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68章 围攻
68-无人区生存9

严慎其实并不太适合项云间的队伍。

这支队伍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top癌, 只有他温温吞吞,每次还没出门就能急得江临夏疯狂跳脚。

跟队友的追求也不大一样。

靠天赋吃饭,对职业没有多么崇高的信仰, 读军校也只是为了能早日离家,以及假期好找借口不用回去而已。

严慎的顺其自然跟队友间强烈的胜负心经常相悖,多数情况他会看在项云间的面子敷衍地妥协一下,以此维系他们这支孤狼小队的完整性。

不过其他队友也是一堆毛病,相比起来, 他觉得自己还算正常。

严慎规律地调整呼吸,半阖着眼远望前方的重重黑影,思维里闪过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忽略夜风中的那股冷气。

·

两人白天轮流昏迷,正好刷够了强制休息时间。入夜之后小跑赶路,人物面板上的饱腹值却不大配合地飞速下落, 很快逼近红线。

乘风之前存起来的肉已经被严慎吃了。喝水无法有效提升面板数值, 他们又刚经历过长期掉线的状态, 硬着头皮坚持很可能会被二次弹出,只能暂时停下进度, 原地生火, 将最后的几条鱼给烤了。

然而那几条小鱼对于两个体力高消耗的军校生来说,塞牙缝都嫌不够。

乘风刚被勾出馋意, 手里只剩下一截鱼骨,闻着残留在空气中的香味,只觉得胃部满是空虚。

严慎更甚, 两眼都迷离了。

戈壁里的哺乳动物一般都在深夜里出没行动。他们想要寻找食物, 当下是最好的时机。

吃完打牙祭的烤鱼之后, 两人将首要目标调整为狩猎。

担心光源会惊扰到猎物,两人关掉了所有的照明工具,仅依靠模糊的夜视镜进行搜寻。

然而戈壁里能吃的食物很少,他们找了三四个小时,严慎的检测仪器彻底耗尽电量,也没找到可以饱腹的新食材。

半路倒是遇见过几道一晃而过的黑影,认不出是什么动物,反正凭他们目前的体力,根本不可能追上。

天色将亮时,辛苦一晚的两人还是两手空空。

严慎的饱腹值降到仅剩20,乘风稍好一点,在30左右浮动。

如此惨淡的情况,别说坚持到目标营地,估计都熬不到第二个夜晚。

二人都觉得这样不妙,只是面上没显,默不吭声地赶路。

系统时间,早晨五点左右。

戈壁上空漆黑的夜幕被光色撕开一角,露出朦胧的灰意。眼看着又要开启一段前途不明朗的旅程,两人脚步都变得沉重。

此时气温还没有完全上升,不冷不热,正处在人体感受最舒服的阶段。但留给他们的黄金狩猎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小时。

在有需要的时候,一小时短得可以用弹指一挥间来形容。

乘风舔舔干涩的嘴唇,从包里摸出瓶子珍惜地喝了一口。低头拧瓶盖的时候,不知是他们否极泰来,还是三夭的系统设定就是如此恶劣,在他们劳碌一夜却始终无果后,探测眼镜上第一次出现了可以被捕捉到的猎物的身影。

那只棕褐色皮毛的小东西,正乖巧趴在一株野草堆里,埋头在里面寻找可食用的昆虫,或舔舐叶子上的水珠。

这东西外形有点像沙鼠又有点像兔子,隔得远了无法确认,但一看就是个能吃的物种。皮毛干枯可是身材丰满,很像他们的梦中情兔。

乘风放轻脚步,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抬起手,正要提醒严慎,身边的同伴先一步扔下背包,从侧面开始迂回。

乘风闭上嘴,旁观数秒,确认了他的路线,自觉朝另外一个方向移动。

乘风很快找到合适的位置,半蹲着躲在一块石头后方。

严慎走到一半,距离乘风一百多米远,回头朝她打了个不大明显的手势,并给她送去一个眼神。随即又忽然想起她不是自己的队友,看不懂彼此的暗号,只能停下,在通讯器里简单说了几个字,跟她交换好意见,继续开展行动。

严慎走到自己中意的狩猎点位,按下耳机,发出信号,不等乘风回应,一个猛扑冲了过去。

作为训练有素的军校生,严慎即便是在饥饿状态下爆发出的潜能,依旧带着惊人的速度。

只是乘风万万没想到他是速战速决的类型,而那只看起来缺乏运动的沙漠生物,能长期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生存,也足以担得上“不可貌相”这个词语。

