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31章 031
从五百万减少到五十万, 听起来似乎真的便宜了太多。

但如果搞清楚甚尔在这一单任务里都做了什么,想必任何一个咒术师都会怒骂甚尔心黑手黑吧,区区一条束缚的消息卖个五十万, 太黑了。

可进藤光不知道啊。

在进藤光看来,若非学长帮忙想办法,他就彻底见不到藤原佐为了,所以他非常感激甚尔。

虽然五十万对他来说也很多,但进藤光已经是社会人士了, 可以通过下棋赚钱,只要他下出名气,不断赢下去,五十万的对局费只用半年左右就能赚出来。

为了藤原佐为,进藤光觉得自己现在可以ko掉任何人!

瑛纪好奇地问进藤光:“你下棋很厉害吗?”

进藤光认真地说:“我必须很厉害。”

瑛纪听后立刻肃然起敬:“你一定能走到棋艺巅峰的。”

进藤光重重点头:“我会的。”顿了顿, 他看向甚尔, 主动说:“如果学长需要下棋陪练, 我可以帮忙。”

甚尔不以为意:“你先顾你自己吧。”

随即瑛纪和甚尔离开进藤光的家, 俩人去吃了大餐,将这件事丢在了脑后。

倒是进藤光一直记着筒井以及两位禅院前辈的帮助之情,闲了也会跑到社团和大家下棋,禅院甚尔有时候去社团散心, 碰到了自然就和进藤光下棋。

天长日久, 下着下着, 甚尔的棋艺水平居然好了一些。

虽然进藤光依旧很头疼, 因为禅院甚尔前辈下棋专注于怎么ko掉对方,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棋形和厚度。

禅院甚尔甚尔耸肩:“我下棋只是打发时间散散心,瑛纪下的比我更乱更没道理。”

说起瑛纪,进藤光好奇地问:“那位学长不上学吗?还是在别的学校?”

甚尔:“他去了祓除咒灵的专业学校, 你别和其他人提起他。”

进藤光立刻谨慎起来:“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只是下一秒,进藤光看向甚尔的眼神充满了疑惑:“那禅院学长您……”

甚尔懒洋洋地道:“有瑛纪去学,我去不去都无所谓。”

他看向进藤光:“我看了围棋周刊,你最近连胜,很厉害嘛。”

进藤光诧异不已:“您也看围棋周刊吗?”

禅院甚尔:“不,是筒井拿着周刊在社团里嚷嚷,我听到了。”

进藤光讪笑道:“低端棋士的水平其实很一般,比起在低端棋士循环赛里打转,我更想去周四的高段位手合比赛。”

“一直和实力不如自己的人下棋,是没法进步的。”

想到最近看的塔矢亮的棋谱,进藤光的眼神变得锐利而渴望:“我也想下高端对局。”

禅院甚尔抬眸看了进藤光一眼,当进藤光如此说时,他身上涌动着如刀锋一样的咒力,哪怕是一闪而过,却足以祓除四级及以下的咒灵。

禅院甚尔耸肩说:“那你努力吧。”

可怕的从来不是咒灵,而是人心。

高中第二年,甚尔的生活非常平静,而瑛纪的高专生活也一如既往。

他和日下部笃也祓除咒灵时,大部分都是日下部笃也努力干活,实在撑不下去了,瑛纪才会帮忙,就这么天天积累经验,就瑛纪来看,日下部笃也已经可以去申请二级咒术师了。

只是日下部笃也清楚自己没有术式,年纪也不大,还是老老实实当三级更安全,所以他依旧和瑛纪搭档当咸鱼,让九十九由基直跳脚。

时间一晃而过,当瑛纪升学咒高三年级时,禅院甚尔升学高三,准备高中毕业了。

高三刚一开学,各班级的班主任就开始和学生、家长进行会谈,班主任会咨询学生的意愿,并给出自己的建议。

禅院甚尔自然不打算再升学,他只要拿个毕业证就行了。

他和老师提了自己的想法,又让禅院亮介伪装家里的长辈和老师通了个电话,班主任就放过了禅院甚尔,不再纠结通知家长搞什么会谈。

禅院甚尔虽然无所谓毕业考试,但由于他对数列组合和概率的情有独钟,外加海上工作需要掌握外语,甚尔的数学和英语居然学得不错。

再加上甚尔终究出身禅院家,还是看过家里的古籍和修炼册子,也看过瑛纪特意划出来的课文,国文水平还算可以,所以在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时,甚尔居然凭借自己的水平拿到了一个能看的分数,最起码肯定可以毕业了。

