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38章 朋友
38 朋友

乘风遛号永远比别人快一步。等新生们陆陆续续下线, 想找她谈谈人生哲学,她早就已经蹦跶着离开了教学楼。

教官打了半天腹稿,准备委婉劝她修改一下宣言, 见到她时又忽然改了主意。

一军那帮手下败将都敢指星摘月的,他们联大的头牌, 志向远大点怎么了?

教官拿着导出的训练成绩, 穿过马路进了生活区。从光脑上抬起视线朝前扫去时, 看见了联大最佳免费打工人项云间同志。

对方很随意地穿了件黑色短袖, 踩着拖鞋缓步行走, 显眼的是左手捏了只白色小猫头鹰。

教官从后面靠近,听见项云间饶有兴趣地发问:“你会有雏鸟情节吗?”

猫头鹰被他扼住了脖子,试图振翅然而失败了,大睁着的眼睛跟脑袋一起转动,炯炯有神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滑稽,回复道:“机器人没有这个功能。”

教官总觉得这段对话十分的有既视感。

“你现在是只鸟。”项云间说,“你现在可以做。”

小猫头鹰的发音有一点不流畅的顿挫感,使得它所有的嘲讽都自动附带了破防的功效:“您是说做梦吗先生?”

当然一般的智能机器人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样的功能。

项云间将它往上提了一点,眸光低斜,哂道:“我觉得你对机器人销毁的流程应该非常熟悉。”

小猫头鹰:“不好意思先生, 我的源代码是在一百多年前编写完成的, 现有的数据库中没有关于核心销毁的文本。是否为您推荐‘不得不保存的三大销金窟’、‘削苹果不断皮’、‘汉语正确发音’或相关内容?”

教官惊疑地“嗯?”了一声。不知道是该吐槽项云间的恶趣味已经脱离正常人的范畴,连碰到智能机器人都要耍一把。还是该称赞这台转生机器的数据库如此冷僻且新奇。

项云间冷笑了声。

他觉得还好这台格斗机器人毁坏得早,不然乘风说不定会长成一棵歪脖子树。

他现在就有点犹豫,究竟要不要把这个小玩意儿还给乘风了。

走到女生宿舍楼前,项云间还是停了下来,将猫头鹰放到地上,正准备用脚尖踢一下, 这只白色的鸟“哒哒哒”一阵冲刺,飞也似地奔向了自由。

教官:“……”

“同学,往女生宿舍放智能机器人是违法的。”他搭住了项云间的左肩,“你这样我是要逮捕你的。”

项云间回过头,大拇指朝里一指,说:“我不会培养出这么孝感动天的机器人。显然这是乘风的东西。”

乘风正躺在床上看三夭去年的机甲比赛集锦,在炮火对轰的背景音之中,多出了几声有节奏的敲响。

她过去开了门,没见到人,向外张望时,右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顺势低下头,肇事的小猫头鹰正若无其事地从她身边走过,进了房间,选定一个角落,而后屁股一沉,进入到待机模式。

乘风吸了口气,跟在它的身后,盯着它仔细研究。见它闭着眼睛不吭声,伸手戳了戳它的脑袋。

“喂?”

当妄想这种东西,有朝一日忽然变得鲜活起来,乘风现有的语言系统还不足以表述这样的感受。

可能是狂喜,也可能别的情绪掺杂着袭击,反正她过去十八年里很少有相近的感受。

非要形容的话,大概类似于平静湖面上绽开的烟花,天空和水面都是洒落的绚丽火光。

这个世界,起码在某一刻,有了种无瑕疵的美丽。

乘风趴在地上,叩了叩对方的头,更大声地叫道:“喂!”

