正道的脑袋上。

别看小猫很小很可爱, 当小猫开口后,居然发出了低低地吼声, 似乎很不满。

“吼——”

夜蛾正道忙不迭伸手去捞脑袋上的小黑猫:“啊呀, 你干什么?先下来。”

瑛纪摸了摸下巴,他看着小猫张牙舞爪的样子,仿佛明白了什么:“夜蛾老师,你给希云体内塞了什么魂魄信息?不是人吗?”

夜蛾正道苦笑,他一边试图将用嘴巴咬他头发的小猫弄下来, 一边解释说:“我当然不敢复制人类魂魄信息给你,万一你被咒骸的信息设定害了呢?”

“我选了一只黑豹和一只老虎的魂魄信息。”

夜蛾正道用咒力防护脑袋,总算将小黑猫撸了下来:“制作成功后才发现咒骸信息出现了混乱情况,所以才想找你斩开……”

瑛纪诧异地说:“所以希云不是猫,是豹子?”

夜蛾正道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

眼瞅着豹崽不断挣扎似乎还想继续挠夜蛾正道,瑛纪抬手一招:“好啦,别欺负老师了,要不是他,我们也遇不到,过来吧。”

下一秒,名为希云的咒骸豹崽化为一道黑色光芒落入瑛纪手中,继而变成黑色豹崽,并张开爪子扒着瑛纪的袖袍,快速爬到了肩膀上。

瑛纪侧头打量豹崽,小小软软的身体,纤细的线条,矮矮的小腿和肉乎乎的爪子,以及背后小小的尾巴……

瑛纪无法违心说这是豹子,他小声说:“这看起来就是黑猫吧?”还是幼崽。

夜蛾正道沉默了一下才别过脸,不好意思地说:“啊,制作时想到了前段时间在路上遇到的野猫,总觉得那只野猫的身形很优雅可爱,不自觉就做成了这样……”

豹崽气愤地嗷了一声,似乎又想跳过去挠夜蛾正道了。

瑛纪只能将小豹崽抱在怀里,他无奈地看着夜蛾正道:“您下次制作咒骸时,务必考虑一下咒骸意识的感受,不要给豹子老虎制作猫咪的体型啊。”

夜蛾正道有些郁闷:“按照我最初的预估,虽然制作出来是幼崽体格,但随着咒力增加,咒骸可以自动生长,所以才……”

瑛纪只能说:“那您下次实验时注意吧。”

夜蛾正道搓了搓手:“让我给希云做个检查。”

有瑛纪的安抚,豹崽总算安分下来,接受了夜蛾正道的体检。

一番检测下来,夜蛾正道的心情不好不坏。

“我制作咒骸的目的达到了,希云可以帮你释放咒术,比如帐、比如结界之术,再比如一些需求咒力少的咒术,以后即便你身边没人帮忙也无所谓了。”

夜蛾正道评估着豹崽的能力:“也许是你在咒骸上留下的咒文,豹崽可以化为匕首,只是因咒力量不足,只达到了三级咒具的程度。”

说到这里,夜蛾正道有些可惜。

“因制作的各种问题,豹崽的咒力不多,即便可以自动产生咒力,也很难增加咒力量,以后的体型不会有太大变化,顶多会再大一圈左右。”

瑛纪逗弄着希云,笑眯眯地说:“能放帐就可以啦,而且您这也算是变相制作出了能自己产生咒力的咒骸,不是吗?”

夜蛾正道听到瑛纪如此说,他犹豫了一下看向瑛纪:“你将自己的魂魄信息放入咒骸,让咒骸变成咒具,这是你们禅院的秘术吧?”

瑛纪沉默了一下,随即笑眯眯地说:“是的,因为我咒力太少了嘛,所以经常翻看家里以前储存的奇奇怪怪的书。”

万能的禅院,一切异常都可以用禅院来解释,真好。

夜蛾正道摇头说:“果然如我所想,这不算是我研究出来的。而且变成咒具的咒骸受到你的控制,我想制造那种……完全自由的、和普通人类一样的咒骸,所以实验不能说成功。”

瑛纪听后定定地看了一眼夜蛾正道,他的声音有些无机质的感觉。

“您想以人之身踏入神灵的领域吗?“

夜蛾正道一愣,他下意识地看瑛纪,瑛纪却已经收起刚才的异样,转而提醒夜蛾正道:“您要小心,如果总监部知道了,恐怕会找您的麻烦。”

夜蛾正道一个人可以制作一大群咒骸大军,这消息要是放出去,夜蛾正道药丸啊。

夜蛾正道哑然,他嘟囔说:“我只是想做而已。”

术式是天生的、根植于灵魂深处的力量,就和鸟用翅膀飞,鱼在水里游一样,夜蛾正道的术式是制作咒骸,那么使用术式做咒骸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哪有总监部想的那么复杂?

