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网游小说 > 我在艾泽拉斯玩游戏 > 第135章 小红龙被削弱了
  回到铁炉堡的神采飞扬遭到了围观。

  在各种卧槽声中,他手持剑盾用行走模式在铁炉堡的银行门口广场上绕着圈子,张川和追梦的一众人排成一长溜的队伍跟在后面一个接一个的排成了一队长龙。

  [1.综合][剑与玫瑰]:我看到了啥?橙色的武器?这造型也太霸气了吧。

  [1.综合][拎个萝卜砍怪]:他是GM吗?这身装备也太牛B了点吧,愤怒套都凑齐了6件了啊!

  [1.综合][蓝色海洋]:蓝海公会开荒BWL中,现招收各路英雄豪杰,有意者M!开荒团主力位置虚位以待!

  [1.综合][天堂之约]:海洋你还在招人那,快去铁桥看啊,这TM橙装都被他们搞到了!

  [1.综合][叫我救世主]:是不是奈法利安出的啊?这特效拉群怪应该超猛吧?

  [1.综合][张川]:谢谢各位的捧场,这武器是橙色物品[逐风者禁锢之颅]的后续任务奖励,是MC老4和老5出的。后续材料需要BWL老3后面的小怪才出。所以,大家加油开荒吧!

  [1.综合][密斯特邦德]:巧了,这玩意我有一个[逐风者禁锢之颅]。

  [1.综合][Xman]:也巧了,这玩意我也有一个[逐风者禁锢之颅]!

  神采飞扬在铁炉堡里头兜圈子一圈又一圈,半小时后这家伙居然还从兜里掏出了一头冬泉霜刃豹!、

  蓝白色的霜刃豹配上背在背上的风剑,那造型简直要让所有人嫉妒到死。

  [公会][张川];你居然有这东西!什么时候刷到的崇拜?

  [公会][神采飞扬]:就在昨天,嘿嘿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公会][封印之蛋]:都是某人天天半夜帮你刷的,你骄傲个啥?

  [公会][张川]:嚯,那可要好好的对待小猫咪呀,刷这东西可是相当费事的,而且你这号还是个防御战士,那可是难度加倍了。

  张川想到了前世那个100块奥金的故事。

  也许在张川的计算中,100块奥金要花费的时间远远及不上一头冬泉霜刃豹,但是在那个故事中100块奥金却是无价之宝。

  有一样东西,它比风剑还要珍贵。

  那是一个圣骑士男孩和一个牧师妹子的故事。

  圣骑士和牧师从公测起就一起练级,一起下副本,一起打战场。在他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快乐的天使。

  有一天,他拿到了橙色物品[逐风者禁锢之颅]。她和他说,等他收集到另外半个风脸的时候,就送他一个礼物。

  他问是什么?她笑而不答。

  几个月后的一天,她告诉他,她因为学业的缘故即将离开魔兽世界。

  在离去的那个晚上,她问他还记得她说过的礼物吗?他摇头。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在下线之前,她交易给了他25个奥金锭是67个奥术水晶。

  在他的错愕之中她说,她已经来不及完成这个礼物了,希望有缘再见。

  你无法想象一个纯治疗的牧师是怎么搞到这么多奥金的,因为这时候的牧师都是治疗天赋,在野外本就已经很难生存的她,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采矿。这要花费多少的心思。

  100个奥金,对于一个牧师来说这意味着什么?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在他遗憾的目光中她下线了,再也没上过。

  直到有一天,和她同班的同学告诉她,她因为治疗白血病晚期失败而去世的消息。

  他看着手中的风剑,几乎没有力气再去拿起它。

  此刻的风剑沉重无比,似乎有着无限的分量。

  这份情分,他再也无法还清。这把风剑已经不是橙色,而是红色,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心血。

  而风剑的本身也有一个爱情故事:

  逐风者桑德兰是驭风者奥拉基尔的儿子。

  在艾泽拉斯诞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四大元素领主各自为战,互相攻伐。

  桑德兰率领风元素一次又一次的击退了炎魔拉格纳罗斯的进攻。

  在长久的战斗中,领风者阿夺瑞恩的女儿风吻精灵艾希尔和桑德兰并肩而战。互相爱慕,但是双方都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

