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33章 033
时间一眨眼到了12月底, 咒术高专即将放寒假。

瑛纪和日下部笃也各自收拾行李,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他们互相说着各自的放假安排。

日下部笃也打算带着妹妹去箱根泡温泉, 让努力升学到高中的妹妹好好散散心、放松一下。

瑛纪听到日下部笃也的最新旅游计划后,满脸都是羡慕,他对日下部笃也抱怨:“真好啊,我也想出门旅游过年,年年过年都要回家, 好没意思啊。”

日下部笃也随口说:“禅院家毕竟是个大家族,过年规矩很多吧?”

“规矩什么的倒是无所谓,有压岁钱,还能见到一年没见的叔父、大哥还有堂弟,其实还挺开心的。”

瑛纪不反对回家和禅院家的亲朋见面, 他只是不喜欢每年过年的内容都一样。

“现在流行旅行新年, 比如你这样的。”

说到这里, 瑛纪突发奇想:“你说, 我向直毘人叔父提议,我们禅院一大家子集体去富士山过年,你觉得叔父会同意吗?”

日下部笃也听后直接笑喷。

他无法想象御三家的禅院们集体在富士山上迎接新年的情景,不只是他无法接受, 估计五条、加茂甚至总监部得到消息后, 也会得出禅院家脑子集体进水的结论吧。

日下部笃也委婉地说:“你不如问问亮介先生?我觉得你家人挺保守的。”

“你直接说他们陈旧古板就行了。”随即瑛纪又止不住的忧心忡忡:“过年后我就十八岁了, 你说家里会不会以我要成年为由, 不给我发压岁钱了?”

他握紧手中秋月刀,小脸可狰狞了:“如果他们敢不发钱,我就将家里忌库里的咒具全部卷走!”

瑛纪是没法打家里人的,他出手, 家里人恐怕就真的全死光了,于是他退而求其次,要卷走家里的全部咒具!

日下部笃也再度笑喷,和瑛纪当了三年同学,他基本摸清楚了禅院瑛纪这个人的脾气。

的确如总监部所想,禅院瑛纪非常聪明敏锐,心性纯澈坚韧,不会被动摇,但瑛纪的脑回路非常清奇,千万不能以常理对待,否则一定会被瑛纪带到沟里。

比如差点将梦想从干掉全部咒灵变成干掉全部人类、再到干掉全部咒术师的倒霉蛋九十九由基。

想到九十九由基,日下部笃也突然问瑛纪:“对了,九十九早上去做任务,这都中午了还没搞定?”

九十九由基可是半只脚踏入了特级的伪一级咒术师,如今她祓除普通的一级咒灵几乎就是十分钟的事。

其中七分钟还花在设置帐和找咒灵上,两分钟分析一下咒灵的能力,最后一分钟ko掉对方,正好十分钟。

瑛纪也觉得奇怪:“不只是九十九,亮介也还没回来,不是说好了中午开车送我们去市区吗?”

日下部笃也还琢磨着蹭一下瑛纪和亮介的车子去市区的车站回家呢。

两人吃完饭回房间拎行李,他们打算在学校门口等禅院亮介开车过来,只是当他们即将走出宿舍时,正看到九十九由基以前的班主任正急匆匆地去教学楼。

日下部笃也看着瑛纪挡在门口,下意识地问:“怎么了?”

瑛纪动了动鼻子,他的神色有些凝重:“我闻到血的味道了。”

日下部笃也一愣:“那是九十九之前的班主任……难道九十九回来了?她受伤了?”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将行李放回房间,结伴去医疗室,并在医疗室外碰到了校医。

校医告诉了他们一件事。

“九十九同学的确受伤了,但她成功祓除了那个咒灵,对了,告诉你们一声,她在祓除的过程中放出了领域,她如今是特级咒术师了。”

与此同时,病房内。

九十九由基面无表情地坐在医疗室的床榻上,她一动不动,脑海里还回想着之前的战斗。

她身上裹了绷带,脸上贴了创可贴,身上的伤口很疼,原本漂亮的橘红长发像是被狗啃了一样参差不齐。

身为一级咒术师,九十九由基的任务目标基本也是一级咒灵,偶尔会有窗对情报判断失误,将二级说成一级,这都是正常情况。

但这次不同,这次不是将二级说成了一级,而是将特级咒胎说成了一级!!