禅院甚尔看着自己的分数,当真感慨万千,心情复杂。

除了留在禅院家当废物,其实他还有别的人生可以选择。

真应了瑛纪当年那句话。

——0咒力?这难道不好吗?

——这说明你有无限未来,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的人生啊!

禅院甚尔将成绩单盖在脸上,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轻松畅快。

学校里除了甚尔这样不打算升学的人外,还有人早就入职了,比如进藤光。

他开始频繁请假,几乎不来学校,天天参加对局和研讨会,全幅心神都放在了围棋上。

但比起甚尔这样不升学和进藤光这样已经入职的人外,还有一部分人比较闲,那就是保送生。

比如将棋社的加贺。

在去年的全国高中将棋联赛中,加贺所在的社团勇夺全国冠军,作为团体战中的主将,加贺自然被保送到了东大体育系,同时也已经开始准备自己的将棋职业考试。

加贺特意跑到甚尔面前炫耀,手中写着王将二字的扇子摇来摇去:“让你来将棋社你不听,一个破围棋社,根本弄不出成绩,不仅没法在职业上有所建树,甚至无法帮你保送大学,你何苦选择围棋社?!”

禅院甚尔懒洋洋地说:“我乐意。”

他根本不会下将棋,更别说获胜还拿到保送资格了,再说了,他也没打算上大学啊。

不过说到保送……

禅院甚尔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禅院甚尔:“等等,你说保送,是不是所有竞技类项目都可以保送?”

加贺:“这不是废话吗?篮球、网球、足球、棒球、田径、游泳……只要在全国大赛拿到成绩,都可以免试保送。”

禅院甚尔的声音有些僵硬:“高中到大学可以保送,那初中到高中呢?”

加贺奇怪地看着禅院甚尔:“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你难道不知道!?”

禅院甚尔默默地转移视线,看到了那栋自己捐给学校的大楼,仿佛在看无数个双色球。

他的心在滴血。

——这可是一个亿啊!!一个亿可以买多少双色球?

他为什么那么蠢?他去跑个八百米不就可以入学了吗?

加贺还在旁边喋喋不休,然而甚尔已经不想搭理他了。

他宁愿直到毕业也不知道这件事!

禅院甚尔即将高三毕业,瑛纪专门抽空溜达回家和甚尔说毕业的事。

看到瑛纪在工作日回来,禅院亮介很高兴,他做了瑛纪爱吃的玉子烧,还炖了牛肉锅。

瑛纪欢呼一声,他端着盘子吃玉子烧,然后跑到甚尔身边:“甚尔,你快毕业了,要毕业礼物吗?”

正在玩棋子的甚尔面色微动:“礼物?当然要了。”

还有这等好事?

瑛纪凑到甚尔身前盘腿坐下来:“我思考许久,既然你打算去海边,我送你一艘游轮怎么样?”

禅院甚尔听后眼睛一亮:“游轮?!”

“对啊,游轮都要提前下单,制作周期大概是一年到两年,你不是还要去参加培训吗?再办各种手续、彻底安定下来,估计要一年左右,正好游轮也差不多能做好。”

瑛纪兴致勃勃地说:“既然是给你的毕业礼,还是按照你的喜好来设计嘛,所以这几天我们抽空一起去看看相关的公司和中介,怎么样?”

禅院甚尔的嘴角止不住上翘,他笑着说:“那我们以后还得租个码头。”

瑛纪豪迈地一挥手:“我们不差租码头的钱。”

禅院亮介笑着调侃说:“是吗?如果甚尔少爷全赌光了,别说码头了,游轮都要被卖掉还债哦。”

他将做好的牛肉锅放在饭桌上:“来吃饭吧。”

禅院甚尔摸了摸鼻子,他粗声粗气地说:“我有克制啦!”

