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74章 庆贺
74-假期3

乘风今年收到了很多春节礼物。除却江临夏那支基本上用不到的口红, 还有一些她完全用不到的玩具。

男人之间的友谊乘风不是非常了解,但她确实明确体会到了这帮人想跟小弟分享快乐的心情,为此还不惜掏出自己珍藏许久的家底。

而乘风的快乐, 一直到褚暄给她买了两件过年的新衣服, 才真正到来。

褚暄阿姨平时喜欢冷色调,所以给乘风买了件浅灰色的毛妮短外套, 还有一件黑白色拼接的宽大羊毛衫。又在项云间的建议下,给她多买了几顶帽子。

乘风的衣柜日渐丰富起来了, 告慰了她干瘪的钱包。

更令人高兴的是,在褚暄的冷嘲热讽下,项云间跟严慎自觉收回自己的模型枪, 朴实地给乘风发了个红包。

乘风在群里收下,很恭敬地回了句:“谢谢慎哥!”

前脚还在悄悄吐槽人家非酋的小机器人,转眼就学会了叫“哥哥”。项云间被她这段高级程序开了眼界,揶揄道:“给奶就是娘啊?”

乘风没在意,也豪迈地给他们发了个红包。

众人期待地点开一看。总价值“8888”,这没什么问题,但是4个人均分, 领到手刚好是“2222”。

江临夏:“……”

你说这不是故意的,他们真的欺骗不了自己。

“没有钱了。”乘风既敷衍又走心地说, “下次补上,下次一定。我让小猫头鹰给你们记账。”

在这个群因为三观冲突问题而即将宣告解散前,春节终于到了。

对于跨年夜, 江临夏跟辛旷都有自己的安排, 所以众人一般会提前一天庆祝。

褚暄女士表示并不想参与他们这个直男联盟,同时对乘风给予了一定的同情,便提着自己的小包匆忙离开了。

项云间点了外卖, 辛旷拎了一箱果酒过来,一群人顺利聚首后,开始了当天的行程。

乘风见识到了直男的节日是如何庆贺的。

组团模式打游戏、单人模式打游戏、散队模式打游戏。

……不得不说,她好喜欢。

小猫头鹰在看她打游戏的时候会变得十分安静,以便观察并评价她的操作水平。

只是部分游戏设定比较新颖,不在它的数据库内,有时它看了半天,还在检索游戏规则。

乘风玩了会儿,去餐桌边上吃饭。

辛旷带来的酒味道甜甜的,掺一点气泡水,很符合乘风的口味。她吃到半饱,放下筷子,回复光脑上收到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留言。

飘在聊天框最上方的,是一条言简意赅的消息。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网页链接】

乘风对着这昵称回忆了许久,都没想起她是谁,点进主页,发现各种信息依旧陌生。

对方的个性签名上写着:发红包可以,陪聊不行。辅导可以,免费不行。陪玩可以,菜鸡不行。

霸道且合理。

切进她的相册,果然是沈澹。

乘风随手点开链接,跳转到一个视频界面。

这视频挂在三夭首页,刚发布不到半天,播放量已经有几千万,看评论区的热度,网友也很捧场。

然而里面只是各种陌生的面孔对着屏幕祝贺新春,乘风快进地拉了一遍,没找到什么出彩的地方,又都不认识,就无聊地关掉了。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明年的我肯定会出现在这个上面。【握拳】

叶归程:这个是什么?为什么要上?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历届优秀毕业生代表、远征军的大佬。另外各大军校排名前几的学生也有机会上。差不多是三夭做的一个名人榜。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他们还问我为什么今年没上,开玩笑吧?【摊手】

听起来还挺厉害的。

叶归程:往年的也有吗?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都有啊。下边儿有列表。

乘风点进列表,按照年份翻找视频。

说实话,乘风并不知道爸爸读的是哪一年的大学。他去世得太早了,乘风当时还小,加上他对自己的过去有些回避,从来不在乘风的面前主动提及。乘风也是偶尔看见他收藏起来的徽章,才知道他原来在联盟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

共同相处的几年里,他们搬过许多次家。大部分的家具都没有保留的价值,只有那个老旧皮箱他会一直带在身边。

但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他却鲜少打开,永远只藏在家里的角落。在夜半空气昏凉的不眠时分,对着那个方向怅然发呆。

虽然他是战后星的人,但或许他最轻松最坦然的日子都在联盟度过。

乘风以前不大懂。她没有体验过那么极端的两种生活。但父亲去世之后,她稍稍有些理解的。

情感的寄托里总是带着对未来与自身的迷惘。

不要看见是最好的,一旦看见就会发现自己泥足深陷又无能为力,进而无法麻痹自己的痛苦。

那是他的国家,他也没有办法。他也想过更好的生活,可是他没有机会。

乘风凭借只言片语的回忆,以及父亲的大概年龄,翻找了年限附近的几个视频,都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