而且那个特级咒胎即将蜕变为特级咒灵,甚至释放了不完全的领域试图封锁九十九由基的行动力。

为了活命,九十九由基背水一战,全身放出澎湃咒力,在生死关头施展出了完全体的领域展开,干掉了这只特级咒灵。

只是在活下来的喜悦过去后,愤怒和后怕席卷了全身。

九十九由基虽然年轻,但自从入学后,她的任务量是其他同学的两倍甚至三倍,总监部完全将她当成了工具使用。

正因为直面了太多次人类内心的黑暗,九十九由基才不可遏制地想,这次的特级咒胎会不会是御三家和总监部博弈的阴谋。

有些祓除咒灵一辈子的咒术师,可能到死都是二级亦或者是准一级咒术师。

九十九由基才高专二年级,虽然再有四个月就是三年级了,可她已经是一级咒术师了,这个事实让排资论辈的咒术界如何能忍?

更何况一级咒术师是有权利对一级以下的咒术师发布命令的。

哪怕九十九由基向来独自做任务,可她总会和别人联手做任务、甚至成为指挥者。

这让一些古板守旧的咒术师怎么想?

尤其她还是一个女人!

——御三家里不少咒术师都认为,女性咒术师的天职是孕育有术式的孩子,而不是斩杀咒灵。

特别是总监部的高层并不全是咒术师,他们可能拥有咒力,也许能看到咒灵,但他们没实力!

御三家的确有实力,但御三家有三家,实力最强的咒术师也只是一级。

只要采取合适的制衡方法,总监部就能渔翁得利,继续统帅整个咒术界。

九十九由基如此年轻就是一级了,她却一直桀骜不驯,每次做任务时态度嚣张,又没有家族背景,若非总监部一直培养,会有今天的她吗?

种种因素合起来,一个比较阴暗冷酷的决定就这么出现了。

让九十九由基去祓除一个可能是特级咒胎的咒灵,她的术式很强,死不了,但会被重伤,让她明白就算有实力,也是需要依靠总监部的!

当然,总监部想得很美,还打算事后好好安抚九十九由基,她是目前新生代最强的咒术师,将来总监部还要依靠她去对抗五条家的五条悟。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九十九由基直接施展领域展开,一脚踢开了总监部自以为是的牢笼和桎梏,站在了所有咒术师的头顶。

她现在是特级咒术师了。

她可以为所欲为,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九十九由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心情却非常灰暗沉郁,身上止不住往外冒杀气。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如此愤怒呢?

比起斩杀咒灵,她现在更想将眼前的一切都毁了。

砰——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瑛纪的声音响起。

“九十九!”他的声音里透着高兴和纯粹的欢喜:“听说你施展领域,成为特级咒术师了?!”

九十九由基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禅院瑛纪笑容灿烂的冲过来。

他直接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了她一下。

猝不及防被抱了满怀,九十九由基怔住:“哎?”

“我的父亲敬生大人就是死在特级咒胎手中的,身为咒术师死于祓除咒灵之中,我父亲也算是死得其所吧,但你能干掉特级咒胎,我真的很高兴。”

瑛纪眉眼弯弯地笑着,他松开九十九由基,后退了一些,窗外,金色的日光落在瑛纪的眼眸中,像是点燃了一抹光亮。

他对九十九由基鼓起大拇指:“干得漂亮!还有谢谢你!”

九十九由基怔怔地看着瑛纪,原本飘忽的心突兀沉淀下来。

那些疑惑、愤怒、死里逃生的后怕以及面对特级时的绝望全都化为了细细软软的粘土,融入四肢百骸,成为了她最坚固的力量。

是了,抛开事情的起因和总监部的谋算,她并不后悔祓除那只特级咒灵。

她在行拯救之事,她虽然行走在黑暗和阴谋之中,但她的存在本身是有意义的。

想到这里,九十九由基露出了第一次见面时的艳丽张扬的笑容。

“啊,不客气。”

