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26章 026
咒术高专的训练场很大, 瑛纪本想拎着木刀和新同学练习,结果日下部笃也直接用了随身携带的咒具,还全身冒出了咒力。

既然对方这么认真, 瑛纪自然也全力以赴,当日下部笃也冲过来时,瑛纪屏息凝神,秋月刀划出一道清冽的光,咔嚓一声, 刀锋断裂,瑛纪直接斩断了日下部笃也的咒具。

日下部笃也明显惊住了,瑛纪的秋月刀点在日下部的脖颈处,他提醒日下部:“你的咒力可以模拟成咒具的样子,哪怕咒具断了, 也不要失神。”

咒力可以凭依在断剑上继续攻击, 对于有咒力的咒术师来说, 咒具只是释放咒力的一种, 而不是必须。

日下部笃也的脸先是通红,随即青白,他一言不发,继续挥舞手中断剑, 咒力果如瑛纪所言凝聚为刀刃, 由下向上攻击。

瑛纪手腕一抖, 长剑如虹, 擦着日下部的刀锋直刺日下部的手臂。

日下部的手臂立刻凝聚咒力,他用咒力抵挡的同时并未放缓攻击速度,眼瞅着瑛纪要被日下部的刀锋刺中,瑛纪突然松手了。

确切来说不是松手, 而是手腕用力送出,秋月刀如一柄利刺,加速刺出,直接刺穿了日下部笃也的肩膀!

日下部笃也再度惊住,他明明用咒力抵抗了啊!是咒具的特殊能力吗?

因肩膀被刺穿,日下部笃也的攻击顿显无力,瑛纪轻松避开,脚下一转出现在日下部笃也身侧,随手一捞,将卡在日下部笃也肩膀的秋月刀抽了出来。

一直围观的夜蛾正道咳嗽了一声:“好了,停。”

他先对瑛纪说:“怎么用术式了?”

瑛纪耸肩:“日下部的咒力很不错,我得切开嘛。”

夜蛾正道点点头,他看向捂着肩膀的日下部笃也:“瑛纪的术式是强化斩击,咒力防护在他面前无效,最好的办法是避开。”

顿了顿,夜蛾正道补充说:“如果无法避开,那就一定会被贯穿。”

日下部笃也倒吸一口凉气:“咒力防护无效?”

但他很快抓到重点:“那如果我用咒力强化自身速度,避开后反击就可以了?”

夜蛾正道欣慰地说:“是的,在瑛纪面前,你只能强化速度。”

他拍了拍手:“你们还是先熟悉各自战斗习惯吧,日下部,最初练习时不要用咒力,否则你没法和瑛纪对练。”

日下部笃也低头:“是,我知道了。”

瑛纪看夜蛾正道点评完了,他收起秋月刀,快步走到日下部笃也身边:“我下手有分寸的,应该没有切断肌肉,只是插入了缝隙,现在去医务室治疗,估计明天就没事啦。”

日下部笃也听后心中一惊,好可怕的控制力。

他小声嘟囔说:“算了,是我自己实力太差。”

瑛纪点头:“你的动作的确有点毛糙,不够简洁利落。”

日下部笃也听后心中一堵,他没搭理瑛纪,而是问夜蛾正道:“老师,我的咒具断了,能申请换新的吗?”

夜蛾正道:“学校可以租借给你,但如果再坏了,你需要赔的。”

瑛纪听后很自然地说:“你这是三级咒具吧?回头我送你一把新的。”

日下部笃也听后心情复杂而郁闷。

禅院瑛纪果然如总监部说的那样,实力强悍【绝对贯穿】,心思阴险【给他妹妹送礼物警告他】,最后还懂得收买人心【送咒具给甜头】,唉,日下部笃也想,他就知道这份工资不好拿。

不过既然禅院瑛纪送他咒具,干嘛不拿呢?咒具也是很贵的,他现在要养家,没钱。

“……谢了。”日下部笃也长出一口气,他脸上挂着笑容:“以后请多多指教。”