他一个月入千万的人,花个几十万去买赛马券过个瘾都不行吗?他都快要为自己的克制感动得哭了好吗?

瑛纪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说好了要去订游轮,然而恰逢七月盛夏,正是咒灵频生的季节,瑛纪只是匆匆回家了一趟,他甚至没有在家休息,当晚又连夜赶回了高专。

哪怕他和日下部是咸鱼,最近也在天天做任务,根本没空去游艇公司,更别说九十九由基了。

在食堂吃早饭时,瑛纪和日下部笃也碰到了一脸灰暗的九十九由基。

她显然一晚上没睡,先是和咒灵鏖战到后半夜,回来后还要写报告,直到刚才将报告交上去,九十九由基才有时间跑来吃饭。

“啊,我讨厌夏季。”

九十九由基痛苦地瘫在饭桌上:“以前还喜欢夏天,因为可以穿好看的裙子,但现在我痛恨夏季,我再也不想着穿裙子了。”

瑛纪宽慰道:“你不是已经成为一级咒术师了吗?再努力努力,成为特级就可以告别所有任务了!”

九十九由基入学后天天当社畜,任务做到她想吐,实力自然也提升得飞快。

她如今是咒高二年级,却已经是一级咒术师了,她的班主任基本没什么可教的,甚至跑去带一年级新生了!

九十九由基握紧拳头,眼睛亮得几乎要燃烧起来了。

“没错,我最近觉得快要摸到领域的边了,回头您帮我调整一下吧。”

瑛纪满口说:“ok,等我做完任务,咱们俩都有空的时候再说。”

说到这里,瑛纪叹了口气,他都没时间和弟弟甚尔去游轮公司下单了:“最近太忙了,要不再等一个月……”

九十九由基沉重地点头:“我懂。”

一直没说话的日下部笃也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他招呼瑛纪:“走了,今天有两个地点需要探查,时间很赶。”

就这么忙碌了大半个月,八月底的时候,亮介给甚尔派了一个私活,瑛纪趁机和甚尔一起出手,兄弟搭配,秒速做掉了那个疑似经营人口走私的议员,随即他们总算有了一天兄弟俩都有空的时间。

俩人立刻直奔东京某个游轮公司开设的办事处,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敲定了游轮的尺寸、款式和功能,最后确定下来的船只完全不是最初瑛纪想象的出海游的小游轮,而是可以进行荒岛探险的中型探险船!

……价格自然也是成倍往上翻,单位都不是日元了,而是美元。

别看兄弟俩人账户里的票子很多,但换算成美元,真的定了这艘船后,瑛纪虽算不上一贫如洗,但也的确没什么钱了。

“钱是好东西啊,还是要多赚钱才行。”

瑛纪甚至升起了回高专找九十九由基做任务的心,最起码九十九由基的任务全是一级咒灵,打一只的价格比二级翻好几倍呢。

甚尔心里乐开花,嘴上别扭地说:“太浪费了,没必要增加那么多功能的。”

什么卫星定位啦,什么登陆艇啦,什么海上求助系统啦……这艘船贵在探险上了,既然要探险,那除了必备的探险专用装置,自然也有专业的求生装置。

至于船内设计什么的,比起这些高科技的花费简直不值一提。

瑛纪瞥了甚尔一眼:“你明明很高兴。”

甚尔立刻嘴角下撇:“没有。”

瑛纪冷哼一声:“你有。”

甚尔嘴硬:“没有。”

兄弟俩正在幼稚地争辩有没有,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不确定的声音。

“禅院……前辈?”

瑛纪和甚尔同时看过去,原来是九十九由基正在街边烧烤小店等章鱼烧。

瑛纪笑眯眯地招呼九十九由基:“哟,九十九,今天闲了?”

