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都市小说 > 我是女炮灰[快穿] > 第956章 第 956 章
李维慢慢睁开双眼, 仿佛叹息一般,轻轻地说道:“是啊,我对不住她。”

云逸笑道:“你知道错了就好。”俊脸上,却带着浓浓的担忧。

有时候, 有些人, 即使知道是错了, 也无力改变什么的。

青衣忽然道:“我感觉,我不是累的, 而是中毒了。”

云逸听了, 看向倒在自己不远处的青衣,笑道:“你这小丫头, 分明是你功力不济力竭了,不肯承认罢了。”

“才不是!”青衣一边说一边努力用双手撑起身体, 看向四周, 这一看,俏脸上瞬间露出狂喜之色:

“不, 是中毒了。不单我们中毒了,他们也中毒了。我就说嘛,怎地你们这两个男人叽叽歪歪,那些杀手竟不杀你们, 由着你们胡诉衷情。”

“什么胡诉衷情, 小丫头你不会用成语别乱用!”云逸一边说,一边打量四周,见先前跟他们拼杀的杀手, 全都和他们一般, 软软地倒在地上, 顿时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第三路人马么?在后那只黄雀是什么人?”

李维看了那些东倒西歪坐在地上的杀手,目光蓦地一亮,看向左边。

身穿淡蓝色披风的萧遥,此刻用湿帕子蒙住半张脸,纤细白皙但显得异常有力的右手,正捧着一根冒出淡淡白烟的木头从小丘左侧转过来,快步向着他们走来。

青衣见状,顿时大喜:“太子妃,你没事真好!”目光触及萧遥手中的木头,更是高兴,激动地问,“太子妃,我们浑身无力,是因为你手上这东西么?我就知道,你先前跑,不是要撇下我们,而是想到了救我们的好法子的。”

一边说,一边示威一般看向云逸。

云逸不信,低声嗤笑:“你就会往她脸上贴金。”

青衣听了大怒:“你居然不信?猪脑子!若不是太子妃,你道他们他们为何都倒了,不来杀我们?难不成是因为仁慈么?”

萧遥快步来到青衣三人跟前,快速打量了三人一眼,一边问:“你们没事罢?”一边将手上的几个嫩芽放进青衣嘴里,道,“这是解迷药的解药,你咀嚼吞下,很快便可以行动了。”

说完,又转向李维和云逸。

李维和云逸都看见她是亲自喂到青衣嘴里的,见她向着自己走来,身体都下意识绷紧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白皙如玉的左手。

云逸脸上发烧,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男女授受不亲——”说到这里,正好听到萧遥说“伸手出来”这几个字,一滞,随后讪讪地伸出手。

手才伸出来,他听到身旁李维的嗤笑声,脸上烧得更厉害了,也不好反驳,只得假装没听到,伸手接过萧遥给的嫩芽,放到嘴里快速咀嚼。

偏青衣哪壶不开提哪壶,道:“你以为太子妃会喂到你嘴里是不是?你可真敢想!”

云逸恼羞成怒:“我没有!”说完飞快地看了萧遥一眼,又快速移开目光。

萧遥这才明白此人方才那话的意思,但见他表情尴尬,便没提,而是转向李维,见李维伸出满是血迹的大手,迟疑片刻,还是将嫩芽放在他的手上,然后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你们身上有哪些伤?吃了解药之后,可以行动么?”

青衣已经将那些嫩芽嚼碎咽下去了,闻言忙道:“我拄着东西应该可以走路。”

云逸方才很是尴尬,也觉得很是丢脸,听了青衣的回答,马上道:“我还可以多杀几个。”

萧遥听毕点点头:“既如此,你们恢复后,将那些动不了的杀手先处理了再走罢。”

李维沉声道:“可以。”

云逸马上也杀气腾腾地道:“放心,我一定好好处理他们!”