只是这一次,她的笑容中多了一些特别的感觉,少女的神情变得深邃、成熟,甚至有了几分成年女性的妩媚和魅力。

日下部笃也跟着走进门,他神情复杂,喟叹道:“恭喜,只不过这个新年,你可能要过得比较辛苦了。”

九十九由基的脸上闪过一丝嘲弄:“反正慌得人不应该是我。”

她看向瑛纪和日下部笃也:“明天放寒假,我以为你们早上就走了。”

日下部笃也耸肩:“我等瑛纪,我想蹭他家的车子一起去车站。”

瑛纪挠头,有些苦恼地说:“亮介上午去窗那边开会,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我和笃也听说你成为特级,还受伤了,就赶紧过来看看你。”

九十九由基扯扯嘴角,她知道禅院亮介,禅院亮介几乎是瑛纪的专用辅助监督,禅院瑛纪做的任何任务都有禅院亮介审核。

偶尔瑛纪休息的时候,禅院亮介会给九十九由基当监督,在九十九由基的印象里,禅院亮介是个温文尔雅、说话办事还算沉稳可靠的中年人。

禅院亮介一直在总监部的窗开会,也许是禅院家故意卡着瑛纪,毕竟如果她向外求援的话,最可能支援的人就是禅院瑛纪了。

但瑛纪也是禅院,如果是禅院的命令,他会怎么做呢?

九十九由基看向瑛纪,她忍不住问道:“瑛纪前辈,您之前说去读大学,还说要去旅行,如果禅院家不同意,你打算怎么办?”

瑛纪诧异地说:“我成年了啊,我想做什么和家里有什么关系?”

日下部笃也清了清嗓子,他道:“瑛纪,九十九的意思是,如果禅院家给你下你不愿意做的任务和命令,你会怎么做?”

瑛纪想也不想就说:“回家打一架呗。”

九十九由基嘶了一声,日下部笃也也惊住了,随即他想起总监部那边早年流传的小道消息,表情一言难尽:“就是将全家打床上那次?”

瑛纪若无其事地对九十九由基说:“对呀,我当年来东京上高专前就将全家人打了一遍,我还带走了家里三分之二的特级咒具,他们不敢不开忌库,我怎么挑都行!”

瑛纪还记着保护甚尔的存在,主动背黑锅,他振振有词:“九十九你都是特级了,怕什么?谁让你不爽你就打谁!他们打不过你,你可以打到他们改主意!”

九十九由基听得一愣一愣的,她惊呼:“还可以这样吗?”

新世界大门向她徐徐展开。

瑛纪努力毁人不倦:“为什么不可以?你未成年,打完了去警局,也是他们有麻烦你没事。”

日下部笃也的表情惨不忍睹,他先骂瑛纪:“你闭嘴!别带坏九十九!”

然后日下部笃也对九十九由基说:“别听瑛纪胡扯,不要贸然打人,你先搞清楚谁是你的敌人,谁是你的朋友,不要乱来,你是未成年,意味着你的咒力还没到达巅峰状态,何必现在与总监部闹翻?”

瑛纪恍然大悟,他小声说:“对,监护权,监护权!你先成年了再说。”

九十九由基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她长出一口气,似乎将胸中郁气全部吐了出来。

“……我稍微有点想法了,既然我是特级了,总能问总监部要好处。除了咒具和钱,你们帮我想想,我还能要什么?”

“宅子。”日下部笃也提醒九十九由基:“如果不确定是否毕业回老家,你先在东京、京都等重要地方都要一套宅子,到时候你去哪儿都有地方住。”

瑛纪想了想:“你可以试着通过总监部,问御三家要领域展开的资料。”

九十九由基眨眨眼,不可思议地说:“可以要到吗?”

