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42章 042
瑛纪对于成为禅院族长没兴趣, 但他很清楚甚尔和禅院之间的矛盾。

将来禅院甚尔要结婚,家里必然会接到消息,如果禅院家知道甚尔的妻子不仅不是九十九由基, 还是一个和咒术界没关系的普通人……

瑛纪觉得禅院直毘人不会说什么, 禅院扇也顶多说一句废物只会找废物什么的,但禅院直哉那小子估计会变成火1药1桶,砰一声直接炸了。

也许甚尔并不在意禅院家的任何反应,可是瑛纪不这么想。

在瑛纪看来,禅院直哉作为禅院家下一任继承人,他承认甚尔、并认为甚尔是最厉害的, 这是一件好事。

正因为禅院家否定了甚尔,那么来自家族继承人的认可、崇拜和尊重才能抚平甚尔心中的空洞和愤恨。

只是甚尔好像有点讨厌直哉,瑛纪才不多说什么。

瑛纪是觉得直哉才八岁多,等直哉长大有自由出门的权利, 他肯定会经常去找甚尔,双方接触的多了, 甚尔自然会了解直哉。

但是现在嘛……

瑛纪想到上次直哉说什么好女人啦、男人婆啦,顿时头疼万分。

哪怕上次瑛纪不太明白这几个词的意思, 可他能咨询日下部啊!

直哉小小年纪学了什么乱七八糟,要是直哉敢在甚尔面前这么贬低甚尔喜欢的人, 怕不是要被甚尔打成肉泥。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很简单, 只要瑛纪说一句,是我让甚尔结婚的, 那所有矛盾和黑锅都会落在瑛纪头上。

所有禅院家的人都知道一件事, 禅院甚尔不会听任何人的话,但如果是双胞胎兄长禅院瑛纪的提议,甚尔大概率会听的。

于是瑛纪心里转悠着一些奇怪的念头, 比如成为一日族长,批准弟弟结婚,再将族长的位置丢还给禅院直毘人。

乐岩寺校长听得满脑门问号,他很想再挖一挖禅院家的黑料,倒是日下部笃也了解瑛纪,知道瑛纪八成又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上了,于是他打断两人谈话:“新人过来了。”

新郎夜蛾正道和新娘缓步走来,乐岩寺校长只能无奈闭嘴,瑛纪的注意力也转移到新婚夫妻上,所有宾客都停止闲聊,微笑着看向场中的新人。

神社社主念着祝文,向大家宣告眼前这对新人结为夫妇。

随着新郎和新娘一起饮下杯盏中的酒液,在众人的恭贺声中互相握住对方的手,瑛纪眼中的世界在某个瞬间有了细微的变化。

人与人之间的缘、爱、思念、感情、记忆……种种无形的羁绊化为纷纷扰扰的线,纵然它们凝聚成一团一团的,每一根线不断延伸出去,可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

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联系在一起,却又是相对独立的个体。

也许这就是神灵眼中的世界吧,所有一切都有迹可循,每个人都在朝着属于自己的终点走去,不管终点是幸福还是死亡。

瑛纪静静看着这一幕,他闭了闭眼,一切异样全部消失,他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这就是成婚吗?真是幸福得要溢出来了呢。

瑛纪在心底祝福着,希望甚尔也能这么幸福地和所爱之人共度一生。

想到甚尔,浓烈的思念之情涌上心头。

上一次瑛纪和甚尔见面还是三月份,现在已经九月了,按照亮介的说法,甚尔的培训已经结束,正在考核,考核完成后就可以回来了!

瑛纪和甚尔从未分离这么久,此刻他再也忍不住,趁着宾客们上前与夜蛾正道和新娘说话时,偷偷给甚尔发短信。

瑛纪:“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过了一会,甚尔的短信回复说:“再有一周左右就回去了,回去前和你说。”

紧接着甚尔又发来短信:“我在考潜水证,将来带你去玩浮潜。”

瑛纪的眼睛微微睁大,随即小声嘿嘿笑起来。

超——开心~

婚礼结束,夜蛾正道带着新婚妻子去度蜜月了,瑛纪和日下部笃也只能自己做任务。

好在夜蛾正道提前留了课程进度表,来学校上课的辅助监督按部就班,倒也没耽误瑛纪的大学学分进修。

由于高专变成四年制,瑛纪本来入学读大三,如今变成入学读大二。

大学一年级的课程对他来说不算难,总算不用像之前那样疯狂啃书本赶进度了。

就在瑛纪数着日子等甚尔回来时,某天下午放课后,日下部笃也溜达到瑛纪的宿舍,正式提出了单飞。

“我和你搭档了三年多,虽然做二级任务时你很少出手,但你毕竟在我身边。”

