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17章 一更
17-娇气

乘风衣服已经脱到一半, 里头剩了件老大爷款的加大秋衣,听见林医生的喊叫,又把外套披了回去。

林医生推门进来, 看着她的装扮,深吸了一口气, 脸上闪过各种难以形容的神色, 可以想见内心正在经历极为激烈的交锋, 只是苦于人类的语言难以表述。

最后他嘴唇颤了颤, 抬手捂住额头, 下半张脸扯出个阴恻恻的笑容,幽幽吐息道:“是项云间的错。我以为他们四个就算每人只带一点脑子,多少也能众筹出一个完整的, 现在看来是我太高估他们了。”

一个傻子跟一群傻子, 没有差别的。

他把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憋了回去, 竭力在乘风面前保持自己的涵养。可是一抬头, 一睁眼, 乘风身上那套老头衫就快要刺伤他的审美, 又觉得忍耐是人类最无用的一种道德素养。

林医生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重新找两件衣服。”

这次来招生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男性, 两名行政处的女老师年龄又比较大了, 没有适合乘风的衣服, 林医生只好去商场买两件回来。

他怕乘风穿不惯裙子,最后挑了一件领口绣花的白色衬衫, 还有一条黑色的背带短裤。风格相对中性。

即将离开商场时, 他看见隔壁展示柜里的假发,想起乘风的光头,有点头疼, 又进去买了一顶。

这个季节战后星昼夜温差巨大,但联盟正值炎热夏季。飞船开了恒温,这样简单的着装才是正常的。

怎么还有人在穿秋衣?

东西送到乘风手上。

比起新衣服,她明显更喜欢那顶过肩的假发。对着研究了好一会儿,戴到自己的头上。偷偷挪步到墙角,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整个情绪都明显得高兴起来。

林医生见状松了口气。

等她换下那套不知从哪儿买来的成年男性旧衣服,终于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了。

只是四肢过于纤细,原先被遮掩住的枯瘦身材都

暴露了出来。青筋覆盖在没什么血色的皮肤下,顺着骨骼的纹路,隐约描绘出肌肉的形状。手臂跟膝盖上交错着数道狰狞的旧伤疤,已经看不出受伤的缘由。

战后星的艰苦生活,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给乘风做完基础的身体检查,林医生关了医务室的大门,带她一起回房间。

·

项云间四人依旧懒散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几天没有回去,联大的各个校友都在询问他们关于新生的事。

项云间觉得烦,开了信息屏蔽,拉着兄弟们在三夭上刷团队分。

乘风进来时,谁也没有抬头,直到林医生不悦地“咳”了声,他们才勉强分出一丝余光瞥来。

这一看,几人的动作都停住了。

又点儿眼熟,又不是那么眼熟。

辛旷讷讷问:“这是谁?”

江临夏最快反应过来,放下光脑,表情严峻地对医生说:“林医生,不要随便把男生打扮成女生的样子,这样很容易让他造成性别认知障碍,一点都不可爱。他已经对自己的物种认知不清了,你还要在他的世界里增加游戏难度吗?”

项云间也皱眉道:“而且他已经很娇气了,一不高兴就不理人。我想带着他往铁血的方向发展,队伍里不能有两个江临夏。”

江临夏气道:“你滚!我是这样的吗?”

严慎说:“为什么要给他穿这样的衣服?他可能什么都不懂。不是给他带男生的衣服了吗?难道乘风不喜欢吗?”

江临夏叫道:“跟他平时穿的衣服比起来,联盟的男装怎么都算得上是时尚!”

辛旷欲言又止,眼珠飘了飘,觉得自己看出了什么,又实在不敢说,默默移开视线。

林医生拿着体检报告的文件夹,过去在江临夏跟项云间的头上重重拍了一下。

严慎坐得远,没有被波及。可是他听见那沉闷的响声,感觉自己的脑子现在也是嗡嗡作响,又空空荡荡。

林医生咬牙骂道:“我!娇!气!你妈的!乘风就是一个女生!你们都瞎了

眼吗?!”

“不可能!”江临夏都顾不上自己的头,跳到沙发上,近乎惊恐地尖叫道,“不!可!能!”

话虽然是这样说,几人屏着呼吸,盯着乘风上上下下地审视,却无法将面前的人跟记忆中的小男生联系起来。

他们大脑的记忆区块似乎出现了故障。

“你要说她是女生的话……”严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只是说半句就要滚动一下喉结,以维持自己的理智,“也……也确实挺像的?”

