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49章 049
伏黑甚尔在横滨一家咖啡店见到了孔时雨。

孔时雨穿着黑色西装, 衬衣的领口开着,看上去有些颓废,他抽了一根烟, 正在闭目养神。

伏黑甚尔坐在孔时雨对面,因心情好, 他还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孔时雨有气无力地睁开眼, 无奈地说:“你新年快乐了,我快忙死了。”

伏黑甚尔懒散地说:“忙是好事,说明有业务有钱赚。”

孔时雨没好气地拿出了一叠照片:“给,我能找到的适合给你打工的几个手下。”

伏黑甚尔拿起照片看了起来,孔时雨吐了口烟雾,评价说:“如果只是开店, 里面随便一个都无所谓,但我看你最近在交女朋友?”

伏黑甚尔看照片的动作一顿,他瞥了孔时雨一眼:“你知道了?”

孔时雨被这一眼冻得浑身僵硬,他抱怨说:“我过年在横滨给你找手下, 你过年在横滨和女朋友拉小手, 我偶尔看到了而已。”

伏黑甚尔没有任何负罪感,他还说:“显然你也去玩了, 否则怎么碰到我们的?”

孔时雨一噎,他不断提醒自己, 你打不过他, 更没可能踢了他,冷静,冷静。

孔时雨继续说:“如果你真的打算退休开店,我建议你选这里面最年轻的那个。”

伏黑甚尔翻到最后一张照片,那是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年, 红色短发,眼眸中没有丝毫情绪,他似乎发现了拍照的人,脸颊微微转了过来。

伏黑甚尔翻转照片,看到照片背后写的名字:“织田作之助?”

“他去年做任务失手被抓到局子里了,因未成年,再加上那个案子不是他干的,警方也找不到以前案子的证据,横滨这地方警力不足,就将他放了。”

孔时雨耸肩:“现在正处于失业中,我打听了,他想改行,但除了杀手这一行当,他没有别的谋生手段,目前在吃存款,我接触他的时候,他似乎打算去港口黑手党那边应聘。”

伏黑甚尔微微蹙眉:“未成年?他多大了?”

孔时雨:“过了年,他今年十五岁。”

孔时雨觉得趁着年纪小、早早脱离过去的行当,还能有个全新的开始,结果伏黑甚尔有些不满意:“十五岁了?万一他喜欢葵生怎么办?”

葵生也才十八岁,和这小子只差三岁,这可是引狼入室啊!

孔时雨:“……”

他嘴角抽搐:“他的异能力很厉害,是预知系,可以提前接下来几秒内发生的事,凭借这项能力,他可是横滨少有的、靠自己混这行还混出名头的杀手之一。”

伏黑甚尔这才收起警惕之色,他喃喃说:“预知系啊,这能力真的太方便了。”

伏黑甚尔的肉盾体质和瑛纪的绝对斩断,再有个提前预知的辅助,这简直是无敌啊!甚至瑛纪永远都不需要考虑读档了,因为织田作之助的能力可以避免重伤的情况出现!

伏黑甚尔探究地看着孔时雨:“这异能力如此稀有,你怎么打探出来的?”

孔时雨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犹豫几秒才道:“我和这几个人都接触过,就我本心来说,我比较偏向织田作之助,这小子是个……怎么说呢,真的只是入错行了而已,他本人挺单纯的,是个好孩子,所以我提了提你的事。”

一个同样干暗杀的十九岁前辈准备洗手脱身,还打算开个正经店铺,希望找个帮手,这个消息对迷茫期的织田作之助来说,也是一个很令人振奋的消息。

有前辈改行,那自己也可以成功的吧?

“我说你要找个拥有异能力的帮手,并非为了杀人,而是因为其他原因,织田作之助说了他的能力,但他希望能知道你为什么要找异能力者。”

孔时雨看向伏黑甚尔:“你是为了防备咒灵吧?”