日下部笃也深吸一口气,他是下了很大决心做出这个决定的:“你在我身边是我最大的底牌,可我们明年就毕业了,瑛纪,我不能一直依靠你。”

“趁着在学校的最后几个月,我想一个人出二级任务。”

日下部看向瑛纪,他苦笑着,还带着点纠结和郁闷,更多的是释然和平静。

“这几年多谢你迁就我,虽然看起来是你卡着我的等级,可我心里明白,是我占了你的便宜。”

“但咒术师的道路是孤独血腥的,未来的路只能我一个人走。”

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对瑛纪伸出手:“我要提交二级咒术师申请了,瑛纪,如果有机会,我们以后再合作。”

瑛纪的眼睛微微睁大,他的神色有些茫然,可是很快变成了平静。

他说:“你长大了,笃也。”

人类的成长就在一瞬间。

也许是听到了一句话,也是突兀的顿悟,也许是看了一本书,听了一堂课,整个人的心智就成熟沉稳起来,再不复过往的稚嫩、任性和青涩,变得能独当一面、为后辈遮风避雨了。

瑛纪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日下部笃也很生气地找他邀战的样子,时光匆匆,原本那个有些颓废别扭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个坚定向前迈进的青年,看着日下部笃也的变化,瑛纪有种自己好像也成长的感觉。

他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握住了日下部笃也的手:“好呀,笃也,有事尽管来找我,你知道的,禅院家无法对我做什么。”

瑛纪平静地说:“如果我想,我可以斩开一切。”

日下部笃也似乎也想到了初次见面时的情景,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是啊,你可是斩断一切的禅院瑛纪。”

顿了顿,日下部笃也小声说:“之前乐岩寺校长提议你升等级,我建议你不要打申请。”

他凑到瑛纪耳边低声说:“就如总监部会定时请五条悟做麻烦任务以判断他现在的实力提升到什么程度了,那边对你也有类似的考察和监视。”

瑛纪有些惊讶:“他们盯着我做什么?”

日下部笃也不好说瑛纪喜欢探究的习惯惹人注意,经过几年相处,他知道瑛纪只是单纯对任务细节感兴趣,但耐不住高层的人喜欢多想啊!

就好像现在高层还觉得九十九由基喜欢禅院瑛纪,他们还认为加茂原和五条相彦在努力翘禅院瑛纪的墙角,并且翘得很成功!

——日下部笃也对此无话可说。

日下部笃也知道瑛纪的脑回路很奇特,所以他说得很直白:“因为你能打五条悟。”

瑛纪立刻矢口否认:“别胡说,五条悟有六眼,他可是最强,我没打过,我不知道。”

瑛纪答应过禅院直毘人背了甚尔打家里人的黑锅,自然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去砍五条悟,瑛纪向来遵守诺言,答应了就会做到,不会露出丝毫破绽。

日下部笃也哂笑:“行吧,你不知道,但你是斩断一切的禅院瑛纪,你有这个可能,不是吗?而且你这些年一直在做清理诅咒师甚至暗杀的业务,对不对?”

虽然日下部笃也是瑛纪的搭档,可并不是每个任务都绑在一起,尤其这种涉及阴私的事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瑛纪点头:“对啊,但……等等,你没做过吗?”

日下部笃也哑然:“没有啊,我没术式,也不擅长这方面,自然没做过。”

“我以为大家都做!”

瑛纪有些懵逼,他还以为这是咒术师的业务分类之一呢!

慢了半拍,瑛纪的表情缓缓变得凝重:“按照课本上说的供需关系,下次他们再找我,我应该提价的。”

日下部笃也卡了一下,被带歪了:“是啊,能干暗杀的咒术师挺多的,但背景深厚不怕总监部、而总监部也不会怀疑的人倒是挺少,你……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日下部笃也无奈地说:“总监部很忌惮你,你能去伊豆读书,也有一部分总监部的私心,他们觉得如果你和禅院家有点纠葛,也许将来你的立场能偏向总监部一些,乐岩寺校长是总监部的人,所以一个劲撺掇你晋升,而且你忘记啦?九十九还说喜欢你……”

瑛纪听得满头雾水:“总监部希望我和禅院不和,所以在策反我?但你不希望我晋升,对吗?”