小猫头鹰睁圆了眼睛,回复道:“是的,我在。收音设备完整,请说。”

乘风又沉默下来,晃着腿摆弄它的翅膀。不知道羽毛是用什么材质做的,触感顺滑柔软,让人很想抚摸。

·

回去的路上,项云间编辑了两条短信。

向云间:使用说明发你邮箱了,保修方式也在里面,有空可以看一眼。

向云间:核心损坏,数据丢失了一部分。另外还有一部分不符合联盟标准的运行程序也删掉了。

向云间:不过它的智能水平更高,学习能力很强。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教它。

乘风没有马上回复,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乘风猫着腰蹲在角落,小猫头鹰则站在床头柜上。一人一鸟脸贴着脸,目光追着镜头的方向,露出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俨然是为了合照被迫营业。

项云间被逗笑了,给她回了一个赞许的表情包。

·

第二天早上集合的地点依旧是操场。

不知道昨天下午他们训练了什么项目,一群人看起来很是萎靡不振。

没有了年轻人的精气神不说,连站姿也歪七扭八的,抻不直腿,挺不直腰,眼神空洞,像一群失去了人生希望主动选择退化的猴子。

教官站在看台上,笑嘻嘻地朝下面的人挥手,催促道:“列队了,快一点咯。”

众人按照昨天的位置站成四排,报完数后,沈澹举起右手,叫道:“报告!今天赢什么下午可以放假?”

“没有这流程了。”教官倚着栏杆,遗憾道,“被人举报了,害我也差点挨罚。所以今天大家都老老实实受训。”

他一左一右指着沈澹跟乘风:“你们自己反省。”

沈澹眼睛里的光没了。握住绑着绷带的手腕,准备随时因伤退训。

乘风转过头,心说关她什么事?她走的都是遵纪守法良好公民的人设。

班长问:“教官,今天有什么项目?”

教官想了想,露齿笑道:“比昨天的要和平一点。”

他年轻的脸庞是那么的不可相信,就差写上“诈欺”两个字。

学生们甚至怀疑,在联大做教官,正经说话是不是属于犯法。否则养不出这么一帮不要脸的家伙。

当是听反话,已经有学生提前走流程开嗓哀嚎:“啊!”

教官拍了拍栏杆,斥道:“省点儿力气啊,别贷款鬼叫。”

学生苦涩道:“教官我们真的跑不动了!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以为要离开这人世,给我们一点喘息的空间吧!”

教官将信将疑:“没去医务室啊?”

众人夸张地喊:

“人太多了,根本排不到队伍!”

“吃完晚饭我就累晕了!”

“好了好了。”教官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今天的训练被你们的专业课老师预定了。数据分析,是真的和平。”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教官拿出口哨,吹了一声,敷衍指向教学楼:“向左转!去机房。走整齐一点。”

数据分析的设备要相对简陋。

乘风登录进后台,下载资料,发现内容就是昨天单兵系的模拟训练。

教官背着手在房间里走动,视线从各台设备屏幕上草草掠过,淡声道:“每人随机抽取一个视频,按照提示上的要求填写报告单。不会的同学也可以看教学视频。今天时间很宽裕,慢慢来啊。”

一部分学生心生忐忑,担心自己高中时期的知识不足以做好分析。

联大还没正式上文化课,专业测试已经做了两三次了,短短几天内在学生间拉出莫大差距,进度快得堪称离谱。

等点开报告单的格式一看,发现这次测试的所需要求不是完全专业化的分析,比起技术,更多偏向于数据敏感度。沉重的气氛才稍有缓解。

你说要靠感觉分析的话,诶,那他们是可以的。

乘风在数据库里翻阅了一遍,没找到手操机甲相关的视频,应该是因为大家都不大熟悉,提前排除掉了。

她随机到了两台近攻型机甲【雷暴】的对战,按照教程截图并填写数据。

整间机房里都是清脆的键盘敲打声,教官坐在讲台上困得直打哈欠。当窗户被晃动敲击的时候,异常动静引得众人一齐看了过去。

教官对上窗台上的小猫头鹰,吓得一个激灵,陡然清醒了。

那猫头鹰的眼睛会发诡异的光,红橙黄绿蓝,怎么显眼怎么变。直到教官起身过去,才恢复正常。

乘风忙站起来道:“这是我的!”