哪怕伏黑甚尔脱离了禅院,也很难说以后会不会遇到咒灵袭击这种事,若是身边的帮手是普通人,看都看不见,更别提自卫了,那肯定要找个异能力者。

伏黑甚尔唔了一声,他说:“差不多吧。”

虽然他和瑛纪0咒力,葵生是普通人,一般不会有咒灵找上门,但等他有儿子了,那小子在诅咒师和咒灵眼里可是大补,的确需要提前考虑好一切可能伤害到葵生的可能。

伏黑甚尔问孔时雨:“他有什么要求吗?”

孔时雨说:“除了要和他说明白咒灵的事,别的就和公司签合同一样,你给他发工资就行了,我说你在伊豆开店,他说自己未成年,如果住在伊豆,他没法租房子,只能通勤,你得出通勤费。”

伏黑甚尔说:“他可以吃住在店里。”

正好他和葵生住海边别墅!完美!

孔时雨:“那就他了?这是他的联系方式。”

伏黑甚尔记下了织田作之助的电话:“谢了,我欠你个任务。”

孔时雨饶有兴致地问伏黑甚尔:“我打听了京都那边的消息,你知道你那位双胞胎哥哥马上要成为禅院家的继承人了吗?”

伏黑甚尔本来正要打电话,听到孔时雨的话后,面色陡变,一股冷意从他身上溢散出来。

“你说什么?”

孔时雨轻笑起来:“你果然不知道,据说禅院族长在新年时带着你哥哥会见所有族人,就连禅院家上下也在窃窃私语这件事,总监部那边天天开会,这个年过的相当刺激。”

伏黑甚尔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禅院这是欠揍吗?

只是下一秒,伏黑甚尔又想到瑛纪的性格,他面色古怪:“……估计是直毘人请瑛纪帮忙吧?瑛纪对族长位置没兴趣,而且他当族长?禅院真的会完蛋的。”

瑛纪的脑回路和大部分咒术师甚至普通人都不同,若是瑛纪当禅院族长,他最先做的事估计是卖了禅院祖宅,让大家新年各自出门旅游吧?

伏黑甚尔只要一想到禅院族人集体吐血地看着瑛纪将祖宅卖了,就忍不住想笑。

不过保险起见,他决定一会打电话问问瑛纪。

与此同时,京都禅院本家。

经过这个新年的集体净化,禅院家的气氛变得和缓轻松了不少,族人脸上也多了不少笑影,禅院直毘人非常满意瑛纪的业绩,还大方地给瑛纪发了一大笔钱。

“真是麻烦你了,瑛纪。”

禅院直毘人询问瑛纪:“之后你能保持半个月一趟的频率回家吗?我尽量调整一下族人做任务的周期,最起码保证【炳】的成员的心态处于积极状态,只要他们心情好了,普通族人、比如服侍他们的人也会轻松不少。”

瑛纪欣然同意:“好啊,我也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他拿了钱也很高兴啊!

将京都的事处理完毕后,瑛纪高高兴兴地回东京,准备完成高专第四年最后一个学期的学业。

结果瑛纪一回到高专宿舍,日下部笃也就忍不住过来敲门了。

日下部笃也送了新年礼物:“新年快乐。”

瑛纪见到日下部笃也后有些诧异:“还有三天才开学吧?你没和你妹妹在家里休息?”

日下部笃也露出了糟心的咸鱼脸,他没有立刻回答瑛纪的问题,而是反问瑛纪:“你听说了吗?五条家今年一大半族人都在东京过年。”

他的语调有些滑稽:“现在总监部都在传,说五条家准备转移发展方向,有意在东京扩张势力,你们家为了抗衡五条,打算换了禅院直哉,让你当禅院家的继承人。”

日下部笃也一屁股坐在瑛纪房间书桌前的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老师来问我关于你的事,总监部那边的人也天天打电话,我在家根本没法休息,还不如提前来学校,能稍微清净点。”

说完自己倒霉的寒假,日下部笃也看向瑛纪:“所以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不想当族长吗?难道改主意了?”