瑛纪倒是理解夜蛾正道的想法,但因禅院的关系,瑛纪反而不能给与什么帮助,否则夜蛾正道会被认为投靠了禅院。

最终瑛纪说:“我让家里的躯俱留队盯着总监部吧,如果总监部有什么关于您的不好的消息,我也能提前知道。”

夜蛾正道对此倒是颇为乐观:“我的研究还没影呢,不至于。”

他思考起来:“我肯定不能用你的方法,两个魂魄信息不行的话……再加一个?不加人的话,加同类型的生物?”

瑛纪兴致勃勃地提议:“好呀,制作失败的话都给我吧?我可以全做成咒具!”

于是接下来半个月,瑛纪和夜蛾正道一头扎进了制作咒骸的深坑里。

瑛纪以前无法使用咒骸,但有豹崽后,他可以用希云匕首操控其他咒骸,倒是体验了一把远程控制咒骸打架的感觉。

而且瑛纪总算可以使用一些消耗咒力少的结界术了,以前上课学的东西总算没白学。

最最最重要的是,瑛纪终于有可能利用希云匕首斩出黑闪这个绝技了!!

黑闪,一种只存在于理论上的,打击与咒力的冲击之间的误差在0000001秒之内时产生的空间扭曲。

据说这种招式的威力是普通攻击的25次方,而且是随机的,必须在极为专注、精神和战斗意识处于最佳最巅峰状态才有可能打出黑闪。

而且并不是说打出一次后就能持续使用的,黑闪无法被刻意施展出来,但用过一次和从没用过的咒术师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日下部笃也就曾和瑛纪提过,新阴流道场那边的咒术师很看重黑闪,尤其对于没有术式的咒术师来说,黑闪相当于必杀技,只要日下部笃也能释放黑闪,他就可以被推荐为一级咒术师。

瑛纪曾见过夜蛾正道用过,那种空间炸裂、摧枯拉朽的强悍攻击给瑛纪留下了深刻印象。

如果说瑛纪的斩击是神灵法则的体现,那么黑闪就是人类以自身激昂情绪和热烈灵魂为燃料,将一切付诸于一击、连死亡都足以跨越的赞歌。

然而之前瑛纪没有咒力,他无法使用这一招。

现在有了希云的咒力,瑛纪总算可以试着修了。

希云的咒力本质上是倚靠咒骸体内两个核心,也就是老虎和黑豹的情绪刺激。

只是瑛纪将自己过去的名字以咒骸的方式融入到希云体内,反而压抑了另外两个咒骸核心的情绪波动,导致咒骸产生的咒力比较稀少,也让小豹崽无法再长大,只能维持普通野猫的体型。

“激烈情绪啊……”

瑛纪挥舞着黑色匕首,有些苦恼。

他的情绪大多是正面的,即便出现了负面的、不好的情绪,他也直觉地让自己忘记了,或者找点别的事情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深究。

要永远保持虔诚和纯洁,要笑着面对主人,不能给神主带来一丝病痛和恙,否则会被舍弃和毁灭。

神器的前身是素魂,理论上瑛纪在成为神器之前也是人。

但瑛纪是特别的,他的过去是一片空白。

即便是能打破神明禁忌的璃器也无法让瑛纪想起最初身为人的过去,最重要的是,当初夜斗神碰到瑛纪之前,瑛纪就已经是野良了。

很难说夜斗将瑛纪交付给穷神小福使用时,为什么没有收回名字。

也许他理解瑛纪对过去的空白而产生的虚无感,所以没有取走名字,但更可能是为了对抗璃器。

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对现在的瑛纪来说,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学会如何做人。

只是很可惜,过去的神器生涯仍然在深刻影响着瑛纪,让他无法顺畅地获得人类的全部情感。

“但正面情绪也算是激烈情绪吧?”

