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46章 发现
47-发现

乘风觉得自己还很顽强, 站起来道:“你带我过去看看。”

·

地下一层深处的办公室,一个女人背靠桌案,半坐在地上。

她胸口中了好几枪,鲜血染红了衣物, 刺眼地洒了满地。头颅深深垂下, 两侧披散的长发遮挡了面容。胸口挂着一个身份牌, 显然是这所研究院的工作成员。

整间公司里能撤离的人全部彻底了, 她是唯一一个被留下的,死得如此惨烈而痛苦, 经历了一场肖似惩戒的刑罚。

果然, 三夭跳出一条系统提示,证明这位npc就是救援任务的发布者。

乘风拿起地上的光脑, 尝试开机。

屏幕毫无反应。

宋徵无语道:“你在想什么呢?中间这么大个洞, 这光脑已经被打穿了!”

“我以为还能用。”乘风叹道, “三夭这样不行啊。”

宋徵:“??”你当着三夭的面说这句话真的好吗?

他两手合十,赶紧朝虚空拜了拜, 喃喃道:“童言无忌, 童言无忌!孩子还小, 不是联盟的人,不懂事别见怪啊。”

乘风把尸体放平到地上。对方的手脚已经僵硬了,乘风按了按, 没按下去,又不敢太用力, 只好重新把她扶起来。

宋徵蹲下身,轻问道:“她身上会有线索吗?”

乘风说:“不会带有太重要的线索,对方走之前肯定排查过。”

她呼吸时胸腔内还能感受到一阵钝痛,皱了皱眉, 撑着膝盖站起来,在房间的各个角落进行搜索。

估计是撤走得比较匆忙,对方只摧毁了存储数据以及一些实验文件。

乘风从挂在工学椅靠背上的一件衣服外套里,找到一条印有不知名编码的手环。

她不知道这东西代表着什么,顺手将它揣进自己兜里。

随后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翻到一张手写的纸条,上面简要说明了这种病毒可能会引发的症状。

除了乘风正在经历的“伤口难以愈合,凝血功能障碍”以外,最明显也最普遍的表现为“皮肤糜烂、免疫系统紊乱”。

乘风想起在路上遇到的那几个病人,觉得“糜烂”这个词真是用得一点都不夸张。

按照纸条的描述,这种病毒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它的繁衍速度与传播速度很快,且现有药物和医疗手段基本无效。

虽然短时间内,这种病毒不会让人出现明显病症,但它会逐步击溃身体的免疫系统。

在皮肤开始出现溃烂之后,人体会成为一个绝佳的病毒培养皿,许多平常在人身上无害的细菌或真菌孢子都可以迅速繁衍,进而引发患者死亡。

因此将这种病毒命名为“鲸落”。

纸条最后由衷给了一个提醒:避免受伤,伤口极容易感染,且不好处理。

这个乘风也知道。

如果能避免,谁会想受伤?这世上变态的只是极少数。

……说不定这个研究所里就集中了大半。

乘风将纸揉成一团,用力在手心攥紧,随后往身上一抛。

真是一群疯子。

宋徵过去将纸团捡回来,试着展平没有成功,粗暴塞进自己口袋,说:“姐,你怎么能这么处理证据?”

乘风:“??”这顶多是垃圾信息,含蓄点叫浏览记录。

宋徵自己念念叨叨的,又把一些其它还没销毁的文件也宝贝似的塞进包里。

乘风默然片刻,别开视线。

像他这样的人,不知道数据臃肿这个东西吗?数据癖在机器人里属于残次品。

乘风准备向沈澹提醒一下病毒情况,一手按在耳机的开关上,信号接通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传来极为熟悉的咆哮,仿佛往事重现。

“补位!不要让他们出来!”

“对枪别怂,对方就是看你会退才步步紧逼!大不了一换一!”

“李青抢他们箱子,沈澹右边接!”

沈澹注意到这边,声音短促地问:“有事儿吗?”

乘风:“……你们先打吧。”

·

沈澹等人进入到第三层,还没深入,迎面遇上了对方的撤离部队。

大二学生之间的配合比较默契,加上有乘风他们的鬼哭狼嚎在前,打上照面之后,几人迅速拉开站位,找好掩体,用火线进行压制。

沈澹躲在人群后方,时不时探头朝内部张望,完善地图后,配合队员进行移动。

“他们手里有个很大的箱子。”沈澹说,“斜对面办公桌后面那个人。他想走,李青注意封住出口。”

“知道!”李青清脆应了声。见地上投出的影子,看出目标毫不恋战,只小心翼翼往出口的方向移动,又问,“箱子里面会不会是疫苗?那么宝贝。”

另外一人问:“那箱子能打吗?”