日下部笃也同样震惊地看着瑛纪。

瑛纪耸肩,他态度随意极了:“我看过禅院家的领域资料,就在我父亲的书架上,被丢在犄角旮旯的地方,上面全是灰,毕竟很多年没有特级咒术师了嘛。”

“你先试试,就算总监部拿不出来,也可以为难一下总监部,如果他们做不到,你提别的要求就简单了。”

瑛纪回忆了一下书房的架子:“现在是大哥甚一继承了父亲的东西,我不确定是否还在原来的位置,我回家找找,找到了就带给你,找不到的话,我将我记下来的资料默给你吧。”

九十九由基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日下部笃也抿唇说:“瑛纪,你不是禅院吗?就这么将禅院家的东西给别人……”

瑛纪撇嘴:“咒术师是看天赋的职业,术式又不是绝对遗传,哪怕是直毘人叔父的投影咒法,也不算是有传承的术式,直哉的下一代不一定还是投影咒法。”

“也许禅院家下一代最强的人是天与咒缚呢。”

反正目前来看,瑛纪还是觉得甚尔最牛逼,甚尔才应该当禅院家的家主。

瑛纪吐槽后看向九十九由基:“既然家里的咒术师不争气,不如将资料给有需要的咒术师,省的你走错路浪费时间。”

九十九由基深深地看着瑛纪,展颜笑道:“谢谢您,瑛纪前辈。”

也许总监部和御三家为首的咒术界非常恶心,如腐烂的橘子一样臭不可闻,但她想,总有一些人是不同的。

这个世界上有咒灵的存在,就会出现咒术师,没有绝对的善,但也不会有绝对的恶。

日下部笃也冷不丁开口,像是暗示九十九由基,也像是提醒瑛纪:“先过年吧,过完年后再说。”

禅院家,也是要过新年的吧?

禅院瑛纪作为特级咒术师九十九由基的学长,禅院家也许会利用瑛纪做点什么,如果瑛纪不乐意,也许禅院家这个新年会很热闹。

日下部笃也和九十九由基对视一眼,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诚如日下部笃也和九十九由基所料,瑛纪刚离开学校回公寓,亮介就难为情地对瑛纪说:“家里让您提前回去过年……”

寒假一般是圣诞节放假,瑛纪往年会和甚尔在东京玩四五天,等十二月三十号、甚至是三十一号早上再回京都本家,他在家留到二号或者三号就会回东京。

甚尔已经从亮介这里知道九十九由基成为特级咒术师了,他给了亮介一个眼神,亮介立刻心领神会去厨房,将客厅让给兄弟俩。

甚尔低声问瑛纪:“你和九十九由基打过吗?你觉得她实力如何?”

瑛纪中肯地评价:“很强,攻防一体,领域自带吸收咒力、恢复自身的能力,只要她的咒力足够,她就天然立于不败之地。”

甚尔听后有些惊讶,他没和九十九由基动过手,更没机会见识九十九由基的领域,他好奇地问:“你能斩开吗?”

瑛纪沉默了一会,他说:“……如果我拼尽全力,是可以斩开的。”

每一个神器都拥有境界之力,通过引发自身的境界之力,从而施展出各种手段,比如最基础的攻防之术·一线,之前瑛纪就使用一线强行斩开了五条悟稚嫩的无下限防护。

一线之上有加强版的攻击名为狱,三道狱形成牢狱一样的结界术式,就可以举行祓禊仪式,这个祓禊仪式不仅能帮助神灵去除灾厄,还可以帮助被污染的神器恢复原样,是非常强悍的净化类术式。

瑛纪身上有夜斗神的绝对斩断特性,如果再加上可以净化神灵之恙的狱,瑛纪觉得他应该可以斩开领域。

甚尔喃喃地说:“虽然领域具备必中特性,但我的肉1体强度足以对抗领域,只要我挡住对方的攻击,你就可以干掉对方。”

想到这里,甚尔无意识地笑了,这么一想他们俩人身为双胞胎,还真是缺了谁都不行。

从来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样,让禅院甚尔真切地意识到,双胞胎在咒术界被认定为一个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自信地说:“我们两个联手,将所向无敌。”

瑛纪听到甚尔如此说,他笑着附和:“对啊,我们是双胞胎嘛,本来就是一体的。”

甚尔看向瑛纪:“家里那群老不死估计是希望你拉拢九十九由基,让她加入禅院家。”

甚尔比瑛纪更了解禅院家那群人的尿性,御三家向来有吸收强大咒术师加入家族、以不断壮大、补充术式的习俗。

最重要的是,九十九由基是女人!一个可以不断生育的女人!