青年奔跑所带起的地面震动很快惊动了正在进食的猎物,小东西耳朵颤了颤,都没回头,直接跟流箭似地飞蹿出去。

乘风视线紧紧追住了它,看着棕色的虚影在沙漠上化风狂奔,有劲的后腿蹬出一团团尾气似的黄尘。

别说,小脚还挺长。

严慎保持冲刺,看情况是决定将最后的机会全部压在这只动作矫健的猎物上。

两侧起伏的石块阻挡了猎物的去路,它在有限的空间里灵活转向,将跟严慎之间的距离从五米拉到了十米,又从十米拉到十五米。

眼看着即将失去目标,严慎的耐力也走到尽头。他在队频里喝了一声,乘风抓紧时机,从埋伏的石头后面突袭而出。

猎物因她的骤然现身受到惊吓,向前的冲势猛地一顿,急速转向。可这小东西已经被严慎追了一路,续航能力着实有些难以为继,在乘风蓄势一扑下竟然没有躲过,被拽住了命运的后腿。

所以说,动物腿太长,容易早死。

乘风腾出一只手,从腰间摸出长绳,利落地给它来了个五花大绑。

见猎物顺利落网,严慎长舒一口气,安心停了下来。两手撑住发软的膝盖,在急促喘息中不吝夸奖了句:“干得不错。”

乘风说:“还行吧。”

打猎挖野菜这种事情,她还是比较有经验的。毕竟这也是她曾经的生活来源。

乘风提起手中的猎物,转着圈儿仔细打量。

这小可爱的面部轮廓也跟兔子长得更像,只是没有一双标志性的长耳。被她半吊在空中,生命力依旧旺盛,不停扑腾四条长腿,发出短促而尖刺的叫声。

没让她失望,这东西体型挺肥,粗略估算有七八斤重左右。哪怕拔掉皮毛,剃掉骨头,也可以让两人撑过今天。

她看着这只肖似兔子的玩意儿,从长靴内侧抽出匕首,准备给它一刀,送它痛快上路。

严慎按住额头,忍过因运动和饥饿产生的短暂眩晕,过去捡回自己的背包,拿出点火器,找个背风的地方生火。

乘风蹲在地上,已经幻想好肉的美味,很大声地征询他的意见:“烧还是闷?你喜欢吃辣吗?”

严慎刚想回都可以,鼻翼翕动,隐约从吹来的风里闻到了不妙的味道。

乘风也有所察觉,抬起头,朝四面梭巡一圈。

日色跟开了倍速似地明亮起来了,像是有人迫不及待地伸手拽了一把,将那颗炽热的火球从天际线下拖了出来。

一匹野狼的长影,正被交错的明暗光色从岩石后方映照出来,随着它往复的踱步摇摇晃晃。

二人身形一齐僵住,目光在影子附近游离片刻,又转向在半空交汇,暴露出彼此的惊愕。

乘风手里的东西还在挣扎,血液顺着皮毛不断下淌,滴在沙石上,留下猩红的颜色。

野狼走了出来,似乎在估算他们的战力,冰冷而贪婪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来回转动,试探着靠近的同时,仰起头发出一声悠扬的长啸。

乘风立即扭头四顾,提防死角的位置是否会出现它的同伴。

空气里漂浮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乘风闻到了,感觉自己的命途就跟手上这只猎物一样多舛。

为什么会那么倒霉?

严慎的动作还是比她快,冷静地朝她伸出手,说:“给我。”

乘风没有多想,当即将猎物丢给了他。

严慎上前捡起兔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乘风稍有愣神,等意识到队友的险恶,才拔腿跟上。

被热风狠狠地拍打脸颊,乘风还是不敢置信,哆嗦着嘴唇,对前方越拉越远的人影怒吼道:“这合理吗?!你好意思吗?严慎!!”

严慎回道:“这种时候站着发呆才更不合理!”

乘风没戴口罩,一张嘴被灌满嘴风沙,咸酸的味道充斥她的口腔,分明知道不应该说话,可就是忍不住。

她斥责道:“你不能不讲道义啊!”

严慎恶劣地说:“人类之间才讲道义!”

乘风再次对无耻的人类感到无比的失望。

“你不是输赢没关系吗?你这骗子!”

“闭嘴!”严慎善良地提醒,“快跑!”

乘风埋头狂奔,听着风声从耳边呼呼刮过,分神回头一看,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一匹狼影分身出了三匹。

——连狼都有同伴!

“严慎!!”乘风吼道,“我认真的,二选一了!你保大还是保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