沈澹判断了下那支手提箱的材质,说:“换风枪,打吧。”

李青叫道:“啊?我没带啊!”

沈澹说:“直接打也行,就是冲力可能不够,你打准一点。”

“你这话说的,”李青一副运筹帷幄的语气,“打不准我也不能进队啊。”

他说到后面声音小了下去,眯起一只眼睛,专注于眼前的目标。

目标已经移动到掩体边缘,隐约在白色的桌案后面露出帽子的一角。在枪火密集的一个空隙里,蓄势冲刺,绷紧肌肉朝门口的方向蹿了出去。

那身形快得宛如一道残影,侧身弓起腰背,摆出难以瞄准的姿势。

李青迅猛开枪,电光火石中射中对方大腿,紧跟着又打了一枪,子弹精准穿过对方的手臂。

目标栽倒在地,因惯性手肘猛地磕在地面,发出一声巨响,然而箱子还是被他牢牢攥在手里。

李青咋舌一声。反派血线设计得太挺厚实。

斜角处,一学长跳了出来,飞脚一踹将箱子踢向正中的走道。刚刚收腿,他脸色已经变了,嘴角下咧,面目狰狞。

“卧靠!”青年“呲呲”抽着冷气,不忘补枪,然后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回跑,叫道,“好特么疼!”

另外一个方向,又几发连续的子弹打来,击鼓传花似地,将箱子推向沈澹隐藏的位置。

“干得漂亮。”

沈澹敷衍地给予自己的队友一句夸奖,伸手去够。手指即将触碰到箱子表面时,突兀听见里头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

那细微的叫声让沈澹一时惊悚,差点将箱子踢回去。后退了一步,见没人发现,才默默上前把它拉回去。

“好沉。”沈澹面色阴郁,“里面装的是活物。”

刚才那一声混在背景的嘈杂中听不清具体的音节,无法判断是什么生物。

沈澹将箱子搬到安全角落,从上方位置朝锁扣开了几枪,子弹跟火花似地飞溅,硝烟消散后,锁扣只是稍有变形,依旧坚固如初。

“打不开。需要权限卡。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沈澹有种猜测,又不敢确认,曲指在箱身上叩了叩。

这次离得近,她听得很清楚,里面传出来的是一声模糊的“疼”。

“人!”沈澹声调变了,从来半阖的眼睑也往上抬了抬,睁大眼睛道,“里面是人!”

李青低声一喝:“他们果然是群变态!”

箱子被几人劫走,对面的人明显变得暴躁,甚至不顾危险地从后方冲出来。

沈澹左右看看,把箱子推进办公桌下方的空档里,自己跟着躲了进去。

大二的学长们抓紧机会,硬着头皮冲了出来,将对面的人一波扫了。

“也没有那么强嘛,乘风他们怎么阵亡了那么多人?”李青收起冲锋枪,背到肩后,得意道,“哎呀,学长们一年多的米饭没有白吃,果然还是更厉害一点啊。”

几人从尸体上摸出权限卡,抛给沈澹,让她开箱。

沈澹只刷了卡,解开内部锁扣后,立即后退。

一只手从里面将箱子顶开,带着战战兢兢,缓缓拉大缝隙。

沈澹眉梢轻跳。

里面是一个瘦弱的成年女性,穿了一件宽松的纯白色短袖。服饰跟他们在路上遇到的那几个病患相同,蜷缩着四肢被塞在箱子里。

她察觉到光线,眼皮一阵轻颤,努力掀开后,看见这世界的第一眼,是几支黑漆漆的正对着她的枪口。

“能起来吗?”虽然她看着没什么威胁性,沈澹还是用枪口点了点墙角,“不好意思,请先配合一下检查。”

女人神情恍惚,目光也有些涣散,可能是维持一个姿势太久,短时间内无法动弹。

沈澹上前拽着她的手臂扶了她一把,耐心等她适应。见她能自己站稳,才松开手,在她身上仔细检查了遍。

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个手环和一身病患服。

沈澹打了个安全的手势,几位青年才放下枪。

“你是谁?”

“我……我是抗体?”女人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我是抗体,别杀我。”

作者有话要说:  加个作话,表示我在,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