瑛纪向来不会怀疑甚尔的判断,他听后皱眉道:“那他们是在做梦,九十九说将来毕业了想去世界各地旅游,绝对不做任何一个任务。”

……此刻瑛纪浑然忘记了,明明是他自己忽悠九十九由基产生这个想法的。

甚尔哂笑,和他想的一样,那个女人绝对不会搭理总监部和御三家的。

“你喜欢她吗?”甚尔仔细观察瑛纪的神色:“有想和她结婚吗?”

瑛纪不可置信地看着甚尔:“她未成年啊!”

甚尔立刻明白了,瑛纪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甚尔冷笑着提醒瑛纪:“过完年她就十七岁了,如果监护人同意,女孩十六岁就可以结婚。”

瑛纪先是怔住,随即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古代女子的婚龄的确很小,有的女孩十三四就结婚了。

甚尔催促瑛纪:“如果直毘人让你娶九十九由基,你愿意吗?”

瑛纪和九十九由基年龄相符,又是同学,如果禅院家要出联姻人选,瑛纪是首选。

瑛纪有些茫然,他傻乎乎地看着弟弟,苦恼地说:“我不知道……”

瑛纪是一个神器,一把被很多神灵使用的武器,成为人类只有短短十八年,对比他作为神器的时间,实在短小得不可思议。

在这短短十八年里,瑛纪只勉强学会理解亲情,不,他甚至连亲情关系都处理不好——比如让人糟心的禅院一大家子——更别说考虑爱情这种高深的东西了。

“这对我来说太早了。”

瑛纪是真心这么想的,夜斗神诞生了数百年后,才磕磕绊绊学会了人情世故,直到遇见一歧日和,这才萌生了爱情之花。

那可是数百年时光啊!

瑛纪对比一下自己当人的时间和夜斗神的年龄差,得出了一个很朴实的结论:“甚尔,我还小呢。”

瑛纪觉得自己要先学会做一个人类、做好一个人类,之后再说其他。

禅院甚尔了然,他能理解瑛纪的无措。

一个是瑛纪性格似乎天生缺少了什么,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和咒术师不同,更和普通人不同,他好像天然处于另一个维度。

另一个是女人的确很难懂,当年甚尔能结婚生子,完全是被他妻子引领着走到了正确的道路上,这才感受到了身为人的幸福和爱,只能说甚尔运气好,碰到了一个好女人。

九十九由基是个好女人吗?

曾经当过九十九由基的小白脸的甚尔斩钉截铁地下结论:她绝对不是!她是万恶之源!

于是禅院甚尔说:“我明白了,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吧。”

在他看来,瑛纪还是个宝宝,这种事当然不懂。

顿了顿,禅院甚尔补充了一句:“回家多要点钱,这一次不管你要多少,他们都会给你的,记得再卷点咒具。”

瑛纪乖巧地应了:“好,我记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甚尔:看我怎么搞禅院。

+

就感觉咒术界的女咒术师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京都交流的时候,西宫桃就说过,在咒术界里,女咒术师最重要的是脸蛋……

偏生在五条悟之前,咒术界最强的特级咒术师是九十九由基,就感觉这巴掌扇得好爽。

+

瑛纪是无cp的原因出现了!人家是把刀,是武器,连怎么当人都不会呢,自然不考虑这个……

+

感谢在2021-07-29 20:13:40~2021-07-30 21:33: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乌丸 58瓶;阿木 50瓶;星空下的蓝鲸 39瓶;逻辑不通、三月兔9 30瓶;永远喜欢鹤丸国永 24瓶;han00、太宰喵 20瓶;焚琴煮鹤 18瓶;数学使我快乐! 14瓶;宰崽 11瓶;细碎阳光、倚门望行人、未明、衣涧水、春花秋月何時了 10瓶;闲庭花榭、旧城时光浅碎月、阿布 8瓶;大可子 6瓶;晋江扫黄大队、细雨轻飘、多路酱、今夜琼花落不尽、有姊、林向北、月下、32018411、立花小丸子 5瓶;hana、极地昼夜 4瓶;莫伍、木之本空 3瓶;妈咪饿饿饭饭、卡丽拉 2瓶;浅笑、冯冯冯、又來、17529310、日常pr方思明、牙膏、卿玉、nina、长评能换加更吗、诺言、未成年靠谱少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