瑛纪笑得眉眼弯弯:“嗯,彼此彼此。”

夜蛾正道见两个学生相处的还不错,加上日下部笃也受伤了,于是本来训练课变成了咒术和符文讲解,比如帐的设置,比如怎么绘制封印符文之类的。

瑛纪虽然不能用,但他听得很认真,日下部虽然有道场师父教导剑术,可在咒术方面肯定比不上高专的老师。

一时间两人都专心致志地听课,让夜蛾正道产生了一种错觉:高专教学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下午四点左右课程结束,瑛纪问日下部笃也:“生活物品都备齐了吗?要一起去超市买吗?”

日下部笃也礼貌地拒绝:“不用了,我是东京本地人,家里有日用品,已经搬过来了。”

因为高专学校的学生很少,宿舍也很空,自然是一人一间,瑛纪发现日下部的宿舍和自己隔得比较远,瑛纪在走廊的最前方,日下部的房间在走廊的最后方。

既然日下部表示不需要帮忙,瑛纪索性在宿舍里看课本。

……别忘记了,他还需要代替弟弟甚尔去参加叶濑中学的期末考试。

尽管禅院甚尔不喜欢学习,但如果瑛纪专门提醒他看某部分知识,甚尔还是会听瑛纪的话,稍微记一些的。

瑛纪选出的内容大多是国文课本里的神话传说、源氏物语以及一些俳句,瑛纪是觉得这些悠久传说的东西很容易成为咒灵,若是他日甚尔无意间碰到了,也能知道这些咒灵的来源。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甚尔突然兴奋地对瑛纪说:“我发现了一件大秘密!”

瑛纪瞪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半夜跑到咒术高专的甚尔。

禅院甚尔是0咒力,他溜达到高专,只要避开耳目,自然不会被人发现。

“……什么事?”

能让甚尔这么激动,显然是非常可怕的秘密,瑛纪想。

禅院甚尔激动地说:“赌1博不是运气游戏,而是数学游戏!”

瑛纪听后也露出震惊的神色,这神色很好的鼓舞了甚尔,甚尔继续说:“只要将数学里的概率研究透彻,我就能赢!”

瑛纪连忙鼓掌:“甚尔真厉害!那你赢了吗?”

甚尔的眼神有些飘:“……前天数学检测,我自己考的,只考了十三分……”

瑛纪听后不以为意:“你才刚开始学,我的数学也不好,要不你去上个培训班?你又不需要考学,只要学习数学一门就行了!”

培训班的费用对兄弟俩来说不算啥。

甚尔挠头:“那我需要从头补啊。”

瑛纪鼓动甚尔:“你能赢钱啦!”

甚尔有些纠结:“我其实听不懂老师讲的什么……”

瑛纪继续重复:“你能赢钱啦!”

甚尔又说:“要是从头补,周围都是小毛孩儿,就我一个高一生,这个……”

瑛纪加重语气:“你能赢钱啦!”

甚尔咬牙道:“你说的对!我要赢!”

于是甚尔找亮介说了一声,让亮介帮忙选了一个家庭教师。

……禅院甚尔终究做不到和一群幼稚园的小学生一起补习数学,但没关系,他有钱,可以请家教嘛!

禅院亮介听说甚尔要补习数学,还要请家教,整个人如遭雷击: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甚尔少爷居然要补习?!

禅院亮介并不知道甚尔补习的目的是更好的去赌场,他只是单纯的根据禅院甚尔的日常推测说:“是为了更好的下围棋吗?也对,围棋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数学游戏。”

禅院甚尔听后震惊了:“什么?下围棋也需要数学好?!”

禅院亮介点头:“对啊,尤其是官子阶段需要棋手计算自己的数目,如果收官太差,本来大好的局面却输掉也不是没有啊。”

禅院甚尔倒吸一口凉气,他想到被自己翘掉的社团,忍不住想,要不回头找筒井问问?