江临夏的脑袋,很小幅度地点了点。

林医生被他们气笑了。

人乘风还什么都没说,他们一帮大男人却像被糟蹋过一样。

他拍着乘风的肩道:“骂他们!”

乘风很听话,搜索了下自己的词汇库:“变态。”

“这样不好,林先生。”江临夏极小声地道,“别教女孩子骂人。”

严慎近乎呢喃地道:“尤其是变态这样的指控。”

“扎你们心窝子上了?我懒得理你们,回去重新上一下初中的生理卫生课。”林医生连白眼都不屑得翻给他们,推着乘风道,“把东西放好,我带你去吃饭。”

乘风:“哦。”

·

从房间到食堂的一路,难免会遇见这次要招收的新生。

几名青年迎面过来,扬起笑脸,想要跟林医生打招呼,目光偏到乘风脸上,黏住了无法移开,下意识地说了个字:“大……”

后面那个“哥”字,怎么也说不出口。连同他们的脚步一起定在原地。

直到乘风面不改色地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还恍惚得难以清醒,在后面小声议论道:“是大哥吗?原来大哥还有这癖好吗?我……现在可怎么办啊?”

乘风回头,毫无感情的眼神扫去。

那两人顿感害怕,鹌鹑似地缩起了脖子,两手合十朝她赔笑。

林医生扶住乘风的脸,将她转回来,叮嘱道:“别理他们。军校里这种人很多的。别靠近这帮单身狗,会变得不幸。”

乘风听得半懂,还是点了点头。

走到食堂门口时,她问出了内心无比的困惑。

“长头发的人,不能做大哥吗?”

这个问题生生将林医生问住了,他哽了半天,只能反问:“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拿。”

·

乘风离开后,江临夏才如履薄冰地沙发上摸索下来。

四位兄弟一致地陷入了难言的沉默之中,放下二郎腿,放空大脑,并维持着凝重的气氛直到乘风回来。

其实他们已经调整好心情了。

机器人,哪分什么男女?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乘风缺乏许多正常社会该有的阅历,还需要爸爸们的引领。

他们仔细回忆了一遍,庆幸自己没有在她面前说什么奇怪的话题。顶多只是嘲笑了下她的头发。

现在她已经有新的假发了,应该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

江临夏鸡贼,抓住先机,在乘风坐下后,先一步甩锅道:“这其实主要是老项的错,你知道吧?他第一眼把你认成了男生,把我们全都带进了沟里。”

确实是事实,项云间没有反驳。他靠在沙发的扶手上,目光没什么焦距地望着远处的一盆绿植。

乘风道:“哦。”

“没有别的意思,女生就女生嘛。”江临夏放低了声音,与她商量道,“但是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们在你家里住过。”

乘风沉默,低下头,摸出自己的光脑。

江临夏心里头有点发憷,看向自己的兄弟,不幸发现另外三个没出息的家伙比他还要无助。

他朝乘风的光脑屏幕瞄了两眼,发现她只是在三夭论坛跟主界面之间来来回回地切换,立马领会,主动上前道:“我教你我教你!”

乘风说:“可是我没有账号。”

江临夏:“我的借你!你随便玩!”

“谢谢你。”乘风懂事地说,“等我能注册了,我会还给你的。”

江临夏:“……”难道你拿不到身份证,还想共享我的id吗?

江临夏扭头问:“她的背调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乘风的背调很简单。

她的活动范围狭窄,基本都在家里。而家里一贫如洗,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东西。找当地官员开完证明后,就可以走申请户口的流程了。

飞船不能在战后星停留太久,初步核实完情况,整理好资料,管理员就决定先返回联盟。剩下的流程慢慢走。

他们给乘风申请了一个临时用的身份卡,能在联盟境内自由行动,应对身份检查,但权责受限,三个月后过期。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林医生迟迟没把乘风的体检报告发回去,只是跟留校的招生办工作人员说:无特殊备注。身体健康。

对方回了个大大的“好!”字。

对此,项云间几人也不敢吭声。

这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不仅给乘风捋了遍联盟大学的校规,还做她的陪玩,跟她一起打益智小游戏。

“像养了个女儿。”江临夏感慨说,“女儿和她四个不称职的爹。”

可惜乘风不是很买账,“我没有你们这样年轻的爸爸。”

临近降落,几人开始收拾行李,要么准备回家,要么准备回校。只有乘风依旧是一个小皮箱加一架格斗机器人。

而且技术工还把她的格斗机器人拆卸了,装进了一个行李箱里。否则联盟出现一个完整型的格斗机器人,很容易引人误会。

江临夏看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想起来问:“乘风现在有钱吗?联大的助学金什么时候发?离开我们她能不能吃得上饭?”