没过多久,三人都恢复了力气,然后提着剑站了起来。

李维走出几步,回头看向萧遥:“会有些血腥,有碍观瞻,请太子妃避让一二。”

萧遥想说自己并不怕,但是生怕说了还要费一番口舌,当下点点头,扶着青衣远离这里一段距离,只远远地看着李维和云逸的动作,以免再生什么变故。

所幸那些药的效果很是厉害,被药倒的杀手们全都无力反抗,任李维他们宰割。

萧遥远远地,只瞧见李维和云逸两个掀开杀手的蒙面巾,低声问什么,然后手起刀落,直接将人杀了。

又过了一阵,李维和云逸互相搀扶着走来,沉声道:“我们要尽快离开此处。”

萧遥一边点头一边扶起青衣,嘴上问:“你们看出他们是什么人了不曾?”

云逸看了萧遥一眼,道:“应该是行伍之人。”说完目光锐利地看向萧遥,“太子妃可知此次为何会被行伍之人追杀?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萧遥摇摇头,摇摇头:“我并不知。”心里却第一时间猜到皇帝身上。

这是真的时刻想杀她啊,如此迫不及待便动手。

一直这般被动挨打也不是办法,等她这次脱困回去之后,送他一份回礼才是。

李维听了,看了萧遥一眼,心中疑窦丛生。

上次在宫中御花园,他便猜到,萧遥是怀疑有人算计她和东宫,这次萧遥被追杀,他更肯定了这一点。

而那人到底是谁,几乎呼之欲出了。

他虽有心问她,但思及云逸在此,只得压下心中的疑问,道:“只怕还有杀手,我们先离开罢。”

萧遥问道:“往何处走?”去国子监是不行的,回温泉庄子也定然不行,说不得另有一批杀手,正等在她回温泉庄子的路上。

但这话她不好直说,只能问出来,让李维做主。

云逸马上说道:“太子妃,我认为我们该分开走。”

话音刚落,就听到李维说道:“不能分开走,分开走更危险。”说完指向左前方,“往那处走,之后绕路回京城。”

云逸难以置信地看向李维,见李维不为所动,再也忍不住,一把将人拉到一边,低声道:

“你疯了么?如今已经脱险,为何还要与她们一处走?方才太子妃回来,是因为碰巧寻到迷药,若没寻到迷药,她绝对能撇下我们不管的!”

李维摇头:“她不是这样的人。”见云逸还要反驳,目光闪了闪,低声说道,“宫宴当日,星儿落水,三皇子妃吓得晕过去,是太子妃率先跳下湖中救星儿的。星儿最终,也是她救上来的。”

云逸听了摸摸鼻子:“既如此,是我错怪了她。但是,原先那情况,任谁看见了,都会误会,都会生气,不是么。”

李维垂下眸子:“她与别个女子不同,甚至很多男子都比不上她。许多人遇着她那情况,定是不愿撇下我们离开,拖拖拉拉最后一个都走不掉。她当机立断,很好。”说完抬眸,似笑非笑地看向云逸,道,

“不过,我们已经确定,她不是当机立断,而是有了更好的法子,不是么?”

云逸又尴尬了起来,挑眉不满地道:“你笑什么?你笑什么?”

李维收起笑容,解释道:“如果还有杀手,他们肯定会察觉,除了太子妃还有我们,所以,我们基本上不可能走得脱,只能与太子妃一道,绕路悄悄回京。”

云逸揉了揉眉心:“算了算了,一起走便是。这才三月,万物未曾复苏,太子妃竟也能找到药物救我们一命,跟着她,说不得还有一线生机呢。”

他上前去跟萧遥道谢,道谢时,才发现,萧遥竟是穿女装的,而且她虽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因此更显出那张脸的瑰丽与风华。

萧遥摆摆手:“不必谢我,认真说起来,该我谢你们才对。”一边说,一边扶着青衣往前走。

一行人走出没多远,便又听到了追兵的声音,连忙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绕着山脚而行,见了石头或是因农事挖的坑,就靠近躲过去。