瑛纪失笑:“怎么可能?你想多了,叔父只是希望我见见全家人,而五条那边……”

瑛纪不愧是脑回路对上五条悟的人,他略一思考就说:“五条悟一直想来东京玩,他只是来旅游顺便吃蛋糕的吧?”

日下部笃也哑然,说实话,他是不信这种流言的,可今年过年时,禅院和五条的动向太奇怪了啊!

禅院直毘人亲自带着禅院瑛纪见了全部禅院族人,据说谈话时还让族人拜见瑛纪。

瑛纪要么拍拍族人的肩膀要么摆摆手发表意见(物理治疗),每一个见过他的族人虽然不明所以,但也没什么□□(心情愉悦当然不会说垃圾话)。

而五条家那边派了很多高手并五条悟本人在东京过年,他们走遍了东京大街小巷(按照名单吃蛋糕),实地考察了很多商业区(发掘好吃好玩的),似乎想要踏足新兴领域(这游戏好好玩!买了这个公司!),而五条悟本人甚至表示将来想到东京高专上学!

总监部为了分析两家动向,天天开会,这个年过得心力交瘁,并全都在心里怒骂五条和禅院,大过年却不消停,太烦人了!

日下部笃也想到总监部那边关于瑛纪的个人档案又增加了好几页,他提醒瑛纪:“就要毕业了,你最近安生点,避开总监部的监督们。”

瑛纪不明所以,考虑到日下部是关心他,瑛纪还是笑着应了:“哦,我知道了。”

瑛纪拿出自己买的新年礼送给日下部笃也,日下部笑着接了后离开了,瑛纪撸袖子继续收拾房间,还没将买的漫画放好,伏黑甚尔的电话又过来了。

瑛纪接通电话,正要说一句新年快乐,就听伏黑甚尔语气略显急促地问:“你成禅院继承人了?怎么回事?要我去禅院一趟吗?”

瑛纪下意识地反问:“你不是不回去了吗?”紧接着又有点诧异地说:“为什么这么说?继承人还是直哉啊。”

伏黑甚尔松了口气,果然如他所想:“是吗?我听说直毘人带着你见了全部禅院。”

瑛纪笑着解释说:“叔父只是请我斩断家里人的负面情绪影响,让他们开心点。”

甚尔冷嘲不已:“就你好心!”

瑛纪坦然道:“叔父给了我十个亿。”

伏黑甚尔立刻不反对了,还很精明地说:“一次十亿吗?一年干一次赚太少了,你可以一个月一次。”

瑛纪赞同地说:“没错,叔父说半个月一次,他给钱向来很大方。”

随即瑛纪好奇地问伏黑甚尔:“你和葵生在横滨过新年,开心吗?”

甚尔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很开心。”

瑛纪也笑了:“开心就好,但你要在伊东开店,没法常去找葵生吧?”

甚尔不以为意:“从伊东到新宿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而已,而且我找帮手的事有眉目了。”

瑛纪惊喜地问:“真的?你速度好快,好像离开禅院后,你的运气变好了。”

刚离开禅院,就一见钟情了女孩子,还立刻找到了雇员,瑛纪感慨道:“你换了姓氏,从纸面上看和我没关系,可能霉运少了点?快,一会去买个双色球试试!”

甚尔听后先是大喜:“真的?对,我和垃圾禅院分开了,肯定会转运!”

下一秒他又反驳瑛纪:“什么叫和你没关系?瑛纪,我们是一样的。”

电话另一边的瑛纪听后眼睛亮亮的,因为弟弟找女朋友又专注自己事业、从而有些失落的感觉彻底不翼而飞,他开心地笑:“嗯,你说的对,那你别买双色球了,肯定会赔钱的。”

伏黑甚尔:“……”

啊,唯独霉运这一点,他还是希望变一变的。

挂了电话,伏黑甚尔还真的去买了一组双色球,买完后他去了书店。

书店前正等着一个红发少年,正是伏黑甚尔要见的织田作之助。

“哟,孔时雨介绍的人就是你吧。”