瑛纪稍微幻象了一下弟弟甚尔天天拉着他的袖子叫欧尼酱的场景……

然后瑛纪露出傻乎乎的笑容,捧着脸陷入了幻象中,完全忘记了试验匕首的事。

豹崽扭动身体从匕首化为小豹崽,黑色小猫形态的咒骸试着咬了咬瑛纪的裤腿,在发现瑛纪依旧没反应后,豹崽挠了挠头,然后被眼前一只蜜蜂吸引走了全部注意力。

十分钟后,瑛纪终于回神了,他诧异地发现希云不见了,正要去找豹崽,突然森林里传来嗡嗡嗡的声音。

瑛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几步,拨开灌木丛,愕然发现豹崽身上沾满了蜂蜜,并以一副鬼哭狼嚎的姿态冲向瑛纪。

而在豹崽背后,是一大群乌压压的蜜蜂。

瑛纪:“……”

啊这,不愧是他的豹崽!

瑛纪抄起黑猫,一溜烟冲回高专教学楼。

瑛纪自己利用夹缝居民的特性躲开了蜜蜂,又让希云化为匕首,直接将沾染的蜂蜜洗掉,一人一豹崽无事一身轻地绕弯溜达回森林里的秘密基地,继续去找咒骸们玩扔沙包了。

而教学楼里被数百只蜂蜜来回冲锋,所有员工都黑着脸给自己释放小型的帐以躲避蜜蜂攻击。

还是五条相彦来上课,鼻尖被叮了一口,肿了个包,气得少年直接放了术式,让狂风卷走了全部蜜蜂,这场瑛纪引起的乌龙才算结束。

瑛纪一边和咒骸们玩扔沙包,一边思考黑闪。

黑闪必须要负面情绪化为的浓郁咒力才能驱动,这么一想,他永远不会黑闪似乎也挺好的,这说明他的人生快乐无边嘛~

于是黑闪暂时被瑛纪丢到一边了。

这期间,夜蛾正道又制作了一只猫崽形态的咒骸,这次他复制了三只野猫的信息塞进了一个咒骸内。

但经过观察,野猫咒骸的表现和豹崽的状态类似,甚至还不如希云豹崽有灵性。

在发现瑛纪有打算将那只野猫咒骸也收为咒具后,希云几乎是天天黏在瑛纪袖子里,一双浅褐色的眼睛幽幽地盯着瑛纪,仿佛在控诉瑛纪三心二意。

瑛纪只能举手投降,夜蛾正道反倒被弄笑了,他索性解析了那只几乎就是一只拟态野猫、再没有任何天赋和特殊之处的咒骸。

时间一晃而过,瑛纪毕业了。

毕业那天,几乎找不到人影的日下部笃也冒出来了。

瑛纪奇怪地问日下部:“感觉好久没见你了,总监部这么忙吗?比在学校还忙?”

日下部笃也无语地看着瑛纪:“是你的缘故吧?你最近和夜蛾老师做什么呢?我回来休息都找不到你的人影?对了,听说你在养猫?”

希云并不是一直化为匕首,最近不少人都看到瑛纪肩膀趴着一只黑色小猫,小猫通体漆黑,眼睛颜色和瑛纪的一样,也是浅浅的褐色,并会随着阳光的变化而变化。

瑛纪哈哈笑:“是啊,夜蛾老师给我制作了一个猫形咒骸,他说我咒力稀少,万一出去上学时碰到咒灵,若是辅助监督不在,有咒骸帮忙,好歹能放个帐。”

日下部笃也扫了一眼从瑛纪袖子口冒出来的小猫脑袋,心里奇怪,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夜蛾正道以前怎么不做?

不过他懒得深究这些,即便瑛纪和夜蛾正道做了隐蔽的事,日下部笃也也全当不知道。

他正色说:“今天就毕业了,之后恐怕很难有空再见面了,瑛纪……”

青年有些感慨:“要活着啊。”

瑛纪竖起拇指:“你也一样,有事了尽管找我帮忙。”

日下部笃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是我占你便宜。”

瑛纪笑吟吟的,他最近心情很好:“我们是同学和朋友嘛,你和九十九一样都有自己的难处,我懂的。”

九十九由基没事就骂总监部,瑛纪觉得日下部笃也恐怕也遇到过类似的事,只不过日下部笃也从没在瑛纪面前表现出来,甚至还会反过来利用总监部的消息提醒瑛纪注意自身安全。

就如夜蛾正道会关心他以后的安全,日下部笃也也在尽自己所能帮忙,瑛纪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人和人之间的羁绊是非常奇妙的,哪怕开始时并不纯粹,甚至带有敌意和忌惮,可是随着时间流逝,通过加深相互之间的了解,深厚情谊可以跨越身份和地位,深入到心灵之中。

这是位阶森严的神灵和神器们永远无法碰触到的、独属于人性的光辉。

甚至因为和血缘无关,更显情谊珍贵。

瑛纪评估了一下日下部笃也的咒力量:“九十九好歹是特级,我不担心她,但你嘛……”

瑛纪耸肩,摇了摇头。

日下部笃也叹了口气,他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小声对瑛纪说:“那将来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能帮我照顾一下我妹妹吗?”