教官在智能机器鸟和乘风之间来回看了一遍,想起被叮嘱过的学生人设,快速反应过来并切换了角色,点头道:“哦……这是你的朋友啊?行,我带学生家属随便看看,你们继续。”

它的原身是一架格斗机器人,数据库中存储最多的就是战斗数据分析。听说囊括了许多星际海盗提供的隐私数据,现在连黑市都买不到原版机型。

教官一直无缘得见,心里好奇,就提着猫头鹰的后脖颈,又一次在教室里巡视起来。

小猫头鹰一直没说话,但系统自动捕捉了屏幕上的数据。

走了一圈,教官靠在它耳边,笑吟吟地问:“学生家长,你觉得我们学生的水平怎么样?”

它浑圆的眼睛里闪过一排幽蓝的数据,处理完毕后,冷冰冰地说了句:“可以用爆炸现场来形容。”

学生们以为这是在说自己杀伤力强大、潜力惊人什么的,正要谦虚微笑,小机器鸟不慌不忙地补充了一句:“一片稀巴烂。”

众人:“……”

教官笑疯了,抚摸着它的后背安慰道:“莫生气啊,他们都还只是孩子嘛。”

他过充电器,放在猫头鹰嘴边,说:“来,要不要吃饭饭?”

乘风:“……”

玩闹一阵,边上的光脑传来一声震动,表示已经有学生提交作业。

教官随手点开一看,发现是沈澹。

这人的数据报告跟她外在的性格表现很相似,都十分的不修边幅。

过程极致缩略、偷懒,然后迅速在结尾抛出一个结果。

小猫头鹰读取一遍,评价道:“数据大致正确,击败班级98的人。”

沈澹站起来,准备悄无声息地从后排离开,被教官叫住:“别走啊。回来。”

她拖拖拉拉地走上讲台,背靠在墙面上,面无表情地发呆。

很快,别的学生也相继提交数据报告。

教官点开后台,将界面转给身后的人,朝她勾勾手指,示意她帮自己填写军训课程评价。

沈澹表情扭曲了下,估计脑海里闪过不少脏话,最终还是拖过椅子在旁边坐下,做一个勤勤恳恳的代班人。

每一个参加过高考的人对踩分点的理解都比较恰当,而且后台已经有相关参考答案。

沈澹对照着模板,心不在焉地敲击键帽。在自动评价中选择“尚需努力”、“有待改进”的标语。

五分钟后,乘风的报告刷了出来。

乘风的报告格式跟别人的不大一样,跟沈澹的对比更是鲜明。

她所有的步骤都写得一清二楚,如同运行程序一样,不仅完整,还会附带各种细节补充,排除意外。

除却现有数据分析,还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对后面的行动进行预测、批判。

典型的机器思维,数据量极为庞大,每一个结论都能找到落点。

显然这么简短的对战在她这里还用不到虚无缥缈的直觉。

“怎么了?”教官见她不动,凑过去扫了眼,了然道,“是乘风啊。”

他点击屏幕投影,想让别的学生也看看这份报告的完成度。而沈澹已经删除了表格后面自带的评语,洋洋洒洒写了两百多字的评价。

什么“逻辑缜密、心思细腻,但思维毫不拘束,预判大胆且有远见”、什么“极富有创造力的评价,又有令人信服的基础分析。”之类。

你让乘风自己吹,她都写不出那么多不重复的彩虹屁。

在看她要将一场普通的机甲训练升格成一幕世纪大战时,教官忍不下去了,叫停道:“差不多得了啊,这么场过家家你还能整篇论文出来?你自己的报告还没这个评价的字多。”

沈澹敲下最后一个标点,用力按下回车键,抬起头朝乘风笑了一下。

众人起先还没反应过来,觉得沈澹这一波操作莫名其妙,在她打了一个战术常用的暗号手势,约定下次一起行动时,才恍然大悟。

靠。

这特么才是抱大腿的正确方式,可不比什么叫爸爸的手段要高级?

但是你合适吗?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不好意思,这两天家里有点事,今明都日万补更,下一章开新副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