如此这般,虽然异常艰险,但还是躲开了追兵。

天色暗了下来,黑夜来临了。

青衣、李维和云逸白日都受了重伤,之后又一直紧绷精神逃亡,到了晚上,便彻底走不动了,也发起了高热来,其中青衣更是陷入了昏迷。

萧遥此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别了,分别伸手到三人额头上去探温度,感觉触手滚烫,知道再在山中乱转,三人会丧命,便抬头看向天空,努力辨别方向。

然而今晚天空中满是乌云,根本看不见星空。

看了一阵,萧遥没看到星空,反倒是看到了几百米开外不算明亮但是数量不少的火把。

那些是追兵。

李维和云逸虽然烧起来,但还算有些神志,两人均看见了不远处的火把,心中涌上绝望。

李维转向萧遥,低声说道:“太子妃,我们在此处躲着,你自己先绕路回京罢。回去之后,尽快带人来救我们。”

云逸听了,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忍住了不说什么。

这样寒冷的天气,他们又都身受重伤,此刻还发起了高热,根本不可能等到萧遥来救援的。

可是,已经如此了,他们死了便死了,总不能让太子妃给他们陪葬罢?

所以李维的提议,是最好的。

萧遥想了想,上前努力将李维和云逸两个拖到一起,然后解下身上的披风以及里头的狐裘,将披风盖在李维和云逸身上,低声道:“你们在此等我,不要出声,追兵应该不知道你们在此的。”

说完将狐裘给青衣穿上,自己蹲到青衣跟前,将青衣背起来,左手用木头在前方探路,右手放在身后扶住青衣,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李维鼻端闻着淡淡的香味,静静地看着她远去,神志已经有些迷糊,他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呢喃:“阿遥——”

云逸嘟囔道:“你胡乱说什么呢?”顿了顿又道,“看来,我们两个,最终还是同生共死啊。其实也不算很吃亏,太子妃连披风都给我们了,我闻闻,是腊梅的香味,还挺好闻的,你说是不是?”

说完,等了许久不见李维回答,便伸出冻得发僵的手,去探李维的鼻息。

他探到浅浅的,但是异常灼热的鼻息。

李维已经彻底烧起来了,他和青衣一般,失去了意识。

云逸闭上了双眼,半晌才轻轻地道:“迟死早死的区别罢,我担心什么呢。”

又过了许久,云逸觉得自己冷得像冰一般,却还没等到萧遥回来。

他睁开了双眼,看向在不远处来回搜寻的杀手,轻轻叹息一声:“这回,太子妃应该不会回来了罢。”

又过了不知多久,云逸也快失去意识了,忽然听到了脚步声。

他以为是杀手,忙屏住了呼吸,凝神听着。

下一刻,听清脚步声,他的精神放松了下来,心中甚至有些雀跃。

那脚步声,他今日听了一日,分明就是太子妃的。

此时因为寒风吹得猛,天空中的乌云被吹散了一些,露出了一角星空,也有淡淡的月影。

萧遥在淡淡的月影中看到李维和云逸,低声问:“六皇子?云公子?”

云逸用一副十分淡然的语气问道:“你怎地回来了?”

萧遥没说话,沉默片刻,问道:“六皇子已经昏迷了么?”

云逸点头:“是啊,他伤得比你那丫头还重,能支撑到第二个昏迷,已经很了不起了。”

萧遥听了点点头,低声道:“既如此,我便先带六殿下走,迟些再回来带你。”她背着青衣走了一路,很有些疲惫了,说完便不再废话,而是走近李维,努力将李维背起来。

然而她毕竟是个弱女子,李维又高,她根本没法背起他,只能将他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半背半托着往前走。

云逸见了忙道:“哎,你背不动,还是别背了罢。让我来——”他一边说,一边挣扎着想站起来。

然而,不曾歇息过,他或许还能站起来,方才歇息过,心里头那口气已经散了,哪里还站得起来?

萧遥见他乱动,便问道:“你怕黑么?”

云逸愣了一下,旋即仿佛遭受奇耻大辱一般道:“我怎么可能会怕黑?我只是想帮忙。”

萧遥道:“既然不怕黑,便在此等着我回来。”说完半拖半背着李维,一步一步往前走。

云逸这次,没等多久,便等到萧遥回来了。

他有些好奇:“你怎地回来这么快?”