瑛纪不赞同地看了一眼日下部笃也:“别说这种话。在漫画里,你这样立flag是要完蛋的。”

随即他爽快地点头:“没问题,将她的信息给我,我每隔一段日子会关注一下的。”

日下部笃也心里松了口气,他哈哈笑:“有你做后盾,我超级有信心啊!”

两个人互相拍了一下手,拍了一张合影,一起对高专四年生活说了再见。

日下部笃也早早收拾行李走人了,瑛纪又在高专留了一周,见全了目前高专的后辈们,和他们一一做了道别。

九十九由基拉着瑛纪的手,一脸难过之情,依依惜别的样子让等在不远处的加茂原以及五条相彦心里发虚。

这一次,哪怕是知道瑛纪不喜欢九十九由基的五条相彦都有些疑惑。

之前九十九由基和禅院瑛纪去吃饭逛街、还去禅院瑛纪家里转悠这件事将总监部吓得不轻,甚至委婉找人教导九十九由基关于女性生理知识,生怕九十九由基的肚子鼓起来。

九十九由基虽然黑着脸上课了,也承认这些知识挺有用的,但她还是气得两天吃不下饭。

现在再看九十九由基这副不舍的样子……五条相彦忍不住想,即便禅院瑛纪只当这位学妹是后辈,可若是九十九由基真的情根深种禅院瑛纪呢?

九十九由基是真的舍不得瑛纪。

啊,和她一起吐槽总监部的日下部笃也前辈走了,能帮她挡一部分总监部目光的禅院瑛纪前辈也毕业了,她还需要熬一年。

瑛纪给女孩鼓气,还将自己在伊豆的租住民宅位置告诉了九十九由基,并邀请她休假了来伊豆玩。

“没问题!”九十九由基重重点头,她一定要借着去看心上人的名头跑到伊豆度假!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加茂原心里庆幸,幸好将禅院瑛纪踢到了伊豆,看九十九由基拉着禅院瑛纪的手不放的样子,若是任由禅院瑛纪留在东京……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当瑛纪来告别时,加茂原恭祝瑛纪享受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神态和语气那是异常真诚。

轮到五条相彦了,五条相彦不等瑛纪开口,就拉扯着瑛纪走远了点,还用术式设置了小型的专用于静音的帐。

瑛纪先是茫然,继而神色严肃,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

紧接着,五条相彦小心翼翼地问:“瑛纪大哥,能传授我几招吗?”

瑛纪满头雾水:“传授几招?传授什么?”

五条相彦瞥了不远处似乎有些不耐烦的九十九由基,以及站在九十九由基身边说什么的加茂原,相彦小哥压低声音:“就是……虽然不喜欢、却还很受女孩子欢迎,你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吧!”

瑛纪:“……”

瑛纪惊愕地说:“我受到女孩子欢迎吗?”

五条相彦仔细观察面前之人的神情,反问道:“没发现吗?九十九超级喜欢你啊!”

瑛纪奇怪地说:“她也喜欢你啊!去年下学期不是一直拉着你做任务吗?”

下一秒,瑛纪手握成拳捶手面,一副我发现的样子说:“我知道了,因为我们都烫了头发!”

五条相彦:“……”

总觉得原因并不是这个。

五条相彦以为瑛纪不想说追女孩子的秘籍,就转而说另一件事。

他郑重拜托瑛纪:“我马上高专三年级,等明年这时候我也要考虑大学申请了,请务必将大学生活的细节全部告诉我!”

