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玫瑰含雪 > 第115章 115
hi~小天使, 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有时候更过分,还挠她一下,轻轻咬她一口, 叼住她的肉,用牙齿细磨。

宋莺时请老师给猫上课, 给猫买小衣服小玩具,陪猫去喜欢的地方玩。

就算今天猫咬住她折腾了好一会儿, 她看在酬劳的份上, 也没跟猫计较。

现在,养了一个多月的猫终于朝她伸出了爪子, 还按在她手心。

宋莺时喜气盈腮地看着终于乖顺了些的猫, 哦不,是看着怀絮, 道:

“我今天好开心啊。”

怀絮抿唇,故意提起之前的事:“在宿舍那样对你, 你还开心?”

宋莺时喔了声, 道:“那我现在不开心了。”

怀絮看她, 眼里写满了“你又要做什么”。

宋莺时当没看到, 继续演她的,索要补偿:

“你要怎么补偿我?要不今天我们一起睡, 你给我唱摇篮曲?”



怀絮不动声色地拿开她手, 抬腿往上走:

“你几岁了。”

宋莺时跟上去,拖长声音道:“3——岁——了。”

“……”

怀絮最后还是被宋莺时带回了506。

陶钦和陆雪闻正瘫在椅子上敷面膜打游戏, 面膜还没洗掉,被宋莺时一人往嘴里塞了半个橘子。

刚刚跑步出了身汗,又淋了雨,宋莺时好想洗个澡。

可一进卫生间计时就停了, 她不抱希望地伸出个脑袋看怀絮,等一个奇迹:

“要不要一起洗?”

话音落,宿舍里响起两声剧烈的咳嗽。

宋莺时看着拼命咳嗽的陶钦和陆雪闻。

陶钦:“……我被口水呛着了。”

陆雪闻:“我我吃橘子噎到了。”

宋莺时笑道:“我看起来这么好骗?”

不就是没想到她会问怀絮要不要一起洗澡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在她们眼里,怀絮跟她刚认识,又不熟,不理解也很正常。

照顾陶钦两人的看法,宋莺时善解人意地跟怀絮道:“我开玩笑的,你在外面等我吧。”

说完没管外头三个人的表情,宋莺时拿着衣服钻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传来水声。

陶钦忍了又忍,没忍住,用求知若渴的眼神看怀絮,小心翼翼道:

“……莺时为什么让你等她?”

谁会洗澡前跟刚认识的朋友说“你等我出来”啊?出来能干嘛?

直女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她好不懂直女。

怀絮没什么表情:“我不知道。”

陶钦干巴巴道:“喔。”

怀絮往外走:“我先回宿舍,等下过来。”

陆雪闻道:“你回去干嘛?”

“洗澡。”

又出汗又淋雨的不止宋莺时一个人,汗干了之后黏在身上的感觉很让人不适。

趁宋莺时这块年糕从身上啪叽掉下来,她回去洗一洗,再过来“工作”。

怀絮走后,陶钦和陆雪闻面面相觑。

她们压低声音,让水声掩盖住说话声。

“两个人消失一晚上,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救命。”

“啊这,不太可能吧??”

“我知道,就是下意识想歪了……她们俩这是怎么回事啊?”

陆雪闻表情一言难尽,言语笃定:“肯定有点啥。”

陶钦感受到了瓜的气息:“你知道什么是不是,快说快说。”

陆雪闻:“我知道的也不多,就是,今天早上宋莺时忽然跑我们宿舍,说是来看我,其实呢眼睛一看就在找怀絮,这我还看不出来吗,而且她还问怀絮去哪了,目的十分明确啊。”

陶钦回想了下:“她出门前只说要去407。”

两个人对视,得出结论:

“一看就不是临时起意。”

“莺时早有预谋,去教室逮的怀絮。”

“可她制造巧遇干嘛,她不是直的吗?还是你姬达出问题了?”

“你懂过直女?”

“……”

因为不懂直女的思维方式,两个小姬崽的聊天陷入僵局。

末了陶钦总结道:

“就莺时这颜值和性格,主动出击谁顶得住啊,万一……我已经开始同情怀絮了。”

本来准备回宿舍的陆雪闻不走了,和陶钦一起暗中观察。

宋莺时洗完澡出来后,出来第一句话就是:

“怀絮呢?”