伏黑甚尔和织田作之助打了个招呼,他指了指旁边的烤肉店:“马上中午了,走吧,我请客,边吃边聊。”

织田作之助看到名为伏黑伏黑甚尔这个人的瞬间,全身下意识地紧绷起来。

这是他的身体在发出警告,眼前这个人很可怕。

但随即少年又放松下来,异能力没有发动,应该很安全,于是他略显局促地说:“麻烦您了。”

织田作之助跟着伏黑甚尔入店落座,点单后,伏黑甚尔又要了一扎啤酒,他喝了一口,才仔细打量织田作之助。

“说说你的事吧,咱们这行就算退休了,也可能会有点过去的麻烦,你最好提前说清楚。”

织田作之助没有喝啤酒,他端起面前的大麦茶杯子,略一沉吟,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才缓缓道:“我不想再夺走他人的生命了,所以想换工作,我也没什么过去的麻烦,我一直是独行杀手,没有什么搭档,只认识几个地下中介和情报贩子。”

伏黑甚尔:“介意告诉我为什么不杀人吗?在动过手后,你对这些根本不会在意了吧?为什么又突然在意了呢?”

他们这类人是践踏生命的垃圾,可织田作之助突然改变想法,一定发生了什么影响人生的重大事件。

伏黑甚尔遇到了妻子,组建了家庭,那织田作之助呢?

伏黑甚尔需要确定织田作之助发生转变的理由,试探出这个少年是真的这么认为,还只是个敷衍他的借口。

织田作之助微微蹙眉:“这个很重要吗?”

伏黑甚尔:“当然,因为我需要确定你是否会重操旧业。”

织田作之助沉默了一会,才略有不好意思地解释了想法改变的原因。

他读了一本没有结尾的小说,他想续写结尾,可是写书即写人,织田作之助若是继续杀人,就没资格写小说,所以他收手不干了。

伏黑甚尔听后惊讶不已:“什么小说?”

还能让杀手改邪归正吗?这个厉害了。

织田作之助的神态生动了不少,他积极地推销:“是一本发行量很小的小说,叫明暗,是夏目漱石老师的作品。”

伏黑甚尔饶有兴致地观察织田作之助:“记得剧情吗?”

织田作之助重重点头,他开始给伏黑甚尔科普明暗的大致剧情,当然他只介绍了故事人物,没有说故事的后续走向。

伏黑甚尔吃着烤肉,随意听着,左耳进右耳出,其实根本没将明暗这个故事放在心上。

他只是确认了一件事,织田作之助没有说谎话。

将自己喜欢的东西推荐给同好,自己的喜悦和快乐也同步分享给伙伴,让伙伴也能快乐甚至喜欢……伏黑甚尔没有错认织田作之助表达出的正面积极的快乐情绪。

伏黑甚尔打断了织田作之助的话:“行,我知道了,回头我买一本看看。”

“既然你说了你的事,那我也和你说说我的情况吧。”

伏黑甚尔先说了咒灵和咒术师的事:“异能力者能看到咒灵,但你们没法祓除咒灵,有咒具的话另说。”

织田作之助点点头:“嗯,我听说咒具很贵,随便一把普通的咒具都要数千万。”

横滨到处都是咒灵,没办法,这边死人太多了,异能力者只当这些咒灵是异能生命体。

“我有了喜欢的人,明年打算结婚,她是个普通人,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但咒灵这玩意不讲道理,所以希望找个有经验但想退休的同行当雇员。”

伏黑甚尔大致说了自己的开店计划:“我打算在伊东开个器材店,我在城崎有宅子,平日我会回家,你可以直接住店里了,我给你开工资,你帮我看店、接待顾客。”

“如果遇到麻烦事,我去处理的时候你帮我打个掩护,省的我妻子担心,可以吗?”