日下部笃也叹了口气,放弃解释,直接说结论:“你的晋升会增加禅院的实力,同时会提高总监部对你的忌惮和堤防,这对你没好处。”

瑛纪虚心求教:“那你觉得我要一直保持三级吗?”

日下部笃也问瑛纪:“你家里怎么说?”

“直毘人叔父还生我的气呢。”

瑛纪摊手:“我没和家里人说这件事。”

日下部笃也利索地说:“那就当不知道,等你去伊豆后再说。”

瑛纪爽快地点头:“我懂了,你直接这么说就行了,前面啰里啰嗦了一大堆,容易让人脑子打结。”

日下部笃也想翻白眼,但下一秒又心里发愁。

他觉得禅院瑛纪开开心心挺好的,可一直这样又有点担心。

倒是瑛纪笑嘻嘻地看着日下部笃也,像是吃到蜂蜜的小熊:“笃也是在担心我吗?笃也是总监部那边培养的咒术师吧?这么给我通风报信,不会妨碍到你吗?”

不等日下部笃也开口,瑛纪拍了拍同窗的肩膀:“我懂了!这就是漫画里的傲娇,对吗?”

日下部笃也:”……“

瑛纪拍着胸脯保证:“我知道笃也是为我好,谢谢啦!如果我要晋级,肯定提前和你说!”

日下部笃也总觉得有点憋屈,他想胡乱说几句转移话题,就听瑛纪又说回五条悟身上。

瑛纪:“这么说五条悟也太惨了吧,只是因为最强,就被总监部盯着吗?那总监部的实力是多稀烂啊?”

日下部笃也无奈极了:“所以总监部也在盯着你。”顿了顿,他好奇地问:“如果总监部让你去杀五条悟,你去吗?”

瑛纪奇怪地看着日下部笃也:“你说什么呢?我打不过五条悟。”

日下部笃也问:“你不是可以斩断吗?”

瑛纪没好气地说:“五条悟可以跑啊!相彦全力加速都能跟上我的出招速度,更别说五条悟了。”

日下部笃也反驳:“可我看你打五条相彦打得很轻松。”

瑛纪摇摇头:“那是因为相彦的战斗经验不足,而且他的攻击对我伤害不大,我可以硬顶着攻击反杀他,但如果是五条悟,他的无下限就算能被我切开,但在切开的同时,我也会被他的攻击打中。”

禅院家自然有关于六眼招式的记载,比如【苍】,比如【赫】,瑛纪当年去砍五条悟之前看完了禅院家关于五条六眼和无下限的招式记载。

无下限是概念意义上的无止尽缩小距离,瑛纪的斩击同样是概念意义上斩断一切,但瑛纪除了能斩断有形的存在,还可以彻底斩杀无形的比如记忆、爱恋和缘分等比较虚的东西。

理论上瑛纪可以通过斩断五条悟的无下限术式来干掉对方,可实际上真的打起来了,五条悟的无止尽缩小距离是可以短暂阻挡斩击的,哪怕只是零点几秒,对瑛纪来说也很要命啊!

而且五条悟咒力量远超瑛纪,他可以用咒力增幅身体,瑛纪的身体素质必然比不上五条悟,也不可能打什么持久战。

读档也是有限制的,瑛纪还不到二十岁,读档次数多了,不仅实力下降,读过头就立刻凉凉了!

瑛纪自己梳理了一遍战斗力对比,感慨万千:“你说的对,笃也,我这么弱,还是继续留在三级吧。”

日下部笃也无语,这强弱对比不太对吧?如果都以五条悟作为对比,那全咒术界的咒术师都是弱者吧?

哦,九十九由基不算。

日下部笃也有气无力地说:“算了,你是个禅院,就算总监部忌惮你,应该也做不了什么,总之你知道总监部对你的态度就行了,别太相信总监部了。”

瑛纪却说:“无所谓啦,也许以后我不当咒术师,转职去写小说画漫画呢?”

弟弟甚尔开始准备副业了,他也要搞起来了,比如整理自己这些年的任务报告,开始朝着怪奇小说家方向发展?或者直接画成漫画?

写小说对文学水平和文字运用有一定要求,瑛纪目前还在学习中,但他以前画过本子,如今上岸转型成惊悚漫画家好像也不难?