  渐渐的,艾希尔厌倦了这种旷日长久的战争,希望桑德兰可以和她一起离开。

  但是这时候的桑德兰在一次次的战争中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他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视力开始下降,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失明。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带给艾希尔她需要的一切。

  直到有一场战斗,桑德兰因为失明而败给了拉格纳罗斯,他也始终没有说出心中的那份爱。

  他被拉格纳罗斯封印在了两件法器中,就是逐风者禁锢之颅。

  而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就是桑德兰生前使用的武器。那是风吻精灵送给他的,也叫风吻之刃。

  传说能把桑德兰王子解救出来的人,将接受王子的考验和祝福。

  而这份祝福的内容是:英雄,希望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

  张川将这个故事做成了一个帖子,发在了公会的论坛上面。

  [公会][张川]:我刚才在论坛发了个帖子,上面有我写的一个故事,大家可以去看看。

  [公会][刀剑之歌]:在看在看,你才发我就看到了。

  过了几分钟。

  [公会][神采飞扬]:你妹呀!这叫我以后怎么用这把风剑哦!我感觉你是在映射我的事情呃。

  [公会][爱上了坏]:我都看哭了!会长你编故事的能力有点厉害,都可以写小说去了。

  [公会][不偷腥的猫]:英雄,希望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英雄!英雄!你可以去爱了。

  [公会][来嘛英雄]:……这个可以。

  [公会][张川]:张川对来嘛英雄施放了爱情祝福并且投掷了一个小猫不乖。

  [公会][来嘛英雄]:???啥意思。

  [公会][张川]:几年后你就知道了。

  ……

  关于风剑和冬泉豹的事情,轰轰烈烈的闹了一周。很多团队看到了风剑强力的属性之后更加努力的开荒了。

  这一周持续到了8月22日,也许是追梦的刺激,打过小红龙的公会又多了三个,分别是[蓝海],[神族]和[黑暗法则]。值得一提的是黑暗法则是一个小公会,据说人员不过百,居然也能打过小红龙也是相当厉害的了。

  8月23日是新的周二,所有副本的CD都在这天刷新。

  周二张川他们在打MC的时候听说了一个令他们震惊无比的消息,那就是小红龙居然被削弱了!

  消息是部落公会[战歌]传来的,黄沙漫天亲自过来和张川“汇报”了这一情况。

  黄沙漫天吐槽道:“今天我们打BWL的时候发现小红龙的血量只有30%了,而且BOSS的总血量也没有以前高了,根据插件的显示,原来是400万的总血量,现在是300万。意思就是小红龙的血量被削弱了一半!我感觉我们之前开荒那么辛苦真的是白费了!”

  张川:“看来你也是一个喜欢挑战高难度的家伙啊。其实小红龙削弱是迟早的,要知道这家伙的难度其实已经快要比得上奈法利安了,奈法利安无非就是战斗时间比较长,然后技能比较多而已。而小红龙的战斗时间比较短,而且容错率非常的低,还要压榨极限的输出。相比起来确实难度差不多。”

  黄沙漫天:“我TM还回去加了个BUFF过来打,结果切了没几下就死了,唉。”

  张川:“看来明天我们打的时候可以省一个龙头了,只有原来一半血的小红龙已经不值得我们拿上BUFF打了。”

  幕后小猪:“难度下降了,我们不分团打吗?”

  张川:“你龙皮够了?”

  幕后小猪:“奥,没够!”

  张川:“那说个*哦。”

  黄沙漫天:“还好我们开的团多,勉强凑出了龙皮开荒奈法。我估计再打几天,我们也可以通奈法了。”

  张川:“你们几个团?”

  黄沙漫天:“我们800多人的公会,开了7个团。”

  张川:“果然大公会!那祝你们好运。”

  小红龙被削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服务器,在玩家群体中引起了轰动。

  当然,没打过的团队在大声的称赞暴雪终于做了件人事,而经历过千辛万苦开荒过掉它的团队则大多在问候暴雪的全家:你他么做的是人事?