九十九由基接过店员递过来的章鱼烧,她好奇地凑到瑛纪和甚尔面前:“嗯,任务总算没那么多了。”

在九十九由基眼中,虽然瑛纪和这个陌生人的面容一模一样,但还是很好分辨二者的。

瑛纪的身高要低一些,这个陌生人的海拔估摸着有一米八五,身材健壮,彪悍之气扑面而来,甚至九十九由基还觉得这家伙手上绝对见过血,瞥过来的眼神中透着漠视一切的冷意。

“这位是……?”她上下打量着甚尔。

瑛纪笑嘻嘻地说:“看就知道了吧?他是我的双胞胎弟弟甚尔,甚尔,我和你提过的,这是我的学妹九十九由基。”

九十九由基惊讶地说:“没听您提起过啊!”

就连日下部笃也都会经常提起妹妹,却没听瑛纪说过自己弟弟!

瑛纪耸肩:“甚尔不想和咒术界有什么牵扯,他是0咒力的天与咒缚,很讨厌咒术相关的事。”

禅院甚尔自看到九十九由基后,神情就很微妙。

他是认识九十九由基的。

当年九十九由基高专毕业后,听说禅院家有个天与咒缚,就主动找上了甚尔。

甚尔当时正处于没钱的小白脸阶段,九十九由基给钱,他自然不介意吃九十九由基的软饭。

但九十九由基的目的却是研究天与咒缚,于是当甚尔榨干了九十九由基的存款后,就毫不犹豫地踹了九十九由基,利索地换下一家了。

——当时九十九由基拒绝总监部给的任务,正处于没有收入只花存款阶段。

此刻看到和瑛纪聊天的九十九由基,禅院甚尔莫名有种自己的黑历史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错觉。

禅院甚尔有些走神,瑛纪拍了他两下他才反应过来,甚尔下意识地说:“走了?”

瑛纪奇怪地看着甚尔:“走什么?九十九说知道一家藏的很深的天妇罗店,我们一起去吃大餐。”

九十九由基请客是有目的的。

诚如禅院甚尔所想,九十九由基果然在吃饭时问他,0咒力的天与咒缚是什么状态,以及如果天与咒缚没有任何咒力,那会不会产生咒灵。

禅院甚尔直接告诉了九十九由基想知道的答案。

“我没有咒力,当然也不会产生咒灵,如果我的负面情绪可以产生咒灵,那……”

那禅院家早就被他产生的咒灵吞噬殆尽了。

他没说心里的假设,而是斩钉截铁地说:“反正是没有!”

九十九由基听后很激动:“真的?0咒力反而不会产生咒灵,那如果……”

瑛纪恍然想起九十九由基刚入学时的想法,他吃着裹了面衣、炸得酥软黏糯的京野菜,好奇地问:“你还在寻找让咒灵消失的办法吗?”

九十九由基苦笑着说:“很难不去想吧?”

她用筷子夹起炸虾头,一口咬掉半只虾头,仿佛在咀嚼咒灵似的:“祓除的咒灵越多,直面人类的负面情绪的次数也越多,有些事情我能理解,但有时候……我反而恨不得那些恶心的人都去死。”

禅院甚尔嗤笑道:“那你干掉他们啊。”

九十九由基下意识地看了瑛纪一眼,她的语气有些生硬:“禅院前辈……哦,你们两个都是禅院,那瑛纪前辈说过,咒术师代表着人类的善,我们还在坚持祓除咒灵,就说明人类的善从未消失。”

“如果我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有什么资格以行善的名义举起屠刀,将他们全干掉呢?”

九十九由基忿忿地说:“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反而会变成恶吧。”就好像自己输了一样。

禅院甚尔点头:“像是瑛纪会说的话。”

瑛纪吃着炸香鱼,漫不经心地说:“所以呢?你问天与咒缚,难不成希望全人类都变成甚尔这样的体质?”

禅院甚尔听后觉得这念头真可笑,就因为这种体质,他可是被禅院家扣上废物的称号啊。

九十九由基坚持自己的想法:“但如果真的成功了,就不会有咒灵了!”