瑛纪决定明年去伊豆上大学时,先找同学们了解一下普通人喜欢看什么。

日下部笃也根本不信瑛纪这句话,他敷衍说:“那等你出单行本了,务必告诉我,我会买一本支持你的。”

瑛纪兴高采烈地说:“就这么定了。”

日下部笃也开始单飞做任务,他刚递交二级咒术师申请,没两天就被批准了。

等夜蛾正道度假归来后得知此事,他有些惊愕地问日下部:“你升级了?瑛纪没有升级吗?”

日下部笃也委婉地说:“瑛纪说要和家人商量一下。”

夜蛾正道头疼万分:“那瑛纪不能去做二级任务,他是三级,只能做三级任务了。”

可三级任务对禅院瑛纪来说完全是摸鱼啊!

夜蛾正道思考再三,和高专一年级的班主任说了说,索性让瑛纪去带一年级的猪野小哥了。

猪野小哥也是三级咒术师,反而可以和瑛纪搭班,瑛纪欣然同意,猪野小哥也挺高兴。

俩人都是活泼开朗的性子,见面后聊了聊,一拍即合,成为了临时搭档。

只是猪野小哥的术式使用不算熟练,经验不足,目前还是只能祓除三级咒灵,所以瑛纪继续跟着摸鱼。

得知此事的五条相彦也吐槽瑛纪:“瑛纪大哥,日下部晋升了,他不跟着你,你连二级任务也不做了,只出三级?你太狡猾了吧?”

三级咒灵那种东西难道不是一拳头就搞定吗?禅院瑛纪抬手一刀的事。

瑛纪正盘腿坐在宿舍的床上看少年jump,既然准备当本子大手,自然要看相关杂志,了解现在什么比较火爆嘛。

五条相彦直接进来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嚷嚷,瑛纪还在看漫画,他漫不经心地说:“猪野的经验太少了,他需要多见识一番,而且我这么弱,干嘛升级?”

五条相彦像是吃了怪味豆一样扭曲:“你这么弱?你哪里弱了?”

瑛纪的注意力终于从漫画上挪开,他看向五条相彦:“说起来开学后很少看到你,任务这么忙吗?”

五条相彦挠了挠头,少年刚出完任务,洗了澡,头发还有湿漉漉的,凌乱的长发散在脑后,让他看上去成熟了不少。

他苦恼地说:“最近九十九前辈不和加茂原做任务量,反而天天找我,加茂原还阴阳怪气我,说我有本事。我有什么本事了?是他太蠢,惹九十九前辈生气了吧?”

五条相彦看向瑛纪:“你知道原因吗?”

瑛纪当然不知道,他想到日下部笃也当初的说辞:“她生理期吧。”

五条相彦眨眨眼,小声问:“生理期是什么?”

瑛纪惊讶地看着五条相彦:“你不知道吗?没上过生物课吗?”

五条相彦有些憋屈:“你们禅院族学还教生物?”

瑛纪了然:“家里也不怎么教,好像觉得人长大了自然而然就会知道。”

瑛纪纯粹是当神器的时间长,自然就知道了,日下部笃也有个妹妹,平常妹妹生理期不舒服时,日下部笃也大多会帮忙做家务照顾妹妹。

瑛纪收起漫画书,他跳下床,从柜子里扯出一个箱子:“给,你拿回去看吧。”

五条相彦好奇地看了看,发现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全部课本,有国文、数学、英语、生物、物理还有化学等选修课什么的。

“你还看这些?”五条相彦惊奇地看瑛纪。

瑛纪说:“对呀,申请大学时要提交论文的,还要向基础课程的教授证明有学过这些东西,具备基础知识,才会被录取哦。”

就算咒高可以推荐学生直接升学大学,如果学生没有掌握足够量的知识、跟不上课业,也不可能被录取。

五条相彦翻了翻课本,拿起一本生物:“行,那我抽空看看。”

瑛纪看着五条相彦的长发尾梢,冷不丁问:“相彦,你头发怎么卷起来了?”

瑛纪记得最早五条相彦是直发,但因五条相彦扎小辫子,瑛纪想,难道编辫子还能改发质吗?

五条相彦哈哈笑:“因为我烫头了啊。”

下一秒他的笑容变得阴森极了:“微卷很显发量,就算掉头发也看不出来。”

瑛纪不太理解五条相彦对于掉头发的担忧,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我也想烫头,我的头发长度能烫吗?”

五条相彦打量了一下瑛纪的头发:“可以啊!你想烫成什么样的?”

瑛纪歪头想了想说:“要能盖住耳朵好遮挡咒具。”

瑛纪戴的耳环直径还挺大的,五条相彦评估说:“要盖住咒具,那卷后发梢要落在下巴位置了吧?”