眼看着宋莺时二话不说要拿起手机找人,陆雪闻忙道:

“怀絮去洗澡了,等下就来。”

宋莺时放下手机,喃喃自语:“她最好快点回来。”

听得陶钦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宋莺时吹头发的时候,陶钦和陆雪闻默默打开微信群。

陶钦:同情怀絮的同时,感觉有点甜怎么回事?

陆雪闻:你清醒点,不该磕的糖别磕【不要靠近直女,会变得不幸jpg】

陶钦:我我我努力控制qaq

陆雪闻:你还说莺时长在你审美上,怎么这样?

陶钦:我有自知之明,怀絮的绝色颜值才能配上我姐好吧

陶钦:这么一想更配了怎么回事……

陆雪闻:!颜值角度来说无法反驳

唯一不在封闭训练的群里第三人冒泡。

虞笙:你们在说什么???

……

宋莺时吹风机拿起来没一会儿,怀絮回来了。

直到宋莺时完成任务才放她下班,陶钦看着时间,发现怀絮在她们506又待了一个多小时。

也没见干什么,就是不走,奇了怪了。

陶钦努力让自己别多想,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

换别的练习生串门她们都觉得很正常,但这是怀絮啊。

怀絮长成那祸水模样,想不出名、想让人不关注她都难。

这么多天下来,就没见怀絮跟谁走得近过。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让她怎么不脑补!

-

这次艰难的特殊任务完成,宋莺时成功入账72h生命值。

后面几天的任务恢复刷新,多是白给的日常任务,宋莺时这条脆弱的生命暂时苟住了一波。

两周的封闭训练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课程充实到让人来不及喊累,在各个教室接受的教学、舞蹈室形体室流下的汗水,足以让这批练习生们改头换面,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等封闭训练结束,再想起刚来的那天,又会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离开新校区的那天是一个凉爽的阴天,大巴车停在宿舍楼下。

大家穿着来时的衣服,拖着来时的行李箱,看似一切都没变,但从这里带走了什么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

宋莺时在车肚前排队放行李,回头看宿舍楼。

她身前的怀絮放完行李,转身看宋莺时还在走神,曲指叩了叩她的箱子:

“轮到你了。”

宋莺时不知在想什么,好像没听到。

怀絮几不可察地叹口气,干脆直接拿起宋莺时的行李箱,帮她放好。

手里的行李箱被拿走,宋莺时这才转身回来,朝怀絮一笑:

“谢啦。”

说完宋莺时也不上车,怀絮见她往前面那辆节目组的车走,找到石芷,说了两句话,而石芷笑着点头。

没一会儿,石芷召集练习生们:

“要走了,我们大家拍个合影留念吧。”

怀絮这才明白宋莺时跑去找石芷说什么了。

宋莺时十分自然地去拉怀絮手腕,往合影的台阶上走:

“来拍照啦,我们个子高,站后面点。”

陶钦和陆雪闻立刻跟上:

“莺时莺时我也要跟你站一起。”

“室友你怎么不喊我一起?你好冷漠。”

怀絮被兴致勃勃的三个人围住,把她安排的明明白白,直接带到合影的位置站好。

因为身高问题,陶钦委屈巴巴地偷偷踮脚,才勉强能站在宋莺时身前那排。

陆雪闻站在怀絮身边,笑得露出小虎牙,又帅又可爱。

宋莺时身边是一位二班的练习生。

宋莺时在舞蹈课上纠正过她的发力点,她被宋莺时夸的脸红。

从那之后,怀絮见她舞蹈课敢跳多了,也敢站前排了。

现在她站在宋莺时身边合影,笑得腼腆,耳垂又悄悄红了。

陶钦身边、也就是怀絮身前的两个女生也有点眼熟。

好像是雨夜那晚路过一楼大厅、吃了宋莺时的橘子的三班练习生。

怀絮惯常独来独往,今天大家站在一起她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认识了、接触了这么多人。

阴云逐渐散开,阳光穿透云层,投下浅浅薄薄的金色。

出太阳了。

石芷石导演亲自帮大家拍合影,笑着说:

“准备好了吗?要拍了喔。”

怀絮眼底有淡淡的光,她直视前方,抿唇笑得清浅。

镜头定格在这一瞬间。

-

5月25日,封闭训练结束。

距离6月1日的初评级还有几天空闲,节目组精打细算,不浪费一点通告费,给学员们安排了3场集体物料拍摄。

物料用来做官方宣传,发布在微博上时,也能起到给练习生本人宣传吸粉的作用。

能不能在选秀中成功出道,看的就是练习生能不能抓住一次次吸粉的机会。

舞台上,舞台下,每一次的亮相,每一次的展现,都是机会,同样也是挑战。

因而对这几次拍摄,大家都很重视。

封闭训练的练习生们家都没回成,直接被大巴车拉到高铁站,打包送到s市的棚里。

她愈发急切起来,嗓子里的声音似有若无,半阖着眼,嗅着鼻子就要挪正位置吮一吮,却被一股力量骤然向外推去。

宋莺时浑身无力,完全抓不住眼前的救命稻草,被推到桌子边。

别说热吻了,她连怀絮的唇角都只蹭到一点。

宋莺时绝望地闭上眼,仿佛能看到死神的镰刀挥舞过来。

到了这种时候,她反而渐渐平静下来。

这不是她的问题,更不是怀絮的问题。

要说最遗憾的,就是她还没体会过这个世界,就要急匆匆地走了。

也不知道这次死了之后,会不会再冒出一个系统要给她续命,那她肯定要……

“恭喜宿主完成特殊任务,生命值增加24h。”

……嗯???

宋莺时陡然睁开眼。

她幻听了?

“我完成了?”

她的任务完成度距离“热吻”还有亿点点距离,系统眼瞎了?

系统一板一眼道:“系统是晋江出版,宿主只要做出相应措施,更多省略步骤系统可以自行补全。”

“……”

大悲大喜来得太快,宋莺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木木地喔了声。

绝了。

她头次觉得,晋江极致的阉割竟然是一种艺术。

从前是她格局太小。

系统:“日常任务刷新,请宿主尽快完成。”

消化了下情绪,宋莺时缓缓回神。

而她身体上的痛楚仿佛从未存在过,消失得了无痕迹。

来不及多感受鬼门关走回来的身体,宋莺时看到了眼前的怀絮,一霎失神。

身为作者卯足了劲描写的绝色女主,怀絮的颜值毋庸置疑,气质更为突出。

她瞳孔润如薄墨,眉细而淡,皮肤细腻白净,而五官立体感很强,眼尾眉梢天然上扬,给极为漂亮的脸平添疏离冷淡。

她明明站在宋莺时眼前,又像远在天边。

宋莺时盯着怀絮看了好一会儿,心里只剩一个想法。

这……是书中从小被欺负大的小可怜女主?

可系统都说她任务成功了,没道理认错人啊。

难道欺负太狠,被逼成了这假装坚强的冷艳模样?

宋莺时来不及多想,因为眼前的人显然已经忍够了她的操作和打量,面色冷得像要冰封会议室。

刚亲完人的宋莺时清了清嗓子,唤道:

“怀絮。”

因为实在觉得对方不像文里女主,宋莺时喊出了疑问句的效果。

仿佛刚刚只是随便亲了个路人,现在才想起来问对方名字,简直是渣滓行为。

怀絮语气还算平静:“宋小姐,请给我一个解释。”

“……”

看起来是气得不轻。

不行,现在说了估计要被打出去,得先让怀絮消消气才好谈事。

宋莺时怀着愧疚心,左看右看,抽了张桌上的纸巾递过去,非常多余地补充道:

“你放心,我没涂唇膏,没蹭到你下巴……”

“宋小姐。”

怀絮加重语气,不接受宋莺时的示好,也不看那张纸巾,直接打断她的话。

宋莺时被喊得头皮发麻,仿佛上课被数学老师点名上黑板做题。

她在心里疯狂唾骂自己。

连你也欺负小可怜,你还是人吗?

但为了活命,只能不做人了!