因禅院甚尔埋头和数学死磕,瑛纪最近看的课本也变成了数学。

但有一说一,数学这东西是真的讲天赋的,如果在这方面没才能,看课本如看天书,更别说各种计算题了。

瑛纪看了半天越看越困,小学和初中的课本还能看懂,等到了高中阶段,瑛纪自学得很难,需要老师指导。

高专里,夜蛾正道正在为自己的一级咒术师资格奔波祓除咒灵,别的老师大多擅长咒术方面,瑛纪只能自力更生。

他看书看得头昏眼花,为了防止自己看睡着,瑛纪索性拎着课本跑到宿舍后面的斜坡草地上看书。

日下部笃也见到了,他略一犹豫也跑过来找瑛纪——好歹还背负着观察禅院瑛纪的任务,总不能老是摸鱼吧。

看到日下部笃也凑过来,瑛纪脑袋上亮起一个电灯泡。

“……日下部,你之前说自己上过普通高中?”瑛纪期待地看着日下部笃也:“那你会这道题吗?”

日下部笃也接过瑛纪递来的课本一看,高一数学,他陷入了沉默。

许久后,日下部笃也才说:“当然会啊,我之前要考的。”

瑛纪高兴坏了:“那你能辅导我学数学吗?”

日下部笃也怔了怔,他思考了几秒,忍不住问:“你学这个干吗?是想高专毕业后直接申请大学?”

瑛纪的眼睛微微睁大:“可以这样吗?”

日下部笃也奇怪地说:“那你为什么看这个?”

听了日下部笃也的解释,瑛纪才搞明白日下部笃也为什么这么说。

咒术高专是宗教学校,学期五年,对应外面的学年,其实是高中三年和大学前两年,咒术高专毕业的学生理论上可以直接申请其他大学的大三学年。

只要申请通过,咒术高专的学生摇身一变就是大三生,只要再上两年大学,就能拿到大学毕业证书。

“当然,有这项政策的学校不算多,大多是宗教专业,即便你申请大学,学的估计也是神学或者佛学什么的吧。”

日下部笃也身为一个普通人,倒是早早想好了以后怎么和社会接轨:“除非你家开神社,可以去学一学,否则咒高生没必要考这个,再说了,平常的任务已经很繁重了,任务金也比普通的上班族要多,上大学也只是为了有个更高的薪金起点吧。”

最后日下部笃也又补充:“如果想去知名大学,比如东大、早稻田这样的大学,还是要参加升学考试,然后从大一开始读的。”

瑛纪听后心动了。

“日下部,你知道的真多,你想读大学吗?”

日下部笃也犹豫了一下说:“我读不读都无所谓,大学的学费也是一大笔钱,但我希望妹妹能读大学,她的成绩不错……”

瑛纪给日下部笃也鼓劲:“你妹妹一定可以的,你都在为你妹妹努力,她也一定能带着你的理想一起考大学的!”

日下部笃也的神色僵了一下,他虽然不希望禅院瑛纪关注自己妹妹,但这句话听起来很舒服,于是他扯了扯嘴角:“这要看她自己,如果她能考上,我自然会供她继续读,如果考不上也无所谓……”

说到这里,日下部笃也的神色柔和下来:“只要她能平安幸福就可以了。”

瑛纪连连点头,他双手合十,像是在对未知的神明祈祷:“没错,希望自己的亲人身体安康,希望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

瑛纪这么说的时候笑容灿烂,下午的阳光落在他身上,像是为他勾勒出一抹金色的炫影。

日下部笃也看到这一幕,原本忌惮警惕的心稍微松软了一些。

他想,禅院瑛纪能说出这句话,是不是在向他保证,不会因为咒术界的事牵累到妹妹身上?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当个双面间谍也不是不可以嘛。

也许是心境的变化,日下部笃也的态度变得温和了不少,夜蛾正道给了两个人一星期的熟悉时间,然后开始给俩人派发任务了。

考虑到瑛纪早就可以做二级咒灵任务,只是因为咒力少才一直卡在三级,如今有了咒力充沛的日下部帮忙,夜蛾正道就选了一个二级任务交给了俩人。

“你们要小心,一定不要分开,日下部你跟紧瑛纪,瑛纪你盯着点日下部,别让他被咒灵拖走。”