织田作之助听后露出笑容:“恭喜,我觉得没问题。”

之后伏黑甚尔又和织田作之助商量了一下工资等待遇问题,由于织田作之助未成年,工资不走账目,也没有社会保险,伏黑甚尔直接发钱给织田作之助。

“等你十八岁成年了再办这些,那之后你的工资不会有变动,因为要给你交各种费用,你懂的吧?”

伏黑甚尔说完后补充道:“鉴于我们以前都不是什么好人,为了防止你反悔,也为了让你安心,我会找人来订立束缚,类似于你们异能力者的契约什么的,束缚比合同更有约束力,没问题吧?”

织田作之助在问清楚束缚是什么后欣然同意,他答应的爽快,伏黑甚尔又信了几分,分别时俩人的关系好了不少。

织田作之助问伏黑甚尔:“我什么时候入职?”

他快揭不开锅了,真的,若是这次应聘失败,他就得去找黑手党了。

伏黑甚尔说:“怎么?没钱了?那你和我去东京吧,你先跟着我打杂,我给你发半个月工资,怎么样?”

开店前的杂活也很多,正好让这小子干活,他去找葵生继续谈恋爱。

织田作之助老实地说:“好。”

伏黑甚尔带着织田作之助回东京,顺带一提,他们回东京的半中腰,双色球开奖了,伏黑甚尔不出意料地没中。

伏黑甚尔只能自我安慰:这说明他和瑛纪感情深厚,挺好的。

然后他联系了九十九由基,找九十九由基帮忙订立束缚。

甚尔打电话的时,恰好九十九由基在和瑛纪说话,瑛纪从电话里听到弟弟的声音,再一问得知伏黑甚尔找好帮手了,他顿时咋呼着说要见一见。

伏黑甚尔索性说:“那直接回家吧,我带着织田在家里等你们。”

织田作之助跟着伏黑甚尔来到公寓,公寓本来就很大,不缺客房,伏黑甚尔说:“你先住客房。”

织田作之助觉得自己最近运气好像不错,新老板似乎很有钱,自己甚至能跟着来东京住高档公寓了!

等织田作之助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后,听到外面有关门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下,推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多了两个人,一个是青春靓丽的橘黄长发少女,女孩穿着无袖上衣,束腰长裤,外面穿着一件皮草,此刻少女正将皮草挂在衣架上。

另一个人是个年纪差不多的人,他穿着厚厚的黑色褂子,里面穿着灰色毛衣,下身是牛仔长裤,下一秒他脱下外褂,露出了束腰。

年轻人腰间别着的小太刀和……嗯?晴天娃娃?

织田作之助满脑门问号:这就是咒术师吗?

听到织田作之助走出门,瑛纪和九十九由基同时看过来。

九十九由基看清织田作之助的脸后,眼睛微微睁大,她惊愕不已:“这就是你找的雇员?他才多大?有十五六吗?”

九十九由基用看渣滓的眼神看伏黑甚尔:“你雇佣童工!你和总监部一样是垃圾!”

织田作之助正想解释一下,就听新老板伏黑甚尔很自然地说:“哦,多谢夸奖。”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2 13:35:30~2021-08-23 12:45: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八重璟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红红豆子、年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宫莲 160瓶;柳絮正好 100瓶;箐箬 60瓶;海客、31571996 50瓶;红红红豆子、a view of sb 40瓶;乐湖 32瓶;自闭小哥在线盗墓 31瓶;汪汪汪、又來、逻辑不通 20瓶;四月阳光 18瓶;山南敬血 15瓶;桃桃乐、团子姑娘好饿啊、zhl、潇、和光同尘、负数、水天一色、我也想成为大佬啊、外星怪马黄金船 10瓶;32351907 6瓶;康娜、小晨要暴富、蓝田生烟、22235107、卡帕多西亚 5瓶;阿芜想上天 4瓶;日常pr方思明 2瓶;白糖拌饭、嗜甜的天然卷、hello、白霖、聚星杖、夏日雪、幻月、蓝、擒之所向,受之披靡、有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