萧遥道:“你不是怕黑么?我便早些回来接你。”说完上前,准备背起云逸。

云逸牙痒痒的,忙道:“我说了,我没有怕黑!”说完见萧遥要背自己,忙努力站起来,“我不用你背,我自己能走。”然而身体软软的,根本没有任何力气。

萧遥喘着气说道:“你闭嘴,少说两句罢。”她背人便够辛苦了,可没有更多精力说话。

云逸觉得自己更热了,尤其是一张俊脸,但是他如今是真的没有力气,只得闭上嘴,努力就着她背自己的姿势,双腿用力,减轻自己的重量,让她背着自己不至于太累。

伏在萧遥背上,他闻到比披风更浓一些的幽香,只是也没有浓得太多,刚够让他稍微清醒一些而已。

萧遥确定披风披在云逸身上,便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虽然是半背半拖,但接连背了三个人,她着实类的厉害,所以她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喘息,冷冷的寒夜,她竟出了一头一身的汗。

云逸听着萧遥急促的喘息声,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在萧遥踉跄一下,差点摔倒之后,他不肯再上她的背了,道:“你走罢,我走不动了,不想走了。”

萧遥没说话,喘着气,努力将他揪起来,继续半背半拖着,往前赶路。

云逸知道,自己继续挣扎,只会更耗费她仅剩不多的力气,便只得重新配合着她,继续往前走。

艰难地走了一段路,萧遥停下,将云逸放下,低声道:“你且等着,我回去将六皇子背过来。记住,不许说话,不许喊叫,不许认命。”

原打算认命大叫,让杀手来拿下自己的云逸听了,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李维还在后面,他的确不能叫。

萧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背李维,她实在累得厉害了,背着背着,脚下一空,竟摔倒了,即将滚下去之际,她连忙推开李维,自己滚了下去。

所幸只是半人高的地方,她滚下去只是弄散了发髻,并不曾受伤。

躺在地上,萧遥抬头看着寒夜下的星子,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一吸,便吸到满鼻子的幽香。

这是腊梅的香气,想不到,在这样的寒夜,竟能遇上一株开放的腊梅。

她的手在底下摸索着,捡到几朵腊梅,便随手塞进腰间的荷包,随即站起身,爬上小路边,背起李维,一步一步往前走。

将李维背到云逸那处,萧遥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嘴上对云逸道:“怕黑的,你还醒着么?再等一等,我很快回来。”

云逸的声音中,除了无奈还有恼怒:“我说了,我不怕黑。”

萧遥没有回答他,被这李维继续往前走。

随后,放下李维,又回来背云逸。

云逸一上她的背部,便发现视觉看到的发髻乱了,双手又碰到草屑,便问:“你是不是摔跤了。”

萧遥淡淡地道:“没站稳。”

云逸没有再说话,只是一颗心却很沉重很沉重。

再萧遥又一次背着他越过李维,将他放下,又回去背李维,将李维背到他前面去,再回来背他时,他怎么也不肯走了,道:“我说太子妃,你放弃罢,这样的寒夜,你一个弱女子,是救不了我们的。”

萧遥努力想将他背起来,但是这次云逸却十分赖皮,死死地趴在地上:“我不用你背,我有心仪的姑娘,我只让她碰。”

萧遥知道他在撒谎,便问道:“你认命了么?”

云逸点头:“是啊,我认命了,你走罢。我绝不怪你,你已经很努力在救我们了。只是我们太不中用了。”顿了顿又说道,

“你、你、你如果可以,便救思全,啊,就是六殿下罢。若不行,你便不管他,自己逃生罢。我想,他绝不会怪你的。”

萧遥听得出,云逸这是绝不肯再走的意思,想了想,从荷包掏出一朵先前捡到的腊梅,递给云逸:“如今已经是三月,各处的梅花都开尽了,可此处仍有腊梅开放。连花尚且愿意坚持,你为什么不肯?”