瑛纪看向甚尔。

甚尔冷漠地说:“你做梦吧,我这种体质……呵,以后有没有我不知道,最起码之前是没有的。”

正因为禅院甚尔的体质是前所未有的、达到人类肉1体巅峰的最强,所以才能看到咒灵、甚至可以用咒具祓除咒灵。

若是此前有记录,禅院家也不会认为他看不到咒灵、无法祓除咒灵,还说他是废物了。

瑛纪看着不甘心的九十九由基,提了个有趣的想法。

“其实有个更简单的办法。”

九十九由基摆摆手,有些丧气地说:“别说什么杀光全人类这种办法。”

瑛纪摇头,他说:“老师上课说过吧?咒灵的上限和咒术师的上限是对等的,正因为五条家的六眼诞生,无限拔高了咒术师的极限,所以近些年咒灵的等级和强度不断增强。”

“你会这么忙碌,除了你很强以外,也是因为二级甚至一级的咒灵数量变多的缘故。”

瑛纪举例说:“我大哥甚一当年在京都高专祓除咒灵时,一个月能碰到一个二级就不错了。”

哪像现在?二级咒灵仿佛菜市场的小青菜,随处可见。

瑛纪兴致勃勃地说:“如果咒术师这边全死光的话,咒灵也会自动消散了!”

九十九由基:“……”啥?

禅院甚尔:“……”噗。

瑛纪吃着最后一道甜品,软软的豆腐里有着杏仁的甜味,他眉眼弯弯地看着九十九由基:“怎么样?杀咒术师可比杀人简单多了,咒术师不比人的数量少?以你的实力应该能做到的。”

九十九由基的表情扭曲起来。

她先是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禅院瑛纪,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位似乎很可靠的学长原来是这样的人!

随即九十九由基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不是忘记自己也是咒术师了?!如果我要动手干掉咒术师,是不是应该先干掉你?”

瑛纪怔了怔,立刻放下手里的勺子,一本正经地说:“别污蔑人了,我的咒力也是0,我是个普通人!”

禅院甚尔再也忍不住,他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九十九由基先是有些茫然,随即想到禅院瑛纪的咒力的确稀少到几乎没有,甚至有时候发动术式时也无法察觉到他身上的咒力流动,但是……

“你也太厚颜无耻了吧?!”

九十九由基特别想将自己的甜豆腐砸到瑛纪脸上。

“你明明是个咒术师,却说自己是普通人?”

瑛纪不爽地说:“我怎么厚颜无耻了?我就是普通人嘛,再说了,是你说要让咒灵消失,我只是提出办法,做不做看你自己,干嘛怪我?”

九十九由基气个仰倒,怒火梗在心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所以你到底做不做?”

瑛纪埋汰了九十九由基后,又毛遂自荐:“你要是缺帮手,我可以帮忙,但我最近没钱了,你要出钱雇佣我,等你杀完全部咒术师后,我可以送你这个最后的咒术师上路,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禅院甚尔刚喘过气来,听到瑛纪这么说,再度大笑起来。

九十九由基忍无可忍,伸手将瑛纪的脑袋摁在了他面前的甜豆腐碗里。

“闭嘴!!”

她发誓,她再也不提这种幼稚到可笑的梦想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九十九曾对夏油杰说,自己找甚尔研究体质,但被甩了。

这个甩字就很微妙,算了一下年龄,以甚尔的渣节操,他可能真的吃过九十九由基的软饭,但不是官设哈,我私设,ooc属于我…

+

以及瑛纪:我是普通人,我不是咒术师,咒术师的事莫挨老子。

+

感谢在2021-07-27 20:37:14~2021-07-29 12:2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石哑 2个;单木妤、玄明、insomni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笔直笔直的白杨树 54瓶;insomnia、kk 50瓶;文闻温翁、iseey、一二 30瓶;生活需要思考、阿辰、小垃圾、白芷 20瓶;藤、以冬 12瓶;鱼鱼、子不语、tt、涼亭、开书店的天一、惜言、辛明夷、鳄鱼、君翎天下、九焱、墨染洛书 10瓶;阳光幽灵 8瓶;5t猫猫真可爱! 7瓶;卓小猫、旗鼓风、无颜、慧、糖纸猫耳朵、终槐 5瓶;妈咪饿饿饭饭、nina、沥青、天青色等烟雨、猫草1号、歌仙兼定、日常pr方思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