严慎回道:“住宿免费,每天餐补五十。但是助学金怎么也得等到正式入学,起码得到新生联赛后才会发。”

江临夏愁道:“她总要买点生活用品吧?衣服啊、洗漱用品啊……还有她那么能吃,宿舍里不得放点小零食?”

江临夏数着数着,觉得这得好大一笔钱。

乘风一穷二白的,来了联盟难道要过苦行僧的生活吗?

何况学费可以免,但是一些教辅资料、课外训练时长,是要自己买的。

据说手

操机甲跟指挥b类的学生,都很费钱。不仅费钱,还受单兵系的排挤。

江临夏最近对自己的新身份适应得很快,一想到乘风刚入学就要受欺负,心里很不是滋味。

乘风摸摸口袋,向他们展示了下自己的巨款:“我有两百多块钱。还有你们之前付的借宿费。”

“我可怜的女儿。”江临夏语气急转,“说好了不提借宿的事情!我求你!”

“哦。”乘风说,“我有钱。”

“你那点儿钱,还是留着给自己买糖吃吧。”江临夏环视一圈,因为辛旷不在,就说,“找老项,他有钱。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擦屁股也可以找他,他是专业的。”

项云间伸长手臂,召唤道:“过来,爸爸给你发钱。”

乘风坐着没动,视线稳稳落在光脑上。

江临夏有感而发:“网瘾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传染病。”

……孩子大了,翅膀硬了,不知道社会的美好。

项云间勾起唇角:“想不想吃红烧肉、口水鸡、小蛋糕?”

这几样都是飞船上最受乘风喜欢的菜。

准确来说只要不是大白菜,她都很喜欢,全部都是砸开她新世界大门的敲门砖。

乘风放下光脑,表情有点落寞。

项云间又招了招手,说:“等你熬到新人联赛,应该就有钱了,到时候再还给我。”

“其实我们队伍还少一个副指挥,找很久了。如果你能进我们队伍,走公账,就不用你还。”江临夏补充说,“我们队伍很厉害的,不缺钱。”

乘风犹豫片刻,承认自己抵挡不住诱惑。

所有的克制力在吃了十几年的白菜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她默默站起来,走到项云间面前,伸出两只手,像一个十分乖巧的不孝子。

项云间掏出光脑,准备给她转账。

乘风说:“我想要现金。”

“干什么?方便携款卷逃吗?”项云间提醒说,“联盟大部分地方都是用电子钱包付账。”

他从兜里掏出最后的几百块钱,都给了乘风,说:“我取了

钱再给你。只有做我们家的孩子才能这么幸福,知道吗?”

不孝子已经跑了,一点温柔没有留下。

项云间摇头,自嘲道:“她如果真的是我女儿,长大后一定会拔我的氧气管。”

江临夏闻言大笑,在一旁得意洋洋地道:“所以说,孩子最需要的是陪伴。你看乘风对我多体贴、多亲近?她已经会对我说‘谢谢’。”

“你?”项云间冷冷地瞥他,“你就是等我老了以后天天往我家推销保健品的那骗子!”

江临夏直乐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单独薅你的羊毛。我会在你跟财务之间流转,给你减轻负担。”

·

飞船落地时,校车早已等在机场。

江临夏三人打了声招呼,自己叫车回家了,只有项云间还跟着队伍。

工作人员领着学生们走出候机厅,有序上车,前往联盟大学。

这批学生出生的时候,自己的祖国还是战区,各地炮火轰鸣,他们只能在不同的防空洞里转移避难。

和平后开始漫长的战后重建,依旧难以恢复往日的容光。

他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可以用“恢弘”来形容的现代都市,超乎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此时坐在游览车里,盯着外面一掠而过的街景难以抽身。

