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100章 一百
100-集训26

基地的食堂已经关门了, 教官提前给大家预留了盒饭。

没有红烧肘子,更没有无骨鸡爪,只有统一的番茄炒鸡蛋跟土豆炖牛腩。

一点都不是胜利者该有的待遇。

红队众人闻听噩耗齐齐哀嚎。经受了乘风一整晚的荼毒, 简单的盒饭显然不足以慰藉他们受伤的身心。

耍赖撒娇的腔调还没酝酿好,中气足的青年率先带头起了个调, 教官的冷眼已经提前飞了过来。笑容里的威胁不加掩饰, 咧嘴露出满口森然的白牙, 看口型依稀可以辨认出是某个日日相伴的字:

“滚!”

学生们无语凝噎了。

好歹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怎么会有这么冷酷无情的人?

带着满身热汗的学生们还被教官勒令站在基地外面吹风散味,接受演习点评, 等流程走完才可以回宿舍休息。面目极为可恶。

于是众人只能站在晚间昏黄的路灯下,耐心等待智能机器人加热盒饭并前来送餐。

乘风在角落处归还完设备,穿过闲散站立的人群,站到最高一级的台阶上, 确保自己能够俯视众人。随后扬起手,用一种很低调的表情向四面挥手致意。

原本还站姿懒散的一群人立即开始无原则地起哄。振臂挥舞, 大声嚷嚷, 在森严而平静的训练基地制造噪音污染。

“乘风!红队的灵魂!指挥的巨星!”

“感谢领导的英明领导!一切都是领导的功劳!”

“陶睿尽管来,乘风永不败!”

“高大伟岸料事如神总指挥!”

热情的程度让周教官怀疑他们是在意图捧杀。

上个月军区领导莅临讲话时, 他们都没这么舔!

这群小年轻可真是不得了。

周教官实在看不过眼, 走过去推了乘风一把, 示意她赶紧滚下去。

“得意什么?”周教官斜睨着她道,“小小年纪,一点谦虚都不知道。”

乘风在他碰过的地方掸了掸不存在的灰尘, 看得对方额头青筋暴起, 面不改色且理直气壮地道:“赢的人需要什么谦虚?你知道战后星解放之后,每年都要在庆典上放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的烟花来表示庆祝吗?战后星那么穷都那么大方!”

言下之意她的挥挥手已经是太过朴实无华, 是身处异国他乡、寄人篱下时的勉为其难。

“你还想要烟花?”周教官被她逗笑了,“你要不要去红队根据地多住两天感受一下胜利气息的熏陶?”

乘风悻悻闭嘴,拉着脸走回自己的队伍中。

基地的教官真是玩不起。怎么可以这样?

边上的校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作安慰,并翘起自己的大拇指,表示自己的赞赏与钦佩。

“好了,谈正事了!”周教官抬手握拳抵着鼻尖,干咳一声,“不用整队了,大家原地坐下,放松地聊聊。”

话虽这样说,众人还是按照军训标准的姿势坐了下来。

只要训练还没结束,他们不敢对这群人的人品抱太多的期望。

果然,下一秒,周教官就背过手,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先跟大家说一条标准,考试前忘记告诉你们了。”

沈澹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周教官极力想展现自己的单纯跟善良,可惜他已经很久没拥有这种品质了,导致脸上的每一寸肌肉都透着僵硬跟诡异。

他用两根手指比出一个圆圈的形状,说:“在阵营战中阵亡的学生,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最后的评级表上都会少一个红色的标标。”

乘风高举起右手。周教官欣慰地指向她:“同学请讲。”

乘风问:“红色的标标有什么用?”

“单独的话没什么大用,但是如果集齐所有的成就图标,你们学校的老师承诺,可以给你们额外发五千块钱的奖金,作为本次集训的补贴。”周教官说,“不好意思啊,忘了告诉你们了。”

他说“不好意思”的语气,就跟正常人说“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的语气一模一样。

甚至要更恶劣一点。

众人急了,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们没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周教官笑累了,肌肉一沉,又恢复了往日那种严厉阴沉的表情,“人都‘死’了,还领什么钱啊?”

他说着转向正在偷乐的乘风,抬了抬下巴,吐出魔鬼的低语:“你也别想了。你的纪律标从一开始就没了。”

众人眼见乘风瞳孔中的光亮散去,整个人跟被雷劈过一样,焦得里外皆黑。

周教官的心情立马顺畅了,幼儿园时期留下的创伤都受到了极大的治愈。

“我不明白。”

一片嘈杂中,陶睿的声音不清亮却很有分辨度。

周教官顺势看过来,就听盘腿坐着的青年略带迷茫地道:“所以空投箱的意义是什么?基地只是把它做为一个干扰选项吗?”