夜蛾正道说:“我要先去总监部开个会,之后会到帐外盯梢,如果撑不住了直接叫我。”

瑛纪连连点头:“可以,我会保护好日下部的。”

日下部笃也在祓除咒灵这件事上倒是不会逞强,他还想活着回家呢,他也点头:“我会跟紧禅院同学的。”

瑛纪随口说:“叫我名字就行了,你以后会见很多禅院,都称呼姓氏会分不清的。”

日下部笃也汗颜,原来这就是夜蛾老师直接叫瑛纪的名字的原因吗?

日下部笃也立刻顺着说:“你叫我笃也吧,老师也是。”

任务地点是东京郊区的老宅,宅子主人过年时回老宅祭祖,结果惨死于宅子里,警方发现案件尸体的不正常之处后就将案子转到咒术总监部这边了。

经过窗的调查,初步估计这户宅子里盘踞着一个二级咒灵,于是任务就落在了瑛纪和日下部笃也手上。

禅院亮介开车送两人去任务目的地,他一边开车一边给两人科普。

“那户人家除了正月基本不回老宅,平日里多托乡里的其他人帮忙看护老宅,然而宅子空的时间久了,总会有小孩子进去玩闹,后来有孩子在里面失踪,警察也没调查出什么,乡里就传言那个宅子里有妖怪,专吃小孩子。”

禅院亮介说:“宅子主人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带着妻子孩子回宅邸,乡人见宅子主人一直闭门不出,心下害怕,这才报警,结果几个警察进去看了看,发现他们已经死了好几天,尸体惨不忍睹。”

日下部笃也看着资料,他问亮介:“第一次孩子失踪时,警察进入宅子,没有通知主人吗?”

禅院亮介解释说:“通知了,但当时宅子主人出差了,联系到的是他夫人,他夫人拒绝警察进入祖宅,说什么会打扰先祖之类的,还说小孩子跑没影是正常的事,她认为乡人只是想找个理由去祖宅捣乱。”

顿了顿,禅院亮介说:“那户人家是当地有名的富商,宅子里的确有不少古董和贵重物品。”

日下部笃也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

咒灵是人的负面情绪滋生出的怪物,祓除咒灵其实是在直面人类的负面情绪,干这一行的人如果不疯、不自私一点,是活不久的。

他问瑛纪:“怎么打?”

瑛纪奇怪地说:“什么怎么打?进去,找咒灵,干掉,就完事了。”

日下部笃也仔细观察瑛纪,他斟酌词句问:“你不觉得奇怪吗?本来祖宅好好的,结果突然出现咒灵,难不成那个宅子、那户人家其实是被全村人诅咒了吗?”

瑛纪点点头:“可能性很大,但我们的任务是祓除全村人滋生出的咒灵,不是吗?干掉咒灵就好了。”

日下部笃也沉默了一会才说:“你说的对。”

他自嘲地说:“你心态比我好。”

瑛纪突然笑了起来,他伸手撸了一下日下部的脑袋,骇得日下部下意识地往车窗边躲。

瑛纪:“人类是非常可怕的存在,人类做出任何事,我都不奇怪,但人类也很厉害啊,比如你这样的人。”

日下部笃也不太明白瑛纪的意思。

似乎看出了日下部的疑惑,瑛纪解释说:“如果咒灵和引起咒灵出现的人是恶,那咒术师的存在就是人类的善,不用怀疑,也无需动摇,人类祓除咒灵,本身就是在行善除恶。”

日下部笃也怔怔地看着身边的人,他喃喃地说:“强化斩击……吗?”

