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目的(我什么都没讲他们自己参...)
80-集训6

记着第二天早上要集合, 乘风睡得很不安稳。即使身体十分沉重,还是在闹铃响起之前醒来了。

她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冬日的天色还是灰沉沉一片, 暖气开得太足,让乘风额头都闷出了一点湿意。

没多久, 另外几个室友相继起床, 打着哈欠前往厕所洗漱。

乘风收拾好被褥, 受命先去食堂给众人打饭,准备出门前,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我们联大跟陶睿有仇吗?”

学姐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半晌才迟疑地道:“还好吧?只要不是在联赛上遇见,就算不上深仇大恨。”

她掖了句没说:如果在联赛上遇见,那就是坟头蹦迪之仇!

“哦。”乘风若有所思地点头,又说, “但是你昨天叫了他的名字。”

“我梦到陶睿了?!”学姐脸色发黑,猛烈摇头道, “不可能!”

乘风问:“他很讨厌吗?他做过什么事?”

“遇到他就会特别倒霉!”学姐压得嗓音低沉, 煞有其事地道,“你难道没有这样的经历吗?气场极度不合。好像踩了八辈子的狗屎运, 都在遇到他之后开始报应了。”

乘风不由想起了严慎, 当即深有同感起来, 点头道:“我懂!”学姐看出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恐惧,又赶紧安慰道:“你还年轻,能熬走他, 不用怕。我们联大永远是最强的!”

沈澹咬着牙刷走出来, 看着惺惺相惜、热血涌动的两人,被那闪耀的战友情给闪到, 差点将嘴里的泡沫咽下去。皱紧眉头,小步退回厕所,含糊不清地道:“大早上的,就快进到这节奏了吗?”

她还是不参与了,不然下午没事干。

·

五点五十分,吃完早饭的学生陆续在训练大楼门口集合。

两位教官甩着帽子走过来,检查众人着装,点名时确认还有七个男生没到场,其中五个都是一军的学生。

众人正在为他们抹冷汗,那几人擦着时间点跑了过来。

周教官扫了眼光脑,没卡到秒,遗憾地说:“紧赶慢赶居然赶上了。可以啊你们。”

几人匆匆吞下嘴里的东西,噎得满脸发红,还得大声道:“对不起教官!”

周教官背着手,站姿悠闲。虽然时间已经到了,却没急着整队,只是苦恼地道:“昨天给大家热了个身,今天不知道该干什么。我们大伙儿讨论了一下吧,觉得还是去踏青吧。”

底下无人应声,但从众人紧绷的面部肌肉来看,内心活动应该十分丰富。

“我们不是讨论怎么折磨你们啊,大家想多了。”周教官无比真诚地道,“主要是不能给你们做太负荷的训练。脚残了还好,依旧能上岗就业,这要是手残了,会被你们学校领导骂死的。”

众人:“??”你们的底线那么低的吗?

薛教官站在一旁意味深长地笑。

周教官见无法博取众人的信任,抬手指指自己的身后,说:“现在出去,前面的空广场上已经放好你们的装备,每人领取一个,不要去看包里面有什么,会让你们失望的。去吧。”

学生们排队走出大门,就见广场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堆黑色的装备。

一套装备就是一个满满当当的军用背包、一个大水壶,还有一把仿真枪械。

乘风掂量了一下,发现有20公斤左右的重量。她把负重背到身上,猜测今天大概是耐力的考验。

因为周教官强调,众人都没打开背包,只是挑拣的时候有些懒散,私下交谈的声音也冒出来几句。

薛教官在后头大声骂道:“快一点!磨磨蹭蹭的,当选妃呢?大早上的想给你们点好脸色,怎么那么不识相!”

有他在前头冲锋,周教官今天和颜悦色了起来。冲众人努努下巴,说:“今天只有我们两个领队,带你们一百五十人。为了一视同仁,也为了方便管理啊,大家分开站位。各队现在开始,一到四报数!”

两位教官将各大军校的学生全部打散,又重新编排成五个小队。

乘风站在第四列中间的位置,左右都是外校的学生。

太阳依旧还未升起,只有附近几盏昏暗的路灯铺洒在水泥地上,早晨的冷风忽然开始一阵阵地侵袭,吹得乘风鼻子发痒。

她鼻翼翕动,强忍着没打喷嚏,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就听左边的人扯着嗓门,极其介意地说了句:“我洗澡了!”