周教官瞥向台阶侧面那个优雅的女士。

这个设定是专业课教官提出来的。

她上前两步,走到视野开阔的位置,偏过头回答道:“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你没有错误。或者说,在模拟战中,超过90的分析师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陶睿憋闷道:“那……”“但这是必要的吗?”教官问,“在面对所有需要牺牲的情况时,指挥都应该先问一句,它是必要的吗?尤其是这种明确会有大量伤亡的选择。”

白队是80人,红队是70人。假设以15人的牺牲为标准,一个空投箱需要牺牲18以上的士兵,就规模来看,是堪称惨烈的伤亡。

诚然来说,前期的物资很值钱,单份物资价值三个人头。一个空投箱的积分就能抵得上90个士兵的数量。

即便后续会有人员损伤,只要阵亡数量不超过70,这就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边上一青年闷声闷气地插话道:“先进的武器能决定很多事情。在战场上,科技的水平很大程度可以决定势力的强弱。如果不是对面战场突然出现一批无法攻击的猪,我觉得我们不会面对后续的反转。”

教官的表情没什么波动,语气也依旧是清净平和的。

“所以呢?”

青年被噎了一口,半晌后弱弱地道:“所以这次的失败没有参考性。”

教官点了点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走到乘风附近,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示意她起身。

乘风站起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挽袖子,看得前面的周教官头皮发麻,深吸一口气,跟着开始挽袖子。

看来这大半天的饥饿都白熬了,这小猫头鹰根本没受够社会的毒打。

专业课教官很浅地笑了笑,问道:“乘风同学,你自己分析,为什么红方阵营的学生都愿意听从你的指挥?白队阵营出现分裂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如果是你,面对另外一所军校的合作,还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的团队吗?”

上百双目光从四面八方转了过来,聚集在乘风的脸上。

除联大外所有的学生都不由对自己发出疑问,他们会认同乘风总指挥的地位吗?

一军是肯定不可能的,陶睿跟乘风几乎是势同水火。

二军众人也有些迟疑,毕竟他们对乘风不算太过了解,而对方仅是一名大一新生,多半难以服众。

即便是联军的学生,虽然跟乘风打完了整场阵营赛,回顾开场阶段,也并没有将乘风当做一个真正有话语权的领袖,顶多只是因为不想团队分裂而暂时统一行动步调而已。

“哦……”

联军的青年们隐约有些领悟。

这样看来,乘风还挺有领袖魅力的。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加入她的队伍,就会忍不住遵从她的指挥。

众人瞩目中的乘风只是挑了挑眉,稀疏平常地说:“没什么。因为比起牺牲自己送队友通往胜利,我相信任何一个单兵,都更希望能自己亲眼见证这个结果。只要这个目标达成一致,大家就能团结合作。否则散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们也没有无谓牺牲!”一军的学生委屈道,“三十份物资还有五十份食物,可以保障更多人的安全不是吗?后期的那场混战也证明了,爆破武器在这场比赛中优势明显!二军但凡多活几个人,哪怕什么蹲在老家也不做,我们也至于那么被动!”

“等等!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啊你?你们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们也不是全凭运气啊!”陈华岳高声驳斥道,“红队并不是基于二军会送死的情况制定的策略,我们只是分析又不是预知,他这操作还反手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你们先反省一下自己的问题再来推锅!”

二军众人只感觉脸上的巴掌一声声地拍响,双方对骂结果次次命中的都是他们,心口一阵哇凉。偏偏没什么立场进行反击,只能缩着脖子装傻充愣。

联大的学生们喊道:“乘风!给他们上上课!”

“你们能谈如果,我们就不能说如果了吗?纸上谈兵的话谁还没留后手?”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赢了就是赢了,底气足一点好不好兄弟们?利用一切能利用的资源,这不是数据分析师的必修课吗?都给我嘚瑟起来!”

乘风还是解释了遍:“我们本来就做好了你们开完物资的后续对策,以答题小队为中心,反向拦截你们的救援队伍,阻止双方进行物资交换。这样即便你们拥有强力的物资,短时间内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破坏力。顺利的话可以一鼓作气,直接拉大双方人数差距。不顺利的话,再转为袭扰战法,选出一部分人过去开箱。虽然难了一点,但我不认为我们会输。”

一军学生激动道:“反向拦截又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你们的分析过于理想化……”

几所军校就数据的后续走向再次争吵起来。

周教官对这帮技术工的思维感到万分无语,推开耳机上的开关,大楼门口的扩音器里当即传来一道带着毛刺的声音,逼得众人捂住耳朵,无暇争论。

周教官皱着眉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再一次指向人群中间的女士。

“模拟对战的形式培养出了学生太多的残酷。认为死亡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安排队友牺牲也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但是呢……”

教官略一停顿。

“你们觉得,红队阵营出现小猪是件不公平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对死亡认知的不清晰,才是模拟战争里最不公平的地方。阵亡的学生得不到红标已经觉得愤愤不平,如果是真实的死亡,你们真的以为,白队的指令可以实行得那么顺利吗?”

她说着视线飘向陶睿。

后者的脸色从下楼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惨白,闻言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出声反驳,只是低垂着头不吭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