真可怕,斩断的不仅是咒灵,还有心中的迷惘,禅院瑛纪这个人就是一道斩击,清澈、利落、干净、绝不迷惘。

怪不得总监部对禅院瑛纪颇为忌惮,比起还处于幼年期的五条悟,这个具备绝对斩断的禅院瑛纪已经成长起来,心中清明透彻,没有一丝少年人会有的烦恼。

车子很快抵达目的地,瑛纪和日下部笃也下车后同时看向眼前的宅邸。

这是老式的和风院落,周围已经拉上警戒线,窗的人提前清理过了,只有一些村民远远围观着。

在瑛纪眼中,这座宅子上空盘踞着阴沉的秽气,明显的像是怪物标记。

亮介抵达后正在和警察做交接,还没来得及放帐,于是瑛纪看向日下部笃也,发什么呆呢?

日下部笃也看向瑛纪,嗯?我先走吗?

瑛纪:“你设帐啊!”

日下部笃也猛地反应过来,是了,禅院瑛纪唯一的弱点是咒力极少,无法施展咒力相关的结界术。

日下部立刻设下帐,整个空间都黯淡下来,在昏暗的帐中,日下部正要和瑛纪商量怎么打咒灵,却正对上瑛纪那双变得越发浅淡的眼眸。

昏暗的光落在瑛纪眼中,反而变得越发冰冷透彻,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刃。

瑛纪没有理会日下部的神色,他指着某个方向说:“这边。”

日下部连忙跟上,他试探着问:“你有瞳术吗?”

瑛纪摇头:“没有,只是感觉比较敏锐,咒灵的气息太明显了。”

日下部汗颜,设置了帐后,整个空间都弥漫着阴冷幽暗的气息,哪怕他也知道咒灵在其中,但却无法像瑛纪这样精准地判断出具体位置。

“怎么判断的?”日下部试图学一点。

“哪里越不舒服,哪里就越严重。”瑛纪如此回答。

日下部笃也忍不住翻白眼,他觉得哪里都不舒服啊!

瑛纪所在的禅院家本身就是这样的和式院落,瑛纪很容易在看似会让人迷路的回廊中找到正确的出口和拐弯门。

日下部笃也紧跟瑛纪的步伐,等他们绕了十来分钟后,瑛纪带着日下部笃也来到了一座不算特别大、但看起来很古朴的建筑前。

瑛纪停下脚步,他四下看了看,突兀弯腰跪下来,低头去看回廊下方的缝隙。

日下部笃也轻声说:“下面有东西?”

瑛纪看了一会才起身:“有很多东西。”

他叹了口气:“富商家供奉了不干净的东西以保证财源广进,但供奉总是要祭品的,这下面有不少尸体,还有一个勉强能看到衣物的孩子尸体。”

日下部笃也立刻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

“原来如此,这户人家的祖上献祭人命来保证自家赚钱,等到这一代了,这户主人搬去东京大城镇,献祭断了,里面养出的东西就吞了来这里玩的孩子?”

瑛纪唔了一声:“乡人估计也对这件事有推测,否则负面情绪不会催生出二级咒灵,总之,先放火吧。”

日下部笃也:“啊?放火?不进去吗?”

“额,为什么要去咒灵的地盘?”

有禅院甚尔这个老手在,瑛纪也学了不少,战斗手段可是很现代化的:“先放火,将宅子烧了,里面的东西肯定冲出来,你挡一下,我趁机一刀劈死,任务就结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此时的甚尔还在努力学习代数,而五条悟已经在琢磨阿基里斯悖论了……

想要提高咒术,是需要学习理科哒!【bushi

+

感谢在2021-07-21 16:29:35~2021-07-23 12:3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佳玉留青、狼窝、石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石哑 130瓶;午夜枫桐、青木、荷蕊 40瓶;狼窝、等等 30瓶;圆叶草 16瓶;南郭sama、缘一愿忆、洗红尘、赫克托尔、柠萌酒、noya桑真是太可爱了 10瓶;随眠不吃瓜子 6瓶;常年缺粮、卡困、minkutan、slxh19、watgyou 5瓶;十三三 4瓶;戎玥 3瓶;荻芦夜雪、ayano、天青色等烟雨、猫草1号、笛子沫、日常pr方思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