乘风讶异看去,才发现自己边上站的就是陶睿。

对方眼中含着怒火,微瞪着乘风,对她刚才的表现很不高兴。

“哦……”

乘风下意识地想说原来是你啊,又觉得这话在这场景里说出来太具讽刺意义了,几个字转了一圈,又压回去,重新接了个不咸不淡的:“哦。”

陶睿眼角抽了抽,看来被气得不轻。周围学生也因为这边的动静迅速望过来,同时吸了吸鼻子。

这种事情,不说还好,这一说,众人就觉得一军学子旁边是有股若隐若现的味儿。很微妙。于是低着头,硬生生憋住笑。

周教官从队伍后方绕了一圈,走到前排,大声道:“好了,准备出发。今天去基地前面的那排山,都看到了吧?那座山是我们基地的一个象征,里面充满了你们前辈的美好回忆,也希望能在你们的集训过程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后常回来看看。”

他说得温柔,众人只觉得遍体发寒。

早春的风冷得像把尖刀,在昏沉的天空乍出一丝金光之后,依旧肃杀地环绕在学生身侧,看似温暖的日色也驱散不了那股冻人的寒意。

白雾渐散中,队伍踩着潮湿的泥地,蜿蜒地在茂密的树林里穿行。

缓步的行走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将众人的身体暖起来。周教官没有限制学生之间的自由交谈,只是背着手,老神在在地在前方领路,有空还会跟着聊上两句。

虽然有二十公斤的负重,虽然山路陡峭难走,但是这样和缓的速度,如此散漫的姿态,在集训的第二天出现,似乎太过不合常理。

除非这是一场路途艰险的拉练。

问题是人拉练也有速度要求,起码不是像这样悠闲春游。

学生们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哪怕他们还没领教过教官的险恶,也知道这帮人不会这么好心。

尤其是周教官一路来的笑容,特别勾人,勾魂使者的那种勾。

一个半小时后,太阳已经挂上正空,众人还是没能等来第二道指令。

前排学生按捺不住,惴惴不安地问:“教官,我们的终点在哪里?这种速度能行吗?是不是得快一点?”周教官拿出自己的光脑,点开地图,体贴地放大细节,给学生看上面的小绿点,用两指比量了下两点间的距离,笑眯眯地答道:“没关系。我们就去这个地方,翻几个山头就到了。根据我的经验啊,大家出发得早,天黑前肯定能赶回来。应该下午就能回基地了吧?”

众人更觉诡异。

青年喉结滚动,试探地问:“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没有啊。”周教官无辜地说,“多看看风景,训练也要劳逸结合的嘛。别害怕呀,教官又不是很凶。”

乘风探头往前面看,小声嘀咕了句:“他让我觉得阴风阵阵的。”

后排的学长接话:“小学妹别这么讲,对世界抱一点美好的希望。也许不是没有坑,只是我们还没遇到。而且昨天跑得那么累,今天再走一整天训练量也够大了。”

沉默了一路的陶睿忽然顿了顿脚步,问道:“中午之间没到的话,不会要睡猪圈吧?”

前方周教官听到这话,倏地回过头,眼神里有些惊讶,随后缓缓扯起嘴角,露出个称不上赞许,但总归很耐人寻味的笑容来。

众人头皮发麻。

“我说……”乘风抬手扒拉身边的人,落了个空,转向去看,发现陶睿已经不讲武德地先遛了。在昨日阴影的鞭策下,一转眼冲过队伍排头。

后面的学生警觉大叫:

“靠!”

“一军的人快冲!今天绝对不能再去扫猪圈!”

“卑鄙!兄弟们不要输!”

话传到队伍后排,变成了:

“太阴险了!最后到目的地的队伍今晚要睡猪圈!”

“有时限朋友们!教官隐瞒了时限!”

“中午不能按时到场地的同学要去猪圈吃午饭!冲啊!”

人群转瞬追赶起来,闹哄哄地在山间狂奔,反而将两个教官甩到了后头。

薛教官困惑地走过来,问:“干嘛啊这是?”

周教官大笑道:“现在的学生太优秀了,都会自己卷起来了。”

薛教官问:“你跟他们讲什么了?”

周教官:“可别!我什么都没讲,他们自己参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