  追梦里也是骂街的比较多,因为他们大多都有一种老子刚花了300万买房,第二天就降价了150万的感觉。

  暴雪你是不是玩不起?

  张川不在此列。

  其实小红龙的削弱要比张川的前世要早了很多了,当然奈法的世界首杀也被追梦提早了不少。

  前世的奈法利安世界首杀是美服公会在9月26日完成的,而追梦的世界首杀是8月16日,足足提前了有40天时间。

  前世的小红龙削弱是伴随着祖尔格拉布在9月27日同步放出的,而现在则是在8月23日,提前了35天。

  这一周越来越多的公会打过了小红龙。他们高唱这凯歌,一路杀过勒什雷尔和后面的黑龙三兄弟,一直推到了克洛玛古斯面前被卡主了。

  [战歌]和[信仰]也很狡猾的,他们在偷偷放出其他BOSS的攻略的时候,也藏了一手,没把七狗的站位给传出去。

  这让剩下的公会集体表示真是日了个狗的,这头狗怎么那么难!

  然后又表示日了个狗的,追梦怎么在那么短的时候过了七狗的!

  这年代,又没有DBM,很多厉害的团队都有一个好团长还有一个在旁边掐秒表计算BOSS技能的家伙。

  打团的难度堪比火箭发射一样,都需要相当专业的时间观念和指挥精度,追梦的团队可以轻松的打过这些BOSS都要归功于影魅流云的计时。有时候张川也在想,为什么女版的我对时间掐的那么准?对时间的把握堪比青铜龙一样,连0.1秒都不差。

  别的团队没有这种人才,那难度可真是大上天了。

  就比如[战歌]:

  黄沙漫天:“BOSS马上龙翼打击,5,4,3!诶,怎么放早了?草!又记错了。”

  迷路在你家门:“要不我来记吧。”

  黄沙漫天:“等下波。”

  谁记都一样,龙翼打击是每波都要掐一次秒表的,没有一个牛B的电子表,别想做好这项工作。

  好在战歌的T也是5个,足够应付这种情况,不然光T们嘲讽抵抗就够他们受的。

  周三,追梦直接从老1推到了老8,一个晚上全通了BWL。

  而这时候[信仰]和[战歌]还在掐秒表算BOSS恐惧施放的时间。战歌尤为艰难,因为他们需要掐秒去算低沉咆哮插战栗图腾,这个行为还是很费萨满的,一口暗影烈焰死一个萨满。一个个萨满前仆后继的去龙口探险(因为他们要把图腾插在离战士最近的地方),额外的修理费都要黄沙漫天报销。黄沙漫天为此已经卖了很多张点卡了。

  黄沙漫天还是食言了,这周开荒用了好几千金币,依然没有过掉奈法利安。

  而追梦则是周三打完之后就在战场开开心心的玩坑杀。

  接下来的一周是8月30日到9月5日,追梦团解散,开放了追梦一二三团。

  一团给力的1天打到了七狗。二团三团分别用了两天时间。

  接下来比较郁闷的就是,龙皮只够一个团打奈法,而要第二个团打奈法还需要等到9月7日杀了黑龙才够,而第三个团要打奈法则是需要排到9月17日才行。

  张川被血蔷薇在TS一直唉声叹气的说着,无奈的给二三团指了条明路:一个团拆成两个团打黑龙。

  “黑龙又不看DPS,只要躲好深呼吸,15个人都可以磨死他,我们现在每个团都有连上替补至少50人,完全足够分成2个团打。”张川原话如此。

  9月2日,6个团浩浩荡荡开进奥妮克希亚的巢穴,收获22张龙皮。

  9月4日,一团打掉了奈法利安。张川拿到了公会里的第一把暗影烈焰法杖。

  9月5日,在随我飞翔的碎碎念中,二团幸不辱命,拿下了黑龙哥哥的头。

  9月11日,在七箭倾心嘶哑的怒吼中,三团也追上了前面两个团的进度。

  至此,追梦三个团都打掉了奈法利安。

  而张川的目光已经投向了9月27日,祖尔格拉布的开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