云逸捧着萧遥塞进手中的花,愣了愣,放到鼻端闻了闻,闻到的,是淡淡的腊梅香。

萧遥再次努力将他背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这次,她背着云逸越过李维和青衣,才将云逸放下。

此时寒风吹得乌云又散了一些,萧遥举目四顾,见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个茅草屋,想了想,便深一脚浅一脚走向茅草屋。

这次很幸运,她找到了几块木板,又找到一根绳子。

将木板和绳子按在一起,她拼成了一个拖车,忙拉着回去,将青衣放到木板上,随后将绳子绕过胳膊,努力向前拉。

有了这拖车,萧遥依次将人往前拖,拖出一段距离后,见天上乌云差不多散尽了,露出漫天的性子来,便连忙抬头看向天空,辨别方向。

辨别了一会子,又就着淡淡的月色打量了四周的景色,萧遥意识到,白日他们并非一路前进的,而是绕了一个圈子,而她刚才背人,则又绕着圈子往回走了。

在她背人时,追兵之所以没碰上他们,估计多数是越过他们,往前面去了。

萧遥又仔细观察四周,再看向远处的起伏的山峦,彻底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又思考片刻,心里涌上一个大胆的想法,便将青衣、李维和云逸拖到路边,又用板车上的茅草将三人盖着,对唯一清醒着的云逸道:

“你们在此等我,我很快回来。”

云逸这下不担心萧遥会撇下他们几个了,他只担心她会出事,便道:“你小心些。还是那句话,若实在不行,便别管我们了。”

萧遥道:“你只管等着。”说完急匆匆地离开。

她脚步不停,一路急赶,直奔高老三所在那个村子。

都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杀手白天一路追赶着他们,应该不会想到,她会转回去,回到温泉庄子下面的村子里去。

赶到温泉庄子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萧遥小心翼翼地摸到高老三家中,然而刚靠近,便察觉到危险,连忙打了个滚,避了开去。

再抬头时,她见一人以剑遥遥指着自己,低声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萧遥皱起眉头,轻轻地往后退。

难不成,她估算错误,竟被人包抄了?

可是不应该啊,那些杀手,应该想不到她会来这里才是。

这时另一个值夜的也走了过来,沉声道:“半夜来此,绝非好人,我们先拿下她。”

另一人点点头,握着剑一步一步走近萧遥,嘴上低声说道:“你若乖乖的,我们会让你轻松些,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萧遥见他们压着嗓子说话,似乎是不打算闹出动静来,想了想便问:“你们是建安侯府的?”

两人俱是一怔,下一刻纷纷道:“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边说一边逼近。

萧遥低声道:“我乃太子妃,建安侯府三姑娘。今日主事带你们来此的是谁?赶紧去禀告。”

天色大亮之后,几辆寻常马车随着进京的其他行人,缓缓穿过城门,进入京城。

马车进入京城之后,悄悄地绕去了建安侯府。

萧遥换过一身新衣裳,用完早膳,一边打哈欠一边说道:“爹爹,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去衙门为大哥洗脱罪名罢。我也要回温泉庄子上了。”

萧二老爷忧心忡忡地看向萧遥:“阿遥,不如你还是先等一等,等爹与你大伯父忙完,再送你回去。”

萧遥摇摇头:“不必。”见萧二老爷十分担心,便又道,“我乔装好,不会有人认出我的,爹莫要担心。请大夫来给六皇子和云公子诊治,再着人好好照顾他们便是。”

她已经给李维和云逸施过针,再请大夫过来,便能治好两人了。

萧二老爷自从知道萧遥找到能还萧大公子清白的人便明白,自家女儿很有主意,也很聪明,听了她这话,便点头:“那你务必小心些。”

萧遥点点头,在萧二老爷和建安侯带着高老三几个去衙门为萧大公子鸣冤时,便坐上寻常的马车,直奔温泉庄子。

一路上,她有惊无险地上了山,带着昏迷不醒的青衣回到了自己的温泉庄子。

粉衣见萧遥一夜未归,担心得不行,已经准备出去找了,见了萧遥和青衣回来,顿时大喜过望,道:“太子妃,你可终于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