原先吵闹得跟锅沸腾的粥似的青年们,此刻静默无声。

羡慕、惊讶、陌生,这些情绪在巨大的差距面前都变得寡淡起来。

他们只是很安静地看。看街边行人身上的愉悦与生命力;看有着多年历史依旧屹立不倒的地标性建筑;看这座城市健全且完善的规则与秩序;看长久和平所熏染出来的美丽。

眼神专注,面容肃穆。

然后渺小地畅想着,和平也能像这样偏爱一次他们的星球。

校车在校门口停下,众人拎起背包,窸窸窣窣地起身,挺直腰背,按照座位顺序走下车门。

乘风坐在最后面,透过车窗,发现之前在视频中出现过的几位老师跟教官也在。

他们站成一排,笑得和善又自然

,跟从面前走过的每一位学生握手示意,然后让边上的志愿者带领他们去领取自己的宿舍信息。

等车厢差不多空了,乘风才走下车。

手操专业的老师看见她,有略微的惊讶,想不起来今年的特招名单里是不是有女生了。

身材瘦小,眼睛清澈透亮,看起来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如果见过,他绝对会有印象。

但他求贤的心太过迫切,没有过多关注,草草跟乘风握了下手,越过视线望车内张望。

他茫然问:“没有人了吗?”

项云间最后一个走出来,回道:“没有了,都到了。”

“那……那乘风呢?”手操老师慌了,“人呢?”

乘风:“……”

她扯了扯一米九壮汉的衣角,抬手指向自己,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手操老师懵了,张着嘴,所有打好的腹稿都在一瞬间流产。

“啊……啊?”

项云间委婉地道:“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几个老师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盯着乘风满目震惊,心说那么短的时候,不能做得了变性手术啊?

等明白过来,又开始紧张。

靠,这到底是异装癖,还是女孩子啊?

开场白应该要怎么说?

乘风的耐心只能够维持三秒,告罄后转身就走。

手操老师忙拉住她,说:“等一下同学!我姓孔,你可以叫我孔老师,也可以叫我孔叔叔,怎么习惯怎么来。多大了啊同学?哟,小姑娘长得真可爱。”

这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总觉得有点猥琐。

项云间觉得手操系可能会毁在这位老师上。

教官用力将他推开,摆出比准备过的更亲和的笑容,说:“乘风同学你好。欢迎加入联盟大学。我们军事系虽然女生比较少,但出过许多非常优秀的女士。希望你能成为下一个。”

乘风受到夸奖,礼貌鞠躬:“谢谢。”

教官感动了,他太感动了。

一群奇花异草里长出了一朵正

常的祖国花朵,开得文静又纯洁。

他激动地道:“每一个有天赋的人都很有个性。你放心,联大向来兼爱包容!只要你不影响社会稳定,你可以在这里很好地生活!”

可是乘风觉得自己并没有很奇怪,奇怪到需要他们包容。

孔老师再次试图凑上来:“你的专业还没有定……”

指挥系老师抢白道:“新生联赛,你知道吗?”

乘风听过这个名词,机智地道:“能赚钱!”

指挥系老师笑了,说:“是的,能赚钱。”

乘风点头。

“但是名额有限。”指挥系老师说,“每所军校只能选出各专业分数最高的一批学生,推荐他们参加。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你没有高中的学籍,是经过学校考核后特招的学生,而且入学时间比普通的学生晚一个月,按照常理来说,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乘风转身,用眼神询问项云间。

指挥系老师接着道:“可是,你的综合评分很高,经过招生组的内部讨论,我们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孔老师露出点愤恨的表情。

乘风迟疑着点了下头。

指挥系老师又道:“但是吧……”

乘风现在只有一个感想。

说话说半截,每段埋一个转折,真的很容易让人打。

指挥系老师依旧沉稳地道:“我们给你的评分,是基于指挥b类,也就是数据分析与建模这个专业来打的,毕竟模拟演习没能考察到你的手操情况,而新生联赛,为了保证公平,也是不涉及机甲操作的。”

乘风等了等,等不到下一句,以为他是缺少捧哏,替他说道:“但是?”

指挥系老师失笑说:“没有但是了。你愿意作为指挥b类的身份,参加这次的新生联赛吗?”

听起来是一件很厉害的事,会有很多人参与。

可是乘风对指挥b类这个职位了解得不是非常清楚,更不要说相关职责了。

“我没有玩过。”乘风犹豫地道,“都是你们人类的游戏。”

“没什么特别的。与别的副指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