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穿越小说 > 我成了女频文反派 > 第三十三章 问他
  打开一条门缝,小丫头看到一位妇人站在门外。

  听了妇人的话,小丫头抬手“砰”的一声又将门关上了。

  妇人眨眼不解,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也还没来得及生气,就听到院内小丫头的声音传了出来。

  “夫人你且稍等,待我问过我家小姐。”她喊道。

  站在院墙外,那妇人听到小丫头的喊声和脚步声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远,她有些无奈。

  妇人看了看左右。

  旁边巷子里站满了人,都是和她一样,听说了陆姑娘医术高超过来寻医问药的人。

  都是江州城的本地人,大家也都相熟,方才聊了一刻,她也都清楚了。

  大家都是一样的,端午那天听说了陆姑娘治好了冯大夫……也不止是冯大夫吧……总之就是听说陆姑娘治好了其他的大夫都治不了的病,治不好的人。

  而后,昨天晚上又听说她治好了一个活不成的孩子,于是就都寻了过来。

  她们也没什么严重的病,就是一些咳嗽发烧之类的小问题,其他的医馆是能治,但当然还是让医术更好的陆姑娘看一看更好。

  说不定,陆姑娘看了就能药到病除立刻好转了呢?

  ……

  ……

  山间的空气中夹杂着些许湿气,轻吸口气,令人有心旷神怡之感。

  有一阵风吹过,吹动了发丝也吹动了衣袍,更,吹醒了失神的裴君意。

  前方,亭台边,江州先生一袭青衫,侧对裴君意坐在石凳上,手中握着书卷,缓缓翻动,他身后小童微微侧目,看向这边,却并未说话。

  恍惚一刻,回过神,裴君意再次迈步,朝他们走去。

  看着他从林中走出,走到阳光下,小童收回了视线。

  脚步声由远及近,轻轻响起,姜阅坐于桌边,翻看着手里的书,始终未曾抬头。

  眼角余光看到有人站到一旁。

  “裴君意,见过先生。”声音也随之而来。

  看着手里的书,姜阅并没有抬头。

  “嗯。”他应了一声。

  裴君意俯身长揖施礼,闻言起身,站在石桌旁,低头垂目,静静等候。

  两人都不说话,场中却并没有陷入寂静。

  有鸟儿飞过天边,叽叽喳喳的鸣叫声传到了这里,有风吹来,吹动树梢摇晃发出阵阵声响,还有蝉鸣声穿透林间传入三人耳中……

  听着这些不同的声音,让人觉得惬意,时间概念都变得模糊了起来,似乎只过了一刻,又似乎过了很久……

  书被合上了,姜阅把它放到了桌上。

  “坐下吧。”他说道。

  “是。”裴君意恭敬施礼,到了桌边坐下。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将这首诗缓缓吟诵而出,侧头看着山下风景,沉默片刻,姜阅感叹道:“真是好诗。”

  欲扬可以先抑,欲抑自然也能先扬。

  此刻虽然赞了他,但之后要说的便不会是夸赞了。

  裴君意知道这点,低着头,没有说话。

  没有听到回应,姜阅收回视线。

  “裴君意。”他唤道。

  听到先生叫他,裴君意抬起头朝他看去,就见,姜阅同样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看得很认真。

  “你……”他缓缓问道:“为何读书?”

  为什么读书……

  嗯……

  这时候要是说一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会怎样呢?

  这样想着,裴君意却并没有这样说。

  “为了明明理。”他回答道。

  既是回答问题,裴君意便又垂下了目光。

  这话说完,两人之间陷入沉默。

  因为垂着眸,看不到先生的表情,裴君意当然也不知道这个回答他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明了吗?”姜阅看着他问道。

  你说,读书是为了明明理,那,你明理了吗?

  若是明理的话,会欺骗父母长辈、欺骗先生,离家出走吗……

  听着先生的问题,裴君意头更低。

  “略明。”他硬着头皮说道。

  看着他,姜阅摇摇头。

  “那就是不明。”他认真说道。

  裴君意没有反驳。

  看到他没有说话,姜阅叹了口气,移开视线,不再看他。

  “为什么要去京城?”又一次看向山间,姜阅问道。

  先生为什么会这样问?裴十公子不是告假离开的吗?先生怎么会不知道?总不会连请假缘由都没说,先生就准了吧?

  站在一旁的小童有些不解,他偷偷看了一眼先生,随即又很快移开视线。

  先生这句话说的是“为什么去京城”,可实际上要问的却又不止是为什么要去京城。

  这个问题的含义还有,为什么不与他们说清缘由?为什么骗了所有人独自离开?为什么作这首诗?去京城,是不是就是为了作这首诗?

  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作答,裴君意只得再一次选择了沉默。

  姜阅看到他,低着头,没有说话……是又一次拒绝了回答。

  闭上眼,呼了口气,姜阅睁开眼站了起来,没有看裴君意,他转身朝前走了两步。

  走到山崖边,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山下的风景,两人间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这样沉默的氛围让人觉得压抑,这样的感觉让裴君意觉得很不舒服。

  “先生,我……”他站起来想要说话,却被姜阅给打断了。

  “裴君意。”

  有一阵风吹过,姜阅身上干净的青衫衣角被风吹得微微晃动,背对着裴君意,姜阅的声音被风裹挟着传入了他的耳中。

  没有话语被打断的急躁,裴君意施礼应声道:“是,先生,学生在。”

  姜阅转过身,目光再次落到了眼前身着白袍的少年身上。

  他身形修长,五官俊朗,站在桌后,端正施礼,礼数周到,神情恭敬。

  这是他的学生。

  如此看来,好像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缺点……

  裴君意低着头,微微抬眸,能够看到他的衣角。

  这阵风忽然变得很大,大到石桌上的旧书被吹起,哗啦啦的翻页,大到先生的衣角被风卷起,吹的猎猎作响,大到山间树木被吹的摇晃,声音嘈杂,不再让人觉得惬意。

  裴君意看着先生,听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送你的画呢?”

  似乎有一道闪电划过空中,姜阅看到面前的少年,不复以往的从容,面色变得僵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