瑛纪想到甚尔的头发好像就在脖颈的位置,他缓缓说:“再长一点。”

五条相彦提议说:“可以咨询剪发师,帮我烫头的人技术不错,我带你去那家店!”

于是一天以后,瑛纪换了发型,做了个齐刘海儿的梨花烫。

当造型师吹完头发后,五条相彦目瞪口呆:“你干嘛做成这样?”

瑛纪问五条相彦:“是不是和我之前的气质样貌完全不同?”

五条相彦连连点头:“是啊。”

瑛纪笑了起来:“那就行。”

瑛纪抬手将脑袋后的头发扎成一个小揪揪,耳边落下部分长卷发挡住咒具,他抬手拎着随身携带的长刀,笑嘻嘻地说:“要去吃甜品吗?”

五条相彦立刻忘记了发型的事:“要,去吃什么?”

瑛纪和五条相彦出了理发店,直奔附近评价最高的铜锣烧店铺,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休闲的日子总是少的,五条相彦很快又陷入了任务之中,被迫单飞的加茂原也拎着礼物来找瑛纪闲聊,试图搞明白为什么九十九由基选择五条相彦当搭档,他加茂原做的不好吗?

瑛纪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向来公平对待同学,于是他先模棱两可的说可能是生理期,然后向加茂原推荐了自己的初高中课本。

只是加茂原要比五条相彦更懂常识,一听生理期就明白了,他礼貌地拿走了一本国文课本,道谢后利索地离开了。

因任务简单学业不忙,瑛纪一边整理自己过去的任务记录,一边开始算日子等弟弟甚尔回来。

十月第二个星期,禅院甚尔终于拿了一系列证书,拎着行礼回东京了。

瑛纪早就打听好了时间,提前去车站接甚尔。

大半年不见,甚尔看上去更健硕了,身上肌肉一块块凸起来,他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短袖紧身t恤,下身穿着灰色七分裤,脚上穿着人字拖,后背背着巨大的行礼包裹,一股彪悍气息扑面而来。

瑛纪开心坏了,他大笑着扑过去,甚尔抬手扶额,嘴角却止不住上扬,这一次他没后退,而是直直地接住了瑛纪。

瑛纪挑了挑眉,竖起拇指:“你站得更稳了,胳膊也更有力气了。”

甚尔自信地说:“见过海上十几米的浪后,你这点撞击不算什么。”顿了顿,他又说:“船上的东西都挺重的,我扔来扔去,也觉得力量提升了。”

他这么说着,也上下打量瑛纪。

和年初相比,瑛纪也长高了,海拔突破一米八大关,但让甚尔惊讶的是:“你怎么将头发烫成这样?”

瑛纪的长发正好到肩膀,烫了之后显得较为蓬松,这显得瑛纪的脸更小了。

瑛纪将脑后的长发扎在脖颈处,他语气轻快地说:“因为甚尔有喜欢的人嘛,如果你要结婚的话,我和你太相似,出门做任务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禅院甚尔听到瑛纪的话后,表情微变,周身气息变得危险起来。

但瑛纪没注意甚尔的气息变化,主要是他太熟悉甚尔了,甚至对甚尔的杀意和战意免疫了,他还在继续说:“你从当初那个拉着我不让我出院子门的小豆丁,一眨眼变成现在这么高壮的样子,还要成婚了,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呀。”

瑛纪和甚尔是双胞胎,以前瑛纪对于自己和甚尔长得很像、甚至可以偶尔互换身份这件事是很骄傲和开心的。

只要看着甚尔,瑛纪就像是有前进的方向,知道怎么以人的身份学习成长。

但正如咒术师需要一个人面对生死,人和人终究是单独的个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未来,禅院甚尔也将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和幸福。

尤其是在参加了夜蛾正道的婚礼,在某个瞬间,瑛纪恍惚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缘。

唯有能看到,才能斩断。

“你不是一直想要脱离咒术界吗?”

瑛纪说:“你喜欢的人应该也是普通人吧?既然如此,我换个发型,等大家习惯我的新样子后,就和甚尔你无关了。”

禅院甚尔一把抓住瑛纪的手腕,声音有些冷:“发生什么事了吗?”

瑛纪奇怪地说:“什么什么事?”

禅院甚尔有些烦躁:“我的事还没影呢,我和她……我们都不够年纪,最快也要两年后。”最重要的是,他妻子还不认识他!!