瑛纪满口应了:“交给我,欢迎你也来伊豆上学。”

之后瑛纪又去和马上二年级的猪野小哥聊了许久。

猪野小哥的术式是降灵,瑛纪以前本就是神器,对这方面了解颇多,猪野小哥跟着瑛纪出任务,获益匪浅。

此刻瑛纪要毕业了,猪野小哥很不舍,同时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您上次说的办法果然有用,我觉得我的战斗力提升了一些,瑛纪前辈,我以后还能找您请教吗?。”

瑛纪不以为意,他拍着胸脯保证:“可以呀,你知道我的电话,有事尽管联系我~”

猪野小哥激动地说:“麻烦您了!还有,恭喜您即将升入大学。”

然后他纠结地问:“您说我要不要也……”

瑛纪摸了摸猪野小哥的脑袋:“想学就学呗,多学点总不是坏事,而且也不是只有伊豆大学一座大学可以申请,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猪野小哥咧嘴笑道:“您说的对,多谢您的鼓励,我会努力的。”

告别了同学们,瑛纪又去找校医说了再见,去厨房找了厨师,还和几个熟悉的辅助监督、上课老师和学校里的卫生人员一一道别。

最后瑛纪正式与夜蛾正道以及森林里的咒骸们告别,这才不舍地离开了高专。

东京高专是他迈出家族血缘关系、正式和这个世界上的陌生人产生羁绊和联系的地方,对瑛纪来说,他在此获得了太多东西,也稍微成长了一些。

瑛纪看着东京咒术高专的牌匾,露出了略显怅然的笑容。

但很快他想到了未来的大学生活,瑛纪又露出了期待的神色,人啊,就是这样不断向前、向前、再向前的生物。

直到抵达生命的终点,人都是在变化着的。

这可比数百年都一成不变的高天原璀璨多了。

瑛纪拿出电话:“喂?亮介?是我,我离校了,叔父找我?”

“我知道了,我下午就回去。”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东京,准备开启全新的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啊,高专篇结束啦!

+

瑛纪:一切异常都是禅院的锅!

禅院:一切异常都是天与咒缚的锅!

+

感谢在2021-08-24 12:09:34~2021-08-26 09:4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钊圪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趴这了略略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御坂10883号 2个;山荣立水不息、花落茉莉、焚琴煮鹤、你的阿赫、芥川sama是卡密、魔方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鹤丸国永 178瓶;君酌 153瓶;树深见鹿、朔雪 136瓶;你的阿赫 112瓶;lyn、恶人磨 100瓶;比啵、路过 80瓶;byqbyqbyqbyqyy 75瓶;夏亚 65瓶;绷带浪费装置 60瓶;祈鸢 56瓶;ages、木十、么么哒、半城繁华 50瓶;其叶蓁蓁 42瓶;鹤花延龄、魔方格、asteri、水煮肉片、黎茗 40瓶;羽雨鱼 36瓶;一二、霜戈起澜沧、阿慕、爱吃肉的牛崽 30瓶;就一看书的 25瓶;卷 22瓶;归去丶、泽、墨色流年&时间之源、愚者忠实信徒、折棠、糖烟好饿、文闻温翁、小风魔、二月初、1998zon827、中也在出差、nyx、暮颜、ghy0323、默語、xyxx、趴这了略略略、君莫笑弯腰、纳纳塔、墨霜、泽也墓语、夜色残痕、三分三、33054243 20瓶;边舟舟 19瓶;伊妹子 18瓶;拉拉c 15瓶;giottotto 14瓶;浮光、麒麟大君主 12瓶;sleepingcat、水琉璃、老公五百个、伯爵、大橘猫猫、路过、非非泡泡、听辘、舟上、鸿昀、一个币都莫得了、yaoyao、玖、酒酿杏仁、lxf快乐的风、29598605、鹤鹤鹤鹤丸、32018411、衣酱 10瓶;绀蓝、q 7瓶;饼干没了、中厨瑶吹、扣扣、bug、咸鱼不翻身 6瓶;空明、是我不配、步&彼女、山木君记、50015829、想吃樱桃不是车厘子、卡帕多西亚、渺渺浆果 5瓶;是阿烜鸭 4瓶;攸 3瓶;爹、阿芜想上天、幻月、阿鱼鱼鱼、临、乱步大人只是想凑个整、akashi 2瓶;小铃铛、糖心、妈咪饿饿饭饭、小银、伽蓝1981、一株芍藥、机制如本座⊙w⊙、歌仙兼定、30390176、聚星杖、日常pr方思明、帽子才是本体、蓝、风轩客、100币都不给我?、活到老,色到老、rain的梦、卿玉、jiojio、白糖拌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