下定决心不做人的宋莺时,缓缓捡起影后演技。

她把怀絮不肯收下的纸巾放到桌上,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我很喜欢你这张脸。”

宋莺时抱着胳膊,绕着怀絮走了半圈,用视线衡量对方的价值般,道:

“跟宋铭不如跟我,嗯?”

是的,宋莺时不准备利用演技,骗取对方感情来完成任务。

她很讨厌欺骗感情的行为,心有愧疚不说,还会延伸出乱七八糟的感情关系。

再说了,她又不喜欢女人。

宋莺时更喜欢纯净的金钱关系,宋铭提供的思路就很不错。

照书里所说,怀絮对仗势欺人的有钱人非常敌视,尤其厌恶宋铭,而她又是一见面就冒犯对方的“宋小姐”,看着怀絮那张脸就知道多反感她。

宋莺时明天还得续命,现在没时间跟怀絮慢慢缓和关系,只好选择更粗暴的方式。

“你不喜欢宋铭,不如看看我。”宋莺时欠身凑近,眼神认真,“我是不是比他顺眼多了?”

怀絮眸间闪过丝厌烦鄙夷,面无表情地退开一大步,轻呵道:

“宋小姐自重。”

说完就要走。

宋莺时在她身后喊道:

“你走出这个会议室,宋铭还会去找你。”

怀絮脚步未停,眼看着已经走到门前。

宋莺时没有追,站在原地继续说下去:

“想压迫你,太容易了。他会逼你签合同,送你房车。车子你用不到,因为你已经通过的面试他会帮你退出,你被养在别墅里,衣食无忧,除了他和保洁阿姨谁也见不到。一周,他会允许你出门两小时。”

宋莺时说着原书里发生的情节,视线落在怀絮挺直的背影上:

“怀小姐,这是你想过的生活吗?那你走吧,宋铭在等你出去。”

怀絮没有回头,语气压成一条毫无起伏的直线,霜意浓浓:

“你和宋铭有什么区别?一丘之貉而已。”

等到这句话,宋莺时紧绷的精神为之一松,立刻用随意的口吻道:

“宋铭只看中你一个,爱管着你,我不一样,我给你的随便你用,你想参加选秀就去。”

她不会让怀絮的人生为她的任务做牺牲。

“等我没兴趣了,就放你离开。”

她问过系统,任务会有结束的一天,到时候她给怀絮送房送车好好送走,包养老金都成。

宋莺时说完,仗着怀絮看不到她,伸长脖子期盼地看着怀絮背影,试图看出什么。

怎么样?有没有心动?

我这工资待遇,不比臭男人好?

怀絮忽然转身的时候,宋莺时差点被抓个现形,好不容易稳住一脸骄矜。

怀絮后背靠向门,看着宋莺时道:

“如果我还不答应?”

宋莺时认真答题:

“那明天,我去宋铭的房子里接你。”

怀絮眯了眯眼。

面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和她同龄,甚至可能比她还小些,说一通话想包养她。

怀絮只觉得荒谬可笑,却笑不出来。

跟宋铭比,跟这个能随便编排宋铭的女孩比,她什么都没有,只有没有选择的选择。

一阵急促突兀的敲门声忽然响起,怀絮离开门,向里侧走了几步。

没等她或者宋莺时应声,宋铭推开门走了进来,身后是畏畏缩缩的小陈。

宋铭脸色不太好看,隐隐泛绿,重重看了眼怀絮。

目光中尽是贪婪和隐忍,就像在克制食欲的兽类,让怀絮生理不适地皱紧了眉。

就在这时,宋莺时往前走了一步,把宋铭看向她的眼神挡住:

“宋铭,你过来做什么?”

宋铭道:“表姑,你可能不知道,怀絮是我公司看中的艺人。”

宋铭霸总气势全开,风雨欲来,话语中暗藏威胁。

谁都不能抢霸总的女人,就算是他表姑也不行。

他搞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立刻宣誓主权。

宋铭重申:“我不会退让的。”

就算他家比不上宋莺时家里,他也不会放手!

小陈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刚刚在外面听到一言半句,吓得赶紧给老板发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  《姬崽日记》:8月3日,晴,我妈好狠一女的qaq

以下是开玩笑:

序:她切蛋糕还喊我,她心里有我(确信)

十:她来我生日宴会了,她暗恋我(确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