“这不正好吗?”瑛纪倒是觉得时间正好:“两年后大家肯定忘记我之前的样子了。”

禅院甚尔的表情有点难看。

瑛纪以前喜欢玩双胞胎互换身份,甚尔自然知道,甚至能大约猜到原因。

甚尔也是乐意的,有个和自己一模一样、血脉相连甚至都是0咒力的兄弟,当然很开心啊!

禅院甚尔的确对未来脱身的事有一些想法,但他想的不是让瑛纪变造型,而是直接带着瑛纪离开禅院、离开咒术界!

甚尔单刀直入:“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甚尔了解瑛纪,如果只是同学之间的事情是不可能影响到瑛纪的,瑛纪最在乎家人,除了弟弟甚尔,瑛纪其实还很在乎禅院那帮垃圾。

若非看在瑛纪的份上,甚尔早就踢开禅院了。

能让瑛纪意识到双胞胎面容相似以及成婚后的变化,肯定是家里人说了什么,否则以瑛纪的性格,他是不会主动思考这个的。

瑛纪有些茫然,他摇头:“家里没什么事,一切都好。”

甚尔沉默了一下才道:“好吧。”

既然瑛纪不说,甚尔决定回头去问亮介。

兄弟二人久别重逢,两人去吃了烤肉自助,甚尔的食量更大了,瑛纪也吃了很多,吃完饭俩人为了消食,也没有坐车,而是步行回家。

“我打算开个潜水、滑板、冲浪等各种器械专卖店。”

禅院甚尔说:“我会在东京考察一下进货渠道,然后直接去伊东。”

瑛纪有些失落:“那以后甚尔你不怎么来东京了啊?”

甚尔垂眸:“会来的。”

不管是他的妻子还是瑛纪,目前都在东京,他当然会来东京。

随即甚尔笑着说:“再说了,你明年就去伊豆大学读书了,我来东京进货时,你要是没课了,帮我看店啊。”

瑛纪笑着说:“没问题。”

兄弟俩回了公寓,瑛纪去洗澡,甚尔趁机打了亮介的电话,询问最近禅院是否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禅院亮介虽然知道甚尔今天回来,但他有个临时的辅助任务,人在神奈川,赶不回来。

他听了甚尔的询问,也有些懵逼:“没啊,最近家里没什么事,哦,总监部有人提议说让瑛纪少爷提升等级,但族长没点头,瑛纪少爷自己也没兴趣提升等级,就不了了之了。”

“除了这件事涉及到家里和瑛纪少爷,别的真没什么了。”

禅院甚尔听后深吸一口气,他道:“这样吗?我知道了。”

“直毘人老头最近在家吗?”

禅院亮介怔了怔:“我不太清楚,但可以查。”

“你给瑛纪发个出差的任务。”

禅院甚尔缓缓说:“我回禅院一趟。”

禅院亮介:“……啊?”

禅院亮介:瞳孔地震!

作者有话要说:  烫头显发量……

+

感谢在2021-08-15 17:33:12~2021-08-16 19:2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年华、泽、开心每一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giottotto 200瓶;柳知鸢、就一看书的 100瓶;南、荷蕊 80瓶;苍 60瓶;end credits 42瓶;31922484、何处是归途 31瓶;衫衫来迟、41079264 30瓶;我选择狗带 25瓶;齐光、漓莃 22瓶;墨涩莫色、打分:0、残殇、乐清、舞清、小韩爱看书、夏澜、会冬眠物种、沐槿汐、阿沁、阳树树树、凌夜千寒、 20瓶;自闭小哥在线盗墓 18瓶;不知用什么名字好、叶珩舟 14瓶;音清海弥君 13瓶;14249482、参玄 12瓶;是阿烜鸭、-终是无功、星辰大海、滴滴桑、晓芙、清和、飘扬的飞絮、123、喵~ 10瓶;没有一分钱了啊、哇塞!可以啊、南郭sama 8瓶;四月一日、狐狸不失眠、和叶 6瓶;攸大关、巳月、喵猫喵、咕噜噜、漓、真的很奇怪、汚濁失格 5瓶;青衫i、彡~、千叶 3瓶;妈咪饿饿饭饭、阿糯不是小孩子、笛子沫、千秋、清欢 2瓶;蛟宝、沃奇明亨遂便德、me、萧、妖艳的卿、考试是一生之敌、大庭叶藏、岚小晚、雨、白糖拌饭、小镜子、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