但是她在网页底部的推荐链接里,找到了一个各大军校每年推介的优秀学子名录。

乘风抬起头,想要喝口水,刚碰到玻璃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重重按住瓶身。

项云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她旁边,恶作剧似地压住酒瓶。

乘风狐疑地瞥了他一眼,对方浑然未觉,只神情懒散地同坐在对面的人闲谈。

乘风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项云间食指朝外动了动,却没有松手。乘风只好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将瓶子抽了出来。

倒完水后,她甚感莫名其妙地瞪了对方一眼,恰好与项云间低头望来的视线对上。

项云间眉心轻拧,在她脸上和杯子上过了一圈,又淡淡地转开,放弃管教这个叛逆的女儿。

乘风继续做自己的事。

在联盟大学的优秀学生名录里,乘风找到了她父亲的名字。

一张四寸的证件照,下面留着笔锋劲健的签名——叶憬。

他理着紧贴头皮的短发,笑容腼腆,混在一帮军校生里,衬得气质温柔、文文弱弱。与后来的铁血跟阴郁全然不同。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

乘风盯着照片上的面庞打量许久,记忆中那张日渐模糊的面容再次清晰起来,又很快被眼前的青涩人物所取代,少掉了岁月磨出的皱纹与不堪。

她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在隔了十多年之后了解到父亲的生平。

照片下方给叶憬的评价是:性格坚毅、观察力过人,一位出色的侦查兵。也跟乘风印象中的不同。

乘风截图留念,又转道去翻三夭的个人采访视频,想找找有没有其它的数据记录。

遗憾的是,即便将三夭的各个板块翻了个遍,也并没有太大的收获。

一个人在网络上留下的痕迹可以很多,但经过年岁的冲刷,剩下的姓名却很少。

叶归程:还有吗?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还有什么?

叶归程:那个啊?

你沉默的样子最美:你在说什么啊?

乘风的脑子有点迷迷糊糊的,像三四天不睡觉后,思维缠成一团麻乱的感觉一样。她强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力思考措词,就听对面的人声如洪钟地喝了声:“听我说!”

乘风被吓到,抬起头,就见江临夏一脚踩在椅子上,单手搭住辛旷的肩膀,挥动着手臂准备慷慨激昂地演讲。

“都给我记下来!别拿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字字都是真理!”

乘风很听话地点出了录像功能,两手摇摇晃晃地举起光脑,对准屏幕中间的人进行拍摄。

再到后面,江临夏开始敬酒,又开始唱歌,激动之处,跟边上的兄弟抱在一起,将联赛冠军到远征军的内部竞赛mvp拿了个遍。

史上最强机甲军前锋兼外交大使就在今夜隆重诞生了!

乘风最后的理智都用在了给这个伟大的男人鼓掌上,再后面直接倒头睡了过去。

等她重新醒来时,时间已经转到了第二天。

安静空旷的房间里飘了点茉莉花的香气,厚重窗帘隔绝了金色和煦的阳光,营造出让人昏昏欲睡的慵懒氛围,而乘风被丢在沙发上睡得口水横流。

她抹了抹嘴,坐起来伸展了下四肢。

光脑屏幕上还停留着沈澹给她发了五六个问号。

乘风闭着眼睛回顾了一遍昨晚的事,抬起发沉的手,点进相片软件。

最新的一段片子,果然是江临夏脱了外套,和辛旷合唱军歌的画面。严慎被他压在桌子上,满脸“我要报警”的悲愤。

乘风听了一遍,感觉酒后的那点倦意被一扫而空,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拎起手边的棍棒奔到江临夏的面前,对着他的脑门狠狠来上一击。

这种歌声有种能让沉疴痼疾一朝治愈的神奇功效。

乘风无福消受,将视频发到群里。

江临夏昨天虽然喝得多,但多年的作息影响,醒得也早。一睁开眼睛,准备迎接美好的一天,就被这段视频当场扼断。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大概就是喝醉酒的第二天,有人帮你回忆。还丧心病狂地录了视频。

夏天有什么好:??

夏天有什么好:谁让你录的?为什么我们群里会有这样的叛徒?!

夏天有什么好:你在侮辱我的光辉形象!

叶归程:……你侮辱了我光脑的数据库。

夏天有什么好:立刻删除!马上!【拔枪】

叶归程:已经删掉了。发群里存个档。

夏天有什么好:散群吧,管理员呢?向云间!!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啦~祝大家假期快乐~

今天加更开新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